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疫情海啸来势猛 未雨绸缪需思量

法国画家尼古拉‧普桑笔下的油画《阿什杜德的瘟疫》(The Plague of Ashdod),作于1630年。(公有领域)

2021年4月份,印度的中共病毒(COVID-19、新冠病毒)如海啸般突然多地同时爆发,一家家医院不堪负荷,众多病患因得不到及时医治而沿街倒地,临时搭建的火葬场连续多日大规模露天焚尸,瘟疫的凶猛以及医疗物资的匮乏使得贫富差距变得模糊……而就在此两个多月前,印度官方刚因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的低缓而宣布抗疫成功。

这突如其来的一切,恰似验证了丹麦总理弗雷德里克森(Mette Frederiksen)在今年1月份的预见:想像一下坐在哥本哈根的帕肯体育场顶层,这是一个可容纳38,000人的足球场。用水龙头滴水将其灌满,第一分钟滴一滴,第二分钟滴两滴,第三分钟滴四滴。按照这样的(指数增长)速度,将在44分钟内填满体育场。但在开始的42分钟内,体育场几乎是空的。“关键是,当你意识到水位上升时,已经来不及了。”

印度疫情走势简述

从印度总体疫情走势(图一)来看,中共病毒于2020年春在印度首次开始蔓延,并在9月中旬达到了第一波疫情的高峰,日均感染人数达到了9万多,日均死亡人数达到了1千多。随后,疫情开始趋缓,并在2021年2月中旬落到了低谷,单日感染人数曾一度跌到9千多,单日死亡人数曾跌到80多。从第一波疫情出现高峰到回落到谷底,大概用了5个月的时间,疫情严重程度降低了大约十倍。正因如此,印度官方曾一度宣布抗疫胜利。

然而好景不长,从今年3月份开始,印度的疫情骤然再升温,日均感染人数在4月中旬便超过20万,随后持续直线上升并不断刷新纪录。5月1日,单日感染人数突破40万,单日死亡人数超过了3,500人;到了5月5日,印度单日染疫人数超过41万,死亡人数超过3,900人,双双再破纪录。疫情的严重程度在2个月的时间内增长了超过40倍!

尽管之前有专家用模型预测,疫情应该会在5月中上旬达到高峰,但目前疫情仍在直线向上攀升,因此国际传染病和医学专家多持保留态度,对于5月份印度疫情是否会趋缓并不乐观。

图一:2020年3月底至2021年5月初,印度每周新增中共病毒的感染人数曲线(上);印度每周新增中共病毒的死亡人数曲线(下)。(数据来源:WHO官网)

官方疫情数据或被严重低估

尽管印度官方报导出来的疫情数据足以让外界感到震惊,然而,4月27日,据世卫专家苏米娅‧斯瓦米纳坦(Soumya Swaminathan)表示,官方疫情数字是被极大低估,根据抗体的测量,实际染疫情况要比这严重20倍到30倍。

事实上,据印度官方数据显示,在今年3月份的一次检测中,新德里的中共病毒阳性率还不到3%。然而,4月下旬,新德里的疫情阳性率飙到36%。据世卫专家苏米娅‧斯瓦米纳坦认为,印度全国的平均阳性率大约为15%,这意味着在人口大约为14亿的印度,目前至少有超过2亿人的中共病毒呈阳性。

双突变的病毒传染力爆增

研究发现,造成印度疫情海啸的主要原因之一是中共病毒在印度发生了一种“双突变”——新毒株B.1.617毒株包括2个在刺突蛋白的重要变异位点:L452R和E484Q。其中,L452R提高了病毒入侵细胞的能力,E484Q则可能提高了病毒的免疫逃逸能力。据印度卫生系统统计,在多个印度大城市,“双突变变种”的中共病毒毒株在患者当中的比例甚至超过了60%。

值得注意的是,据《今日印度》报导,早在今年1月,在新德里所做的第五次血清调查中,中共病毒抗体已在该市56.13%的人口中被检测到。而根据诊断公司Thyrocare Technologies对全印度七十多万人所做的单独测试,55%的印度人口已感染过中共病毒。

也就是说,印度有超过7亿人曾感染过中共病毒。每两个印度人中,至少有一个因染疫而在体内获得了抗体。印度官方一度认为,这种高感染率使得印度接近群体免疫的水平。

那么,如今变种的B.1.617毒株在染疫人群中高达60%,这意味着即便民众体内有了抗体,也无法保证可以抵御这种高传染力的“双突变”毒株。

值得一提的是,印度35岁以下的人口高达8亿,国家平均年龄仅为29岁,是“世界上最年轻的国家”。而在此波疫情中,印度年轻人染疫与死亡的比率大大提升,再次印证了B.1.617强大的免疫逃逸能力。

更为雪上加霜的是,近日在新德里以及西孟加拉邦等地区,研究人员又发现了一种中共病毒“三突变”的新毒株B.1.618,已经有专家表示,这种毒株比“双突变”的B.1.617更具传染力。

印度疫情海啸对世界的潜在影响?

B.1.617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在印度火速蔓延,在染疫者人群中高达60%,那么一旦在其它国家扩散开来,是否会引起同样的疫情海啸呢?从印度几个邻国的疫情来观察,这种可能性极高。

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数据,印度的邻国尼泊尔(已经发现了B.1.617毒株)的7天平均每日新增中共病毒病例,自4月中旬以来增长了1,200%以上(图二,左)。

无独有偶,在印度的另一邻国马尔代夫,国家卫生保护局报告,进入5月份以来,单日染疫持续激增,不断创下历史的新高(图二,中)。同样的,印度的另一个邻国斯里兰卡的疫情也在直线上升(图二,右)。


 
图二:2021年3月下旬至5月初,印度三个邻国每日新增中共病毒的感染人数曲线,尼泊尔(左);马尔代夫(中);斯里兰卡(右)。(数据来源:约翰·霍普金斯大学)

目前,已经有至少18个国家发现了印度的中共病毒变种毒株,其中包括美国、英国、新加坡、马拉西亚、中国等。

根据美国疾控和预防中心(CDC)在5月5日发布的最新数据,随着B.1.1.7变种病毒在美国范围内蔓延,美国的感染病例数量可能会再次激增,在五月份就可能达到顶峰。

而根据目前中共官方公开的信息,已经好几个省和直辖市都发现了印度的变种毒株患者,包括浙江省、上海市、重庆市等。其中一个无症状染疫的印度人在上海多次检测都是阴性,他在结束隔离后先去了杭州,然后又去了义乌,最终被检测为阳性。不知这种无症状染疫的人还有多少,扩散到什么程度了。而目前正好赶上了“五一长假”高达2亿人次的的报复性出游,一旦变种的中共病毒扩散开来,后果不堪设想。

疫苗研发跑不过病毒变异?

自去年中共病毒爆发后,各国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到疫苗的研发当中。然而,就在去年岁末疫苗宣布上市的同时,英国爆出了变种的中共病毒毒株。在各种疫苗频频爆出问题的当下,印度又出现了凶猛的“双突变”毒株,无疑是在宣告这场疫苗与病毒的竞赛已分出胜负。

5月3日,印度裔美国传染病专家卡比拉(Rajendra Kapila)医生在印度感染中共病毒后不幸离世,而卡比拉生前在美国新泽西州完成了两剂声望良好的辉瑞疫苗的接种。在印度也有不少接种过两剂疫苗(如牛津/阿斯利康)的人,都在此波疫情中被确诊为阳性,并发展为重症患者甚至死亡。

事实上,目前市面上所有的疫苗,都是针对中共病毒原始毒株研发出来的,因此,即便注射后可以获得一定的免疫力,也只是对未变种的毒株能起作用,而对于免疫逃逸能力大增的“双突变”甚至“三突变”毒株,很可能就会徒劳无功。

而且,从疫苗的机理上讲,都是通过模拟病毒入侵让人产生抗体。比如中国产的灭活疫苗,就是用死病毒来模拟,其诱发抗体的效果肯定是比不上活病毒的。因此,从理论上讲,感染病毒后熬过来的人,免疫力往往较打疫苗产生的抗体要更胜一筹。

而印度疫苗接种比率较低——百分比仍只有个位数,但过半的印度人体内有抗体,这说明绝大多数都是之前感染过中共病毒熬过来的,如今都无法抵挡“双突变”病毒的入侵。因此,“群体免疫”在中共病毒的新毒株面前,或许已成为一种奢望。

连曾经力推“群体免疫”(60%—70%的人体内有抗体)的美国顶级传染病专家福西(Anthony Fauci)都不再对“群体免疫”抱有希望了,他告诉《纽约时报》:“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再使用传统意义上的群体免疫力”,“我想说的是,先别管那个了。”

至此,举世的科学家一年多的努力或面临付之东流,这使得自诩发达的现代科学的局限性暴露无遗。

有没有避疫的灵丹妙药?

在过去的几千年里,人类经历过太多次大大小小的瘟疫。如果我们回溯一下那些历史上有名的大瘟疫,客观地讲,没有一次瘟疫是被人类用各种“措施”打败的。就拿当今在国际上盛行的“隔离措施”来讲,美国寄出最严厉隔离措施的两大蓝州(加州和纽约州)疫情最为严重。同样的,历史上在面对汹汹的大疫时,“隔离措施”几乎都是事与愿违的,无论是当年的古罗马瘟疫、黑死病,还是米兰瘟疫。

尽管今天的科学比起古代有了很大的提高,但面对变幻莫测的中共病毒,科学家们同样感到束手无策。其实,现代实证科学基本上是建立在无神论和进化论基础上而发展起来的,因此多局限在物质层面,而对于精神领域的认知是知之甚少的,甚至连触碰都不敢去触碰,生怕触怒了无神论和进化论的禁区,而遭到“主流”科学家和政治家的排挤和打压。而事实是,众多考古新发现让一些璀璨的史前文化浮出水面,给了进化论致命一击;而全世界各民族对于神造人的共同记忆,为人类在危难中化险为夷存下了希望。

历史留给人类的智慧确实是珍贵无比。如果我们聚焦任何一次人类历史上的大瘟疫,可以看到,瘟疫都是在社会道德坍塌的情况下发生的:公元前五世纪希腊人的纵欲和杀戮招来了雅典鼠疫;古罗马帝国对基督徒的迫害招来天降四次大瘟疫;中世界欧洲宗教的末法和神职人员的堕落招致被称为“上帝之鞭”的黑死病;上个世纪共产主义全面入侵人类时,西班牙大流感对人类的预警;当今中共对法轮佛法修炼人的残酷迫害、以及世界遭到共产主义红魔的赤化和吞噬,对应着同样肆虐全球的中共病毒的来袭。

如果我们再看看历史上那些大瘟疫的回落和消失,基本上都是由于人的观念发生了转变,而这恰恰是现代科学不愿触及的精神层面。当年在古罗马,连绵不断的大瘟疫夺走了大约八千万人的性命,使得曾有着1.2亿人口的古罗马帝国走向灭亡。幸存的罗马人开始谴责当权者对神的子民的迫害,并虔诚地向神忏悔,终于得到了神的原谅和佑护,从此,罗马城的大瘟疫才彻底消失。

结语

目前,中共病毒的变种毒株仍在持续加速肆虐,从印度的疫情海啸及其对邻国的波及,以及众多注射疫苗后的民众纷纷染疫,足以看出变种的中共病毒不但传染力更强,免疫逃逸的能力也大大提升,同时人们曾经寄以厚望的疫苗也被证明并非灵丹妙药。

历史上流传下来的避疫良方,都侧重于人在精神层面的转变、观念上的转变。上天有好生之德,危难前的呼唤正是神派出的使者在救度。《圣经》记载,上一期文明中人类堕落后都不信神了,在富庶的物质文明中乱欲、享乐。唯有诺亚一家人还虔诚地相信神,按照神的告诫做好人。神告诉诺亚造一个方舟避难——因为陆地将会被淹没。他坚信神的话,一边造方舟,一边告诉人们这个消息。有人漠视、有人嘲笑。可是,随后七七四十九天的大雨,引发铺天盖地的大洪水。那些不相信的人被洪水吞没,诺亚一家却活了下来。前些年在土耳其的山顶上,科学家们发现了诺亚方舟的遗迹,验证了历史的真实。

2006年2月17日,菲律宾东部发生了特大泥石流。在灾难发生的前三天,村里突然出现了一位陌生的老奶奶。她告诉大家:“灾难要到了,快点搬家吧。”但几乎没有人相信她的话,认为她在胡言乱语。三天后,巨大的泥石流瞬间将村庄吞没,一千八百多人失去生命,只有57人幸存下来。后来接受采访时,他们异口同声地说是听信了一位老奶奶的话,才得以逃生。

对于所有的中国朋友来说,如果这个事发生在您的身边,您会是那些幸存者之一吗?

丹麦总理弗雷德里克森针对中共病毒的预警言犹在耳,“关键是,当你意识到水位上升时,已经来不及了。”

如果有人告诉您,中共病毒的变种毒株会像海啸一样在不久后来袭,您会觉得这是耸人听闻呢,还是会选择未雨绸缪?

如果有亲朋好友、街坊邻居,甚至是陌生人告诉您如何抗击中共病毒,您是否愿意尝试一下呢?

如果您愿意,您能否从大纪元对“中共病毒”的命名中找到“避疫良方”的线索呢?

(转自正见网)原文网址為:http://www.zhengjian.org/node/267583
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