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建筑弱电专家徐永清被强行搬家、流浪街头

上海建筑弱电专家、法轮功学员徐永清,遭两年冤狱,于2019年11月28日从洪泽湖监狱回家,继续遭骚扰、监控等迫害,甚至被强行搬家、流浪街头。


徐永清

徐永清本是建筑弱电专家、高级工程师,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健康,按照真、善、忍的修炼原则严格要求自己,待人真诚,乐于助人,又精通业务,在公司深受同事与客户的好评与尊重。2017年11月29日,应片警茅志新邀请去天山路派出所,被扬州市邗江区国保警察蒋步福等警察劫持、构陷,被非法判刑两年、勒索罚金五千元。

由于在监狱中被打受伤,徐永清身体一直不好,失业在家,于2020年3月底办理了失业救济金,这成了徐的唯一收入。由于原来居住的妻子单位的长宁区的公寓于1月份开始猛涨3倍左右的房租,家庭已经支付不起昂贵的房租。通过朋友介绍,徐永清在奉贤区奉城镇盐行村找到一处私宅,于2020年4月底搬家至此,和房东签了3年的合同:2020.5.1-2023.5.1(后来知道房东是奉贤南桥派出所的退休人员)。此区属于塘外派出所管辖。

2020年4月25日前,长宁区国保、派出所、街道、司法等有七八个人上门骚扰,徐没有让他们进家门。2020年5月份,长宁区当时的片警茅志新打电话问徐永清是否搬家了,搬到哪里了?徐说在奉贤,具体地址没有说。后来又电话中向徐的妻子询问徐搬家的事情,也仍然未知具体地址。

7月31日,徐永清发现家门外路上可疑的停着一辆白色的车,里面有2人,在监视徐家。8月3日盐行村村委会贴出了一张告知书说是要创建美丽乡村试点,村委会要租给非本村村民的房子,都要搬走。8月4日房东过来找徐说村里的意思要徐一周搬走,他也没有办法,说村里统一出租。徐说我们是有租房合同的,要到村里问问再说。徐到村委会去问了,村委会的说法和告知书并不相符,他们不明说是因为徐是修炼法轮功的原因,只是找了许多原因要让徐搬走。房东说过已经和村委会签了合同了,徐搬走后村委会会付钱给他。房东多次催促,并向徐承诺可以予以一些补偿。徐永清体谅房东,在朋友的帮助下就在附近又找了一家。徐和房东谈了要搬的地点并协商了搬家路途费用等的补偿问题,双方达成一致。

徐永清要搬去的地方属于钱桥派出所管辖。9月9日徐的朋友说接到钱桥派出所的电话,被警告不要给徐找房子。后来还说徐是反革命,人民的敌人之类的话。南新村政府机构也电话骚扰此朋友,朋友的丈夫也被海湾镇政府机构多次骚扰。这样搬家也搬不成了。

9月10日,徐永清的妻子从外地打电话给户籍所在地长宁区的片警茅志新,质问他们是否和奉贤的公安一起迫害徐永清,徐永清夫妇是上海户口,为什么不能住在上海?难道非要把徐永清逼到大街上吗?茅志新说,他会向上反映,长宁区和奉贤区协商解决。徐也质询房东说我要搬去的地方只是和你谈了,因涉及到补偿的问题,是谁告诉了当地的派出所?!现在导致我搬家搬不成。房东否认是他通报当地派出所的。

9月21日,奉贤塘外派出所来了2个警察到徐家,一个姓王,一个姓杨,警告徐你们练这个的要遵纪守法,不许到处活动。还告诉徐永清他们经常会来的。两三天之后,徐的门前的路上就装了一个监控摄像头,正对着徐家。

9月28日又有3人到徐家,一个是长宁区司法所的男性,一个是长宁区的男警察,一个是奉贤区的女性协调员。他们跟徐永清谈了3个小时左右,说愿意帮助徐解决困难协调住房之事,但是要求徐保证遵纪守法在一个拟好的协议上签字。徐拒绝了。徐说我有困难会向你们提出,但不是你们拟好的协议上签字。

10月1中秋节假期,徐永清回浙江老家看望母亲。徐已经付给房东10月份的房租了(应该到10月31日)。10月11日徐收到一个信息告诉他,他家里的东西已经全都被搬到盐行村村委会的仓库了。徐立即启程返回上海,到家后在门口打110报警。一位塘外派出所的朱姓警察(警号055900)过来了。在警察的陪伴下,徐试图打开大门,但是大门钥匙已经打不开门了,锁被换掉了。徐又试了试车库打开了,进到家里后家里的东西(包括个人物品与徐的公司物品)基本都被搬空,只剩下抽油烟机之类的小东西。当晚徐只能在附近找了一个小旅馆睡觉了。

10月12日,徐永清联系房东询问,房东说不知道谁搬的。徐又到村委会,村委会的人说是房东带着他们去搬家的,不然他们怎么进去呢?村委会的李福明在搬家现场。村委会已经付钱给房东了。

目前徐永清有家却不能住,流浪在外。

( 转自明慧网)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
海外网址: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