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树临风庾亮将军 下令“无过雷池一步” 结局如何呢?

“不敢越雷池一步”一语源出哪一场战争?结局又如何呢?(示意图)(shutterstock)

人赞东晋庾亮“玉树临风”,他才识极佳,风格出众,少年就博得奇名,妹妹庾文君因为他拔萃超凡的特质牵来皇室奇缘,从而庾亮将军在东晋初一场皇室的保卫战中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不敢越雷池一步”一语源出于这个时空,原文为“无过雷池一步”。

玉树临风奇才

《晋书》形容庾亮(字元规,禧元289年—340年):“亮美姿容,善谈论,性好《庄》《老》,风格峻整,动由礼节”。庾亮光明磊落,“方寸湛然”(孙绰《庾亮碑文》),风度翩翩,气宇非凡,才十六岁就被东海王司马越(八王之乱的最后胜利者)征召为官,但他不就任。庾亮跟随会稽太守的父亲庾琛[1]留守会稽,当时人都忌惮他的威严,而不敢造次。一个十六岁的青少年竟然而有这样的威力,奇才之名不胫而走。

东晋中兴,他的名声传到镇东将军司马睿(后为晋元帝)耳中,特地引见了他,聘他为西曹正官。庾亮神采奕奕,风度优雅,器识宽闳,谦让自制,他的风神才识远远超过司马睿的预期,因此让世子司马绍(后来的晋明帝)聘娶了庾亮的妹妹。庾亮因为妹妹庾文君后来成了晋明帝的皇后这一因缘,和明帝、成帝二朝的历史结下解不开的连系。

司马睿登基为晋元帝之后,对庾亮器重有加,拜中书郎,率领著作郎(职官名,掌理修撰国史),让他侍讲东宫。庾亮和温峤(东晋文学家、名将、政治家)都成了太子绍的布衣好友。因缘早结,风云际会的历史安排,让他俩在护卫皇室命脉上共同演出了一段关键时刻的历史。史上名句“不敢越雷池一步”,原文“无过雷池一步”,此话就产生在此历史背景中。

晋元帝司马睿用刑法治国时,将《韩子》一书赐给皇太子。庾亮就直谏太子,申不害、韩非的法家思想刻薄寡恩,伤害敦厚民心、民风,不值得圣君费心思,太子听后纳谏如流。

在元帝一朝,庾亮晋升很快,虽然他一再谦让推辞,还是屡屡被升官。当时王敦在芜湖,元帝派使庾亮拜诣王敦筹划事情。王敦一和庾亮谈论,不知不觉换了座位,往前靠近庾亮。事后叹道:“庾亮的贤能,真的远远超过裴頠[2]!”庾亮也因此获迁中领军。

王敦有不忠之心,内心深忌庾亮。庾亮后来帮助平定王敦和沈充的乱事,因战功封永昌县开国公,皇上赐他丝绢五千四百匹,但他都坚决辞让不受。

晋太尉庾亮(庾元规)手书。醇化阁帖。( 故宫博物院提供)

社稷为重 顾命辅幼

太子司马绍继位,即为肃宗晋明帝。晋明帝英伟有为,可惜天不假年,在位仅短短三年,于太宁三年闰八月驾崩,得年27。明帝病情危笃时,不欲见人,群臣中无人得以进见。当时庾亮发现一些明帝素来亲爱的大臣(抚军将军、南顿王宗,右卫将军虞胤等)和西阳王羕有兴乱异谋,就直入明帝的寝室晋见,涕流满面,伤心又正色地向明帝陈诉有乱臣阴谋废立帝位的事,社稷能否安定无变,将在今日。他肯切又深入的话语让明帝深深感悟,特将辅助幼主的顾命委托给他和司徒王导。

明帝崩后,幼主司马衍继位,是为成帝,年号咸和,明穆太后(庾亮之妹)临朝称制,庾亮任中书令、护军将军与司徒王导参辅朝政,政事一概取决于他。在艰巨的政局中,庾亮依法裁量事物,因此失去一些人心。而南顿王司马宗又阴谋废帝,庾亮杀了司马宗、废了司马宗之兄司马羕,因而天下起了庾亮翦削宗室的异声。

豺狼祸乱 危倾宗室

这时在历阳(今安徽省和县、含山县)的太守苏峻现出不顺从成帝的反叛异心。庾亮认为苏峻有如豺狼将为祸朝廷,养他日子越长祸乱越大,快速削去他的权力反而祸小,于是不顾其他大臣的反对,征召苏峻入朝为大司农,实际是要削去他的兵权。征书一至,苏峻大怒,说“庾亮专擅,欲诱杀我也”。此前苏峻就自恃沙场战功,对庾亮十分忌妒不满,因此拒绝征召,就于咸和二年(327年),联结镇西将军祖约以讨伐庾亮为名进兵攻首都建康(今南京)。

消息传到驻守在雷池(在安徽省望江县南)附近的温峤都督那里,他听说庾亮受围,立刻要发兵救援。然而,庾亮写给他一信──《报温峤书》,要温峤守住雷池[3],不要领兵进京,他说:“吾忧西陲,过于历阳,足下无过雷池一步也”。因为庾亮担心西部边陲的安靖,温峤防守雷池是护卫西陲的重兵,因此不敢让他离开雷池。

不过事与愿违,次年苏峻攻破建康。庾亮在宣阳门外迎战,但是还没开打,有的士兵就弃甲而走。苏峻占领皇城执掌朝政,把成帝迁到石头城,皇太后忧愤而逝。

一时的失败并未击败庾亮,他投奔温峤,共同推举在荆州的征西大将军陶侃为盟主,讨伐苏峻,三吴地区也有义兵起兵助阵。咸和三年(329年),庾亮以二千人守白石垒,苏峻将兵万余,四面来攻,众兵震惧。庾亮激厉手下将士,共赴殊死之战,士气因而大震,击退了苏峻军队,并追斩数百人。这一年苏峻战死,次年整个乱事弭平。

陶侃未能列入顾命大臣之列,本来对庾亮也有过心结,后来两人相见,君子惜君子前嫌冰释,朝野对庾亮的毁谤也不攻自破,陶侃尤其称叹庾亮“非惟风流,兼有为政之实”。像庾亮这样的一位才德兼具,对国家“志以死报”的忠臣,自我省察,犹有“知进忘退,乘宠骄盈,渐不自觉”的蒙昧不明之时,以致招致毁谤议论,深陷危机,更何况是一般人呢?

庾亮自咎“祖约、苏峻不堪其愤,纵肆凶逆,事由臣发”,上书成帝谢罪。成帝手诏安慰他“此社稷之难,非舅之责也”,并慰留他,弘济艰难,是则天下之幸。成帝展现了明理宽容,散发文辞之间。

庾亮《报温峤书》中“足下无过雷池一步”一言,成了“不敢越雷池一步”名句来源,后人以此句表示不敢超越一定的界限、范围。原话对应一场错判,一场存亡保卫战,好像一面镜子,照映了一个东晋社稷颓危大难的时空,于其中让后人看见君臣之间担当与宽慰的厚德。

注释:
[1]庾琛在永嘉初年为建威将军,晋室东渡后为会稽太守,后来被征为丞相军咨祭酒。
[2]裴頠(267年—300年),字逸民,弘雅有远识,博学稽古,自少知名。出身魏晋名族“河东裴氏”,祖父裴潜,为曹魏尚书令;父裴秀,为西晋尚书令、地图学家。
[3]雷池在安徽望江东南,为雷水从湖北黄梅东流,到此积而成池。@*

参考资料来源:
庾亮《报温峤书》
《晋书·列传第四十三》
北齐魏收《魏书·列传第八十四》

──点阅【名句故事】──

(转自大纪元)原文网址為:https://www.epochtimes.com/gb/21/7/3/n13065068.htm
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