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为何推特审查指控舞弊法庭宣誓文件

分析:为何推特审查指控舞弊法庭宣誓文件
11月17日,克鲁兹在参议院委员会听证会上对推特CEO多尔西(Jack Dorsey)说:“到底是谁选了你,让你来决定允许媒体报导什么,允许美国人民了解什么?”图为美国参议员克鲁兹(Ted Cruz)。(林乐予/大纪元)

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出现了大规模舞弊,社交媒体却为大选“公正”辩护,并且压制民众质疑的声音。有学者认为,美国的“政企媒”机制危害太大,推特已经成为一家有鲜明倾向性的出版商,而自由民众需捍卫思想和言论自由。

本‧温加滕(Ben Weingarten)是《联邦党人》(Federalist)的高级撰稿人,也是伦敦政策研究中心(London Center for Policy Research)的高级研究员,和克莱尔蒙特研究所(Claremont Institute)的研究员。近日,《联邦党人》网站发表了他的评论文章《为何推特不让人分享指控选民欺诈的法庭宣誓文件》。

他在文章中指出,美国的政治-企业-媒体(以下简称“政企媒”)构成的机制正在生产虚假信息,危害社会,自由的民众必须维护自由,否则自由将不复存在。

在美国大选后,温加滕在推特上转推了一份法庭宣誓文件,但他发现该推文被附上了内容审查警告。他表示,他发送的是密歇根州前总检察长助理扎卡里‧拉尔森(Zachary Larsen)的法庭宣誓书摘要的屏幕快照,以及该宣誓书的网络链接。拉尔森在宣誓书中称,他作为选举观察员在2020年11月3日及之后的计票过程中目睹了几起令人不安的欺诈事件。

推特在温加滕的这则推文上附上了这样的警告:“有关选举欺诈的说法是有争议的。”温加滕在文章中指出,推特根本没有资格这么做。

社交媒体无责任确定法庭宣誓文件真实性

温加滕认为,社交媒体没有责任去确定法庭宣誓文件的真实性,而企业媒体也没有义务确定谁赢得了选举。如果因为平台上的说法有争议而打上警告小旗,那么“推特会是旗帜的海洋”。

但温加滕表示,推特的真正意图藏在背后。当人们点击推特的这个警告时,会进入推特的一个网页,那里显示:“选举专家确认,在美国,任何形式的选票欺诈行为都极为罕见。”推特引用了大量的新闻报导、推文和联邦政府官员的证词摘要来支持这一说法。

温加滕指出,这种说法本身就是有争议的,因为就在今年,新泽西州第三大城市帕特森(Paterson)的选举委员会曝出,在5月的一场邮寄选票选举中由于欺诈作废了近20%的选票。美国司法部还判处费城前任大法官在2014到2016年犯有选民欺诈罪。

另据英文大纪元报导,参议员兰德‧保罗(Rand Paul)的推文也因为质疑已去世的人出来投票而遭到相同的警告。但事实是,在某些州,发现已死去的人在2020年总统大选中进行了投票。另根据对密歇根州选举数据的分析,发现有一万多名已确认或怀疑已死亡的人将他们的邮寄选票寄回了密歇根州进行投票。

温加滕说:“任何对城市政治机器的历史哪怕了解不多的人都知道,这种行为几十年来一直是美国人生活中的不幸事实。”

温加滕:推特就是一家带有鲜明倾向性的发行商

温加滕还在文章中指出,在过去的一年里,民主党人提出了一百多次诉讼,试图放松对身份确认的要求,增加邮寄选票的数量,并拓宽可以提交的途径。他写道:“这是全国各地立法机构长期以来一直对选民欺诈感到担忧的证据,考虑到已透露出来的数百起其它已记录案件,这些担忧是有理由的。”

温加滕表示,每个美国公民都希望看到司法公正,并确保相关政策的制定,以防止将来发生此类欺诈行为,也因此都有责任去挖掘此类案件,因为忽略这些问题对国家没有好处。

在2020年的选举中,欺诈手段各式各样,而且比比皆是,已经到了没有人能忽略的程度。弗林将军的代表律师西德尼‧鲍威尔(Sidney Powell)近日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说:“我这辈子从未见过这样的事情。甚至从未听说过这样的事情。”

鲍威尔还表示,大量证据就像消防水管中的水喷涌而出。

那么,推特为何要挑战这些来自民众的声音呢?温加滕问道:“推特挑战这些诉求是为了谁?推特平台不能处理任何与其官方叙述相抵触的证据吗?”

温加滕指出,推特并没有对其它数以百万计模棱两可的、来源更不可信的说法提出过质疑。比如推特并没有在有关通俄门,或者其它无休止、旨在揭川普总统和贬低其担任总统合法性的阴谋论,或关于布雷特‧卡瓦诺(Brett Kavanaugh)法官高中举止的诽谤性推文上附加警告标签。

温加滕认为,推特已停止了装腔作势,而露出了其真面目:推特是一家带有鲜明倾向的发行商,这个倾向是美国政企媒机制所构筑的倾向。

在今年10月末的一场听证会上,资深参议员克鲁兹(Ted Cruz)直指推特进行不公平的言论审查,比如对《纽约邮报》有关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的文章进行言论审查,严厉审查共和党人和保守派人士的信息。

克鲁兹在参议院委员会听证会上对推特CEO多尔西(Jack Dorsey)说:“到底是谁选了你,让你来决定允许媒体报导什么,允许美国人民了解什么?”

防止欺诈人人有责 监控社会里人们将失去自由

调查记者阿鲁姆‧博哈里(Allum Bokhari)在英文大纪元的“美国思想领袖”专访中,表达了大科技公司的这种标记、限制和审查的权力,他说:“没有监管机构阻止他们使用这种权力,这将严重影响什么是美国人被允许看到的,什么是被允许阅读的”,这可能等于干扰“这次至关重要的选举”。

温加滕也表示,大科技公司向人们展示,这样的政企媒机制不能容忍普遍存在的正统观念,无论是关于2020年大选、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还是其他无数善意理性的人士可能会持的完全反对观点的问题。而让政企媒机制来决定什么才是可以接受的,这将会带来无穷的危害。他认为,在一个自由、健康的社会中,应允许所有的思想竞争,好的思想应该最终胜过邪说。

他最后指出,转向审查制度应被视为虚弱的表现,因为这不是以理服人,而是用武力压制思想。一个压制合法观点的社会注定会变得越来越危险,最终会分裂,并可能导致解体。自由的人民必须争取自由思考,否则他们的自由或将不保。

今年10月,美国众议员格雷格‧斯托伯(Greg Steube)提出一项法案 ,该法案将要求大型科技公司遵守“内容审核规范第一修正案”。该法案将限制这些公司在限制言论或审查某些内容时的豁免权,提高问责性。

在11月17日美国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关于社交媒体进行言论审查的听证会上,共和党参议员乔什‧霍利(Josh Hawley)与脸书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当面对证,直指脸书使用内部系统,与谷歌、推特配合,对个人、网站、账号进行言论审查。

听证会上,美国两党议员大多都同意,应该改革《通信规范法案》(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第230条款,甚至应该将其完全废除。

根据《通信规范法案》第230条款,出版商需要对他们发布的任何内容承担责任,而网络社交媒体平台则受到230条款的保护。该条款规定:“计算机网络服务的提供者或使用者不被视为其用户所提供的任何信息的出版者或发言者。”

但批评人士说,这些声称自己是网络平台的公司不只是维持了一个公共论坛,而且还对内容进行了控制调整,这使他们实际上已经成为了出版商。#

(转自大纪元)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