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份获知十二名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离世

据明慧网四月份报道,有12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离世。其中,两人在监狱被迫害致死;一人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一人被福利院迫害致死。成都市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毛坤女士被枉判十一年半,于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一日被迫害致死;山东省青岛市法轮功学员、退休上校军官公丕启,被非法判刑七年半,于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二日晚在山东省济南监狱被迫害致死,遗体头部有伤,耳朵有血流出,头部肿胀并且湿漉漉的。

曾获湖南省湘潭市见义勇为奖的原湘潭市电机厂子弟中学历史教师、53岁的吕松明被非法判刑三次,共计刑期十四年,在赤山监狱、网岭监狱、津市监狱、武陵监狱遭长期吊铐、暴力踢打、电棍电击、超体力奴工劳作、长时间罚站等种种酷刑,使吕松明彻底失去健康和丧失劳动能力,于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八日晚含冤离世;上海法轮功学员卢秀丽,被关入精神病院二十次迫害而离世;浙江温州83岁黄庆登被枉判七年最终被迫害致死。

中共还在继续执行江泽民的“肉体上消灭,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的灭绝人性的政策。二零二一年一月至四月份已经有40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他们生前都遭受了中共的酷刑折磨和各种灭绝人性的迫害。

四月份被迫害致死的部份案例:

1、成都会计师毛坤被迫害致死

四川省成都市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毛坤女士,于二零一九年七月再次被绑架,二零二零年十二月被枉判十一年半,于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一日被迫害致死。

'毛坤女士'
毛坤女士

毛坤女士,57岁,家住成都市五里墩81幢4单元3楼,是一名优秀的会计师,因勤勉的工作、过人的能力与坦荡真诚的为人,深得老板和同事的信任与喜爱。而就是这样一位与人为善,处处替他人着想的好人,却因为不放弃信仰真善忍,累遭迫害,曾经两次被劳教迫害,被非法判刑五年半。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下午三点过,成都市金牛分局国保警察、茶店子派出所孟红等警察砸开房门,绑架了毛坤以及在毛坤家做客的五位法轮功学员:黄素兰、李俊、黄秀华、蒋洁芳、张珍华。警察暴力破门后,立即围攻殴打毛坤,导致其手臂骨折,后上夹板固定。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上午九点半,成都市金牛区法院非法对四位法轮功学员毛坤、杜荣、张珍华、陈世贵开庭。毛坤在法庭上陈述了自己被绑架的过程:茶店子派出所一群警察疯狂的敲门,暴力破门闯入她家后,一拳打在她的眼睛上,当场她就被打翻在地,警察把她按在地上双手反铐,使劲的拧她的胳膊,手臂当场骨折。律师问毛坤:你还记得打你的人的模样吗?毛坤回答:记得。公诉人打断毛坤的陈述,并且否认警察暴力执法,说是门倒下把她砸伤的。

在大量的事实面前,律师做了有理有据的辩护,法官和公诉人罔顾事实,仍然冤判毛坤十一年半,勒索罚款两万元;杜荣九年,罚款一万元;张珍华八年,罚款八千;陈世贵七年半,罚款六千。四位法轮功学员当庭就提出要上诉。

二零二一年四月九~十日,正在上诉期间,毛坤突然被成都市看守所送到医院抢救,并通知家属紧急办理保外就医的手续;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一日晚毛坤在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含冤离世。

2、退休上校军官公丕启在山东省监狱被迫害致死

山东省青岛市法轮功学员、退休上校军官公丕启,被非法判刑七年半,于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二日晚在山东省济南监狱被迫害致死,遗体头部有伤,耳朵有血流出,头部肿胀并且湿漉漉的。


'上校军官公丕启'
上校军官公丕启

公丕启的家人于四月十二日晚接到山东省监狱的电话,被告知公丕启由于高血压正在医院抢救,不久便收到监狱的通知称公丕启突发脑溢血,送中心医院抢救无效后死亡。公丕启的家人及亲友于第二天早晨赶到济南中心医院希望探视遗体,被医院和监狱拒绝,最终只允许公丕启的大哥及侄子二人进入,并且不允许对遗体拍照及录像。

家人认为公丕启死因非常蹊跷,并且监狱没有给出合理的解释,疑点重重。据亲人透露,公丕启的遗体头部肿胀、有伤,耳朵有血流出。山东省监狱声称死亡原因是他高血压不配合治疗,导致脑溢血死亡,家属认为此说法实属荒谬,完全就是推卸责任。

公丕启(公丕啟)离世前的一年半以来,山东省济南监狱一直以疫情为借口不允许家属会见,他在狱中遭迫害情况和身体状况不得而知。

公丕启今年66岁,是一名上校、正团职军官,退休前任山东省预备役高炮师副参谋长。

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公丕启于同年八月十五日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他廉洁奉公,两袖清风,除了工资所得之外没有贪污过一分钱,可以说是污浊的军队官场中的一股清风。在平日工作、生活中,公丕启经常介绍着所知道的法轮功。所在单位领导觉察到了公丕启在修炼法轮功,于是对公丕启做出了“退休”的安排。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三日,公丕启的妻子被非法判刑五年,公丕启被绑架到部队强制洗脑,并送进臭名昭著的青岛市610洗脑班迫害。公丕启被一个年轻的打手将他的内脏打伤。经医院检查,内脏破裂出血。公丕启被非法关押七个半月。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七日,公丕启去法轮功学员宿桂花(当年70岁)家串门,被蹲守在宿桂花家的警察绑架和非法抄家。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二日,青岛市市北区法院第二次在即墨普东看守所非法庭审公丕启。公丕启当庭进行了自我无罪辩护,认为自己没有触犯国家法律;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没错,更没罪。律师说:公丕启的行为根本不具有社会危害性。不管从社会的公平正义、个人良知还是为维护法律的权威性严肃性方面,都应判公丕启无罪释放。

律师有理有据的辩护,使公诉人面红耳赤,但最后,审判长范家强无理要求律师尽快结束陈词,草草收场。在青岛政法委、610、市北区公安国保大队的操控与构陷下,青岛市市北区检察院和法院于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日非法判公丕启七年半,劫持到位于济南市工业南路九十一号的山东省监狱迫害致死。

3、黑龙江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吕观茹被泰来监狱迫害致死

黑龙江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吕观茹,二零一八年十一月遭中共绑架,二零一九年七月被枉判七年,二零二一年四月四日,被黑龙江省泰来监狱迫害致“脑出血”离世,终年69岁。

'吕观茹'
吕观茹

吕观茹,原大庆石油管理局房建公司职工,负责房建预算工作,是单位公认的好人。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吕观茹年年是单位的先进工作者。这样一位人人称道的好人,仅仅因坚持信仰多次被中共非法劳教、非法判刑,遭受酷刑折磨直至悲惨离世。

吕观茹生前遭受的迫害: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八日,吕观茹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大庆劳教所,吕观茹被施以“上绳”酷刑。劳教所二大队警察头目王喜春、赖某坐在刑讯逼供桌前,警察张旺柱、翟洪峰负责上绳。吕观茹生前诉述:“(他们)用一根小手指粗细的绳,从脖子向下两臂缠绕后勒进肉里,一边两个人用力拽绳子勒紧,再从后面锁死,四人用力后,人被勒得象木头人一样……十五分钟后再紧一次绳,当解开绳子时,胳膊已经没有一点血色,一道道深沟,象搓衣板一样。我疼得大声喊,一个警察用宽胶带把我的嘴封住,再一脚把我踢倒在水泥地上,我极其痛苦,却发不出声音。当时感觉就象活扒人皮一样苦。”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吕观茹又被大庆市让胡路公安分局警察程龙、陈曦绑架。当天,在黑龙江省大庆地区,警察绑架了六十多位法轮功学员,对近百人非法抄家、骚扰恐吓。在大庆看守所,吕观茹被戴上脚镣、非法提审。他多次以绝食的方式抵制迫害,遭警察及犯人强迫野蛮灌食,导致胃出血、生命出现危险,多次在医院抢救。

二零一九年七月一日,吕观茹被中共法院枉判七年,勒索罚金四万元。七月三十日,吕观茹还在医院抢救的情况下,就被秘密劫入黑龙江省呼兰监狱非法关押。他仍然坚守信仰,拒绝向邪恶转化。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吕观茹又被转到黑龙江省齐齐哈尔泰来监狱继续迫害。

二零二一年四月四日,吕观茹在泰来监狱被迫害离世。

4、遭冤狱十余年迫害 吉林通化市侯庆华离世

吉林通化市法轮功学员侯庆华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曾被非法判十二年,在吉林监狱和四平石岭监狱遭受迫害,此后屡遭洗脑班酷刑折磨,身心俱伤,二零二一年四月四日含冤离世,终年68岁。现在,侯庆华家门口的走廊棚上还有监视他家的摄像头。

侯庆华,男,历任东通化车站运转主任、安全室主任等职务,因业务过硬,工作能力强,绩效突出,连年获得“先进”等荣誉称号。侯庆华于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他努力按真、善、忍的标准归正自己,在同事及亲友中得到一致好评。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他被贬担任食堂的管理工作。这一职务是很多人眼中的“肥差”。但他仍能严格按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面对每天经手的进出财物,他都能洁身自律。单位下拨的职工用餐款结余部份,这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肥水”,侯庆华没有揣入自己的腰包,而是一分不少的平均分给了每个职工,这令大家惊诧不已。这样廉洁守德的事在侯庆华身上不胜枚举。

侯庆华曾被绑架六次,三次被西山洗脑班迫害,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一日,侯庆华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受尽非人的酷刑折磨,最终凄惨离世。

5、北京73岁老人法轮功学员张淑香被北京女子监狱迫害离世

北京市平谷区七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张淑香,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一日遭中共绑架,非法判刑三年,在北京女子监狱被迫害得奄奄一息。

二零一九年四月三日,老人被120急救车送回家中,之后一直卧床不起,但当地司法所和派出所还是屡次骚扰她,她的养老金也被扣发,于二零二一年三月三十日含冤离世。

张淑香是一个身材矮小、瘦弱,非常和善的老人,平时乐于助人。修炼法轮功后,她的高血压和糖尿病很快消失了,身体非常健康,每天乐呵呵的。

为了让更多人象自己一样受益,张淑香老人碰到有缘人就告诉人家:记住九字真言和退党团队,能在关键时候保命保平安。这样一个善良的老人却被中共迫害致死。

6、曾获见义勇为奖 湖南省湘潭市教师遭三次判刑 含冤离世

吕松明,曾在湘潭市电机厂子弟中学任历史教师兼初中毕业班的班主任。他真诚善良,曾获湘潭市见义勇为奖。因修炼法轮大法,吕松明被非法判刑三次,共计刑期十四年,在赤山监狱、网岭监狱、津市监狱、武陵监狱遭长期吊铐、暴力踢打、电棍电击、超体力奴工劳作、长时间罚站等种种酷刑,使吕松明彻底失去了健康并丧失劳动能力。酷刑折磨致严重心衰,数十次命危。二零一八年八月,吕松明回到家,经常性心衰,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八日晚,53岁的吕松明含冤离世。

'吕松明'
吕松明

吕松明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一日被非法判刑五年,先后在赤山监狱、津市监狱、武陵监狱遭受酷刑迫害。二零零二年二月,在赤山监狱吕松明被五监区狱警何勇,用刑六天六夜。晚上,吕松明被手脚抻开,用铐子铐在床架上,警察整夜不让睡觉,刑讯折磨,逼迫吕松明写“放弃修炼的保证”。狱警纵容犯人殴打。

二零零三年五月五日晚,吕松明看特警持续不断的电击法轮功学员曾海其,就挣开监控犯人的手,冲出队列大喊:“法轮大法好!”“不准迫害大法弟子!”恶警资炜一伙马上冲向吕松明,用高压电棍电他头部,电弧光一闪,吕松明栽倒下去,头部正撞在一块尖凸的水泥石上,一下子昏过去了。电棍又在他两个太阳穴处不停电击。吕松明醒了过来后,仍拒不下蹲。吕松明回到监舍后,脱衣时,突然扑倒,旁边犯人一看说:“你头顶后脑全是血迹,你背上全被血浸透了,快去找医务犯。”吕松明感到说话困难,大脑一片空白,不能平衡身体,摇摇欲倒。

二零零七年二月四日,吕松明被非法判刑五年,并非法关押在常德市津市监狱。在津市监狱,吕松明拒绝放弃法轮大法修炼,左脑被打成重伤,长期体罚、打骂,折磨出心绞痛,心脏痉挛,严重的冠心病症状。二零零八年二月,在津市监狱,监狱恶警胡金初指使恶犯,用衣服袖子塞进吕松明嘴里,拉住袖子两头,往脑后使劲扯,同时另外两个恶犯将他的胳膊扭到脑后,推着他往前跑步。吕松明满口牙齿几乎全部勒松了。

此后,吕松明又多次被打,牙齿被勒伤、打伤后,逐渐脱落约二十个,离开黑窝时牙齿就只剩下六颗。

'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八日晚,53岁的吕松明含冤离世。'
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八日晚,53岁的吕松明含冤离世。

7、浙江温州83岁黄庆登被枉判七年冤狱迫害致死

浙江省温州乐清市虹桥镇83岁的法轮功学员黄庆登(黄庆灯),二零一九年四月被警察入室绑架、构陷,二零二零年三月被非法判刑七年,关押在浙江省杭州第二监狱,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六日被迫害致死。

今年三月监狱人员打电话跟家属说黄庆登在医院抢救。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六日下午二时许,黄庆登被输氧气送回家,全身裸体呈紫黑色,疑似被打毒针,当天晚上含冤离世。

黄庆登夫妇是乐清市虹桥镇乐垟村人,以前身体非常不好,医生诊断无法医治;自从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大法以后,身上所有的疾病全部消除。法轮大法给了他们新的生命,他们都对大法感恩不尽!

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七日上午,乐清市610办人员、公安局国保大队、虹桥派出所警察闯到黄庆登家非法抄家,抢走一套大法书、一套大法师父法像、数个真相手机、一台电脑等。据称是因用手机讲真相

黄庆登与老伴被劫持到乐清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被构陷。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二日,黄庆登老人被乐清市法院非法判七年。数天后,老伴被释放。

黄庆登老人被劫持到浙江省杭州第二监狱。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中旬,监狱人员打电话跟家属说黄庆登在医院抢救。医生检查后说黄庆登身上有六种病,随时有生命危险。可是相关部门还不想让老人保外就医、回家。

8、二十次被关入精神病院 上海卢秀丽含冤离世

卢秀丽信仰法轮大法,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二十二年中,有十六年中约二十次被非法关押入精神病院迫害,但都保持神志清楚,健康。二零一八年年末,卢秀丽被非法关押松江蓝色港湾福利院,丧失记忆,精神出现混乱,于二零二一年中国新年之际,含冤离世。

卢秀丽,女,出生于一九四九年,今年72岁,家住在上海市普陀区子长小区。一九九八年,卢秀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炼功前,她身患乳腺癌绝症,曾做过乳房切除手术,脸色灰暗,体乏无力。修炼法轮大法后,卢秀丽身轻体健,脸色红润。

那时,每年上门回访卢秀丽的主治医生都称奇:与卢秀丽同期做手术的癌症病人,大都一一相继离世,唯独她还能如此奇迹般健在,无需继续寻医、服药、打针等治疗,且不再有病痛之症,完全恢复了健康,身心愉悦。

癌症没能夺去卢秀丽的生命,是修炼法轮功,使她重新获得新生,所以她逢人便讲自己绝处逢生的故事,把法轮大法的美好告诉有缘人。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在长达十六年时间,卢秀丽被普陀区中共政法委持续迫害,先后十次被绑架,被非法拘留、非法劳教。卢秀丽被非法关入精神病院,约二十次左右,被迫服用、注射各类精神药物,时间长则一年多,短则四、五个月,而每每出来,都是不到一年左右,又被普陀六一零以各种名义,继续关入精神病院迫害。

二零一八年年末,卢秀丽突然被送入另一个离家相当遥远的郊区——松江区的蓝色港湾福利院。身边的法轮功学员回忆说,在松江蓝色港湾福利院探望她时,她已神志不清,胡言乱语,神情呆滞,思路混乱。二零一九年春,卢秀丽有幸从松江蓝色港湾福利院出来,已被迫害的不能自己烧饭、洗衣,神志也不清了,她对发生的事全然忘记。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卢秀丽的丈夫徐忠忠病危送入医院,不久后离世。而此期间,卢秀丽再次被送入松江蓝色港湾福利院。仅仅两、三个月后,大概就是二零二一年新年之际,传出卢秀丽已悄然离世的消息。可是最后见到卢秀丽的人都说,卢秀丽身体非常健康。

(转自明慧网)原文网址為: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5/16/四月份获知十二名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离世-425683.html
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