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視頻:党内造反!习中央连下狠手

【新闻看点】党内造反!习中央连下狠手

中国走到今天,很多人开始反思了,为什么会这样?不光是普通百姓反思,连那些中共的红二代们也在集体反思。因为他们也看到了中共统治下的中国,路已经走歪了。(大纪元合成)

大家好,欢迎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今天是9月12日,星期六。

对抗不公,恳请大家多多支持

节目的开始,占用一点时间跟大家再啰嗦两句。今天有一位网友在留言中写道,“我就想了为什么今天大纪元没有新闻,原来油管把我的订阅取消了。我就重新订阅起来!你取消啊!你取消一次我订阅一次!”

首先我们要谢谢这位朋友的支持!也谢谢所有像她一样支持我们的朋友,正所谓是非无需评论,公道自在人心。

不过这位网友的留言,让我看到了我们最近点阅量急剧下降的一个因素,而且很可能是一个主要因素。最近一个阶段,我们节目点阅量每况愈下。我们真的在反省自己的问题,究竟是什么原因出现这样的情况呢。我们一样的努力,为什么会下降呢?这位朋友的留言,说明了什么问题呢?

早前有一位网友给我发邮件,大概是内部人士。说油管的中文团队中已经被中共严重渗透了,包括《新闻看点》在内的几个讲真话的自媒体,都被划了一个圈,是他们重点打压的对象。

因为没有真凭实据,我们也不好说什么。但是我们的确被打压得非常厉害,最近更是接二连三的黄标。这既影响我们的收入,也影响大家的收看。对我们来说,真的太难了。

被小粉红谩骂,说实话我们已经习惯了。但是这种对我们的无理打压,几乎是要从根本上扼杀我们,不允许我们讲真话,不允许我们关注热点时事,不允许扒开中共隐藏掩盖的真相。

但是我们不会停步,再难,我们也会走下去。作为大家的朋友,新闻看点有责任告诉大家事实真相。

在此,沐阳和团队的所有工作人员,恳请大家多多帮我们转发。在遭受不公正的对待下,尽量让更多需要知道真相的人看到我们的节目。

下面进入今天的正式话题,我们今天的话题。

昨天(11日)一位上海朋友爆料,在上海高架路上,看到了长串的黄色救援车辆,上面装载的都是高射机枪。网友没有说明这是要干什么,只是在邮件中写了一句“希望永远没有战争的那一天”。

是这样,作为普通百姓来说,能够安安稳稳地生活、平平静静地过日子,这是最基本的愿望。谁也不希望过那种居无定所、颠沛流离的生活。但是大家回头看看中共统治中国这几十年,中国人有几天好日子?

在大陆的时候,不止一次听过老人说这样的话:这个社会长不了!什么意思呢?在中共的统治下,很多人脑子里只想两个问题:一个是钱,一个是性。

中国走到今天,很多人开始反思了,为什么会这样?不光是普通百姓反思,连那些中共的红二代们也在集体反思。因为他们也看到了中共统治下的中国,路已经走歪了。

“公开”秘审任志强

昨天(11日),北京二中院对中共知名的红二代、被网友称为“大炮”的华远集团原董事长任志强进行了庭审,但没有做出当庭宣判。

昨天一早,不少外媒和支持任志强的人就聚集在二中院大门外。但据现场的人介绍,门口守卫的警察明确告知,只有“特别邀请的人”才可以进入法庭旁听。而且对在法院外拍照摄像的人,警察进行了盘查和驱赶。

9月11日上午,任志强案开庭,北京第二中级法院门外情况。(受访人提供)

鉴于“任大炮”的名气,他的案件关注度很高。但奇怪的是,截至到昨天(11日)下午6点,除了二中院之前的公告外,中共官媒和其它门户网站、包括微博等对“大炮”受审的事,都没有做相关报导。

既然已经发处了公告,说是“公开审理”,为什么不允许人们进入旁听?究竟是“公开审理”还是“秘密审理”?媒体也不做相关报导,当局到底怕什么?任志强究竟有罪没罪?

一名自称是中共国资委系统的退休财会人员告诉中央社,“任志强在华远集团当董事长时,就是个大炮型人物,不是今天才这样,为何到了现在才来定他的罪?而现在的罪,却又是他的陈年往事?”

这位在现场默默表达声援的先生表示,他曾经查过当年华远集团和任志强的帐,“帐是清楚的。况且,任志强当年是年收入人民币好几百万元的高收入人群。这种情况下,任志强还需要贪污吗?”

杀鸡儆猴,任志强可能被重判?

任志强的案子,当局在8日已经发出了公告,指称任志强案涉四宗罪,其中三项罪名是经济类犯罪,另一项罪名是职务类犯罪。

一位大陆维权律师匿名分析,任志强案一审就在中院开庭,显示“刑期起点比较高”。他还指出,任志强从被抓到开庭,前后只有6个月。与那些落马的贪官一查就是一二年相比,大炮的案子“进度太快了”,可能“就等着治他的罪了”。

另一位曾被中共罗织罪名入狱、现已出狱的维权律师认为,任志强和清华大学前法律教授许章润、前中共中央党校教授蔡霞一样,都属于体制内的反对派。虽然他们每次都是单独发言,但他们的“接力发言”引起背后响应的支持者非常大的共鸣,“所以,习近平可能要快刀斩乱麻”。

这位律师还表示,北京当局“很可能要尽快通过对任志强的处理,公开警告所有异议人士,尤其是体制内‘打着红旗反红旗’的反对派,‘管你是红几代、出身如何、有多大影响力,一样可以重判’”。

通过这两位匿名律师的分析,基本可以断定一点:北京领导人是通过处理任大炮,达到杀鸡儆猴的目的。

如果是这样,两位律师都认为,任志强可能要被判比较重的刑期。因为中共给他罗织的这四项罪名,按照中共的“弹簧”法律,他可能面临着10年以上、或者无期徒刑、甚至死缓。

“四罪”还是“一罪”?

其实,前面那位查过任志强帐的退休财会人员透露的消息,还有这两位匿名律师的分析,都说明了一个问题:任志强被处理,很可能并不是因为公告的“四宗罪”,而是另有原因。什么原因呢?

大家还记得,今年3月初,微信朋友圈中流传一篇文章《剥光衣服坚持当皇帝的小丑》,文章的署名是任志强。

大陆冤案受害者家属制作“官派律师名片”,曝光官派律师信息,呼吁他们停止跟随中共迫害人权,图为中国法院示意图。(Photo by Feng Li/Getty Images)
一位大陆维权律师匿名分析,任志强案一审就在中院开庭,显示“刑期起点比较高”。图为中国法院示意图。(Photo by Feng Li/Getty Images)

这篇文章虽然没有点名道姓,但看过的人都知道,明显是在炮轰习近平和中共当局专断独裁、压制舆论。

文中表示看不到北京当局的“伟大”,只看到“一位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尽管高举一块又一块的遮羞布试图掩盖自己根本就没穿衣服的现实,但丝毫也不掩饰自己要坚决当皇帝的野心,和谁不让我当皇帝,就让你灭亡的决心!”

有分析认为,如果还对党内存在反对习近平的声音有所怀疑的话,任志强就代表了这种声音。而且是公然站出来鄙视习,请习开路的声音。某种程度上说,这是中共体制内反体制、反独裁的声音。

法广引述分析指出,任志强代表了一种舆论,一种党内要习近平开路的舆论。这让习近平感到害怕。任志强在外界还把习近平会看得那么强大的时候,“敢不点名地指他不过是一介光着身子还要当皇帝的小丑”,把话说到这种地步,等于是“撕破了脸”。

有律师指出,任志强犯下的是典型的现代“大不敬”罪。在党国集团看来,这是“犯上”,这才是当局一定要处理他的最关键罪名。

习违父意,在内蒙古强推汉语教学

其实,任志强和习近平都是红二代,怎么说也应该网开一面。但是从当局对任志强的处理来看,习似乎没有因为同是红二代而手下留情。

人们或许不理解,为什么会这样呢?其实,虽然都是中共的红色家族,但任家与习家并没有多深的交情。更何况,交情可能也挡不住习下狠手。这里扯远一点。

有律师指出,任志强犯下的是典型的现代“大不敬”罪。在党国集团看来,这是“犯上”,这才是当局一定要处理他的最关键罪名。图为北京天安门广场。(大纪元资料室)

现在内蒙古正发生着民众反抗运动,中共强推汉语教学,引发了蒙古族同胞的强烈反感。但是大家知道吗?中共的“义务教育法”当中,明确规定“招收少数民族学生为主的学校,可以用少数民族通用的语言文字教学”。

这部法律的起草和制定者,正是习近平的父亲,当时在中共政治局分管民族和立法的习仲勋。而制定这部法律当时,在内蒙古执政的一把手,是中共的开国上将乌兰夫。

曾在习仲勋身边长达20年的张志功后来回忆,乌兰夫与习仲勋两人“感情至深”。乌兰夫1988年病逝,习仲勋曾亲笔撰文寄托哀思。文中称乌兰夫是自己“最亲密的老战友”,“深为敬佩的良师益友”。

张志功在回忆录介绍,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习家与乌兰夫家都住在圆恩寺胡同6号,仅一墙之隔。两家人经常互访走动,习仲勋以他惯有的幽默戏称乌兰夫为“王爷”。也就是说,习仲勋是把乌兰夫称为“蒙古王”。

这种称呼,只有关系亲密的人才会有,可见他们的关系非同一般。这里面有一段特殊的渊源。

习不给面子,共患难的蒙古王家族也不例外

大家可能从各种渠道都听说了,文革那个时候,习近平是到了延安梁家河插队。但是齐桥桥(习仲勋之女,习近平的姊姊)是被发配到了内蒙古,在巴彦淖尔盟的生产建设兵团。那里的条件非常恶劣,齐桥桥患上了关节炎、肺结核、风湿热等多种疾病。

因为得不到及时治疗,齐桥桥的身体状况很差。1975年,刚从监狱被放出来的乌兰夫的长女云曙碧恢复了工作,她把齐桥桥从巴彦淖尔盟转到了她所工作的哲里木盟。并把齐桥桥接到自己家里休息养病,后来又设法把她送回了北京治病。

内蒙古当局宣布当地蒙语授课学校改采汉语教学后,当地爆发大规模的“公民不服从”运动,数万学生和家长发起罢课及抗议集会。(视频截图)

要知道,齐桥桥那个时候还是“黑帮子女”,照顾齐桥桥是有极大政治风险的。也的确,云曙碧后来因为立场问题,受到了批判。这个事,促成了两家成了患难之交。

其实那种情况下,如果不是云曙碧,齐桥桥能不能活下来都有疑问。某种意义上说,乌兰夫的女儿可能是救了齐桥桥一命。

那个时候,乌兰夫和儿子布赫都被关在监狱里。布赫的三个子女青戈、布大林、布小林与祖母和大姑云曙碧生活在一起。齐桥桥被接过去之后,布大林、布小林都成了齐桥桥“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这个布小林,就是四年半前突然窜升、成为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副书记、自治区主席的布小林,可以说是“蒙古王”的传人。

其实当时58岁的布小林,在自治区党委的排名中排在第8位,既不是中央委员,也不是中央候补委员,可谓是超常规的晋升。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两家有着特殊关系。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曾经顾念两家交情的习近平,现在并不考虑“蒙古王”传人的感受,要在内蒙古强推汉语教学。

我们之前说过,没有了民族的语言和文字,这个民族也就不存在了。中国有56个民族,各有各的语言、文字、文化。但是从北京当局的决策来看,似乎要一个个地消除了。早前有新疆和西藏,现在又开始折腾内蒙古。

红二代的内部反思

说了这一大通,就是说习处理任志强,是可以预料到的。连有患难之交的“蒙古王”传人都不给面子,会给没有什么交情的任志强面子吗?不仅不给面子,处理的手段和方式更严厉。

毛泽东时代,如果有对当局批评的声音,那就要戴上一顶“反革命罪”的大帽子批倒批臭。习仲勋就曾被人戴上一个“反党分子”的牌子,被众人押着游街示众。

但是如今,对党内高层、异见人士的处理,不是把他们当成政治犯,而是通通安上刑事犯罪的罪名。

同样是红二代的前中共党校教授、68岁的蔡霞对此深有感触。她因为批评中共,说中共成了一具僵尸和黑帮集团,已经被开除了党籍、取消了退休待遇。

蔡霞表示,共产党现在千方百计去压制不同声音,下狠手清洗和打压党内人士,就是因为它陷入了一种“内外交困的状态”。

蔡霞说这番话,是经过了多年的反思。不过她说出了一个外人难以想像的问题,红二代内部的反思很深刻。

在美国之音的独家专访中,蔡霞讲述了一件亲身经历的事。几年前,她参加了一个中共红二代的饭局,席间的话题谈到了反思。

其中有人说,应该反思到1989年。认为是从天安门大屠杀后,中国就走歪了。不过有人质疑“1989够吗?应该从1978年后重新反思,改革开放这条路是不是真能解决毛时代的问题。”

但从1979年改革开放反思也不行,有人说“我们要反思到1966年”。1966年,这是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开始的年份。

但还是有人反驳,认为只要往前再推10年,“应该反思到1956年”。1956年,指的是中共召开的第八次党代会。

这个红二代认为,那时候中共的“八大”会场,没有毛像、没有党徽、没有红旗,强调党内民主,反对个人崇拜。

但如果这样说,那还应该往前推,其中一位红二代说“应该反思1949年”。也就是说,这位红二代反思中共在中国建立的这套体制对不对的问题。

不过另一位红二代还觉得反思不够,说“真正的反思必须从1920年开始”。应该好好反省一下,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和中华民族这百年来走过的路,期间有怎样的历史逻辑、历史联系。

也就是说,这些红二代们的反思,已经在考虑中共在中国出现后,究竟给中国带来了什么,以及中共该不该在中国存在的问题。

谈论这些问题,对红二代们来说,已经相当有深度了。换句话说,这些人已经在讨论“原罪”的问题了。

前中共中央党校教授蔡霞私下讲话,尖锐批评中共体制,批评中共领导人,录音广传。(视频截图)

红二代的“原罪”

“原罪”,本来是基督教里面的词,后来被人们指最初和原来的罪。

蔡霞表示,她意识到了自己有“原罪”。中国共产党成立以后,它把那么多的人民鼓动起来,一起跟着它武装夺取政权。它许诺给人民的是“人民当家做主”,但实际上中共夺取政权后“建立了一套等级特权制度”:你父母的等级多高,你享受的特权就有多少。

比如住房、家庭经济条件、接受的教育等等,都会比身边的小伙伴明显高出一大截,但那个时候理所当然地去享受了。

这里说明一点,毛泽东曾发送学生到农村去,搞上山下乡运动,绝大多数的学生青年都去了农村乡下。但是美国之音表示,因为家庭关系,蔡霞没有和大多数同学一样上山下乡。

蔡霞表示,人们没有感觉到,红二代其实与社会民众并不在一个平等的地位上,而是变成了一个特权贵族阶层。

对这些问题,蔡霞表示几年前就已经在反思了。不过她说这不是她一个人的反思,而是一群人的反思。

红二代:中共不合法

蔡霞说的“一群人”,指的是红二代中层这一批。也就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父母处在军、师两级的红二代。

不过她也指出,顶层的红二代,也就是所谓的“太子党”那一类中,反思也很深刻。比如前中共劳动部部长马文瑞之女马晓力,前中共总参谋长、中共公安部部长罗瑞卿的女儿罗点点等等。

蔡霞指出,其实从1971年“九一三事件”后,很多人就已经开始思考了。因为在北京有很多孩子的父母,都在“文革”当中受到冲击。特别在“九一三事件”林彪飞机爆炸后,更给了这群孩子巨大的思想震荡。

中共所谓的改革开放以后,人们越往前走,越看到毛时代出了问题。但是到了2013年后,一大批红二代“鲜明地感受到国家不是在进步,而是在倒退”。

这些人都是经过文革的,对现在的情况是有感受的。因此他们的反思就不局限在毛那个时候出了问题,为什么会出问题,而是在反思49年以后,在中国建立的这套体制和制度究竟对不对?是不是应该这样搞?

蔡霞说有相当一大批红二代认为,父母追求的目标是达到“主权在民,主权还民”,建立一个现代、民主、法治、自由的国家。政权不应该在红二代、老中共党员孩子的手里,这个完全不对。“如果讲初心的话,这完全不是初心,这是背叛!”“共产党的历史合法性早已不存在了”。

蔡霞:宪政民主要“非共、变革”

蔡霞表示,这些年,中国经济发展了,发展了高楼大厦、高速公路、现代科技等等。本来高科技是用来造福社会的,可现在变成了极权统治的监视器,精准地监控人民、监控社会,成了统治者的工具。

她认为,中国要走向现代民主政治,必须做到8个字:“去习、非共、变革、和平。”

去习就是打破目前僵局,“请习下去”。“非共”,就是打破中共70年的垄断地位。因为中共“垄断权力、垄断资源、垄断话语权、垄断思想”,所以要想立宪,“必须打破垄断地位”。

蔡霞说的“变革”,并不是“改革”。因为现在是极权体制,而不是威权。威权有可能走向民主政治,可以内部改良、上下结合地搞。但极权制度是不可能做到改变的,必须废弃掉。

做到前面三项,从而实现“和平”。她说“不希望中国的政治变革过程是血腥屠杀的”,她希望体制内外的精英和大众善于沟通、合作,同时恢复真相,共同推进中国往前走。

任志强案,可能引发内部造反?

罗列上面这些事实,不知道大家是否看到一点:任志强其实并不孤单,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的背后有道义和舆论,也有中共的官僚、财团和知识精英。这些都会对习形成巨大的压力。

其实回顾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习当局的政治压力一直很大。特别是最近一段时间,表现更加明显。

最近北京出版了习语录,中共官媒突出报导了一句习的话,“有人与我争夺人心”。争夺人心,意味着什么呢?没有民意支持,官位还会稳吗?这是不言自明的。

谁和习争夺人心呢?我们来看最近的几件事。

昨天(11日),习近平主持召开了科学家座谈会。但是从央视画面中可以看出,不少人只是象征性地拿着笔,面前放着一张空白纸。就是说,这些人只是装装样子,并没有真的记笔记。换句话说,这些人可能都是在欺骗习。

9月9日,中共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了国务院常务会议。第二天,中共政府网详细介绍了会议内容。其中李克强讲到,要在医护人员中开展“以能力为导向”的评价改革。

通常中共官媒的报导主线就是领导人的运行轨迹,除了吃喝拉撒不报导,其它基本上占据着头版的位置。但是对于中共二大王李克强的讲话,中共的三大媒体新华社、《人民日报》和央视都没有报导。

这种事,8月份也发生过一次。李克强去重庆考察,三大官媒也都视而不见。而在同一时间去安徽考察的习近平,三大媒体在头条大篇幅地报导。

还有一个事,9月3日中共纪念抗日战争活动上,一度人气很高的王岐山,在消失了3个月之后,突然出现了,跟在了中共七常委之后。

王岐山被人称为“救火队长”,也因为他主导的“打虎”运动,打掉很多贪官而人气很高。但是十九大之后,王岐山被卸去了中纪委书记的头衔,变成了有名无实的中共国家副主席。

被严重削权还不算,因为好朋友任志强的问题,王岐山似乎也被打压了。有消息说,王岐山对习近平没有什么制衡,已经靠边站了。不过现在王岐山又露面了。

这些迹象都在表明,中共内部的打斗非常激烈。而红二代、亿万富豪、中共权贵密友和公知四重身份集于一身的任志强被处理,很可能再次激化中共内部的矛盾。

以前我们曾有一个比喻,中共内部现在就像是火上的高压锅,一直在火上加热,里面的压力非常大了。

而现在,美国为首的国际联军,在政治、经济和军事等多方面又不断对中共进行打击。这种外来的压力,很可能会成为一剂催化剂,加速中共内部的变化。

不久的将来,我们会不会看到中共的内部造反呢?我们拭目以待。

以上就是今天的节目内容,如果您喜欢新闻看点,请别忘记点赞订阅,并分享给您的亲人和朋友。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大纪元《新闻看点》制作组

(转自大纪元)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 大陆免翻网址:https://x.co/v7777 或 https://x.co/v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