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十年來,中共企圖從各個角度顛覆美國,而且幾乎取得了成功。

削弱美國的聯盟 布設債務陷阱

Image
AAMIR QURESHI/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政權試圖擴大其在印太地區的經濟和軍事影響力,威脅美國在該地區的盟友。它還試圖說服發展中國家,認同它的極權主義模式是一條通向經濟繁榮的可行道路。該政權通過其「一帶一路」倡議資助了遍及東南亞、中亞、東歐和非洲的基礎設施項目,並導致這些國家對中國負債纍纍。同時,它還利用自然資源和戰略貿易路線來為自己謀利益。

利用對華爾街的影響力來塑造美國的政策

Image
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

一位中國教授在2020年12月透露,幾十年來,中共政權通過其在華爾街的「老朋友」一直對美國產生影響。位於北京的中國人民大學的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翟東生表示,在過去的三十到四十年裡,中共「利用著美國的核心權力圈」。翟把華爾街描述為一個「從20世紀70年代開始對美國內政和外交事務產生非常強大影響」的行業。他說,中共領導層試圖利用這一點來「發現我們的路和我們可以依靠的人」。

控制電影製片廠

Image
MARK RALSTON/AFP VIA GETTY IMAGES

在過去的十年裡,北京通過資助頂級電影公司並且利用其巨大的市場作為誘餌,顯著地擴大了其在好萊塢的影響力。中共利用自己的影響力審查話題,同時傳播反美言論。時任司法部長的比爾·巴爾於2020年7月16日表示,「好萊塢現在定期審查自己的電影,以討好中共。」中國萬達集團擁有電影公司傳奇影業(Legendary),並在2018年之前持有AMC娛樂(AMC Entertainment)的多數股權。其它美國公司也與中國的電影公司建立了合資企業。

竊取商業機密和美國人的個人數據

Image
THOMAS SAMSON/AFP VIA GETTY IMAGES

一大批由國家支持的黑客瞄準了美國政府機構、公司和研究機構,獲取商業機密和個人信息。2018年,兩名為中國最高情報機構工作的黑客被起訴,他們發起了一場大規模的從多個行業的公司竊取數據的行動。近年來,中國黑客一直是大規模網絡攻擊行動的幕後黑手,包括入侵美國政府人事機構、信用報告機構艾克飛公司(Equifax)和安森健康保險公司(Anthem),導致數千萬美國人的個人信息被盜。

影響並拉攏政客

幾十年來,中共一直在影響並拉攏美國各級政府的政客,影響力從學校董事會、市議會發展到白宮。在某些情況下,中共用美人計誘騙政客或者他們的家庭成員,迫使其妥協,然後對他們進行敲詐。中共還利用所謂的「軟實力」引誘政客執行其命令。

輸出它的審查模式

在中國,所有的數字語音都由中共控制。近年來,中共致力於將其審查模式出口到世界各地。其中一個例子就是在海外華人中很受歡迎的手機聊天應用「微信」。這款應用的審查控制與中國的相類似。此外,美國的社交媒體平台也一直在迎合中共的要求。時任司法部長的比爾·巴爾於2020年5月28日表示,這些平台「在很多情況下,在外國政府比如中共的指示下,審查特定內容」。

吸納企業精英

巴爾說,美國商界領袖已經成為中國在美國擴大影響力業務的「主要目標」。他說,「私下裡向美國企業領導人施壓或者討好他們,讓他們推動政策或者推動美國政界人士,構成了一種重大威脅。中共政府可以躲在美國聲音的背後來提高自己的影響力,對親共的政策擺出一副『友好的面孔』。」

通過技術監視美國人

Image
BRUCE BENNETT/GETTY IMAGES

中國的技術,包括軟件和硬件,都有間諜風險,因為所有中國公司都對黨負責,在需要時都必須與情報機構合作。這種風險適用於一系列產品,從抖音等應用程序到中國製造的無人機。與此同時,美國國家反間諜與安全中心警告說,像基因巨頭華大基因(BGI)這樣的中國生物技術公司一直在收集美國人的醫療數據,包括DNA信息,以推進中共政權自己的醫學研究。

通過國有媒體從事宣傳

中共利用中國國有實體在美國從事宣傳活動。兩個主要的例子是《中國日報》和中央電視台。例如,《中國日報》每天都被送到所有美國國會議員的辦公室。中共還利用《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和《華爾街日報》等美國媒體作為廣告插頁刊登其宣傳,還利用墨西哥和加拿大的廣播電台對美國進行宣傳。

不擇手段獲取美國技術

中共政府批准的行動包括以合法和非法手段獲取美國技術。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弗•雷表示,(中國)全社會都被動員起來參與這些行動。除了黑客,研究人員和公司內部人員還竊取美國的技術,為中共政權服務。中共政府支持的招聘計劃鼓勵美國研究人員向中國轉讓祕訣和技術。雷說,聯邦調查局每10小時就啟動一個與中國有關的案件調查。

掠奪、複製、取代 削弱美國經濟

通過補貼和其它不公平的貿易做法,中共政府支持國內公司成為全球製造商的領導者,從鋼鐵行業發展到製藥行業。藉助貨幣貶值的手段,這些公司在國際市場上競爭時獲得了優勢。廉價的中國商品和假冒品同樣被傾銷到國外市場。與此同時,外國公司在進入中國市場時遭遇相當大的障礙,以必須轉讓其知識產權作為進入中國市場的條件。這個政權正在實施「中國製造2025」計劃,夢想成為世界高科技製造業強國。美國在某些關鍵物資供應方面已經變得依賴中國,比如藥物成分和稀土,這使得美國在中共政權的經濟脅迫下很容易受到傷害。

掩蓋疫情爆發 由此引發全球危機

在不到三週的時間裡,北京就知道了中國中部城市武漢爆發的中共病毒的嚴重程度,但是對危機進行了淡化處理,壓制了任何與官方說法不符的信息,聲稱病毒是可以控制的。這種掩飾使得病毒傳播到中國境外,引發了一場瘟疫大流行,至今造成超過200萬人死亡,並且顛覆了全球經濟。在瘟疫發生初期,中共還囤積了來自世界各地的個人防護裝備。後來,當疫情在其它地區惡化時,該政權把自己描繪成全球救世主,向其它國家捐贈或者出售個人防護裝備。

通過內部衝突打擊美國人的士氣

Image
ROBERTO SCHMIDT/AFP VIA GETTY IMAGES

共產主義政權因衝突而興起。美國的親中共組織,如「自由之路社會主義組織」和「解放之路」,都參與了2020年夏天美國各地發生的騷亂。中共還在社交媒體上進行分化美國的活動。在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期間,中共曾在推特上施加影響,試圖在美國內部製造混亂。

顛覆聯合國等國際機構

中共政權擴大了在聯合國和其它國際機構中的影響力,左右著它們的議程。中共官員目前領導著聯合國15個專門機構中的4個;相比之下,只有一個是由美國官員領導的。北京對世界衛生組織的影響破壞了世界對疫情的應對。在2020年初,衛生部門不加鑑別地重複了中共官員的說法,即病毒沒有人傳人,幫助北京掩蓋疫情的爆發。聯合國的一名舉報人還透露,人權高級專員辦公室向中共政權提供了持不同政見者的姓名。

滲透美國校園

Image
KREEDER13 CC BY-SA 4.0
VIA WIKIMEDIA COMMONS

北京分別資助了設在大學裡的孔子學院和設在K-12學校裡的孔子課堂,開設語言和文化項目,這些項目近年來因傳播中共政權的宣傳言論和壓制言論自由而受到關注。美國教育部還發現,從2014年到2020年間,美國大學從中國收到了近15億美元的合同和禮物。為了打擊北京竊取美國研究成果的行為,川普政府起訴了那些隱藏的與中國聯繫的學者,禁止隸屬於中共軍方的研究生進入美國,並且把在美國學校中工作的臥底的中共軍事科學家作為打擊目標。

影響美國媒體

媒體高管和記者已成為與北京有關聯的中共集團的攻擊目標。總部位於香港並受控於中共的非營利機構中美交流基金會(CUSEF)組織了美國五十多家媒體的記者訪問中國幾十次,還為媒體高管組織了私人晚宴。美國媒體機構被鼓勵不發表批評中共政權的內容,因為他們擔心北京方面會報復,切斷他們進入中國市場的渠道。

加劇致命藥物危機

中國是進入美國的芬太尼(一種合成阿片類藥物)和其它芬太尼類似物的最大來源地。根據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的數據,2019年,阿片類藥物(天然和合成)導致美國49,860人死亡。儘管中共政府承諾要阻止芬太尼流入美國,但是美國官員批評北京方面沒有採取積極措施打擊芬太尼在中國的生產和分銷。

傳播北京的觀

由於兩部熱門的帶有民族主義色彩的中國動作片,中共官員被冠以「外交戰狼」稱號,他們最近開始利用西方社交媒體平台與批評中共政府的人進行口頭辯論,並且傳播虛假信息。在瘟疫爆發後,中共外交官使用煽動性的言辭來轉移人們對北京疫情處理不當的批評。2020年,川普政府下令關閉中國駐休斯敦領事館,把那裡稱作是「間諜活動和知識產權盜竊的中心」。

點控制海外華僑

中共統戰部領導了一個由海外中國文化及商業團體、學生團體和媒體構成的龐大網絡,以推進北京的議程,並迫使其他人也這樣做。北京特別針對海外華人,給世界各地的中國公民施壓,讓他們「報效祖國」,包括在世界各地的中文媒體上進行宣傳,壓制不同政見運動、招募間諜、推動國外技術創新向中國轉移。

(转自大纪元)原文网址為:https://www.epochtimes.com/gb/21/2/20/n12764550.htm
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