转生后犹记前生事 贡生托梦约前世亲朋见面

大概是上天为了让世人知晓因果轮回,一些人带着前世的记忆转生。(Pixabay)

明朝陕西三秦地区有个叫张越吾的读书人,考中秀才后被推举到最高学府国子监读书,成为了一名贡生。贡生相当于举人副榜,也有做官的资格。然而,令人叹息的是,张越吾却在读书期间因烧煤炉中毒而死。

张越吾生前并无儿子,只有一个女儿,名叫喜姐,已经与同乡李某的儿子订婚。李某当时也在国子监读书,因为是准亲家,所以为张越吾料理后事。他在整理张的遗物时,发现了一个装有珠子的匣子,匣子上边写有“备喜姐女妆”的字样,很明显,是给喜姐的嫁妆。李某仔细收拾好、封好,然后扶着张越吾的灵柩回了老家。

待灵柩抵家,张越吾的遗孀哭着出来向李某道谢,之后又将李某如何为张越吾料理后事的情况一一道来,好似亲眼所见。李某十分惊讶,便问其为何知道得如此清楚?

张氏说:“夫君的噩耗还未传来时,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夫君行色匆匆回到家中,说幸亏后事有你的帮助,一切才顺利。夫君还说他现在已经担任了江都城隍(明朝初年太祖大封城隍神爵位,每岁祭祀),会经常回家看望我们的。”李某深以为异。

就这样平平静静过了五六年,并没有什么事发生。忽然一天晚上,李某梦见张越吾来到他家,大声说:“我得以再次投胎人世,将转生在高唐州城外十五里村中林接武秀才家做他的儿子。六年后,你会去吏部等新的任命,当在某地任职。那时,喜姐应该已经与你的儿子成婚,可以带着他们一起走。途经高唐时,请为我短暂停留一会儿,让来童和我见上一面,让我和女儿见上一面。来童是我的仆人。”

李某从梦中惊醒后,十分惊诧,但因为有了之前的神异之事,他相信这个梦是真的。

忽然一天晚上,李某梦见张越吾来到他家。示意图,图为元 李士行绘 《乡江秋晚图》局部。(公有领域)

六年后,果如梦中所言,李某去吏部候选,得去某地任职。于是他携带家眷,并通知来童,一起去高唐州看望转生后的张越吾。

他们往高唐州城外走了大约十五里,询问林接武秀才家在何处。有人告诉他们,林秀才已经知道他们要来了,“他家就在前边那堵墙的门内,有个小孩坐在里面读书,就是了。”

来童走入门内,正看见一个小孩子坐在院子里读书。他尚未开口,小孩子就大声呼道:“来童,你终于来了!”来童大惊,忙问:“你怎么会认识我?”小孩子回答说:“我是你之前的主人张越吾啊。”来童惊喜交加,始终不敢相信。

随即李某夫妇和喜姐也都来到院子中,小孩子抱着李某哭泣,并感谢他料理后事。然后他又拉着喜姐的手哭道:“你的母亲孤苦无依,不知现在还好吗?”喜姐便把家中的情况一一告知。他还问喜姐:“珠子还在吗?”答曰“在”,小孩很高兴。

高唐州太守曹某听说这件奇事后,就上报给了知府罗某,罗某便派人将林秀才的孩子召到官府,想亲眼看看。林秀才抱着儿子来到府衙,六岁的小孩子向知府行礼并口称“公祖”,并请其把自己当作贡生来看待,其讲述前生之事犹如在眼前,仍记得其科名及同榜考生。

张越吾转生后之所以能记得前世之事,或许是过奈何桥时因为某种原因没有喝孟婆汤。大概是上天为了让世人知晓因果轮回,让一些人带着前世的记忆转生,这样的人古籍中记载的也不少。

参考资料:《涌幢小品》

(转自大纪元)原文网址為:https://www.epochtimes.com/gb/22/1/14/n13504410.htm
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