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出逃、密件外泄及香港选举 中共四面楚歌

无论是出逃澳洲的前中共特工,还是国际调查解密的新疆机密文档,或香港区议会选举亲共派惨败,周末的三重打击再次点燃了人们对中国(中共)领导层内斗的猜测。(Quinn Rooney/Getty Images)

对中共来说,周一(11月25日)是焦头烂额的一天,无论是出逃澳洲的前中共特工,还是国际调查解密的新疆机密文档,或香港区议会选举亲共的建制派惨败,北京正忙于四处灭火。
《华盛顿邮报》刊文说,周末的三重打击再次点燃了人们对中国(中共)领导层内斗的猜测,加上它还在跟美国的贸易战中,且貌似贸易战不能很快获得解决。
本周末,出逃澳洲的前中共特工投下重磅炸弹,揭露中共试图影响台湾选举以及渗透香港并绑架不同政见者回大陆。
随后媒体报导的又一批解密文件再次证实中国共产党在说谎,新疆的大规模拘留营不是中共声称的穆斯林教育学校或培训中心,而是转化洗脑、无自由出入可能的“黑监狱”。
同时,最震惊中国国内的新闻是,香港的民意投票结果显示,支持民主的候选人在香港赢得了惊人的胜利,而亲中共的建制派代表惨败,整个乾坤大逆转。

新疆教育营机密文件曝光

总部位于华盛顿的独立非盈利机构“国际调查记者同盟”周日晚刊出新疆教育营的多份中共机密文档,有14个国家、17个媒体机构以及超过75位记者参与这次调查。
解密文档中含教育营管理的秘密指示,详细规定设施内部运作。一份9页的《意见》由主管司法的中共新疆党委政法委于2017年11月下发。内容包括,绝对不允许发生逃跑事件,所有被教育认识信息录入公安的“一体化平台”。甚至拿外国国籍、原新疆籍的境外人员,只要被认为可疑、那么一入境就被盯着;且凡注销中国国籍者被驱逐出境、未注销者,就送教育集中营。
送入后,当事人至少待满一年才有机会、且通过思想改造审核后才能离开教育营。
最近中共在新疆教育营的泄密事件接连发生,首先是上周《纽约时报》的报导,然后是国际调查记者协会的最新泄密,外界认为,这显示至少有一位中共高官不满,不管其目的是什么、但这种不满以至于使其愿意冒极大风险而将文件交给外国记者。
这些文件一起显示了中国共产党竭力使中国西部的维吾尔族穆斯林少数民族汉化,还有最高命令来自中共最高层。
越南富布赖特大学美国教授克里斯托弗·鲍丁(Christopher Balding)说:“根据我们的了解,中国(中共)政府内部在应当如何回应以及如何管制上存在某种程度的内斗。”

前中共特工出逃澳洲 掀开海外情报机密

出逃澳洲的前中共特工也暗示了中共内部系统的分裂,并掀起更复杂的海外情报系统内幕。
“王立强”告诉澳大利亚当局,他在香港的工作是中共军事情报间谍,并且还被要求干预台湾的2020年选举,推翻现任总统蔡英文连任。澳大利亚的情报部门表示,正在认真对待王的庇护申请。
中共当局的应对是,当局立即试图抹黑王立强,并称他是逃犯、伪造证件,被判犯有欺诈罪,他所说的全是谎言。
但随后澳洲媒体等证实,王立强是当事人故意起的化名。这让中共当局再次陷入尴尬。

香港区议会选举 对中共治港的不信任公投

跟上述两个问题相比,香港的区议会选举结果更是来得突然、让北京措手不及,亲民主的候选人获得总数452个席位中的388个,而亲北京的候选人仅得59个席位。
这次选举结果被视为香港民意的集中体现,投票率超过7成,史上最高,也是对中共的香港“一国两制”政策的公投。
从周一中共政府的表态来看,仍继续支持四面楚歌的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显然再一次跟香港民意相反。
体制内学者、南开大学台港澳法律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李小兵说:“香港选举是显示香港社会尤其是政治进程的温度计。”
李小兵的观点频频出现在中共民族小报《环球时报》上。他甚至指出,香港政府在选举投票前就应该采取具体措施打击“反对派”,不让“反对派”借此机会在整个香港政府中占据优势。
《华邮》指出,从北京的角度来看,最近发生的事件或许是不幸的巧合,它们无疑都将被当局进一步描绘为西方势力试图阻挠中国和平崛起、在中国国内传播。中共官媒报导一直在营造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和其它西方情报部门“黑手”煽动香港动荡的舆论。
《环球时报》的社论中称,过去一周西方一直在帮助香港反对派参加区议会选举。自从香港的反送中运动以来,《环球时报》一直充当打压香港民意、歪曲报导香港抗议活动的先锋。
需要指出的是,港独的说法早在反送中运动之前就有、并非香港主流民意,但将所有追求民主自由的香港人都封为“港独”、将西方国家描绘为“黑手”,则是中共利用大陆人长期培养的“大一统”思维去奴化国人、打击特定人群的惯用做法。
像《时对》前中共特工出逃澳洲、以及英国驻香港领事馆一名前雇员对中共当局的酷刑指控,以及美国国会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等的指控,也都是如出一撤。
但随着香港选举结果出炉,以及新疆泄密事件揭示的教育营真相,即便中共不断封锁国内信息,真相已显露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