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将军系列故事之十九:肝胆相照锻造谷

华盛顿将军与拉法叶特侯爵在福吉谷。(公有领域)
华盛顿将军与拉法叶特侯爵在福吉谷(Valley Forge,或直译为锻造谷)。(公有领域)

Valley Forge,在中文一直音译为福吉谷,也有直译为锻造谷,而这两个名字,都蕴含着深刻天意,十分写照现实。1777年冬天的福吉谷,是大陆军的锻造之地,淬火锤炼之地。

格洛斯特战役

1777年11月,枪伤初愈的小侯爵拉法叶特,加入了格林将军带领的一支队伍,在新泽西的康登县(Camden county),和英国人的军队,面对面、真枪实弹地打了一仗。

当时,拉法叶特带领着三百五十人左右的由正规军和民兵组成的队伍,前往敌区火线打前锋,当时敌方打前阵的是一支四百人左右的黑森军。不知是哪一个细节造成的擦枪走火,拉法叶特的队伍对黑森军发起了突袭进攻,其来势汹汹,势如破竹,造成黑森军的前方火线全部崩溃,集体往后溃退,奔逃中约六七十人被俘,还有伤亡。后方的康沃利爵士一看,前方居然交火打起来了,而且已经分出了明显胜负,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呀。若不是他当机立断派出掷弹兵,朝着拉法叶特和他的战士们,一阵狂扔烟雾弹、手榴弹,浓烟滚滚掩护了剩下的黑森军逃出生天,很可能打前阵的黑森军会全部沦陷在这么一个毛头小伙子手里。

夜幕降临,拉法叶特带着他完好无损的人马回到军营,格林将军十分诧异:咋了,让你小子出去打了个头阵,你就自个儿把这场战打完了吗?

发生在1777年11月25日─26日的格洛斯特之战(Battle of Gloucester),这次战役中,拉法叶特第一次担任了独当一面的指挥官,因为有目共睹的胜利,华盛顿将军特意向国会申请,授予小侯爵大陆军少将(Major General)军衔。

铁血丹心

12月,天寒地冻的深冬天气,拉法叶特到费城的主力军营和华盛顿将军汇合,也快乐拥抱了他的难兄难弟——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和约翰·劳伦斯,三个小伙子又快乐地聚在了一起,默契地说起了法语,像围起一道篱笆,一道围墙那样,那是属于他们三个人的语境,他们开心地躲在里头聊天。经历过了真枪实弹、炮火连天的战场,以及风云诡谲的国会和大陆军内部的人心变动、人事变迁,已经发生过的,正在发生的,这一切都在历练着这几个毛头小伙子的赤心。在大雪纷飞的福吉谷(Valley Forge),回想到这一年的费城夏天,绿风吹拂的大暑天,他们都感觉出了其中的沧桑。

Valley Forge,在中文一直音译为福吉谷,也有直译为锻造谷,而这两个名字,都蕴含着深刻天意,十分写照现实。1777年冬天的福吉谷,是大陆军的锻造之地,淬火锤炼之地,是绝境中的华盛顿将军在白雪皑皑的森林深处,单膝下跪,独自对天哀鸣祷告的祈祷之地;而1778年初夏,走出锻造谷的大陆军,已然改头换面,焕然一新。当后世的人们回望这场历时八年的独立战争,会油然慨叹:锻造谷,的确是独立革命的聚福之地。

当时的国会,因为盖茨将军与人谋划着成为大陆军总司令的“康威阴谋”,国会的要员们也一个个人心浮动。而为了不放弃费城,时时刻刻箝制英军的行动,华盛顿将军没有像去年冬天一样,将部队带到新泽西的莫里斯敦(Morristown)的农场过冬,而是选择了距费城的城市不远处的福吉谷(Valley Forge)。他向国会相关部门要求过了,在队伍来到之前,国会需要为部队盖起适量的木屋作营房,储备军粮、御寒衣物、毛毯和药品。然而,许是办事的人张罗不力,许是国会的要员们已经在内心将盖茨将军扶上了总司令的位置,以至于他们忽略了华盛顿将军和上万大陆军士兵的生存要求。总之,将军带领他的部队到达锻造谷时,那里什么都没有,既没有军营,也没有粮草和御寒的衣物和毛毯。总之,这座位于森林、河流、磨坊和农场之间的广袤的屯兵之地,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而在士兵们自己动手伐下木头盖好军营之前,所有人就生活在冷风冷雨的露天里。1777年冬天,是饥饿、寒冻,是集体的虚弱造成的流行病在军营的肆虐。因为革命胜负难卜,军营周围磨坊的农夫拒绝卖粮食给大陆军,却绕过重重关卡去卖给英军。可以说,情势的艰难,饥寒的折磨,死亡的恐惧,是1777年冬天,大陆军的集体记忆。

就是在这样的境遇里,拉法叶特小侯爵回到了华盛顿司令部。当时的军营,大雪天里,常常因断粮而炊烟不举,华盛顿将军自己也和士兵们一起挨饿。初见此情景,拉法叶特便将自己从家里带来的钱全都拿了出来,让后勤去想方设法地采买。法郎和英镑一样,在北美是极受待见的硬通货,在人们心里,这才是真金白银,比国会发行的那一批美元纸币,可靠太多太多了。军营周围的农夫拒收美元纸币,可是,不会和硬挺的法郎过不去。就这样,极缺的药品、面粉、培根、生肉、温暖的羊毛御寒外套、袜子和毛毯,源源地供给军营。

法拉叶特小侯爵,身为法国最富有的贵族,在他加入北美的独立战争之后,一直这样慷慨解囊,贡献出自己的财产,无私地支持独立革命,支持华盛顿将军,直到革命胜利。他的善良、热情和慷慨,一如他在战场上的无畏无惧的英勇一样,如此令人感动,他所经之处,人们总是不由分说地,集体爱上他。除了在司令部频繁出入的将军士官们喜欢拉法叶特,即使是军营里,一名最平凡的士兵,也能拥有拉法叶特的温暖的友谊。后世的画家们,创作过好多华盛顿和拉法叶特在锻造谷的画作。而最为生动的,流传最广的,则是1907年完成的一幅画作。画面的背景是白雪皑皑,朔风劲吹,雪地上生着熊熊燃烧的火堆,士兵们正围着火堆,露天烤火。骑着白马的华盛顿将军,和他并肩同行的年轻的拉法叶特侯爵,二人都头戴军帽,身穿军服,披着长长的黑红披风,在马上亲切地交谈着什么,一起巡视军营。一如我们前文说到的,拉法叶特和华盛顿将军的故事,具备着普世的审美和情怀,满足了人们对世间最美好的情感,对大丈夫之义的向往。在这幅画作里,人们看见了金戈铁马,铁血丹心,也看见了铁骨柔情,肝胆相照。也许,唯有用缘分,宿命,此生以前的誓约,才能解释这感动所有人,又远远超脱所有人情的,华盛顿将军和拉法叶特在Valley Forge的故事——那就是,在成为华盛顿将军,成为拉法叶特之前,他们之间,一个生命和另一个生命之间,就早已建立了忠诚追随的誓约。而1777年的锻造谷,只是生生世世的途中一站。◇#

(转自大纪元)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