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佛经“超度”皇后 和尚皇帝迷惑世人1500年

佛说:“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 (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佛说:“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 (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中国南北朝时期的梁朝皇帝萧衍(464年-549年),人称“和尚皇帝”,称帝后大力建寺修庙,甚至四次舍身同泰寺出家,还编了一本佛经“超度”他的皇后。 但这样一个“虔诚信佛”的皇帝似乎并没有得到神佛的太多眷顾,最后在被囚禁中饿死,国破家亡。还被一些不信神佛的人拿来当成佛经“在家破家,在国破国”的例证。

1500年来,世人对梁武帝的评价是冰火两重天。那么梁武帝到底是一个弘扬佛法的“大德楷模”,还是一个“佞佛误国”的魔王波旬的弟子呢?

梁武帝萧衍(图片:唐代绘画,国立故宫博物院收藏)
                 梁武帝萧衍(图片:唐代绘画,国立故宫博物院藏)

梁武帝心里没有百姓的位置

梁武帝推广佛教,可谓不遗余力。至唐朝时,诗人杜牧《江南春》中的诗句:“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的“南朝四百八十寺”就是指梁武帝时所建寺庙。

然而很多人都知道,达摩来到中原时,梁武帝会见达摩,问达摩的第一个问题是:“朕即位以来,造寺写经,度僧不可胜纪,有何功德?” 祖曰:“并无功德。”然后第二个问题是:为什么没有功德呢? 达摩虽然给了他答案,梁武帝却一辈子都没有明白。

我们先说从梁武帝见达摩最急于知道的这两个问题,可以看到他最关心的事,是自己“有何功德?”可见他做事的出发点是为自己积累功德。不要说修佛,单纯作为一个世俗的皇帝来说,如果其各种文功武治,治理国家的出发点主要是为黎民百姓、苍生福祉,那么这个心是利他的,是挺高尚的,可以说他勤政爱民;如果说他最关心的是自己能得到什么,其实非常自私,即便勤政也未必爱民。

梁武帝在生命最后的表现充分说明了这一点,当时86岁的梁武帝面对国破家亡,南朝大约十分之八、九的人口(约800万人)死于战火和屠杀,考虑问题的出发点,仍然完全是自己的得失。萧衍问手下:“还能一战吗?”手下说不可。萧衍从容淡定地叹道:“(社稷)自我得之,自我失之,没有什么值得悔恨的。”从他的话里,完全找不到苍生百姓的位置,和对百姓的丝毫关心和责任感。

所以说,作为一个世俗之人,梁武帝也是极端自私的,这样的人是做不了一个好皇帝的。事实也正如此。

梁武帝对自己的亲族宗室非常放任,徇私枉法,对他们的穷奢极欲、恃强凌弱、残害百姓之举包庇纵容,使其无法无天,而对平民百姓却十分残忍,施用严刑峻法,百姓犯法要被连坐,老幼不免;一人逃亡,举家要被罚作苦役,民众有冤无处诉,史称他“收缚无罪,逼迫善人,民尽流离,邑皆荒毁,由是劫抄蜂起,盗窃群行”。在梁朝后期,人人思乱,起义不断。 

梁武帝在修佛方面是个门外汉

那么,从修佛的角度来说,他做得怎么样呢?

达摩画像(图片:【日本】1887年  月冈芳年画)
达摩画像(图片:〔日本〕1887年 月冈芳年画)

我们来看达摩对他的问题,是这样回答的:“你所做的,都是徒具形式的小德,如影随形,表面看起来有,实际上根本没有。”

 “美妙圆融的清净智慧,忘掉自己,达到空寂无我的地步。这样的功德,不是靠世俗的有为来求得的。”

《金刚经》中也有这样一句,佛说:“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

所以梁武帝所做的,先说建庙一事,是有为。有些皇帝也兴佛法,建寺庙,是单纯出于敬佛、弘扬佛法、造福众生之意,不是为自己谋功德,佛却会赐给他盛世繁荣,如康熙、雍正、乾隆三帝大兴佛法,清朝有康乾盛世。而梁武帝建庙是为自己谋功德,这个强烈的自私有为之心,反而使他得不到什么功德。佛多大本事啊,天地万物都在如来佛手心里,佛真的看重人提供的财物庙宇吗?佛看的只是人心。

为了满足自己的私心,即使做的是供佛之事,与真正的修佛,也是南辕北辙的,所以梁武帝在修佛方面只是个门外汉。

皇帝有资格写佛经吗?

再说写经,这里就讲到他写佛经“超度”皇后的这件事,史载梁武帝的结发妻子德皇后郗氏,因嫉妒心强且害死武帝的妃子,受报应转生成了一条蟒蛇,屈身在井中,鳞甲下虫子啮咬,煎熬难忍,便现身求梁武帝超度救苦,梁武帝遂与高僧一起制定了《慈悲道场忏法》为她超度。这部《慈悲道场忏法传》,又称《梁皇宝忏》共十卷,被后人常加利用,至今盛行不衰。

除《梁皇宝忏》外,萧衍还著有《大般涅槃经》《大品般若经》《净名经》《三慧经》等诸经义记数百卷。

佛经之所以叫做佛经,是因为其记录的是佛说的话,因为是佛说的话,其背后才有高层次的内涵,才有能够度人的力量。而一个门外汉竟然写经解释佛经,这实际上是破坏佛法的行为。

释迦牟尼这一法门是从印度起源,传入中国的,为什么后来印度反而没有佛教了呢?就是因为他的弟子用自己在修炼的不同层次上的理解,去解释释迦牟尼讲过的话,释迦牟尼最后修到了如来的层次,而他的弟子都没修那么高,所以用他们自己的理解解释佛法,怎么解释也不是佛的原意,反而起到了一种对佛法的破坏作用,使佛法被解释得面目全非,逐渐失去了度人的力量了。

所以这种从内部破坏佛法的做法,比从外部的破坏要隐蔽得多,危害也大得多。

在《大般涅槃经》等佛教经典中记载释迦牟尼佛和魔王波旬的一段对话,魔王波旬说:“到你末法时期,我叫我的徒子徒孙混入你的僧宝内,穿你的袈裟,破坏你的佛法。让他们曲解你的经典,破坏你的戒律,以达到我今天武力不能达到的目的……” 佛祖听了魔王的话,久久无语,不一会,两行热泪缓缓流了下来。魔王见此,率众狂笑而去。

释迦牟尼圆寂之前, 《大般湼槃经》卷七:“佛告迦叶:我般湼槃七百岁后,是魔波旬渐当坏乱我之正法。譬如猎师身服法衣,魔王波旬亦复如是……”

释迦牟尼圆寂约一千年之后,梁武帝作为一个对佛法未得其门而入的门外汉,竟然编经写经,把自己的东西混到佛经中去,流传后世,起到的难道不是魔王波旬想起的作用吗?怎么能够起到度人,或者超度亡灵的作用呢?根本是自说自话而已。

诽儒谤道 

梁武帝开始信道,后来改信佛,把老子、孔子都当作如来佛的弟子,说他们走了旁门邪道。在其一篇题为《敕舍道事佛》的诏书中说:“老子、周公、孔子等,虽是如来弟子,而为化既邪。”

而且说:百官和皇族都应该改变信仰,和他一样改信佛,“反伪就真,舍邪入正”。

其实佛家和道家作为这个宇宙中的两大修炼体系,都是可以度人的正法。就象太上老君是神仙,但他并不是如来佛的弟子,并不是只有作如来佛的弟子才能修成神。修佛还是修道都是个人的缘分和选择。佛家主要是修“善”修佛,道家主要是修“真”修真人。佛道两家都有自己的特点和体系,是不能掺在一起的。

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是在道家的呵护下开始的,比如黄帝向广成子问道,修成后乘龙白日飞升,这都是在老子著《道德经》之前的事情。也是在佛教流传到中国以前的事情。

说老子、孔子都是如来的弟子,真是极端荒谬。

梁武帝作为一个和尚皇帝,非常具有迷惑性,很多人以为他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但是他起的作用,不但使他统治下的一朝百姓生灵涂炭,还被后世反佛者拿来当作攻击佛的武器。

如唐高祖武德九年(626年),太史令傅奕曾极力鼓动灭佛,与笃信佛教的宰相萧瑀论战,拿出萧衍所谓笃信佛教却国破家亡的“实证”, 萧瑀作为萧衍的后人无言以对,败下阵来,以致李渊定下佛道齐灭的圣旨,但没来得及施行,就被继位的唐太宗废止。而后世因为读着他这个门外汉写的佛经,而影响参悟佛法真意的人,估计也是大有人在呀。 

(转自希望之声)原文网址為: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520397
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