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疫有眼!瘟疫背后都有安排 戴口罩打疫苗管用吗?

大疫有眼!瘟疫背后都有安排 戴口罩打疫苗管用吗?(图片:Public Domain)
大疫有眼!瘟疫背后都有安排 戴口罩打疫苗管用吗?(图片:Public Domain)

瘟疫,是指某种流行病的大范围爆发,其规模涉及多个大陆甚至全球大流行,并有大量人口患病,瘟疫中的流行病多为传染病。现代科学认为,瘟疫是由某种病毒引起,历史上曾出现过多次瘟疫,许多都与动物有关,诸如新冠病毒中共肺炎)、流行性感冒、肺结核、鼠疫、肺炎等,而疾病大流行除了可造成死亡、摧毁城市、政治、国家、瓦解文明,甚至可以歼灭族群、物种等。

而中国传统文化则认为,瘟疫是“有鬼行疫”,人间的瘟疫本质上都是由神根据人间善恶来安排的,有时瘟神疫鬼的出现会让人知晓,以加深人们对此的认知。中国古籍中关于瘟疫是上天的安排、瘟疫中人生死皆有定数,都有不少的记载。

湖州渔人

南宋绍兴三十一年(1161年),湖州的打鱼人吴一,一次捕鱼的时候,把船拴在新城一个临江人家外边。半夜的时候,听到岸上有人说话:“我们住在这好久了,应当换个地方,转移到这条船里怎么样?”有声音回应说:“这是条渔船,又是外地人,上去有什么用?明天东南方向能有条船来,上面载着两个红色的盒子,还有几坛子酒,我们可以跟着走。那个人是病人家的亲戚,来探病的,他家又富裕,很适合我们。”很多声音附和称是,接着就安静下来。

湖州的打鱼人吴一,一次捕鱼的时候,把船拴在新城一个临江人家外边(示意图片:〔清〕袁耀画作局部)
湖州的打鱼人吴一,一次捕鱼的时候,把船拴在新城一个临江人家外边(示意图片:〔清〕袁耀画作局部)

渔人感到奇怪,天刚亮就起来打听,原来这个人家正闹疫病,昨晚那些对答的应该是疫鬼。于是就去东南方向数里外等待验证。果然碰到一条小船,船上有盒子和酒坛。急忙把昨晚听到的告诉船主,船主吃惊的说:“那家是我女婿家,我今天想去探视病人,不是您来相告,全家都中了鬼的圈套。”就把带的礼物送给打鱼人,返了回去。

邠州士人

五代后梁时,有个士人从雍州到邠州来,离邠州还有一百多里地时,已是晚上,但月光皎洁,士人就趁月光赶路。走到一个野地,忽然听见身后有车马声,越来越近,士人赶快躲到路边草丛里。只见三个骑马的人,看衣冠像是君王,后面也有徒步而行的,一面走一面谈着什么。

士人在几十步外偷偷跟着,听见他们说:”现在咱们奉命到邠州取三千人的性命,不知用什么方法取才妥当,请二位出出主意吧。”一个人回答说:”应该通过打仗来取。”另一个人说:”打仗的办法虽然好,但是让君子和小人都受到战祸就不好了。我看还是散布瘟疫为好。”几个人都很同意用瘟疫的办法。他们说著就走远了,再也听不清。士人到了邠州后,邠州果然闹起了瘟疫,不少人在瘟疫中病死。

易村妇人

南宋庆元元年(1195年)五月的一天,湖州南门外,有个妇人长得很洁白,穿着一双黑色弓鞋,她一个人来,要雇条小船从何山路往易村去。

有个妇人长得很洁白,穿着一双黑色弓鞋,她一个人来(示意图片:[元] 周朗画作)
有个妇人长得很洁白,穿着一双黑色弓鞋,她一个人来(示意图片:〔元〕 周朗画作局部)

女人上了船后没多久,就睡卧在船上,找张苇席盖住身体。船很小,按理说女人翻身咳嗽船家都听得见,但女人躺下后,寂然无声。船家很惊异,于是他偷偷摸摸把席子掀开一角,往下面一看,席子下边都是小黑蛇,每条蛇身长一尺,有好几千条,在里边盘旋、围绕、打结、扭动。这景象把船家吓坏了,他赶紧把席子又盖上了。

这一趟水路有六十里,等到了易村一个小码头,船家“梆梆”的敲船帮,说:“已经到地方了。”那女人一下站起来了,跟刚来时没两样!女人从腰间取出两百钱给船家。船家不敢要,女人问为什么不要?船家说:“我刚才揭开席子,看到里面都是蛇!我哪敢要你的钱呢?”女人笑了,说:“你千万别跟别人说,我是从湖州城里到这儿行蛇瘟的,一个月后我再回湖州城。”说完话,女人就下船了,她缓慢地走到竹林里,没走几步就看不见人了。

易村有七百家人,这年夏天差不多死了一半。之前,湖州、常州、秀州(浙江嘉兴)这三州从春天到夏天传染病大作,湖州是最厉害的,唯独五月份比较安宁,但到了六月,瘟疫又严重起来,应该是这个蛇妇在易村行使完瘟疫后,又回到湖州城里行瘟了。洪迈感叹说,这个事儿太可怕了!

沈清臣的女儿嫁给了闽帅詹元善,是随嫁过来的老太太到了福州说的这件事。

参考文献:

〔元〕 佚名《异闻总录》卷之四

〔宋〕  李昉:《太平广记》卷第三百五十四  鬼三十九

〔南宋〕洪迈:《夷坚志》夷坚支景志 · 卷二

(转自希望之声)原文网址為: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539690
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