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选观察】视频:拜登真的是“北京拜登”吗?

拜登真是“北京拜登”吗?从政整整47年的拜登,历年来对中国有过些哪些表态?他真像川普所说的,对中共卑躬屈膝,是中共的“棋子”吗?这其中有什么演变?(Getty Images/大纪元合成图)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本期的《大选观察》节目,我是Iris,陶明。就在今天,美国总统大选正式迈入了50天倒计时,川普(特朗普)与拜登进入最后的冲刺阶段,而在中美关系剑拔弩张之时,对华政策,无疑成为了两位候选人彼此角力的焦点。

众所周知,在川普总统的口中,他是有史以来对中共最强硬的美国总统。而从他上任以来对中共施加的多重关税和制裁,的确可见一斑。而与此同时,川普也反复抨击他的对手拜登,说他是“北京拜登”,如果他当选,就相当于把美国拱手让给中共

在今天的节目中,我们一起来探讨,从政整整47年的拜登,历年来对中国有过些哪些表态?他真的像川普所说的,对中共卑躬屈膝,是中共的“棋子”吗?这其中有什么演变?

我们先从拜登与中国的“老友记”说起。

多次访华显亲密 拜登中国“老友记”受川普抨击

在1979年4月,美国派出了自从中共1949年当政以来的第一个国会代表团。当时37岁的拜登作为参议员,也在同行之列,与当时的中国领导人邓小平曾会面。

在2000年,拜登作为在国际政策方面最具影响力的议员之一,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支持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而这一点,川普总统说,是对美国经济造成了史上最严重的经济灾难,让美国失去了四分之一的制造业工作。

在2001年,拜登作为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再次访华,并在临行前表示,“美国的保守派智库把中国视为潜在的敌人,而我完全反对这种看法。”他还强调:“中国不是我们的敌人。”

在2011年,拜登作为美国副总统首次正式访华,停留6天5夜,与习近平共同交谈近20个小时。拜登在回忆起1979年首次访华时说,自己32年后,不改当年的想法,还是觉得,“一个崛起的中国,不仅对中国来说,而且对于美国乃至世界来说,都是一个积极又积极的发展”。

连一向支持民主党的《纽约时报》此前也发了篇分析报导,说拜登与习近平交情不寻常,中共的“习李体制”浮现后,欧巴马指定拜登与习近平接触,两人在至少八次会面,私下共同进餐时间超过25小时。而外界分析,与习近平的交情,是拜登一旦当选,不会放弃的人脉资源。

此外,在中国对美国的威胁和竞争上,拜登也一度轻描淡写,甚至嗤之以鼻。

在2019年5月的一次竞选活动上,拜登曾说:“中国不是我们的竞争对手。”在今年2月,拜登再次说:“那种中国是我们的竞争对手、会把我们打败的想法,是滑稽可笑的。”

正是因为这些曾经对中共轻视、乃至与之示好的言行,让拜登的对华立场一直受川普所诟病,被川普批评成是“北京拜登”、中共的“马前卒”(pawn)。

川普的每一次竞选活动,更是还都制作了影片广告,展示拜登与习近平会面的镜头,去向选民强调拜登与中共之间的关系。而中共想要拜登当选这一点,在受到美国情报部门佐证后,更是被川普一提再提。

上任以来,中共似乎成了川普挂在嘴边的名词,出场率颇高。在执政的三年半中,尤其在贸易不公平问题上,川普是对中国挥重拳,出大招。

那么,一直被川普拿来做鲜明对比,反面例子的拜登,难道真的和中共一唱一和,就没有过强硬的时刻吗?

拜登一度对华强硬 但错过最佳表态时机

其实,在被反复批评“对华软弱”后,拜登曾开始在中国问题上变得更为强硬。他曾多次批评中共政府在新疆、香港、南中国海以及贸易问题上的举措,指责中共干预美国大选。他还说当选后,会加强国际联盟,共同对中共施压。

在早期对一场党内辩论会中,拜登谈到中共在新疆设置再教育营,罕见地用词猛烈。他说:““我比任何其他领导人和习近平相处的时间都要长,习近平是一个心中’毫无民主观念的“恶棍”(thug),他把上百万人关在所谓再教育的“集中营”里;还有香港,大家看看,他对香港都做了些什么?””

听起来有趣,但是事实看来,比赛骂中国领导人,现在似乎成为了美式民主选举中,候选人必须受到的检验。而从拜登对中共的喊话中也可见,这位曾经一度与中国上演“老友记”的政治老手,面对中共在迫害人权上的劣迹斑斑,也一度站出来明言谴责。但这究竟是因为个人对中共的改观,还是迫于党内和公众的压力,这点我们还不得而知。

而更费广大民众思量的,是拜登对中国的政策,究竟将是强硬还是绥靖?这一点,似乎并没有随着大选的逼近而变得清晰。相反,拜登错过了一个最好的表态时刻,也是他竞选中的一大败笔。

本来很多人,都希望从前段时间拜登在民主党全代会上的演讲中,听到拜登对中国的明确表态,但是民众大失所望:拜登在演讲中完全回避美国外交政策重中之重的中国议题,其中,中共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威胁、美中在南海、香港的冲突等等,拜登更是只字不提。全篇讲演仅一次用到“中国”这个词,而且还是夹在疫情对策里与“其它国家”一起使用。

除此之外,民主党的2020年党纲中,虽然罕见的删除了“信守一个中国政策”的字眼,却没有触及中共对台湾的武力威胁;相反,民主党的党纲是集中火力,去抨击川普对中国发起的贸易战,说它无法取胜,而且会伤害美国的利益。

本来是个表态的大好时机,可惜却隔靴搔痒,避重就轻,难免让川普和外界都抨击,说拜登与中共关系是剪不断,理还乱,仍然显得暧昧不明。而反观川普,川普在全代会上的演讲,70分钟里15次提到中国,还光明正大地邀请来中国的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发表中共是“人民公敌”的演讲。

就在最近,川普更是明言,要全面追求中共让病毒向全世界扩散的责任,甚至不惜让美中经济“脱钩”,也要换来美国的国家安全和经济独立。种种“重拳”,让川普在成为大选焦点的“中国议题”上,可以说是铿锵有力,赢得漂亮。

其实,纵观这场竞选,不论是川普还是拜登,都在努力地的去表现自己对中共的态度更加强硬。这已经是一个非常耐人寻味的转变,也是华盛顿两党在这个时期达成的一个新的共识。也就是,不再把中国视为一个单纯的经贸上的竞争对象,而是一个威权主义的对手。对中共的敌意已经不再只源于经济或军事实力上的相争,而是根本意识形态,乃至国之存亡上的势不两立。

专家:无论谁当选 对华强硬已成定局

华尔街日报前天报导,小布什执政时期的国务院官员、也是现任美国对外关系协会的主席Richard Haass“理查德.哈斯”分析,无论谁当选总统,美国今后五年的对华政策,都将比过去五年更加强硬。他说,中国发生了变化,而美国对中国的看法,也随之改变。

这一转变从美国政府的动作,和美国人的民意中,都可见一斑。在本届国会会期内,议员们提出了二百多项涉及中国的议案,数目是上一届会期的两倍。

皮尤研究中心在今年夏季,也就是疫情之中进行的一项民调显示,73%的美国人说他们反感中国(中共),只有22%的人对中国(中共)有好感。而对中国(中共)反感的美国民众比例,与2011年相比,增加了近2成。

而究竟能否能从本质上认清中共政权对美国乃至世界的危害,在对华政策上,体现出美国对民主和自由价值的真正信仰,这不仅是川普总统是否能兑现竞选承诺的试金石,也是同为总统候选人的拜登所要面临的最大选择和试炼。拜登会在对华政策上变得更加清晰或者强硬吗?川普总统接下来对中共又会再祭出何种举措?我们将继续观察。#

(转自大纪元)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