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花子的一个善举 没想到会换来这样一个结局

叫花子的一个善举  没想到会换来这样一个结局(示意图片:清代绘画局部)
叫花子的一个善举 没想到会换来这样一个结局(示意图片:清代绘画局部)

顺治十六年(1659年),满清入主中原不久,世道混乱不堪。海贼攻陷江宁城盐枭刘泽占据了天长县天长县令被迫自杀,吊死在一偏巷之中,尸首暴露多日无人理睬。

天长县有个姓毛的乞丐,他生下来就瘫痪,腿不能立,只能以两手着地,坐着乞讨。他虽残疾,却是个讲义气的人,当地人都称他毛瘫子。当他发现暴尸多日的县令时,禁不住泪流满面的说:“这还是我们的县太爷吗?”他想办法让县令入土为安。

不久后,朝廷平定了叛乱;新上任的县令,知道了毛瘫子安葬前任县令的事情,大受感动,觉得他是一个非常重义气的人。于是,亲自为他书写了一块竹版,命他为养济院(古代照顾、收容乞丐和穷人的地方)院长,以示对他的表彰。

新上任的县令,亲自为他书写了一块竹版,命他为养济院长(示意图片:中国酷刑.1804年)
新上任的县令,亲自为他书写了一块竹版,命他为养济院长(示意图片:中国酷刑.1804年)

从此以后,乞丐们自发的照顾他,每次出行都让他坐在健全乞丐的肩上。毛瘫子有了职务,也就有了政府发给的俸禄;渐渐的攒了些钱,有了几间草屋,还娶了一妻一妾。他的家里没有床榻、茶几这些家具,地上铺些稻草上面放上被褥,妻卧上席,妾侧席。每逢年节,乞丐们来做客,大家就席地而坐,妻妾就买来酒肉大家就一起吃喝,没有尊卑之分。毛瘫子每年过生日,上至富户官员,下至穷人乞丐,也都来祝贺。

某年的除夕,毛瘫子的妻妾照例准备了许多酒菜,毛瘫子吃饱喝足后,便躺在床上睡著了。半夜时分,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一位身穿金甲的人提着他的衣领,对他说:“上帝让你站起来了。可怜你一个残废人,还能让三个人死里逃生。”接着,又用一只手拽着他的脚。说:“直!”毛瘫子大吃一惊,站起来沿着墙边走。妻子很吃惊起来,点上灯,问道: “谁呀?”毛瘫子回答说:“是我!”妻子更惊讶了:“你怎么能走了?”

于是,毛瘫子便把梦中的情形告诉了妻子。妻子又问:“那你现在是做梦走吗?”毛瘫子说:“我醒着呢!”妻子不明白地问:“你什么时候救活了三个人?”毛瘫子说:“昨天白天。”

原来,昨天毛瘫子又按惯例到街市上讨钱回家。天下着鹅毛大雪,路不好走。背着他的那位乞丐又冷又累,走不动了,两个人便坐在路边的一个小铺旁,想稍稍休息一下再走。乞丐把毛瘫子放在石墩上,给他拂扫身上的雪花。

毛瘫子忽然惊讶地说: “这里面为什么有呵呵声,是鬼啸吗?”说著,就让一个乞丐去找找看。不一会儿,那乞丐回来说:“旁边地洞里有三个人。一位年纪大的人,僵卧在里面,奄奄一息;那个发出呵呵声的,是一位壮年汉子。”毛瘫子问:“为什么搞成这样?”乞丐说:“为一点小事打官司,县役跟他们要钱,他们拿不起,便被扔到这里。”

毛瘫子听了这话,忙对乞丐说: “快拿点酒给他们。”乞丐便从一个小洞里给他们递了点酒。毛瘫子对那三个人说:“壮年汉子先喝、先吃。”壮年汉子吃完了,有了力气,毛瘫子又让他给那位气喘吁吁的人喝酒。两个人都靠着酒力起来了。毛瘫子又说道:“你们两位扶着那老头,给他稍喝点酒。”不久,老头鼻子里也开始有声响,竟坐起来了。

这时,乞丐想背毛瘫子回家,毛瘫子说:“先别走。”又问那三个人:“地洞里能做饭吗?”回答说: “没有柴米。”毛瘫子又拿出讨来的米和钱,让人给他们买了点柴火,扔进洞穴里,才回家。到家的晚上,便做了这么个奇怪的梦。

毛瘫子正跟妻子谈梦的时候,天已开始慢慢亮了。乞丐们都来到他家给他拜早年。他们一看毛瘫子已能行走,惊讶得不行。大家簇拥着他到街市上去。毛瘫子则昂首挺胸走出街巷口,阔步来到大街上。一街的人都被震惊了,纷纷询问原因,毛瘫子便向他们讲了自己的奇梦。

参考文献:

〔清〕徐珂:《清稗类钞》  

(转自希望之声)原文网址為: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549663
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