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太拉比:美高院保守派大法官未能与肮脏斗争

图为巴雷特法官(Amy Coney Barrett)2020年10月12日在国会提名听证会上宣誓。(图片来源:Patrick Semansky/AP)
图为高院大法官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2020年10月12日在国会提名听证会上宣誓。(图片来源:Patrick Semansky/AP)

德高望重的犹太拉比(Rabbi)斯佩罗(Aryeh Spero)周五(2月26日)在网络杂志《美国思想家》(American Thinker)上刊文说,保守派人士倾尽全力让卡瓦诺(Brett Kavanaugh)和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通过参议院认证,成为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但他们来自象牙塔,而非来自草根的斗士,无法与肮脏作斗争。因此,他们会在小案件中帮保守派,但在重大事件上不敢得罪自由派

斯佩罗的文章翻译如下:

保守派人士千辛万苦帮助卡瓦诺和巴雷特成为高院大法官。我们这样的许多人都相信他们能够成为像我们一样有正义感的保守主义者。我们终于拥有了最高法院……梦想成真。

然而,梦想又破灭了!我们为这些人孜孜不倦地奋斗,但我们所期望的伟大事业没有得到他们的尊重。

首先,罗伯茨、卡瓦诺和巴雷特三人不同意接受德克萨斯州案。该案由德克萨斯州和许多其它州的州长提出,并得到100名国会众议员的支持。参与提案各州的选民在逻辑上被剥夺了选举权,因为那些扭曲选举法以确保在全国大选获胜的州,实际上使其它州的选民在公平选举中的投票结果无效。这种推理是有道理的,但是那三人和那些倾向自由派的法官说,德克萨斯州“没有资格”提诉。

在所有诉讼中,单独和较早提出的宾州诉讼案是最过份的。宾州的公务员和法院无耻地剥夺了州议会的权力。根据美国宪法,州立法机关对选举事宜有全面和最终的发言权。宾州共和党立法机关被地方民主党人剥夺了宪法授与的权力,最终允许计算没有经过验证或加盖邮戳、并在选举三天后收到的选票。然而,那三人和其他自由派法官却说:“在实际违法行为发生之前,该案是不可诉的。”这给了民主党人另一个借口,让他们可以像以前那样大胆地作弊。

令我们难以置信的是,既然选举已经举行,应受谴责的后果在现实中已经实现了,并被揭露出来了,而且对今后的选举会产生重大影响,罗伯茨、卡瓦诺和巴雷特对此案表示“有争议”。他们说,事情已经发生了,因此为时已晚。换句话说,我们永远不会在选举前或选举后接受这个案件,我们也不会承认它“有资格”。这是公然的矛盾、不诚实、逃避责任,更糟的是对司法和普通选民的蔑视。

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看到了罗伯茨将如何帮保守派裁定一些小案子,但在大的和重要的案子上,他会玩弄法律,给深层政府、奥巴马和民主党人他们所想要的东西。罗伯茨是他们的关键人物。他对川普的公开反感是显而易见的,他的决定反映了他这一不专业的方面。自由派没有背叛他们的人,但曾经的保守派却经常这样做。这已不是新闻了。

虽然卡瓦诺和巴雷特在宪法问题上看起来是“原教旨主义者”,但那只是学术和理论,他们并不是保守派的运动人士。他们不是斯卡利亚(Scalia)的真正继承人。他们可能也不是美国优先或经典的保守主义那样的人。他们来自象牙塔,而不是草根,他们不是朴实、坚韧的保守主义者。他们没有内在和原始的冲动,要让人民能够掌握自己的命运,消除对美国普通选民的不公正待遇。他们并没有摆脱精英阶层或精英主义本身的长期影响。

也许他们想选边站在他们有权势的老板罗伯茨的一边。也许,巴雷特和卡瓦诺不想被视为川普阵营的人,也不想在《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的头条新闻中大受抨击。卡瓦诺夫在他的参议院确认听证会上遭到民主党人的鞭打和架着烤,可能已经吸取了他们对他的警告:不要做任何会在政治上不利我们的事情,否则我们将再次不放过你和你的家人,使其成为头条新闻。这是一个受了创伤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受害者。也许,巴雷特女士希望她的孩子被某些常春藤或二流的有影响力的学校录取。但录取是要付代价的:你的一部分灵魂。

尽管巴雷特和卡瓦诺在宪法上用的“措辞”比较保守,但还是“金发”类型的人,享有特权,过去常常受到人们的仰慕和钦佩,不一定是斗士,并且很可能迷恋于某些社会“尊敬”,获得上层社会的认同。也许从高中毕业后,他们再也不必费劲了……肯定不像斯卡利亚、托马斯(Thomas)或阿里托(Alito)那样。他们就像那些在学校里总是举足轻重、受欢迎的体育明星。他们习惯于这样,期待它,并觉得有资格得到它。

毫无疑问,他们不是像布雷耶(Breyer)、卡根(Kagan)或索托马约尔(Sotomayor)那样的自由主义者,他们会在商业条款、某些宗教自由问题等方面与他们持不同意见。毕竟,允许保守派支持这些事情,而不会完全避免和受到排斥。但是他们可能不愿意与“不老练、可悲”的人群保持一致。

在意第绪语(Yiddish)中有一个说法:“更好的薄荷”,意思是说像罗姆尼(Romney)或图米(Toomey)这些不愿弄脏双手的人。我希望我是错的,但我认为这两个稀有的保守派法官可能是这类人,有点过于洁癖和清高,无法与肮脏作斗争。他们会给我们骨头,而不是肉。

注:犹太拉比斯佩罗(Aryeh Spero)是美国核心小组(Caucus for America)的主席。他著有《反击:拯救美国犹太基督教文化遗产的战役》(Push Back: The Battle to Save our American Judeo-Christian Heritage)一书。

责任编辑:張莉莉

(转自希望之声)原文网址為: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478973
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