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屠夫”邓小平的人生轨迹(一)

“六四屠夫”跪像(视频截图)
“六四屠夫”跪像(视频截图)

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

这些话语要是出自于下面这三个人中的其中任何一人,相信人们都不会觉得很惊讶,或者有什么异样的感觉。相反,当得知他们真实的遭遇时,那种言语无法形容的、令人肃然起敬之情会油然而生,很自然地为之掬一把同情泪。

这三人是谁呢?

仵德厚吴其轺刘粹刚鼠标点击他们的名字可看到他们各自动人的故事

前者在台儿庄战役时担任营长、敢死队队长,战功彪炳,后来升任少将师长,余生却过着回家种地和养羊的生活,靠挤出的羊奶换点钱补贴家用。

仵德厚在他夫人的坟前老泪纵横,泣不成声。(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仵德厚在他夫人的坟前老泪纵横,泣不成声(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后两者都是曾经翱翔在蓝天抗击日军的英雄。一个是身怀绝技的飞虎队队员、后半生却沦为三轮车夫;另一个是在热血洒长空之前,惦念自己新婚不久的妻子,唯有写信叮嘱她要好好的活下去,为保家卫国培育年轻的一代。后来,他的妻子果真在昆明创办的粹刚小学任教,大礼堂两壁挂满了为国捐躯的先烈遗照,包括高志航、李桂丹、阎海文、沈崇诲、乐以琴等优秀飞行员。当然,少不了她的丈夫刘粹刚。

然而,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这些“高大上”的话语偏偏是出自于一个四川人的口中,就不是滋味了。尤其是时至“六四”大屠杀的周年纪念日,不单咂摸出一种虚伪,而且还感到恶心。他,就是曾经躲在幕后下令屠杀北京爱国青年学生和市民的“六四屠夫邓小平。(邓在1981年《邓小平文集》英文版序言中曾这样描述自己:“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我深情地爱着我的祖国和人民。”)

当然,还有台面上表演的李鹏,这次铸造的“六四屠夫跪像也少不了他。只是感觉美中不足的、有点遗憾的是,李鹏邓小平跪下来都差不多高。要知道邓小平身高只有1.57米,他的脊柱不可能有那么长吧。但这都不是重点,重要的是在人世间的惩罚、鞭子抽打他是彰显正义良知的一种表现。即便这样,也足以使这些自称是唯物主义者的人心惊胆战、互相推责。

几年前《李鹏日记》在海外面世后,曾经在一篇评论文章之后读到了网名“额心到底”的跟帖,内容是:陈希同临死前出书,“我只是执行命令”;李鹏香港出书,“命令不是我发的,我接到上面的通知”;邓小平女儿,“这是个集体的决定,不是哪一个人定的”。既然“六四”镇压是挽救了人民,挽救了中华民族。带领中国走进了伟大的新篇章,其历史意义堪比遵义会议,辛亥革命,“五四”运动……怎么听上去,“六四”(镇压决策)像一坨屎,谁都生怕沾上?求解啊,痛苦啊?

当一个国家的人民没有喝止屠夫的勇气,也拿不出制止暴君的勇武,那就得接受屠夫陆续登场、暴君不断肆虐的命运。给予屠夫与暴君的历史评价的背后,同时也反映出活在该时代的民众那种屈从、畏缩、愚庸,怯懦的奴性,还是以全新的姿态,哪怕每一次迈出小小的一步?

六四事件,坦克隆隆,枪声阵阵,血染大地,京城惊魂。

多少善良的北京市民为了阻挡坦克军车碾压学生而奋不顾身地向前冲?

多少天安门母亲痛失自己的儿女不敢发声、不能申诉?

多少医生护士,甚至警察顶着戒严部队官兵的压力,力所能及地去保护学生和无辜市民?

毕竟,当初的大学生们为了“反官倒”、争取民主自由的诉求,却被诬蔑为搞反革命暴乱,遭遇坦克碾压,机枪扫射……

六四事件之后,甚至连香港的黑社会都以道义为重,利用快艇来运送被通缉的爱国学生,帮助逃亡的学生到海外,并且起了一个比较贴切的名字叫做“黄雀行动”。

(请参看:《江峰:“黄雀行动”  世上竟有如此正直有良知的黑社会》)

冷静下来,仔细地思考一下。

所有遭遇的一切艰难困苦,就如同那天广场上声讨“六四屠夫”的音响时断时续、争取自由的呐喊被干扰一样。然而,似乎这些也都并不太重要,回过头来从历史的长河中看就显得有点儿微不足道了,一切都只是个过程而已。因为,此等国家,必须到了“全民觉醒”时,苦难才能得以终结。

邓小平声明,不怕流血。他下令,不惜一切代价挺进天安门。直到他死,也没有表示过一丝一毫的悔意。

“屠城”之后,他接见进军天安门的有功人员,大家饮酒庆功,按功论赏,通缉“六四”运动的领导人,全国审判、关押、枪杀、行政处分了一大批人,一时间,一片白色恐怖。那些在整个过程中表现积极的人,一个个弹冠相庆,升了官……

人民军队杀人民!

除此之外,随着岁月的流逝,“满朝文武藏绿卡,半壁江山养红颜”。如今的社会风气和道德更加沦丧,不信?试看一下,有网友罗列了一连串的排比句子,还是挺能反映当代中国大陆社会的现状:

人民公安抓人民,人民检察诉人民,人民法院判人民,人民日报骗人民,人民医院宰人民,人民公仆榨人民……造假欺骗谎言暴力,哪里有了共产党,哪里的人民必遭殃!

然而,所幸的是,那些良知未泯的人,会一代传一代地记住当年六四事件的那份惨痛,让屠夫们时刻感到惶恐与不安。因为,对付暴政最好的方式和方法就是拒绝遗忘,坚持讲真话。

当中国人民都这样意识到,他们没有那样的儿子,在和平时期出动抵御外敌的野战军,屠杀自己的人民。那段屈辱,终将化为力量的源泉,等待冲破黑暗、迎接黎明到来的那一刻。尽管六四事件幸存者一个又一个地凋零,而当下所能做的就是用文字尽量地记录下来,那些永恒的记忆,还有唤醒更多的人出来共同回忆,告慰英灵。

看光阴似水,岁月如流,悠悠往事,金水桥畔仰望同一片星空。逝去的亡魂,昔日的学子精英们,还有多少会在天安门广场上空徘徊倾诉呢?

不管怎样,接下来的十多集内容,让我们一起来回忆过往的事情,呈现这位“六四屠夫”、被誉为中共第二代领导人、“总设计师”的来龙去脉,及其人生轨迹。

参考资料:

《夜话中南海:从江李总结的“六四”镇压经验教训看可能到来的解放军香港平暴》

(转自希望之声)原文网址為: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490031
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