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田:联合国气候峰会和国际共产主义之路

联合国气候峰会,很令人遗憾。图为2022年11月20日在埃及的沿海城市沙姆沙伊赫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峰会(COP27)的会场。 (JOSEPH EID/AFP via Getty Images)

第27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全称《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方会议第二十七届会议)2022年11月6日至18日在埃及的沿海城市沙姆沙伊赫举行。据大会的公报表示,全球面临着“日益严重的能源危机、创纪录的温室气体浓度以及日益频繁的极端天气事件”,在这样的背景下,联合国致力于将各国重新团结起来,落实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巴黎协定》,“为人类和地球创造更美好的未来。”

参加会议的,有各国的国家元首、部长和谈判代表,以及气候活动家、民间团体代表,和一些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们。第27届气候大会是在第26届会议的成果之后,就一系列问题采取行动,以应对“气候紧急情况”,包括“紧急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建设复原力、适应气候变化不可避免的影响、兑现为发展中国家的气候行动提供资金的承诺等”。大会同意设立“损失和损害基金”,无疑是最为关键的结果,因为这是真刀真枪的涉及到钱了。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认为,大会同意设立“损失和损害基金”是“向正义迈出了重要一步。”真的是这样吗?这个资金的筹集和花费,真是本着公平和正义的原则了吗?还是催生了一个世界级的政府、世界级的税收机构、和世界级的管理体系、来重新分配财富,让穷国和富国的上层人物受益、而让穷国的底层百姓与之无缘、让富国的中下层百姓承受不必要的负担,这岂不是类似于全球化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吗?

联合国气候大会的各国代表挑灯夜战,终于在周日凌晨就这个谈判中最棘手的问题达成协议,设立一个基金机制,“以补偿因气候引起的灾害造成的损失和损害。”

气候变迁及其成因的问题,在学术界和科学界仍然对此有争议的情况下,不顾反对派科学家的强烈呼声,联合国的官僚们就匆忙的做出定论,并依据这样一个没有坚实基础的政治论断、而不是科学论断,就匆忙上阵,强行推出了这样一个征税、花钱、滋养官僚主义和跨国浪费的基金协议。他们说基金要“补偿那些最容易受到气候灾害影响、但对造成气候变化问题的责任最小的国家。”并且,古特雷斯对此还表示不够,这只是一个“亟需的政治信号”,“以重建被破坏的信任。”他强调说,联合国系统将支持每一步的努力。

本届气候大会主席、埃及外交部长舒凯里(Sameh Shoukry)告诉各国代表,这个方案将“使我们能够向着一个气候中和、并且以具有气候复原力的方式进行发展的未来转型。”也就是说,他们真的相信人工可以改变气候,改变地球大气的运行,改变地球气候的长期运作模式,并主导未来地球气候的转变和走向!来自中国大陆、共产主义国家的人们,对这样的口号耳熟能详,因为当年中共领导人也喊出了“战天斗地”、“与天奋斗、其乐无穷”、“我们一定要战胜大自然”等等类似的口号。

气候大会的这个“损失和损害基金机制”,到目前为止,还是左派激进主义者们的纸上谈兵,因为这一机制将如何获得资金,仍在讨论之中;2025年以后的融资目标和所谓的缓解工作计划,以实现他们的“1.5℃升温上限”的目标,还在纸上筹划。但是,对这些环境激进主义者们来说,逐步淘汰化石燃料,仍然是他们的最终目标。

美国的左派激进主义者和社会主义者们在推行激进的社会战略、社会变革、为他们执掌权力铺路之前,都往往是由城市的破坏、街头的暴徒、变形乱性的街头闹剧、和对法律与秩序的冲击为先导的。这当然是与共产主义者们的基因——用暴力手段打破现有社会制度,一脉相承的。国际社会主义者和气候激进主义者们在联合国和其它国际论坛推进他们的激进议程的时候,人们明显的看到,他们用的是同样的路数。

就在联合国气候会议之前和之中,欧洲各地的环境主义者、激进人士、和共产主义小战士们,把油漆泼到欧洲美丽的城市建筑上,立时营造出荒凉破败、世界末日的景象;她们裸露自己的身体、模仿动物的嘶吼尖叫和下流的姿势,来表达一种人类退化、倒退的图景,毫不珍惜神佛创造人和人体时赋予人类的美好;他们把欧洲最著名的博物馆和艺术馆内的名画泼墨损毁,丝毫不知对艺术、对他人的权力、对公共事务的尊重。从中国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到美国的取消运动,到欧洲的艺术毁灭,共产主义的战士们一次次的展现了他们不加掩饰的动机。

古特雷斯提醒各国有关气候行动的优先事项,包括减少全球温室气体排放,试图将人类“从气候悬崖的边缘拉回来。”他的联合国机构一面感叹大幅减少排放,是本届气候大会没有解决的问题。但对进行之中的俄乌战争、并且由于战争导致的欧洲各国如德国重新启动核电站、燃煤电站、开采煤矿,大幅度增加碳排放,却不置一词。联合国和安理会在真正影响世界事务的问题上,在人类已经面对核大战的威胁面前,既无能为力,也无所作为,古特雷斯和联合国秘书处却在专注于1.5℃的全球平均温度的上升!人们不禁要问,这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舍本逐末,还是根本就是彻底的无视、无效、和无能?

古特雷斯强调,要履行长久未能兑现的承诺,每年为发展中国家提供1000亿美元的气候融资。2021年,联合国的总收入是659亿美元,每年再花上1000亿美元,是什么意思呢?美国每年对联合国付出的款项,占全部预算的27.89%,也就是说,美国人民必须每年负担了联合国总体支出659亿美元的美国份额的基础上,每年还要增加近300亿美元。当自然灾害、天灾、或者所谓的“气候引起的灾害造成的损失”发生时,美国也承担了全世界的许多份额,从佛罗里达的飓风,到堪萨斯的地震,到加利福尼亚的干旱、山火,美国民众自己的损失还不能从保险公司或者FEMA(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获得全部的补偿,美国的中产阶级为什么要去为非洲和亚洲的灾害去买单?

气候峰会达成的所谓的“历史协议”,无非是富国要为穷国买单。这对亚非一些贫穷国家来说,似乎是一个巨大的胜利。但这些国家可能发生洪水、干旱、热浪、饥荒和风暴,美国和欧洲、日本也同样会发生洪水、干旱、和风暴。美国和发达国家的中产阶级和低收入阶层,他们的生活并不比发展中国家的中上层社会要好或好许多,他们为什么需要去接受“自然灾害都可以归结为气候变化”的仓促结论,并为别人的不幸买单?风暴和洪水的破坏,有自然的因素,也有人为的因素,还有当地政府的不作为,为什么一窝蜂的全部推给发达国家的人民?中共在雅鲁藏布江上游大力兴建水电站,导致下游的湄公河国家出现水荒、干旱、气候异常,让越南、柬埔寨、泰国民众遭殃,这与美国民众有什么关系?

根据协议,目前中共等主要新兴经济体还不需要出资补偿穷国,但中国可能不需要偷着乐太久,因为中国也付款的选项仍在讨论之列,并将在未来几年进行谈判。欧盟和美国都认为,中共和其它污染大国也要承担责任。虽然中国仍然有6亿人月收入低于两千元人民币,9亿人月收入低于三千元人民币,但欧美已经不把中国当作发展中国家了。

所谓的气候问题,本身就是偏颇、谬误、存在巨大争议的。在魔鬼统治我们的世界的时代,极左翼的政府和势力,显然是在误导民众,使得人们判断错误。所谓的节能减排,政治目的和利益驱动都非常的明显。人类当然应该节能,但应该是提高能源的利用和使用效率,而非少用或不用。世界人口还在增加,现在已经超过80亿,增加的人口和生活品质的提高,必须使用能源,不可能降低能源消耗。人类社会的减排,应该是减少污染物的排放,这是环保的概念,而扯到碳排放或气候问题,显然是坏人在模糊概念、误导民众。尤其是,当因此而来的国际强制,以增加税收、加大国际官僚主义、膨胀世界政府、或者杀富济贫、中饱穷国官僚阶层的腐败私囊,就未免走上歧路,让联合国气候峰会引领人类世界滑向国际共产主义之路了。

(谢田博士是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的市场学教授暨约翰奥林棕榈讲席教授)

(转自大纪元)原文网址為:https://www.epochtimes.com/gb/22/12/8/n13880697.htm
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