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公主岭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

(轉自明慧网)在中共对法轮功长达二十多年的迫害中,监狱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与公、检、法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表现得更加集中、封闭、长期、系统,手法多样且后果严重。其残暴与邪恶,远远超出人们的想象。本文所披露的是吉林公主岭监狱男法轮功学员遭受残酷迫害的真相。

狱警叫在他面前蹲着

一进监狱,警察就让法轮功学员面壁在墙边站着。不多时,就被狱警叫过去了。在狱警面前,让法轮功学员蹲着,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学多少年了?怎么被抓的?”让写“五书”。有的警察不由分说上去就打法轮功学员。再就是用电棍电。贬低法轮功学员的人格,低人一等,叫法轮功学员没有尊严。

饿不死的“饿刑”

法轮功学员刚一进监狱,就不让吃米饭,只让喝玉米面糊,逼迫法轮功学员写“五书”。有的时候还往玉米面糊里放盐,却一天也不给足够的水喝。

监狱检查身体,大夫问法轮功学员马长青:“你胃里怎么一点食物都没有?”马长青说:“他们不给我饭吃,就给一点用玉米面做的稀汤,很稀的汤喝,加咸盐。每顿一小饭勺,其中有三顿没吃着,因加的盐太多,太咸了,不能喝。”

在严管队,马长青被非法关押了四个多月,两个多月全是吃的这种东西,他瘦得皮包骨头,体重只有八十斤,而原来他的体重一百二十斤。狱警利用这种饿不死的“饿刑”,折磨法轮功学员,消磨他们的意志。

电刑

“他们不给我饭吃。”就因为马长青说了这句真话,九监区二区队姓李的大队长把马长青拉到一个小屋里。三个人把马长青摁在地上,三个人用电棍最大的电流电了马长青两个多小时。每十分钟他们换三根电棍,一共用了三十多根电棍,来回换着电,电的马长青满身都是大紫泡,那种痛苦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酷刑演示:多根电棍电击

马长青极度口渴,但又不能喝水,二十四小时没喝水。他喝水了,满身就起水泡,水泡一破,可能就会化脓感染。

一天,一个犯人抢马长青的鞋,警察们不管犯人,却迫害马长青。姚姓教导员、李姓大队长、小李干事三人把马长青拽到一个没有监控的小屋里,把马长青摁在地上,用电棍电他。

坐板、被锁铁床上

八监区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有好几个,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狱警指使普通犯人看着,要身体坐直,看着是不是坐歪了、坐不直了。有个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管事的人说他坐得不好,法轮功学员与之讲理,被告到狱警那里。这个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被狱警叫去连电带打,脸都肿起来了。之后被严管,被锁在铁床上面不能动,不是被锁七天就是锁半个月。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在对法轮功长达二十多年的迫害中,中国各大监狱对法轮功学员从肉体到精神的残酷的迫害,目的是要彻底摧毁法轮功学员的正信。监狱强迫法轮功学员看诋毁法轮功的影视资料和书籍,强迫要求法轮功学员写所谓的“思想汇报”等等。

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片

九监区二区队就是专门“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学习班。到了这里,监舍长就告诉这里的规定,法轮功学员不能说法轮功的事,要是被听到,就会被告到狱警那去,就被分到别的屋里去。

在这里每天上午看污蔑法轮功的片,下午看所谓的传统文化,这些片子专门在大课堂里放。

不惜一切代价强制“转化”

有一个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在严管队里被迫害很长时间。有一段时间,白天也让他戴着眼罩由两个人扶着去厕所。有个叫王井龙的监狱长,就是管整个监狱教育的,听说这个法轮功学员很长时间了不“转化”,就把二监区的闫队教训了一顿,之后说:对这个不“转化”的要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他“转化”!

思想汇报

在吉林公主岭监狱,一个月要写一次思想汇报,后来又变成了一个星期写一次。由“帮教”人员过目,写的不好还要重写。有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被王科长分到车间奴役,做奴工。之前也有好几个被说改变不好的法轮功学员被下到车间奴役。

自二零二零年下半年,又分成大班和小班。帮教说谁的思想改变得不好,就报告狱警,就让这个法轮功学员到小班里去学习。小班晚间六点半还要去学习到新闻联播结束。

到了二零二一年,就更加邪恶。在八监队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被殴打或电棍电击。有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被严管了三个月,到后来连走路都得别人扶着。有的思想汇报写的不好,被严管二个月迫害。

监狱还要逼迫法轮功学员看污蔑法轮功的片子,逼迫法轮功学员诋毁自己心中最神圣的东西。

王任坚是专门管法轮功学员“转化”的教育科长,在给法轮功学员讲课时就明确讲,以后思想汇报写不好的,就直接严管,不让下车间,用严管迫害法轮功学员。

现在九监区二区队狱警叫赵旭,卖命地迫害法轮功学员(电话:18543477930)。

在公主岭监狱有个叫杨玉财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得出现肠癌的症状,在监狱里被迫害致死。

拳打脚踢

法轮功学员马长青被关到监区后的两年中,每半个月就拉肚子。晚上睡觉躺不下,躺下就上不来气。一吃大头菜汤,就拉肚。有一次,马长青正要上厕所,队长郝凯(二十多岁)和沈姓教导员(三十多岁)叫马长青,马长青慢了点,队长郝凯就拽着马长青去警察办公室,马长青说,我要上厕所!他不让,结果马长青将大便拉到走廊里了。郝凯和沈姓教导员拳打脚踢,把马长青都打懵了。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打嘴巴

有一次,马长青前胸连着后背疼痛,医生曾说是心绞痛。马长青跟姓郝的队长说:“我要上医院检查。”郝队长说马长青折腾他了,打了马长青二十多个嘴巴,大冷天,不让马长青戴帽子。还有一次,也同样是看病,姓郝的队长又打了马长青嘴巴。狱警还给马长青验了两次血,每次抽一大管血。

有一个邪悟的叫周俊柱,帮着“转化”法轮功学员,还污蔑大法。马长青劝他不要再做这事了,不能污蔑大法。结果周俊柱把马长青告到队长那。因此,马长青被毒打。邪悟的周俊柱一次还推马长青,使他摔了屁股蹲儿,致使腰部剧痛,不能动,上厕所都困难。

在监狱两年的迫害,马长青被电棍电以及毒打、挨饿、打嘴巴等摧残折磨,耳朵聋了,眼睛视物不清,不能看电视。

中共恶党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通过政法委、“六一零”指挥各级公、检、法、司机构密切配合,形成一条犯罪链。从公安机关的绑架立案开始,经检察院的非法起诉、法院的非法判决,到司法厅(局)直属监狱管理局下的监狱,非法实施刑罚一条龙式的步骤完成的。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受了监狱的严重迫害。

明慧网上原链接: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2/6/吉林公主岭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434362.html

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 海外网址:https://celestiallight.org

大陆免翻网址:https://x.co/v7777https://x.co/v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