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嘉兴市张盛荣和儿子陶渊的遭遇

浙江嘉兴市法轮功学员张盛荣与儿子陶渊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后,母子二人都身心受益,每年都要住两次医院的张盛荣身体健康了。儿子陶渊不仅身体恢复了健康,而且心灵得到了净化,他自己说:“感觉找到了生命的真正意义。”

张盛荣,女,嘉兴市测绘队退休干部,修炼前患有肠胃病、泌尿系统、妇科、神经衰弱等疾病。当时,每年都要住两次医院,因为病的原因提前退休。一九九六年六月修炼法轮功后,张盛荣的身体很快好了起来为国家节约了不少医药费,为家人减轻了不少负担。

张盛荣的儿子陶渊,曾是北京师范大学明史研究生,因患结核性胸膜炎,未能完成毕业论文,于一九九二年肄业。之后,陶渊应同学之邀在昆明工作,期间又患上了“心动过速”等疾病。由于多种疾病的折磨,致使陶渊苦不堪言,开始嗜烟、嗜酒,性格也变得喜怒无常。一九九六年五月陶渊修炼法轮功后,不仅很快恢复了健康的身体,改掉了嗜烟、嗜酒的不良习惯,而且心灵也如同被洗涤过一样,平和、愉快。他说:“感觉找到了生命的真正意义。”一九九七年,陶渊迁到成都,任两个公司的经理。他工作认真、兢兢业业,深受领导的赏识,同事关系也很好。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迫害法轮大法后,母子二人因坚持自己的信仰,多年来被迫害、骚扰,陶渊多次被判刑、非法关押,被迫害的出现生命危险。以下是他们二人多年来的一些经历。

一、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零年期间被反复关押、送洗脑班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恶党开始迫害法轮大法,张盛荣到四川省委证实大法,被警察强行拖上车,绑架到奥林匹克广场。同日,陶渊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前往四川省政府依法上访,被非法关押于省体育馆一天,在烈日下暴晒。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六日,陶渊与12名法轮功学员在张盛荣家中集体学法轮功著作,武侯区公安分局曹副局长、机投镇派出所张正才、魏久利,罗义、尹在华等警察,非法闯入张盛荣家中进行非法抄家,非法抢走大法师父法像、若干法轮功书籍、法轮功师父的讲法录音带、炼功录音带、爱华双卡录音机等私人物品。

十月二十七日,机投镇派出所非法将陶渊置留在派出所两天后,被非法拘留了15天。

十一月十二日,张盛荣和儿子陶渊向机投镇派出所副所长王政要被抢的法轮功书。王政不给,还问:“家里还有吗?已经把录音机砸了、烧了、卖了。”当时曾永明所长在场。

机投镇派出所非法办的“法制学习洗脑班”,前期都是王政负责。因为成都市机投镇派出所警察认为张盛荣和儿子陶渊、刘贞海可能赴京上访,去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所以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起,把他们劫持到“法制学习洗脑班”。遇到警察的休假日和法定节假日,就把他们送到成都九如村拘留所。非法拘留期满后,又把他们送回“法制学习洗脑班”。

后期晋阳派出所成立后,法制洗脑学习班由该派出所举办。张盛荣和儿子陶渊反复不断的被非法关押,多达数次。“法制学习洗脑班”开始办在派出所内,后来机投镇派出所警察干脆把法轮功学员们送到附近一个废弃的供电站内,由警察轮流看守。

警察对法轮功学员的打骂几乎每天从不间断,不许法轮功学员双脚交叉而坐,说是盘腿。更恶劣的是,警察把男、女全部混关在一个房间里,锁上厕所,只能在自己脸盆内大小便。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机投镇派出所警察将张盛荣、陶渊和其他法轮功学员绑架到半边街村公所“法制学习洗脑班”,非法关押4天,要强制“转化”。

十二月二十八日,机投镇派出所警察以所谓“妨碍管理秩序”的莫须有罪名,把张盛荣、陶渊、刘贞海非法拘留15天,从拘留所出来又被非法关在“法制学习洗脑班”。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八日,机投镇派出所警察再次以莫须有的罪名,把张盛荣、陶渊、刘贞海非法拘留15天。从拘留所出来又被非法关在“法制学习洗脑班”。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零零一年三月,张盛荣、陶渊母子被机投镇派出所警察、晋阳派出所警察在成都市九茹村拘留所、机头镇、晋阳派出所举办的“法制洗脑学习班”之间来回非法关押7次,时间长达半年之久。

二零零零年四月十六日,张盛荣、陶渊和法轮功学员刘贞海因修炼法轮功而长期被非法关押在机投镇的“法制学习洗脑班”,故他们一起到北京依法上访反映情况。

从二零零零年四月十六日到十九日,机投镇镇政府、派出所等出动五路人马共计60多人,花了十多万元,在北京信访办门口截住他们三人,将他们铐上手铐带走。姓刘的机投镇副镇长邪恶的对张盛荣说:“不看你年纪大,就把你丢到河里。”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六日,机投镇派出所警察以莫须有的罪名,把张盛荣、刘贞海、陶渊非法拘留15天。

二零零零年五月二十五日,机投镇派出所警察再次把张盛荣、刘贞海、陶渊非法拘留15天。从拘留所出来后,又被非法关在“法制学习洗脑班”。在“法制学习洗脑班”被限制人身自由,不准集体学法、炼功,不准回家。

二、陶渊被两次非法劳教,遭受酷刑折磨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九日~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八日,陶渊在西藏拉萨因讲法轮功真相,被当地派出所警察送往西藏拉萨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期间,遭受酷刑折磨。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晋阳街办前书记李伯华、晋阳派出所曾凤鸣警察等一行6人,闯入张盛荣家,进行非法抄家,抢走法轮功书籍、照片、炼功录音带等。

二零零四年八月二十五日,陶渊寄法轮功真相资料给成都市晋阳办事处和红运花园街道办。晋阳派出所警察周述岳,撬开陶渊家的房门,破门而入绑架了他。红运花园居委会主任李含荣参与抄家,他们抢走了陶渊的法轮功书籍、法轮功真相资料、复印机等。陶渊被劫持到成都市武侯区洗脑班,他绝食抵制迫害。警察刘晓康等对陶渊强行灌食,致使陶渊数次出现生命危险而住院。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一日,陶渊因为不放弃坚修法轮功,陶渊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被武侯区洗脑班劫往绵阳新华劳教所进行迫害。

在绵阳市新华劳教所,陶渊长期被严管,并遭受种种酷刑折磨。

罚蹲:蹲军姿,从早蹲到晚。被几个包夹按住踢打。

罚坐:坐巴掌大小的板凳。凳面十平方厘米,凳高十厘米。双腿并拢,脚后跟靠凳脚,两肘夹紧腰部,手掌平放于膝盖,挺腰抬头,从早坐到晚。恶徒随时用其它板凳砸腿、脚背。

罚站:从早到晚站军姿,恶徒随时用其它板凳砸腿、脚背。

严管期间,恶徒可以随意不许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喝水,大小便;几个月不许洗手、洗脸,换衣服。

酷刑演示:上绳

遭捆警绳(扎鸡翅、鸭儿凫水)、电击、警棍打等迫害。

三、陶渊被二次非法判刑,父亲离世

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八日早晨八点左右,陶渊被以脱离警察、社区监控范围为理由,在成都市机投镇果堰村兴元花园居住地被恶警、保安绑架,当场遭到毒打和非法搜身,被绑架到晋阳派出所。

随后,晋阳派出所警察对张盛荣家进行非法抄家,但却拒绝告知张盛荣、陶渊被非法关押在何处,更未出具任何法律文书。后经落实,陶渊先是被非法拘禁于金花洗脑班,大概四月份,被劫持到成都市看守所。

当时已近八十岁、且重病在身的张盛荣老伴找到晋阳派出所要人、问情况,却被武侯区公、检、法人员象踢皮球一样蒙骗、威胁、相互推责任,长达半年之久。后来,在陶渊父母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陶渊被武侯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九月十九日,张盛荣和老伴收到一张由广元监狱寄来的“入监通知书”,才知道儿子陶渊已被非法判刑入狱。后来张盛荣的老伴因身体状况、无人照顾等多方面原因,离开成都到了浙江,只剩下张盛荣一个人在家。

陶渊陷冤狱后,晋阳街道办“六一零”不给开证明,广元监狱以没有“六一零”的证明为由,一直不让张盛荣与陶渊见面。

陶渊被武侯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在广元监狱、乐山五马坪监狱被非法关押的四年期间,被迫进行长时间强制劳动,遭受酷刑折磨。

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八日,在广元监狱三监区发生了一场警察伙同犯人对法轮功学员冉通毅搞暴力“转化”的酷刑折磨,使他生命垂危。陶渊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向狱警李森泉反映,并要求尽快查处这起监狱内的暴力犯罪。

当晚,陶渊因此事遭恶警一阵毒打,被高高铐在球场的球桩上至深夜,并因伤势过重,在吊铐中几次昏迷。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两天后,陶渊伤势未愈,就又被逼迫去做奴工──扛水泥柱。沉重的水泥柱压在陶渊肩上,致使陶渊当即昏迷倒地,肩上扛的水泥柱重重的砸在昏倒在地的陶渊身上。当场,陶渊的头部被砸的血流不止,脑内出血,并造成六椎骨断裂,生命一度垂危。事后,监狱还不同意张盛荣为陶渊办理保外就医。

在广元监狱,陶渊被用多根电棍电击;长时间吊铐吊打;用狼牙棒加拳脚暴打;一周不准睡觉;不准大小便;关禁闭;不准法轮功学员与任何人讲话等等。其中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恶警是:何文德、詹维民、冉伟、胥义、

田勇、苟建锋、毛小龙等。参与迫害的恶人是:李飞龙、李刚、王世权等。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九日下午,陶渊在浙江省嘉兴市上班途中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四年,被非法关押于杭州监狱。

二零一五年二月初,陶渊被劫入浙江省第四监狱入监队。二零一五年三月中旬,陶渊被调入医院监区(十一监区)严管分监区,由副监区长冯云分管。他安排了四名犯人专门看守陶渊,白天两人,夜里两人。他们强迫陶渊站立、坐小板凳,还曾强迫他参加跑步。后因在跑步中,陶渊发生心动过速才停止。

强迫陶渊观看诬蔑大法的录像,还强迫他整个白天都抄写《服刑人员行为规范》,陶渊予以抵制。冯云就又强迫陶渊看诬蔑大法师父及家人的书,陶渊抵制不看,冯云就说他不服从教育,从饮食上进行迫害。

本来严管分监区的服刑人员就不准许吃肉食,而对陶渊又更一步迫害,每天连其他服刑人员吃的素菜都不允许陶渊吃,只能吃酱菜。

三个月后,陶渊被迫害致全身浮肿、无力,心动过速达200~220次/分钟。

二零一五年九月,陶渊被送到监狱医院,后转到杭州市青春医院(浙江省监狱医院)治疗。十月底回到监狱。经治疗后,陶渊全身消瘦,行走无力,被转到老病残分监区迫害。

在老病残分监区,指导员赵杭具体负责迫害陶渊,他安排了四名包夹,分为白天和夜间看守。赵杭除了强制陶渊观看诬蔑大法的录像外,还经常找陶渊去所谓的“谈心”。

二零一六年六月陶渊的父亲去世了。九月,赵杭就迫不及待地安排了一名叫叶善国的犯人来加强迫害陶渊。



酷刑演示:拳打脚踢

叶善国和其它四个包夹犯人强迫陶渊站军姿,叶善国和一名叫王定铸的犯人对陶渊拳打脚踢,用膝盖顶击小腹部位。叶善国还趁陶渊不注意时,假称陶渊站军姿不规范,将陶渊的头部猛然推去撞在墙上,致使陶渊的两颗门牙被撞裂,各脱落一半。叶善国还找来一个小塑料夹子在陶渊身上用力拧,致使陶渊的身体多处青紫瘀血。

关于陶渊被迫害的情况请见明慧网报道《原北京师大研究生陶渊在浙江第四监狱遭受的迫害》一文。

( 转自明慧网)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
海外网址: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