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推ETC的背后的猫腻

图为苏沪边界的ETC车道。(维基百科)

中共1月1日统一启用ETC之后,29个联网省份的487个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全部取消。
随后,大陆高速公路通行费上涨,成为2020年新年伊始最受关注的话题之一。有网民发现,大车小车的高速费都大幅上涨,货车出现20%甚至60%的涨幅,有一些地方的ETC通道不再显示费用。网民质疑中共强推ETC的真正目的是为了多收费和监控。
自去年3月,李克强公开提出,要“实现不停车快捷收费”之后,5月初,国务院就开始将其视为任务,“要求推广电子不停车快捷收费系统”;而最终出台的方案则更加明确的指出,要“在5月底前,完成中央与地方两级运营管理等系统升级,收费站、收费车道、电子不停车收费系统(ETC)门架系统硬件及软件标准化建设改造”。
既然只是“改造”,又为何要说“取消”呢?难道怕“改造”有违民意,“不停车快捷收费”难以推广?某网友的一句“看清楚,是取消收费站,不是取消收费”可谓是反映出了民众的心声。看来,“怎么收费”不是关键,“是否收费”才是中国人所关注的。早在多年前,一直上缴着高速费的中国老司机们就提出过如下问题:为什么美国的公路建设资金可以依赖税费体系实现运转、极少收通行费,而中国公路建设却要依靠地方政府过度举债?中国人的燃油税、车辆购置税、成品油税交的少了吗?
也就是说,中国人为了出行、运输,交的税并不少;但要用在修建公路上,却依然捉襟见肘。就连贷款修路,也还得靠后续征收的高速公路费来偿还。更奇葩的是,这笔贷款总也还不上不说,债务规模还越来越大。有数据显示,“2017年收费公路通行费收入就高达5130.2亿元”,但“每收入100元通行费,就得有145元用于还本付息、偿还债务”。纳税人再次上缴的公路费不仅“完全不够花,甚至不能还清债务”。
一个国家投入巨资修建公路,难道不是为了让便捷的交通带来巨大的经济收益吗?如今政府连修路的钱都还不上,经济情况可想而知!从高速公路庞大的收支差额其实是因“腐败现象频出”所致就不难看出,各地的主政官员们并不是为了当地的民生经济而修路。搞基建不过是幌子,其真实目的在于从国家财政(包括银行贷款)中吸金、揩油。
只要收费站的“快捷收费”系统一升级,硬件及软件一改造,相关负责人的小金库就有进项了。这还只是依附体制而存的蚂蝗、蛀虫之类的营收情况。那么体制本身呢?要知道,高速公路采取人工收费时,所得收益都进了地方政府的小金库。就在今年年初,财政部官员以及总理李克强先后喊话,要政府勒紧裤腰带、过紧日子。中央喊话肯定得冲着地方,否则喊话就没有意义。而中央说这话的潜台词,其实就是“再苦不能苦中央”、“要苦只能苦地方”。
为了将公路费的征收权划归中央,国务院出台的方案已明确提到,要“完成中央与地方两级运营管理等系统升级”。同时明确指出,对此负责的,除了交通运输部、省级人民政府之外,还有中央的财政部、发改委和人民银行。也就是说,新打造的“电子不停车收费系统(ETC)”的终端,是由中央,而非地方掌控的。自“今年年底前,各省(区、市)高速公路入口车辆使用ETC比例达到90%以上”之后,中国高速公路的财权将从此被中央收回。
只是,对于不得不上高速的中国人来说,被收费的日子不仅“看不到尽头”,还要再为ETC这种高科技支付方式买单。随之而来的,或许就是高速费的上涨。此外,说到高科技,如今让中国人最担忧恐惧、却防不胜防的,不正是它的“数据泄露”以及“监控”功能吗?
有网民表示:“以九五折来吸引车主们上ETC,然后大幅提高收费标准。同时汽车上装了ETC设备后将更好地被监控,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效果。”
还有网民说,“2020年从高速费涨价开始。​”“2020听说,从高速费调整到一切刚刚开始……交通部拈指尖,就能制造一场2020中国经济灾难。 ​”
有分析表示,高速公路通行费涨价与老百姓的生活息息相关,接下来就是物流货运成本上涨,而物流成本提高会引发物价全面上涨,所有的涨价都将分摊在商品中,包括粮食、蔬菜,以及生活日用品。

官方惯用“系统出问题”  民众:民心丧失

一位货车司机1月4日从(湖北)胡集镇上高速,(湖南湘西)吉首收费站下高速,全程550公里,收费3870元。事后有大陆媒体称是系统出现问题。
近日关于ETC实行之后出现的乱象,比如堵车等,官方也多用“系统出问题”的说法来解释,但民众不买单,表示“别有问题就找系统,系统冤不冤啊。”,“民间对涨价反应剧烈,领导赶紧出来说是系统错误,这种把戏其实挺常见的。接下来就会有各种涨价,为什么,还债高峰期到了。”

上述评论所提到的中共债务问题,彭博数据近日显示,2020年中共地方政府有2万亿债券到期,是历年来最高的年份,有网民估算,这笔金额是再建14个香港国际机场的费用。
有网民感慨:“突然好像明白了为什么强推etc……方便涨价啊。我见到了,民心一点点丧失的过程。怪不得老百姓不相信那些好事,因为他们经历的这些好事结果都是其它的……周围的朋友全部都是这个反馈。”
一位河北的物流卡车司机表示,他从四川自贡上高速,在河北衡水冀州西下了高速,全程1650公里,计费器显示7002元高速费,相当于每公里4.2元,当时这位司机愣住了,随后经过“讲价”实际支付4201元。

除了上述货车司机,私家小车车主近日也表示高速费用普遍上涨。有网民说,“五座小车都涨价了,原来15元现在17元,同样路段高速费比油费还高。”
“我昨天开五座私家车从思南到贵阳原收费180元,昨天收费205元,两收费站相距约250公里,每一公里收费超0.8元了,不知是怎么回事,不是说高速要降吗?”
还有网民表示:“这两天上高速ETC就不显示费用,你稀里糊涂就被扣款了。”



 
(转自大纪元)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 大陆免翻网址:https://x.co/v7777 或 https://x.co/v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