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百种酷刑】带“尖刃”的小板凳

【中共百种酷刑】带“尖刃”的小板凳
酷刑——带“尖刃”的小板凳的受害者、原辽宁省法轮功学员王虹,亲手做出的带“尖刃”的小板凳。(李辰/大纪元)

你听说过带“尖刃”的小板凳吗?

长约三十厘米,高约二十厘米,宽约十厘米;在板凳横截面上和水平面约六十度斜角的方向两边分别钉上两块小木板,小木板的上方彼此重合,形成一道细细的“尖刃”。人就坐在这个小板凳的“尖刃”上。这是辽宁省本溪市溪湖监狱针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的一种酷刑

酷刑——带“尖刃”的小板凳的受害者、原辽宁省法轮功学员王虹,亲手做出的带“尖刃”的小板凳。(李辰/大纪元)

近日,这一酷刑的受害者、原辽宁省法轮功学员王虹,亲手做出了这种带“尖刃”的小板凳,并向大纪元记者讲述了自己的亲身经历。

王虹,男,原辽宁省沈阳市出租车司机,1996年8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法轮功三天,王虹开车多年落下的职业病——久治不愈的腰痛就好了。“重活能干了,孩子也能抱了。”

法轮功,是以“真、善、忍”为原则的性命双修功法,包括五套功法动作,对改善身心健康,效果神奇。

修炼法轮功后,王虹的思想境界也升华了。他说,“(以前)开出租车,捡到东西,就归自己了。修炼法轮功后,都是尽量找失主。有一次,一个日本乘客去飞机场,把东西落在我车上了。里面有摄像机、照相机、手机等贵重物品。我发现后,送回酒店。后来外国人说,(里面的东西)价值两万多人民币。”

法轮功自1992年在大陆传出后,广受欢迎;1999年前,大陆法轮功学员人数达七千万-一亿人。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出于妒忌和恐惧,于1999年下令取缔和血腥镇压。

2008年5月24日,王虹被辽宁沈阳公安非法绑架;同年8月5日,被沈阳市大东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同年12月30日,被送至本溪市溪湖监狱第一监区。

在溪湖监狱第一监区,当时的管教大队长田勇安安排米海等八九名服刑犯人对王虹实施迫害。

王虹说,“当时,他们让我坐在带刃的、尖尖的小板凳上。我坐不住,(倒下)坐在地上。”

“他们就用后脚跟使劲向我后(背)心脏处‘刨’。他们管这叫‘刨跟儿’——就是他们把腿高高抬起,用后脚跟使劲向后背的心(脏)处使劲踢。”

“然后,他们还是让你又坐在这个小板凳上。你坐不住,他们还是重复用后脚跟‘刨’你。”

“然后,他们还是继续让你坐带刃的小板凳。”

“我坐不住,站起来,他们就踹我腿,拳打脚踢,用一匝(约十厘米)宽、一米长的复合地板往我身上到处‘砍’,有一下砍到后脖(颈椎)处,我当时一下昏倒在地。”

王虹介绍,当时正是寒冬腊月天气,坐带“尖刃”的小板凳、毒打、浇冰水,这几种酷刑针对他一直交替进行。“当时气温接近零下30度,两人(对我)浇冰水,两人用扇子扇。还揪着脑袋往墙上撞。”

犯人告诉王虹:“墙上的血,都是你们法轮功学员的血。把你整死了,我们签个字,说你自然死亡,就完事了。我们没有责任。”

犯人还告诉他:他们这么做,是因为“监狱给我们多减一个月的刑期,我们为了早点回家,没有办法”。

这些犯人轮班对王虹实施迫害。王虹说,“他们24小时,分两班,不让我睡觉。”“为了减刑,他们往死了迫害你,下狠手。因为他们不怕把你打死。”

“迫害太严重的时候,他们让我躺在床上。”“(我)感觉全身、骨头都好像都被打酥了。”

“我很困,又疼得睡不着,需要翻身。”

“我当时有个电子表,每翻一次身,需要40分钟。翻身后,大概睡15分钟到20分钟,就疼醒了。疼醒之后,还需要翻身。再翻一次身,我一看表,还是(需要)40分钟。”

酷刑——带“尖刃”的小板凳的受害者、原辽宁省法轮功学员王虹,亲手做出的带“尖刃”的小板凳。(李辰/大纪元)

带“尖刃”的小板凳、毒打等酷刑,也在王虹身上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记。

王虹说,“一年以后,我用手一摸后脖子处,还有一道深深的印。几年后,屁股上还留有一道厚厚的实印(痕)。”他表示,臀部的疤痕留存至今。

为了让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中共使用了百种酷刑以及不同的流氓手段,如:老虎凳、铁椅子、死人床、火刑、电刑、上大挂、毒打、针扎、扎指甲、吊铐……

2018年4月21日,美国国务院公布2017年度国别人权报告,代理国务卿苏利文(John Sullivan)点名中共等八国严重侵害人权。其中,提到法轮功学员受到中共系统性的酷刑迫害,比其它群体更为严重。

在辽宁省本溪市溪湖监狱,王虹直至2012年5月24日刑满才被释放。

在这场非法迫害中,王虹被迫妻离子散,流离失所多年,最后流亡海外。

2015年5月,王虹依法向中共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江泽民,要求对其追责。

(转自大纪元)原文网址為:https://www.epochtimes.com/gb/21/5/19/n12961000.htm
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