卍字符的渊源与寓意(3)

“卍”是一个历史悠久的符号,在世界各国的文明或史前文化中,都陆续发现了带有“卍”(读万字符)的器具、物品。(网络图片)
“卍”是一个历史悠久的符号,在世界各国的文明或史前文化中,都陆续发现了带有“卍”(读万字符)的器具、物品。(网络图片)

在世界各国的文明或史前文化中,不论语言差异多么大,也不论各个国家相距多么遥远,哪怕是隔着汪洋大海或者一望无际的沙漠,都陆续发现了带有“卍”(读万字符)的器具、物品。从史前文明到古代,再到近代、现代,这个神秘的卍为何令世界产生深深的共鸣?

(接前文

普世救赎的证实

“卍”字符,早已超越任何某一种宗教所承载的意义,而具有普世的救赎含义。

“卍”的反复出现,有如天赐印记,当人们充满敬意,视卍为吉祥、美好的标志时,美好的德行也会时时净化人的内心。

无论是霍比预言,还是佛经中对于“卍”的论述与阐释,都表明“卍”是具有终极意义的符号,并指明人类美好的归宿,从来关乎道德与精神。

如果说史前文明确实存在,那么每次人类遭遇大劫,再次重生之后,都会发现史前文明的一些印迹相传不息,而卍字符无疑是最有代表性的一个标志。

是否慈悲的造物主,给人类留下了神圣的印记,以让在尘世中的人,能在不同时期、不同状况下,仍然保持着某种联系,在世人的内心深处,对宇宙那深邃而神圣的向往,永不磨灭。

在不同宗教中,都有着明确的记述,当人类道德到了无法拯救之时,造物主将归来,救度难中的众生。

佛经与《圣经》都提到人类在末劫时期会有救世主降世拯救众生。佛经认为末法时期会有未来佛弥勒下世救度众生,而《圣经》认为末劫来临之时,会有弥赛亚降世拯救众生。

那么,东西文化中所传述的救世主,是不同文明体系中不同的信仰,还是存在着某种关联?

已故著名国学大师、佛学家、翻译家季羡林和其学生钱文忠教授的一个重要贡献就是发现了佛家与基督教之间的联系,那就是“佛家的未来佛弥勒佛和基督教的救世主弥赛亚是同一个人”。

根据上海复旦大学钱文忠教授的考证,公元前一千年左右,包括西亚、北非、小亚细亚、两河流域和埃及在内的广大地区,流行着一种未来救世主的信仰,耶稣宗教里的弥赛亚,就是这种救世主信仰中最有代表性的一种。这种信仰在圣经《旧约》里面就已经有了。而印度的弥勒信仰,在学术界已经确认,和这种全世界范围的救世主信仰是密切相关、彼此影响的,印度的弥勒信仰就是救世主信仰的一个组成部份。用最简单的话来说,弥勒之所以是未来佛,是未来的救世主,有印度的根源,也有更广大范围的全世界或者古代世界的根源,是当时普遍流行的弥赛亚信仰的一个部份。

汉语当中弥勒这个词语从何而来?这实际上蕴含着人类文明世界一个大谜。

据收入《季羡林文集》第十二卷的“梅呾利耶与弥勒”一文考证,早期佛经的原本大多是“胡本”,是用中亚和古代新疆的语言文字写就的,并不是规范的印度梵文。 因此,“弥勒”很可能是从新疆吐火罗语的Metrak或Maitrak直接音译过来的,这个字和梵文的maitri(慈悲、慈爱)有关,所以,“弥勒”又意译为“慈氏”。故而,早在中国后汉、三国时期,大量汉译佛典资料中“弥勒”和“慈氏”(菩萨)同时出现。

西方等待的神叫“弥赛亚”,英译文 Messiah,是从希伯来文Masiah(有时写为mashiach)翻过来的。弥勒,在梵文里面叫Maitreya,和希伯来文Masiah二者音近。事实上,源自吐火罗语中的弥勒就是希伯来语当中的弥赛亚,同一个词,只不过在西方要读弥赛亚,而在我们这边就念弥勒,这样类似的情况在人类文明史上很常见。

人们发现,弥勒信仰从一开始就是人类整个文明世界的一个优秀文化凝聚体,在佛教当中找不到除此之外的第二个菩萨或者佛具有如此广阔而深厚的国际文化背景。

当学者深究来龙去脉,找到弥勒与弥赛亚的同源同义之时,亦是对“卍”字符跨宗教、跨国别、跨时空的普遍性救世意义的证实。

拉卜楞寺喻天机

甘肃拉卜楞寺是藏传佛教宗主寺之一,拉卜楞寺中未来佛弥勒造像为弥勒大佛半蹲半起的鎏金铜像,谕示弥勒佛已起身离座,带着法轮来到人间救度世人。

在佛经上有着记载,弥勒是“万王之王”在末世由最高处下走时所使用的佛号,法轮圣王是“万王之王”下到法界时的法号(人间称转轮圣王),所以释迦牟尼告诉他的弟子:法轮圣王也称弥勒。

慈悲、光明、希望是未来佛弥勒的精神内涵。地处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的拉卜楞寺中的几尊造像,揭示了弥勒下世度人的玄机。

拉卜楞寺创建于清康熙年间(1709年),是藏传佛教格鲁派(黄教)的六大宗主寺之一。拉卜楞寺的原名很长,简称扎西奇寺,其汉意为“吉祥旋寺”。

因为创建该寺的一世、二世等寺主都是深谙天机的高僧大德之士,所以拉卜楞寺佛之造像深藏玄机,尤其是寺中的两尊弥勒大佛的造像意味深邃。

在寺院大经堂近旁的西后殿里供奉着弥勒大佛半蹲半起的鎏金铜像,佛的双手在胸前做着手势。据导游喇嘛在向瞻仰游人解答关于佛手势的提问时说:“这是弥勒佛在向世间转法轮!他半蹲半起,谕示弥勒佛将带着法轮来到人间救度世人。”据悉,拉卜楞寺的原名为扎西奇寺(意为吉祥旋寺),其涵义就是法轮转动呈吉祥。

大金瓦殿中央供奉的弥勒大佛,是由本寺二世寺主在两百多年前特邀尼泊尔工匠铸造的鎏金铜像,佛像高10米。在弥勒佛像的正前下方安放着一尊释迦牟尼佛的小铜像。这种把两尊佛像一前一后、一大一小、一高一低的同时安排在一个供坛的造型、布局实属罕见。

拉卜楞寺的弥勒佛像正前下方安放着一尊释迦牟尼佛的小铜像(大纪元)
拉卜楞寺的弥勒佛像正前下方安放着一尊释迦牟尼佛的小铜像(大纪元)

据导游喇嘛向游人解说:“在前面的小佛像是释迦牟尼佛和他的弟子,后面的弥勒佛手拿法轮,他是宇宙中神通最广大、最有能力的如来,他将带着法轮来救度宇宙众生,也是宇宙众生唯一的拯救者。”显而易见,造像突显弥勒佛(转轮圣王)层次之高、法力之大,而且,其救度整个人类的浩大慈悲也通过其造像与释迦牟尼佛的大小对比而充分的反映出来。该寺把供奉释迦牟尼佛的殿堂称小金瓦殿、而将弥勒佛殿称为大金瓦殿。

神在人中

《圣经》里无论新约还是旧约都预言了救世主弥赛亚在人类最后时刻将要降临。在他们的宗教传说中救世主弥赛亚来到人间之前,其中一个征兆是以色列复国,并且以色列复国后的那一代人就可以看到救世主弥赛亚

二战结束,以色列人经过几千年的流浪在世界的瞩目下真的复国了。1948年5月13日,耶路撒冷发表犹太大会宣言,宣布“以色列复国”。虽然西方主流社会是基督教、天主教等,而以色列是犹太教,但要控制耶路撒冷,即这个神回来的条件之一,向来是那么的重要,因而半个多世纪以来西方主流社会一直非常坚定地支持以色列,在这一点上完全抛弃了历史上的宗教纷争。

在东方同样也记载了未来佛弥勒(转轮圣王)下世的另一重大信号。佛经《慧琳音义》卷八载明:“优昙婆罗花为祥瑞灵异之所感,乃天花,为世间所无,若如来下生、金轮王出现世间,以大福德力故,感得此花出现。”

佛经《无量寿经》中也记载:优昙婆罗花是祥瑞之兆。《法华文句》四上:“优昙花者,此言灵瑞。三千年一现,现则金轮王出。”

1997年,韩国媒体首次报导清溪寺出现优昙婆罗花(明慧网)
1997年,韩国媒体首次报导清溪寺出现优昙婆罗花(明慧网)

1997年,韩国媒体首次报导了清溪寺出现优昙婆罗花,后来韩国媒体又相继报导了许多地方有奇花开放,此后,日本、台湾、泰国、香港、马来西亚、新加坡、澳洲、美国各州、加拿大、欧洲、中国大陆各省,皆相继发现圣洁的优昙婆罗花

人们可以通过网路图片搜索,一睹其高贵圣洁之风采。婆罗花无根、无叶、无水、无土;玻璃、钢铁、佛像、树叶、纸箱、塑胶均可开放,有花开超过一年仍生机盎然。自古以来无人得见,今天的植物学家也为之瞠目结舌。

后记:

1992年5月13日,法轮大法在长春由李洪志先生传出,以真、善、忍为根本指导,有五套缓和的动作,受到广大民众的喜爱。至今,法轮功著作《转法轮》已翻译成30多种语言,传遍了亚洲、欧洲、美洲、大洋洲、非洲等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为了纪念法轮大法弘传,“5月13日”被定为“世界法轮大法日”,二十余年来,每到这一天,世界各地法轮功学员纷纷向人们展示法轮大法的风采,传播“真、善、忍”福音。

2019年5月18日,来自世界各地的约5000名法轮功学员在美国纽约市总督岛举行排字活动,排出巨型法轮图形和“真善忍”三个大字,法轮图形居中的大“卍”方正而庄严。壮观的场面,引来民众的赞叹:蓝天白云,黄衫绿草,背景是纽约的高楼大厦,互相映衬,美得绝无仅有!

美国纽约五千名法轮功学员排巨型法轮图形(明慧网)
美国纽约五千名法轮功学员排巨型法轮图形(明慧网)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