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人揭广东省女子监狱药物摧残法轮功学员

中共施用药物残害善良法轮功学员
海外法轮功学员连续22年反迫害,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图片来源:网络截图)

余梅女士,54岁,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得到极大的改善,“真 善 忍”原则做事,与人为善。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她屡次受迫害,在中共监狱、洗脑班里共计度过了至少十年。她在广东女子监狱被迫害得头发全都白了,前门牙齿被打掉了三颗,遭受药物迫害,出现头部脑神经疼、发冷、发热、全身发痒、恶心、烦躁不安,感觉象颗炸弹要把脑袋炸开……

以下是余梅自述在广东省女子监狱法轮功学员如何遭受药物迫害

我被恶人构陷,二零一八年被劫持到广东女子监狱里,我承受着百般凌辱中最恶毒的一种——药物迫害,并亲眼看见法轮功学员被药物迫害。那里的犯人如果病了或者病很重,须要报告,各种申请都得不到几粒救命的药丸。而法轮功学员如果有一个哈欠或咳了一声,狱卒命令马上上来四、五个包夹,把我们拖出去让狱医所谓量血压等,有意地捉弄……好端端的一个人被捉弄完了,就拿来大把不明药物,上来三、四个包夹压脚压手压头地全上阵,给你强行使用不明药物。

有几次因我不小心咳了一小声,狱警听到就说“你感冒了”,命令三、四个包夹一拥而上,拿来大把不明药物,拚命地给我灌,把我呛得窒息。药物被灌入肚子后,片刻就会感到全身难受、恶心、呕吐、头昏眼花。给我灌完药后,又说:你不听话好好吃药,把衣服身体都弄脏了,来,给你洗个澡。在零下十几度的天气里,她们穿着棉大衣都打冷战的情况下,就把我拖到水龙头那儿,从头到脚淋冷水,把我整得奄奄一息,或她们都累了才消停。

在那个魔窟里,法轮功学员在修炼前身体有过什么病或家庭情况如何、甚至你家庭成员与谁关系好坏、干什么工作的等等,警察们都了如指掌。因为很多法轮功学员都受到过当地恶人多次的迫害,所以他们上下勾结、合伙、互通有无,用来针对每个法轮功学员的具体情况来实行迫害。

监狱里,我看到很多老年法轮功学员,因长时间迫害,吃不饱或不给吃、不让睡、灌输歪理邪说,或强迫“转化”,造成心情压抑,神情呆滞,面黄肌瘦或面眼浮肿。她们无奈地排着长长的队,被强迫着吃不明药物,每天都这样。我看在眼里、疼在心中。

我身边的法轮功学员陈海霞,修炼前她因宫外孕没钱医治,面黄肌瘦,险些丧命。幸遇大法,她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修炼,心性得到提高,处处为别人着想,身体很快得以净化。修炼24年来,没吃过一粒药丸,她红光满面,无病一身轻,她对大法感恩不尽。家人、亲朋好友和四邻村民,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善良的她受益了,就想把在大法中的受益分享给人们,好让在病痛中受难的人们也受益于大法。陈海霞因此多次受到邪党人员的迫害,在看守所、“洗脑班”、劳教所、监狱进进出出,受尽人间地狱般的凌辱。但不管她身在何处,她都守住善良,不配合恶人做坏事。

她现在就在广东省女子监狱遭受不明药物的惨烈残害,好端端的她,被每天、每次灌一大把不明药物。在药物的残害下,她血压上升到两百多的高压,甚至反出二十多年前的病症来,下身出血不止。她面黄肌瘦,骨瘦如柴。在这种情况下还不给饭吃、不让休息地摧残,她整个人都变了样,家人非常担心她的处境。

我在将要结束冤狱的最后一个月里,感觉自己身体突变异常,从没有过的状态,并带有阵发性头痛,椎骨至头部神经紧绷,有时头脑模糊,记忆力明显减退,心慌意乱,不由自主。

直至回家的第一个月,发作时间急速增加,而且越演越烈,头部、脑神经疼的要命,发冷、发热,全身发痒,恶心、烦躁不安,感觉生命到了尽头,夜里疼得无法入睡,幻觉中,在我身上那几年经历过的刑罚、酷刑都一一浮现在我眼前,分分秒秒承受,象颗炸弹象要把我的脑袋炸开,要把我炸的粉身碎骨。

有二、三次我发现排出的大便很不正常,我套上胶手套在大便里捏出很多灰色粘滞的怪物。我回想自己这段时间除了三餐吃饭,没有吃过其它杂食,怎么会这样了?这一切使我联想到,有的法轮功学员在监狱魔窟里回家三、四个月就不明不白地死去或精神失常,极大可能是出狱前被恶人实施药物迫害所致。

据我所知,前几年,广东省佛山市、湛江市、廉江市就有五位法轮功学员从监狱回家几个月就三死二疯。疯的那位我就亲眼看到,坐那都叫喊着“有毒”,发作时烦躁不安,拔头发、不停地抓身体,痛苦不堪。

(转自希望之声)原文网址為: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539621
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