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上的名剑,你知道它有多厉害吗?(2)

越王勾践剑(图片:Siyuwj/维基,CC BY-SA 4.0)
越王勾践剑(图片:Siyuwj/维基,CC BY-SA 4.0)

欧冶子,生卒年不详,春秋末期越国人,是中国古代制剑鼻祖。据《越绝书》记载,他曾为越王允常制了五口宝剑:湛卢巨阙胜邪鱼肠纯钧;为楚昭王制了三口名剑:龙渊、泰阿、工布。 其女儿名为莫邪,而干将是其女婿。干将、莫邪这二口宝剑就是其女儿、女婿制成。

越王允常后来把鱼肠湛卢胜邪(也叫盘郢)三口宝剑献给了吴王阖闾。允常死后,他的儿子勾践继承了王位。勾践也号称拥有天下闻名的五口宝剑,天下闻名。越国有个擅长相剑的人,名叫薛烛。勾践就把他召来询问。越王说:“我有五口宝剑,请你察定一下。”薛烛回答说:“我知道的粗浅的道理原本不值说,但是君王既然让我来,我也就不得不说了。”于是,越王将掌管宝剑的人召来,吩咐他拿出名叫毫曹的宝剑。

勾践就把他召来询问(示意图片:[宋]李唐绘画局部)
勾践就把他召来询问(示意图片:〔宋〕李唐绘画局部)

薛烛说:“毫曹算不上宝剑。宝剑应该是青、赤、黄、白、黑五种色光一起显现,没有哪一种色光能盖过其他色光的。毫曹的名声言过其实,其色光有缺陷,称不上宝剑。”越王说:“把巨阙宝剑拿来。”薛烛说:“巨阙也称不上真正的宝剑。宝剑应该是金、锡、铜熔混在一起无法分开的,现在,巨阙剑的金、锡、铜不能完全融合,称不上真正的宝剑。”

越王说:“但是当巨阙刚铸成的时候,我正坐在露坛上,这时恰巧有一个宫人驾驶着四匹白鹿拉的车子经过,车子太快,鹿受了惊,我就拿起巨阙剑朝车子一指,白鹿都往上跳起,丝毫不知道车子已经断开了。用巨阙去刺铜釜、砍铁砺,都是中间立即断开,轻松得就好像戳在谷米中,所以称它为巨阙。”

越王又吩咐拿出纯钧宝剑,薛烛一听到这个名字,突然怔住了。过了一会儿,薛烛才猛然醒悟过来,显出敬畏的样子,他走下台阶深思一下,然后理理衣服重新坐下来凝视着纯钧剑。然后薛烛拿起宝剑振手扬起,只见剑的华彩摇晃,如芙蓉刚开花似的鲜艳;看剑的文采,犹如天上星星闪烁般的灿烂;看剑的光泽,像水从池塘里满溢出来一样地涌动;看剑的锋刃,恰似峭壁一样的高峻;看剑的材质,正像严冰融解一样的鲜明晶莹。薛烛不禁脱口问道:“这就是所说的纯钧宝剑吗?”越王说:“正是。有人想用两个有市场的乡邑、一千匹骏马,再加上两个有千户人家的都邑来交换,你看值吗?”

薛烛回答说:“远不止这个价。当初铸造这口剑的时候,赤堇山崩裂出现了锡;若耶溪干涸现出了铜;雨师洒水清扫,雷公鼓风吹火;蛟龙捧住冶炉,天帝亲自装炭;天神太一也从天上下来观看,天上的精灵也下来帮助。欧冶子因为天神的点化和加持,掌握了全部才艺和工巧,铸造成三口大型宝剑和两口小型宝剑。第一口叫湛卢,第二口叫纯钧,第三口叫胜邪,第四口叫鱼肠,第五口叫巨阙。”

雷公鼓风吹火(示意图片:《中国民间信仰》插图)
雷公鼓风吹火(示意图片:《中国民间信仰》插图)

“吴王阖闾的时候,他得到了胜邪鱼肠湛卢三口剑。阖闾不推行德政,他的子女死后,杀活人来送葬。湛卢剑就如水般消失了,它经过秦国,又到了楚国。楚王一觉醒来,得到了这口吴王的湛卢剑,楚王把它洗净珍藏起来。秦王听说了,向楚王索要湛卢剑,楚王不给,秦王就兴兵伐楚,说:‘给我湛卢剑,我就退兵。’楚王还是没有给他。

“当时,阖闾又用鱼肠剑去行刺吴王僚。吴王僚内穿三层肠夷甲,严兵防范来赴阖闾的宴请。阖庐让专诸进献烤鱼,剑藏在烤鱼肚子里,专诸膝行把烤鱼放到吴王僚面前,吴王僚正被美味吸引时,专诸抽出鱼肠剑刺死了吴王僚。然而,这仅仅是剑在敌国小试锋芒,还没有看到它们在天下派上大用场。现在,赤董山已合拢,若耶溪深不可测,天神们也不会由天而降,而欧冶子也死去。因此,即使再想用整城的金子、满河的珠玉,尚且不能够换得这样的一口剑,那么,两个有市场的乡邑、一千匹骏马、两个千户人家的都邑,这些东西又算得了什么呢?”

我们再回头说当年楚王得到湛卢剑后,为什么面对秦王兴兵威胁的时候都没有把剑给出去。

话说楚昭王一觉醒来就看见有一口剑在床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把剑师风湖子风胡子)召来问:“我睡醒来得到这口宝剑,不知它的名字,是什么剑啊?”风湖子答:“这叫湛卢剑。”昭王问:“有什么说道?”

风湖子说:“我听说吴王得到越王所献的三枚宝剑:一叫鱼肠,二叫磐郢(也叫胜邪),三叫湛卢鱼肠剑被用来杀了吴王僚;磐郢用来陪葬了他死去的女儿;现在湛卢到我们楚国来了。”

昭王问:“湛卢为什么会离开(吴国)呢?”

风湖子答:“我听说越王元常(允常)让欧冶子铸了五枚剑,让薛烛看。薛烛说:‘鱼肠剑逆理不顺,不可服也,臣以杀君,子以杀父。’所以阖闾用来杀了吴王僚。‘一名磐郢,不法之物,无益于人。’所以送给死人了。‘一名湛卢,五金之英,太阳之精,寄气托灵,出之有神,服之有威,可以折冲拒敌。然人君有逆理之谋,其剑即出,故去无道以就有道。’现在吴王阖闾无道,杀了国君又想来进攻楚国,所以湛卢来到了楚国。”

昭王又问:“这剑价值多少?”

风湖子答:“我听说此剑在越国的时候,有个人愿出三十个有市之乡,一千匹骏马,二个万户之都,来交换。薛烛回答说:‘赤董山已合拢无云,若耶溪水深不可测,群神都已上天,欧冶子也死了,即使用满城的黄金,一整条河的珠玉,尚且不能换得此宝,何况有市之乡,骏马千匹,万户之都,如何说得出口?’”

楚昭王非常高兴,把湛卢剑视为宝贝。

(转自希望之声)原文网址為: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478880
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