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十七年冤狱 长春插播者孙长军被绑架到洗脑班

四月六日清晨,吉林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汪清县“610”和国保大队相关人员一行7人(一个是孙长军的邻居),闯进法轮功学员孙长军学医的地方,强行把他绑架。当天晚间,孙长军说他们是在敦化市某个宾馆住的,第二天孙长军失联。据悉,孙长军被绑架到延吉洗脑班。

610人员之前曾经给孙长军打过电话,说要专门“转化”他。在中共恶党目前以“清零”为借口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中国大陆多省市再度出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洗脑班。其中,吉林省多个市县也办了多处洗脑班。据悉,延吉市如家酒店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延吉市东市场天合商贸城附近的十字路口,原老新罗大厦一楼在办洗脑班。延边地区二零二零年至少有185人次遭洗脑迫害。

当年只有二十六岁的孙长军因参加长春电视插播真相,被非法判刑十七年,在吉林监狱遭受种种迫害。

孙长军,出生在延边州汪清县大兴沟,父母淳朴善良。上大专后,环境复杂了,孙长军感到了内心的彷徨:如今人心不古,善良人反而被人说成傻,是否不必再苛求善良美好?有幸看到法轮功讲法录像,又读了李洪志先生的《转法轮》后,孙长军明白了人生意义,人要善良、真实、遇事忍让,干好自己该干的工作,自然就能得到该得到的。

大专毕业后,考取了公务员,孙长军分到汪清县罗子沟镇政府做镇长助理。这位从长白山林区走出来的年轻人,善良、淳朴、孝顺,在家时常给他老母亲修脚。老母亲是裹的小脚,脚趾头都是折的。母亲不让他修,说你都在政府上班了,让人看到多不好。长军说:您是我妈,侍候您是天经地义的事,谁能笑话?

二零零零年年初,孙长军给单位领导写了封信,说明自己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但在路上被领导追回,送到拘留所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县委副书记找他谈话,说写个“悔过书”就可以上班,孙长军没有写,并因此被剥夺了工作。

在中共江泽民集团利用电视、报纸、广播等所有的宣传工具制造谎言污蔑法轮功、宣传对法轮功的仇恨,很多群众受骗被愚弄的情况下,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晚八点左右,吉林省法轮功学员在长春市有线电视网络的八个频道成功插播了《法轮大法弘传世界》、《是自焚还是骗局》等法轮功真相电视片,时间长达四、五十分钟,不但把法轮功的美好传达给了世人,更把中共制造天安门自焚栽赃法轮功的卑鄙用心全面揭露了出来。

“长春插播”当晚,中共疯狂的大抓捕开始了。在随后长达一年的抓捕中,仅长春一地大约5000名法轮功学员被抓,在非法抓捕中至少七人被迫害致死。三十五岁的侯明凯,于二零零二年八月在长春被抓,两天内即被恶警打死。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孙长军在二零零二年八月末被绑架,被绑在老虎凳上迫害了两天。九月非法开庭时,他力争为大法辩护,被高压电棍电得多处焦糊。孙长军被非法判刑十七年。另有十四人被非法判刑四至二十年,其中法轮功学员梁振兴、刘成军被非法判刑十九年,周润君、刘伟明被非法判刑二十年;众多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迫害。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五日,孙长军被送到吉林监狱,当晚被打折一根肋骨;二零零三年末,被严管迫害七十天,身体消瘦四十斤;二零零五年,肺结核双肺空洞一次喷出半痰盂的血;零七至零九年病情进一步恶化:肺结核、胸膜炎结核、腹膜炎结核、胸积水、腹积水、骨瘦如柴,肚大如鼓,因孙长军坚持信仰,不写“五书”,吉林监狱拒绝其保外释放。

即使在监狱里遭受迫害,孙长军也善待他人。有一次,一起关押的人看到他给一个得脑囊虫病、半身不遂的犯人剪脚趾甲。那人非常脏,浑身腥臭,谁都嫌他,长军看他手脚趾甲都长到肉里了,就给他用热水泡泡,然后也不嫌弃就给他剪。

每年孙长军年近八旬的父母都从延边州赶一千多里路,到吉林监狱看望儿子。老人家隔着玻璃,拿着话筒,手颤抖着问寒问暖。一次,母亲含泪说:“儿啊,你啥时回家啊?爹娘怕等不及了!”

孙长军于二零一九年才出冤狱。

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这场迫害,对一亿正直善良的修炼者进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灭绝人性的迫害,被法律界人士称为“二战后最大的人权灾难”,也成为神州大地遭受的最大一场民族浩劫。

二十多年来,面对空前残酷的迫害,亿万法轮功学员依然坚守信仰,坚信世界需要“真、善、忍”,他们用坚忍、理性承受着痛苦,甚至付出血和生命的代价传播真相,希望为更多的中国人、全世界善良民众赢得美好的未来。

(转自明慧网)原文网址為: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4/16/遭十七年冤狱-长春插播者孙长军被绑架到洗脑班-423420.html
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