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千古缘:阿波罗、黛安娜的前世与今生

初遇普罗米修斯

上古希腊神话时代,十二主神居住在奥林匹斯,其中,黛安娜和阿波罗这对孪生姊弟是众神中外表最美丽和俊美的一对姊弟,他们两人感情很好,自小相依为命,他们两人因从小并不在奥林匹斯长大,所以经常我行我素,显少和其他的手足互动,尤其是黛安娜,她内心总是觉得自己和这里格格不入。弟弟阿波罗显然不同,他开朗活泼,又热情四射,所到之处总是能吸引众人目光,他不只外型俊美,个性更是令人着迷,两姊弟形成强烈的对比。

阿波罗油画素材_图品汇
阿波罗油画

一日,黛安娜在森林里打猎,她看中了一头拥有漂亮鹿角的鹿,她用黄金色的项圈引它进入圈套,套住了它的头,而此时她发现有一支比她更快的弓箭提前射中了鹿脚,让鹿应声倒地,黛安娜看见从森林的另一端走近了一名高大的男子,他修长的身子,金发金眼,气质非凡,他笑着问黛安娜:“这鹿,应该算是你的?还是我的呢?”黛安娜立刻回应:“我的,不论是谁先捉住它,它都属于我的。”虽然黛安娜看得出眼前这名男子不是普通人,但对黛安娜来说,她没有无法对付的人,她表现出一付“绝不退让的表情”,男子再次笑了笑说:“好吧,那就给你吧,但我可以知道你要这头鹿的用途吗?”

这男子如此爽快将鹿让给了黛安娜,反而让黛安娜有点错愕,停顿了一会儿才开口:“我…见它非常漂亮,要捉它当我的座骑。”黛安娜心想,这名男子已经答应将鹿让给了她,而代价只是想知道她的用途,这点小事告诉他也无妨。

男子笑了一下后接着说:“我住在前面东边临海的村庄,这头鹿可以供给今晚村里二十多人的晚餐,吃剩的肉可以风干,留着日后再吃,而它的皮则可以替村里的小孩和老人制作温暖的衣服,它的鹿角则是不可多得的好药材。”男子说完后,对着黛安娜笑了笑就转身离开了,留下呆呆站在原地的黛安娜。

这名男子叫普罗米修斯,他是泰坦族的神,此时的黛安娜并不知道,这位泰坦族的神,将会影响她自己和阿波罗的命运。

后来,黛安娜深受普罗米修斯的影响,开始喜欢人类,也常常跑到普罗米修斯居住的村庄和人类一起生活,黛安娜的改变都看在阿波罗眼里,他三番两次的警告黛安娜不要和普罗米修斯走太近,但是,黛安娜完全没放在心上,甚至试着说服阿波罗和她一起去接近人类:“阿波罗,人类很单纯,又很可爱,他们和我们不一样,他们尊重家人,爱护自己居住的环境,尤其是人类的小孩,真的是太可爱了,和你出生时一样可爱哦!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看看?”

“我不要,我不想,你也不要再这样做了,和人类走太近,父神(宙斯)会不高兴的……还有,阿瑞斯本来就看我们不顺眼,你小心让他抓到把柄,尤其是那个普罗米修斯,接近他更危险。”阿波罗没有好口气的警告着黛安娜,他更讨厌黛安娜整天和普罗米修斯待在一起,这让阿波罗看在眼里相当不是滋味。(阿瑞斯:古希腊神话中的战神,希腊奥林匹斯十二主神之一)

但是,不论是宙斯对普罗米修斯的顾忌,还是阿瑞斯的虎视眈眈,或是阿波罗的告诫,这些对黛安娜来说她都不在乎,因为她在普罗米修斯身上学到太多她从来都没有感受过的事情,而她也因此为自己带来了灾祸。

File:Guillaume Seignac - Diana, The Huntress.jpg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月神黛安娜

月神黛安娜,掌管森林、动物、植物,也是贞洁的女神,她身边永远跟着一只高大,美丽的公鹿,持着弓箭,皮肤像皎洁月光一样,人们尊她为圣洁女神。无忧无虑,生活自在,又受人民爱戴的她,却崇拜着为了帮人类偷火而冒犯了众神的普罗米修斯。因无法坐视普罗米修斯被绑在高加索山,受秃鹰啄食肝脏的痛苦,黛安娜决定即使犯了天规也要救他。于是,黛安娜设计海克力士去抢金苹果,她告诉海克力士,可以给他金币,让他成为最有钱的人,条件是──救出普罗米修斯。

雅典娜知道了黛安娜的动机,在一次晚宴上,黛安娜和雅典娜对眼相看时,她用思想发了一个预言给黛安娜,内容是:“因为普罗米修斯,人类终将与神战斗,我的妹妹──月神黛安娜,你将负起一部份的责任。”然后一个画面进入了黛安娜的脑袋──她的庙被砸,所有信奉她的人都被抓,海神淹没了她的一切,她被逐出奥林匹斯。

后来普罗米修斯被救走了,人类取得了火焰,生活得到了改善,但是,对抗奥林匹斯众神的火苗,也慢慢燃烧了起来……

这个发展,应验了雅典娜的预言。在奥林匹斯的大厅上,众神围着跪地的黛安娜,她将被判刑。阿波罗在一旁叫喊的撕心裂肺,他无法接受唯一的亲姊姊要被雷神劈死!当第一道雷电打下时,阿波罗挣开了捉住他的人,他替黛安娜挡了第一道雷电,“阿波罗!!!”原本面对自己的死亡尚可保持冷静的黛安娜,看到因自己而倒地的阿波罗,放声大哭,众神也惊呆了,宙斯立刻下令将昏迷的阿波罗扶走,而审判依旧进行。

宙斯再劈下第二道雷电,黛安娜头晕目眩,努力让自己思想清醒,她转身向雅典娜说:“我最尊敬的姐姐,伟大的雅典娜女神,请您赐予人类食物和智慧,他们将永远敬重您……”说完,第三道雷电劈下,她感觉身体被撕裂的痛苦,她用尽最后一口气说:“阿…阿波罗…”,黛安娜话还没讲完,她看了雅典娜最后一眼,似乎将未讲完的话用眼神传给了雅典娜。

第四道雷电劈下,众神将她的神祇和元神抽出肉体,永远挂在天上。这个时候,一股非常古老,比众神之力更强大,更微观的力量介入,他──创世主……抓住了黛安娜的元神,放进安排好的肉身,一起进入了轮回,而奥林匹斯众神及阿波罗全部都不知道黛安娜的元神进入了轮回。

今生难续前世缘

黛安娜辗转轮回,经历过十四世的转世,终于赶上了大法洪传的关键时刻。今生她名唤小月,为了保持住她的精华之气,她九岁就走进了宗教修行,生活简单又平淡,小小年纪的她就让生命溶在佛法里。就这样过着单纯的生活,直到了十五岁的某一天,拿到了人生第一台属于自己的收音机,她试着打开了广播,一瞬间,一个低沉、充满磁性的声音进入了她的耳朵,让她感到全身发烫,小月觉得,这是一个“可以透过音乐,将世界握在手里的男人。”这个男人的声音,是打开小月认识这个世界的第一道窗口,他不只打进了小月的耳朵里,更深深的刻进她的心里。

从此,小月开始搜寻这个歌手的一切,存钱买他的CD、海报、写真集等,学他打扮,更期待等十八岁成年时,送自己的成年礼物就是去看这位创作歌手的演唱会。小月每天,都朝着这个目标去努力,但是,命运总难顺遂,在小月十七岁时,传来了噩秏,这位创作歌手在一场意外中死亡……

十七岁的小月,没有遇过这样的事情,也因为她太小就进了宗教,在对这个世界尚无完全认知,她不知道要如何面对生死,她无法接受这么迷恋的一位歌手,面都没见到,就这么死去,她为了他的死而发狂,甚至用了许多民俗方法,就为了想见死去的人一面,一年下来,她心力交瘁,却一无所获。一天夜里,小月将歌手的一切,海报、唱片、写真集等全烧掉了,决定彻底将这个男人从她的生命里、记忆里全部抺去。

二十五岁的小月,在一位朋友的介绍下得法了,她走进了大法,并在媒体工作,忙碌的讲真相及大法工作,一晃又过了十几年,从十七岁一路走来这二十多年来,小月没有再想起这位歌手,没有一次提起过他的名字,因为对小月来说,这是无法碰触的伤口,只要不去碰它,就连自己也不会发现。以为就这样了……但是,修炼可不是这样的,只要有一点执着,总有一天一定会被挖出来的。

今年,在这位创作歌手的生日及祭日那个月里,不知道为什么,小月滑了手机,上了脸书,突然跳出来了这位歌手的消息,大大张的照片及悼念文,映入了小月的眼里,她吓的立刻关掉了手机,直到晚上深夜里,她辗转难眠,照片里的身影,是多么熟悉又让人心痛的喘不过气来。小月明白,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她知道是时候应该面对了……她爬起来,勇敢的将手机打开,这二十多年来一直不敢做的事,上网搜寻和他有关的一切。这一夜,小月哭到天亮……

原来小月与歌手不仅仅是歌迷与明星之间的缘份……他们是宙斯的孩子,孪生姊弟黛安娜和阿波罗,小月的思绪再次回到了希腊诸神时代,回到初遇普罗米修斯……

黛安娜看着这位男子离去的身影,虽然得到了这头公鹿,但是心里却莫名的难受,当天晚上,黛安娜猎了一头黑熊,她将黑熊送到了男子居住的村庄,原本打算将黑熊放下便走,但是那名男子刚好走了出来,他看到了黛安娜,笑着说,“这是要送我们的吗?谢谢你,愿意进村里坐坐吗?”黛安娜想了一会儿说:“我只是送猎物过来,谢谢你将公鹿让给我,呃…我要离开了。”

男子走近了黛安娜,用他金色的双瞳看着黛安娜说:“我叫普罗米修斯,就住在前面那个绿色屋顶的房子,欢迎你随时来找我。”

普罗米修斯是泰坦族之神,也是宙斯的心头大患,因为在远古时期,诸神刚降世时,有一个预言,记录着未来人类将取代奥林匹斯神族,在这片大地上延续生命,而普罗米修斯则是带领人类攻上奥林匹斯的主要人物。这点黛安娜并不知道,她只知道,眼前这位气质非凡的男人,是父神宙斯的宿敌。

自从认识了普罗米修斯之后,黛安娜在他身上了解了人类及和大地万物共生共存的法则,她也知道了预言,心里泛起了担忧,而一起生活相依为命的孪生弟弟阿波罗,却反对黛安娜和普罗米修斯走太近,可是不论他如何劝戒,黛安娜依然故我。

阿波罗在奥林匹斯的地位和黛安娜不同,他受尽宠爱,天生光芒万丈,他最擅长音乐,他的音乐能带给人们平静、感动、欢乐、忧伤、以及希望等,他能透过音乐主掌人们的喜怒哀乐。他喜欢红色,因为那代表他热情奔放,红色总是能衬托他与众不同的气质和俊美的脸庞。他深爱着黛安娜,即使黛安娜不听劝阻执意要向人类靠近,他依然守在她身边,每每黛安娜去找普罗米修斯一起在人类的村庄生活时,阿波罗也会跟着来,他总是在一旁看着黛安娜教授人类知识及狩猎的技巧。

一日,村里的长辈婆婆过世了,全村的人都很难过,阿波罗突然拨弄了琴弦,弹奏出哀伤又有力量的曲子,让人们的伤痛得以抚平。此后,村里的孩子们就常常缠着阿波罗要他弹琴。阿波罗即使千百个不愿意,也开始慢慢的溶入了人类的生活。他发现,真的像黛安娜所说,人类的外型和神族一模一样,但是,他们拥有更强的生命力,和崇敬大地的善良,阿波罗对人类的感觉悄悄的在改变。

有一天夜里,一名人类小孩在森林里被野兽咬伤,伤口血流如注,所有人都束手无策,阿波罗看着黛安娜焦急如焚,心里十分舍不得,于是他走到孩子面前,医治了他的伤口,救回了孩子的生命,所有人非常感谢阿波罗的相助。从此,阿波罗决定将医术教予人类,他所做的一切黛安娜都看在眼里。

阿波罗的选择

音乐之神阿波罗,不但传授人类音乐和艺术,也教会人们如何懂得尊重自己喜爱的物品和乐器,只要他看到有人将乐器乱放,便会指正。一天,阿波罗正在弹琴给村民们听,夕阳照在他俊美的脸庞,他眼神温和,带着浅浅的笑,手指轻盈的拨弄着琴弦,风吹着他像太阳光一样的金发。

在奥林匹斯的山下,黛安娜笑问他:“阿波罗你相信预言吗?我相信,最高的神衹,造出了和我们长的一模一样的人类,一定有原因,我们想掌控一切,却不知在过程中一直在破坏着秩序。如果我们能将我们所知道的一切传授给人类,他们将比我们更珍惜万物。看看阿瑞斯和戴欧尼修斯他们对人类的所做所为……阿波罗…你真的…觉得我们没有错?真的可以永生不败吗?”(戴欧尼修斯:古希腊神话中的酒神)

阿波罗明白黛安娜所说的,他知道在奥林匹斯一切以“能力”为重,黛安娜之所以不被重视,是因为她除了狩猎射箭外,没什么特殊技能。阿波罗也明白,为什么黛安娜一直希望他能接受人类,因为他所拥有的能力,是奥林匹斯唯一能和雅典娜相比的,黛安娜希望阿波罗能将他的“能力”传授于人类。

审判过后,阿波罗醒过来,知道了黛安娜被雷击“形神全灭”,他完全无法接受,这意味着,这个世界上,永远都不再有黛安娜了,所以他去大闹冥府,只为找出黛安娜,他疯狂到处寻找,他精疲力竭……最后,他决定去找普罗米修斯。

在这曾经和黛安娜一起渡过无数快乐时光的海边村庄,普罗米修斯告诉了阿波罗,黛安娜深信着预言,她期待能和人类及其他生活在这片大地的所有生命和平相处,她不想再看到有生命因为奥林匹斯的关系而被残忍对待,最重要的是,“我和黛安娜真的没有男女之情,而黛安娜…深爱着你…阿波罗…你能明白黛安娜的用心吗?”

原来黛安娜一直深爱着自己,但是,对黛安娜来说,她为了理想,也接受了普罗米修斯的“人伦”观念而别无选择。阿波罗明白了真相后,他不知道要恨谁?他明白黛安娜是对的,他也相信普罗米修斯,而他的内心更清楚预言的真实。只是,他爱了黛安娜一辈子,却再也见不到她了……

阿波罗决定和普罗米修斯一起为了人类而反抗奥林匹斯诸神,也留下了音乐、艺术、医药及雅典娜赐予的农业,他一直和人类生活至他大限来到。

此时,创世主显现在他的眼前,他告诉阿波罗,黛安娜的元神已经转世了,他给阿波罗两个选择:一个是可以见到黛安娜,但是,身在世俗的迷中为情所绊,他将难以跟上正法进程;而另一条路则是,因为时间的关系,他无法见到黛安娜,事情做完,立刻转世,但一定能跟上创世主洪传大法。

阿波罗思索了好久,最后他选择了“不见黛安娜,使命完成后,立刻转世,跟上大法洪传。”后来,阿波罗转生的这位创作歌手的音乐,影响了这一世代的流行音乐,他流传的歌曲,也为正法时期对抗共产邪灵的世人们,带来无比的勇气与希望。

看到这里小月深呼吸了一口气,她像被救赎了一样,原来是“他选择不见她的”,面对命运,他们都无能为力……

这天夜里,小月梦到了这位创作歌手,她走在一间录制节目的休息室的走廊里,她听到熟悉的吉他声,她打开门,看到了她想念二十多年的创作歌手,她的泪水再也停不住了……歌手走向了小月,紧紧的抱住她,小月哭着说,“我好想你…我好想你…对不起…我忘了你二十七年…我不敢想起你…我没有办法面对你的死去…对不起…”

他看着小月,帮她擦掉了脸上的泪水,说:“不要再哭了,我很好,答应我,你要爱自己,要做好自己,要修好自己,时间到了,我会来找你的。”他再次抱住了小月,在小月的耳朵边轻声说,“刚说的这些话,是那时,你想说,却来不及对我说的,对吧?姊姊。”

一句姊姊,让小月的思绪再次回到了审判那天的奥林匹斯的大厅,她将想对阿波罗未说完的话,用意念传给了雅典娜,雅典娜则在阿波罗清醒后告诉了他,这也让他决定跟普罗米修斯完成黛安娜和平的理想。

小月明白了,原来,这一世她对这位创作歌手的感情,不论是因为他的死而发狂,或是每晚哭到撕心裂肺,或是无法面对他的死去,而封锁了自己的记忆,或是他们一直无缘相见,这其中都是因缘及因果关系。小月这一世所做的,所承受的,和那世阿波罗所承受的其实一模一样。如果不是修炼,不是师父呵护着,在人世间轮回转世所造下的业力,是根本跨不过去的。“要爱自己,要做好自己,要修好自己,时间到了,我会来找你。”这些话小月铭记在心,她期待再次见面时,他们都能自在开心的笑着……

后记

在宇宙中遥远、境界极高的光明世界中,觉者果陀承诺将随创世主下世,承受其世界众生之苦,为光明世界带回无上法理。正要上法船的果陀,回头再看了光明世界一眼,但眼神中的恐惧被迦卡看到了。迦卡,光明世界能力最强的神,果陀可说是由迦卡孕育而生。迦卡看见了果陀未来进入三界,一世一世的转生,受尽了人间生老病死之苦,求不得之苦,爱恨情别之苦,他认为果陀不可能从人世再返回来,所以他决定陪果陀下世……

这时,旧势力找上了迦卡,答应他所要求的事,并做了种种的安排,让他和果陀的命运绑在了一起。最后迦卡同意并承诺:如果失败了,将与果陀“永堕三界”!后来迦卡与果陀转生成希腊神话中的孪生神──阿波罗与黛安娜。

为了正法、为了全宇宙的生命,创世主在旧势力的布局中其实做了更细致的安排。大法弟子在正法这条路上,只有走正每一步,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才能不负誓约,完成使命。

(转自正见网)内容有所删节。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