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YOUTUBER揭秘达尔文的《物种起源》(一)

坍塌前的达尔文拱门,摄于2006年。(obv/维基百科)
坍塌前的达尔文拱门,摄于2006年。(obv/维基百科)

众所周知,《物种起源》是达尔文论述生物进化的重要著作,出版于1859年11月24日。该书也是19世纪最具争议的著作。

因为在当时,他的观点就一直缺少过渡型化石的支持,以及遗传基因的理论基础。

1882年,达尔文在英国逝世。他所倡议的“物竞天择,优胜劣败”的学说在此后的一百年中,也由盛行而渐趋没落。

1983年,美国加州大学的遗传学家阿亚拉(F.J. Ayala)也出版了一本《物种起源》。这一本仅有14页的小书,虽然也是以达尔文的原著当作开场白,但内容却完全不同。

台湾中研院院士许靖华曾撰文对两本《物种起源》进行了比较。

比如在“物种”这个概念的定义中,达尔文在他的原著中一再强调,他认为“物种”(species)只是一个便于使用的“人造词语”,人们可以把一个“物种”叫做“变种”,也可以把一个“变种”叫做“物种”。

但是阿亚拉却认为“物种”是一个生物天然群体的总称,他引用了演化生物学家迈尔(Ernst Mayr)的话说:“物种是一群可以自然交配的生物,与其它物种有生殖上的隔离。”

他认为,“生殖隔离”就成为形成物种的必要条件。达尔文以狗的品种及鸽的品种为例,说明人择的力量。实际上只是人为隔离的结果,并没有天然演化或进化的效果。

达尔文的《物种起源》建立在生物繁殖过多,物竞天择、优胜劣败及适者生存的理论上,其学说的焦点就是“生存竞争”,然而在阿亚拉的《物种起源》中,却没有任何生存竞争的痕迹,因为新物种的产生必须发生变异与隔离,新变异能否生存只看它能不能适应周遭的环境,并不需要其它物种的消失或失败为新物种生存的条件。

阿亚拉认为,当然环境中也有其它生物,并且会发生相互的影响,但那不都是竞争,而是共存。任何生物,不管是新物种或旧物种,只要能和周遭的其它生物构成共存的生态平衡,就能生存下去。阿亚拉书中也曾采用“天择”的词语,但是新的标准是以“共存”为条件,与达尔文的“优胜劣败”的观念完全不同。

事实上,达尔文学说经过19世纪的盛极一时以后,到了20世纪初已经是摇摇欲坠,日暮穷途。到1932年时,英国的统计遗传学家豪丹(J. B. S. Haldane)公开指出:“达尔文学说已经寿终正寝了”(Darwinism is dead)。更有趣的是,5月17日,达尔文《物种起源》学说的诞生地——厄瓜多尔科隆群岛上的“达尔文拱门”已轰然坍塌。

一幅揶揄演化论的讽刺画,描绘拥有“猴子身体的达尔文”,作者André Gill(1840–1885)。(公有领域)
一幅揶揄演化论的讽刺画,描绘拥有“猴子身体的达尔文”,作者André Gill(1840–1885)。(公有领域)

许靖华认为达尔文有三个错误:

一﹒达尔文忽略了生物的灭绝现象,而把它解释说那是由于地质纪录不够完整所造成的人为缺失。

二﹒达尔文认为生物种类的增加就和同一物种内的个体增殖一样,都会随时间而加多。

三﹒达尔文把生物之间的相互影响(消长平衡),当作生物灭绝的主要因素。

所以许靖华说:“达尔文所推论的『不适物种必定灭绝』,都是依据上述的错误观念推演出来的理论,与已知事实不相符合,也不能满足有效科学的基本要件。”

著名YOUTUBER《老高与小茉》在他们的节目中还揭示了一个秘密,原来,达尔文在他的《物种起源》中,并没有明确也不敢提出人是猿猴进化来的,而是读者根据达尔文的书自己总结出来的。达尔文当初把这本书拿出来的时候也是胆胆突突的,而这本书之所以能出版,也是因为另一位作者,及对《神创论》的肯定~

(转自希望之声)原文网址為: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509639
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