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君出塞(3) 忍痛离乡应选

忍痛长行

姚氏眼睁睁的看着女儿昭君被人抬去,大放悲声,哭得死去活来,从此卧病在床,直病了数月。

王穰也不免顿足悲啼,思念女儿,只因妻子过于哀痛,惟恐伤了胎气,反而忍住悲伤,安慰姚氏。幸得姚氏十月满足,诞下一子。夫妇二人方把思念女儿之心稍稍放下。

州官率人直奔驿馆面见天使张让。在州驿馆,奉命办差的张让看到王嫱后,啧啧美赞道:“世上竟有这样的佳人,若非毛嫱(春秋时期越国美女)再世,定是西子重生。在大汉王宫看见的美人不知有多少,哪有一个人能比得上她?”

张让吩咐一定要好生款待昭君,殷勤侍奉。“倘若日后陛下欢喜,咱们可都是大大的头功。”

张让随后又悄言对州官说道:“这王美人不比寻常,必须得好好招待。有劳贵州预备香车宝马,准备一切衣妆装首饰,咱们不日启程回京。有了这位王美人,其他秀女也就不用再选了。”州官连声答应,赶紧出去备办服饰。

张让担心昭君离家思亲心切,就特意从之前选来的秀女中点出两名相貌端庄的少女回风、轻燕服侍昭君。昭君那里肯让他人侍奉,都是良家出身,都是一样的离家之命,彼此善待,互相安慰。

这两名秀女回风、轻燕看到昭君的容颜,彼此心地暗惊,世上果有这般貌美之人,宛如天仙下降,不胜爱慕,倒也心甘愿意地服侍她,照顾她。

张让见诸事已办妥当,只待车马备齐后即日启程。为免秀女知道行程,要与家族离别,彼此伤情。所以直到出发的前一晚才告诉诸位秀女,好好收拾衣物,明早动身。

至此,秀女们方知时间仓促到,连和家人相见道别的机会都不可能,径自婉转悲啼,掩面哭泣。

昭君暗自垂泪,转身又擦了眼泪对众姐妹说道:“事已如此,我们就这么哭也无益处。即便张让早几日说明,我们能和家人诀别,也不过彼此是大哭一场,仍然改变不了行程,反而劳神伤悲,使心中无法泰然抛撇,纵有万般牵肠,难以割舍,终不能违命违天。倒不如这样启程来的决绝意爽。诸位姐妹不要太过伤怀。我们就在此地对着家乡哭拜而别,算是对家族父老的感念及谢恩吧。”

昭君虽然襟怀旷达,但真正到了翌日启程之时也不禁悲填胸臆,泪流如雨,遥遥对着家乡拜了几拜,掩面痛哭:“父亲、母亲,不孝之女今日就要启程,从此永离膝下,再无见面之日了。惟望父母双亲康泰无虞,以安我心。”不觉一阵心扉痛彻,昏厥过去。

张让见昭君这般模样,恐他醒来还要悲伤,忙叫众人趁她昏厥之时,扶上车轿,直奔京城而去。

后来王昭君赐婚单于,荆门州的百姓,因为爱怜昭君,就将她生长的地方,改称为昭君村。到了晋朝,因昭君之名有犯晋文帝司马昭名讳,所以改称昭君为“明妃”,昭君村就改称为“明妃村”。唐朝诗圣杜甫,曾有一首咏怀古迹诗,其诗言道:

“群山万壑赴荆门,生长明妃尚有村。

一去紫台连朔漠,独留青塚向黄昏。

画图省识春风面,环珮空归月夜魂。

千载琵琶作胡语,分明哀怨曲中论。”

天心有命

昭君醒来后,得知已远离荆门十多里了,心中再次悲切,掩面而哭。回风、轻燕婉婉劝道不要伤悲,待到日后若有机遇,到时就可迎接令尊令堂一同前往京城骨肉团聚,届时相逢也为时不晚。

昭君谢过两位秀女,从此她力排愁绪,略节哀思。只是想念父母之情,时刻萦绕于心,即使勉强抛却,不到片刻又复卷而来。

向来旅邸柝声,敲破愁人乡梦,板桥人迹,更是能销羁客之魂。沿路看途中风景,举目四望,不见双亲,霎时触目生悲。若是目睹天上的月光,又更是催促着那方寸心,遥遥思切。一路之上,凡所见事物平平常常,然而一旦跃入眼睛,都是凭空添足乡愁。

昭君常常回望乡关,但见云树凄迷。茫茫前途犹如征尘渺渺,将一己之身衬托得如此渺小。

但这茫茫的乡愁思亲纵使绵延无限,但心中总有一道天始终撑起昭君的胸襟,即便当时昭君自己还不清楚,那是连接大汉、匈奴天命的所在,使她能在反复悲伤之余,仍有心力冲破那层层的情愁牵绊。

张让带领荆门秀女到达京城后,把她们安置在金亭驿馆等候圣旨。元帝听张让所奏,即刻传旨:赏赐张让黄金百两,给假一月,以赏其功、酬其劳。所有秀女都移入宫中,由宫廷画工毛延寿画图呈献后,再来依图钦点美人。

仇英《汉宫春晓图》局部,以春日晨曦中的汉代宫廷为题,描绘后宫佳丽百态,将画师毛延寿为王昭君画画的场景也绘于其中。(公有领域)

张让本想亲自把昭君献给元帝,以显自己才干。不料见驾之后,受到元帝一番嘉奖,又赐黄金,又恩假休息,这般恩宠也令人出于意料之外。张让当下欢喜得心花怒放,只顾叩头谢恩。一时间,把昭君忘得一干二净。

如果没有这一个月的假期,就凭张让每日在宫中侍奉元帝,即便今日忘了向元帝奏明昭君,明日还是可以再上奏,也不至于让毛延寿改画图形,使一代绝色佳人得不到天子的垂怜。

如果没有这一个月的假期,张让也没有任何的赏赐,他始终是在元帝身边左右的近侍。毛延寿肆意更改昭君画像,张让也一定会当面揭穿,不至于等到赐婚单于,金殿召见昭君时,天子才能当面目睹昭君的倾城之貌。

想来,天心注定,人各有天命。元帝没有与昭君相处的缘分,而茫茫朔漠,千里之外,自有应命之人单于。所以天心机巧,一点小小的设定,就使这位近在楼台的绝色佳人,成为遥遥相隔相盼的终生憾事。

张让一个月的假期,端端的成了这千古的缺憾。无奈天心注定,冥冥自有安排。任凭人的力量、皇权和财富,也都无法唤回和挽回。@*

(转自大纪元)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