拘留所所长:师父还说什么了?(组图)

所长感到震惊,一副豁然开朗的样子:噢,原来法轮功的忍不是我们理解的那种痛苦的强忍啊!他非常佩服的说:“啊,你都背下来啦!师父还说什么了?”
前一段时间,我被劫持到拘留所。在拘留所值班室,他们让我签字我不签;让我穿号服,我也不穿;让我坐下,我谢过他们,但是不坐,反正就是不配合。其它派出所有来送人的,我也给他们讲真相。拘留所值班警察冲着我大声吼我,我也不生气。我问他:“您这个警察,为什么这么凶?”他嘿嘿的笑了,扭头对送我的警察们说:“这样,我们这儿不能收她,她進来了不得把我们这儿的人都策反了!”
(一)“法轮功的事我们再也不管了”
一会儿,从里面走出来一个大眼睛的警察,冷不防我身边的几个小警察一下子围上来,把我反背着手摁倒在墙边的椅子上。我扭头对那个大眼睛的警察说:“你看看,我什么坏事也没干,警察就是这样对待一个按真善忍修炼的善良妇女。”那个大眼睛警察侧头看着我们,笑了起来。他一笑,那些摁倒我的警察们也立刻放手了。后来才听说那个大眼睛警察是拘留所的一把手。
那些警察拿我没办法,又把我叫到院子里,试图威胁我就范。他们三个人抓住我,拉开动武的架势问:“你们师父在哪儿?”我明白他们的意思,坚定的告诉他们:“师父就在我身边。”话一出口,他们每个人都好象当头挨了一棒,立刻就泄气了,刚才的那凶样也没了。最后打电话请示派出所领导。
从下午三点多一直等到晚上九点多也没有回音,负责的警察哀叹道:“所长不管我们了,让我们自生自灭。”我借机又告诉他们:“其实,现在法轮功真相资料满天飞,越高的领导了解法轮功真相越多,越不愿意替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背黑锅,只有你们这些警察被中共黑手挡在真相之外,被中共邪灵利用着无知的毁灭着自己的前程。你们知道吗?现在有好多有正义感的警察都在尽力的保护着大法弟子,为自己赎罪。比如,公安内部有行动时,他们先去通知大法弟子,然后再去走个过场,就说找不到人;有的接到不明真相民众的举报出警了,但是从这边把大法弟子带上警车,转着路口就把人放了;还有的去找人时,故意敲开法轮功学员邻居家的门问有没有炼法轮功的,回答说没有,就回去交差了……”
我告诉他们:“这些都是那些明白真相的聪明警察实际做出来的,你们平时对待工作那么多心眼儿,不是都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吗?而在对待法轮功这件世间最正义、最善良的事情上,你们那聪明劲儿都哪儿去了呢?而且这可是关系到你们未来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啊!”
那几个警察听了,有的木然,有的意会了,有的羞愧得脸都红了。
最后当我被往里带的时候,警察们带着悔意和歉意一再表示:“这是最后一次,你是最后一个,以后法轮功的事我们再也不管了!”
(二)拘留所所长:师父还说什么了?
头两天,因为值班的警察都看到了我来的时候不配合迫害的过程,所以也没有为难我的。到了第三天,换了一帮值班的警察。
那天,吃过早饭,我突然感受到一阵怕,我立刻意识到那个怕不是我,而是邪恶在怕,是邪恶看到即将被大法弟子的正念所灭才感到极度的恐惧。我立刻静下来调整自己并发正念。一会儿果然有个小警察过来叫我,说所长要找我谈话。
所长拿着笔记本站在走廊的门厅里,看见我走过来,他半黑着脸打开笔记本,一边做笔录,一边责问我:“你——叫什么名字?是某某某吗?入所手续上就是这么写的。”我沉默,心想:那都是他们自己整的,我才不承认呢!所长听不见回声,抬头看看我,继续问:“多大了?你怎么不穿号服呢?上这儿来就要遵从这里的规定,你知道我们这儿有黑屋子,有铁椅子的,你……”然后他抬手往身后一指。
我轻声的说:“可是我是炼法轮功的,法轮功没有错,我是按照真善忍修炼的人,是由师父管的,就得按照我们师父教导的去做。”
他问:“你们师父说不要穿(号服)了吗?”我答:“没有,但是我们师父说这是对法轮功的迫害,我们就是不能配合迫害。江泽民为了迫害法轮功,动用了整个国家机器,包括媒体、军队及整个司法系统。从九九年到现在二十多年了,现在国际上也都开始清醒,开始起来公开反对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了……”

 2019年10月20日,纽约法轮功学员在布鲁克林游行。(戴兵/大纪元)2019年10月20日,纽约法轮功学员在布鲁克林游行。(戴兵/大纪元)

我接着问:“你知道我为什么不穿(号服)吗?”“为什么?”“是为了你们!如果我穿了,将来有一天清算迫害法轮功的时候,这就是你们迫害法轮功的罪证!”
没料到,那所长听我这么一说,突然向后一个趔趄,忙陪着笑,急急的表白:“我可没迫害真善忍!”然后他顺手拖过身边的藤椅坐下,并示意身边的小警察给我拿过凳子来。
我说:“不用了,我站着吧。你坐着,我站着,这样表示我对您的一种尊重吧。”所长目光中带着惊喜:“哟,你们炼法轮功的还很讲礼貌!坐下,坐下吧!”
我坐下后继续说:“我不穿号服就是不承认法轮功违法,不承认你们迫害法轮功了,我只不过在这儿受几天罪罢了。”
这时所长感动了,眼圈都红了。也许是工作中的一种惯性思维吧,他不由自主的问:“你看,你炼法轮功不上班……”说到一半,他自己都意识到没道理,说不下去了甚至不好意思的笑了。见此情景,我也笑了。
我说:“谁说我不上班啦,是你们把我绑架到这儿来,不让我上班的!我不但上班,而且还是优秀员工呢。你看,我今年快五十了,到您(所长看上去五十多岁)这个年龄的人都懂,女人年龄一大,特别是生孩子后,一般都会腰酸腿疼的,我同事中年龄比我小的都整天喊着受不了了,而我就是因为炼了法轮功体力上才能和年轻人一样,而且因为我有工作经验了嘛,所以我现在还是单位的工作主力。我被绑架到这儿来了,公司肯定很着急,这给公司和我个人都会造成损失,但这不是我愿意的,是迫害造成的。”
他又问:“你炼功你婆婆支持吗?”我说:“她不炼功,所以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情况下,她会害怕,但是在我身上她也亲眼见证了法轮大法好,所以对我的修炼她也不能再说什么。我以前身体很不好,五月初别人都穿短袖了,我还裹着羽绒服。用我婆婆的话说:‘那脸色比黄纸还黄,看着就叫人揪心;要个儿媳妇本来是想她伺候儿子的,现在反过来我儿子得伺候她,还得给她花钱看病,更何况能不能养活个孩子还是问题!’炼法轮功后我的身体完全变好了:我从九七年开始修炼到现在二十多年了,我都没吃过一片药,我婆婆一直和我们住一起,这个她是亲眼看到的。”我又讲了在生活琐事中按真善忍善待婆婆的详情。
说到这儿,所长一边合上笔记本一边说:“算了,一些事,你不愿意说,我也不问了。你看!‘真善忍’,‘忍’字头上一把刀啊……”那表情表示他从内心同情法轮功真的不容易。
我说:关于忍,我们师父是这样说的:“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1]。
所长感到震惊,一副豁然开朗的样子:噢,原来法轮功的忍不是我们理解的那种痛苦的强忍啊!他非常佩服的说:“啊,你都背下来啦!师父还说什么了?”
我就想师父这么多年讲法,说的可多啦,我怎么能说得完呢!于是我简单的给他做介绍:其实炼法轮功没那么复杂,法轮功有五套功法,动作都很简单,主要在修心性,就是按照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要不然炼功和做体操有什么区别呢?师父说过:“我说我什么也不要”[2]。“我只要大家那颗心,修炼的心,向善的心。”[2]你想,宇宙中那么多星体,地球也只不过是一粒尘埃,更何况一个小小的人呢!太阳和月亮为什么会自己转动呢?那是宇宙中的一种机制,而炼法轮功的,师父也会给他身体里下上一套机制,当做到符合真善忍时,那种机制就会自动运转。
(三)演示功法
妈妈与小孩在湖畔打坐炼功(摄影:梁淑菁/大纪元)

法轮功第五套功法(示意图)

所长听完,非常羡慕的问:“法轮功怎么炼?”于是我站起身把第一套功法给他演示了一遍。他问:“还要打坐,是吧?”我答:“是,我做给你看吧。”他说:“不用了。”
我理解他,所以我坐到板凳上,抬起一条腿平放在凳子上,然后打着手势告诉他,把另一条腿从外边搬到这条腿上就可以了。他微笑着点头。因为旁边还有其他警察,我说:“你看我这腿放在这儿是很平的,而天安门自焚的那个王进东,他的腿翘的老高,所以我们一看就知道是假的。”

然后,所长又问:“你现在炼到什么程度了?”我告诉他,法轮功炼静功时最好的状态就是自己什么都不想,“感觉自己好象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美妙”[3]。“只有自己的思维,一点意念知道自己在这里炼功”[3],但是不能睡着了,睡着了不行。
我说完,所长非常满意的站起身来说:“好了,听你这么一说,法轮功确实是好,炼法轮功你也确实受益了。看来,我是说服不了你了,我也管不了你了。”

 2019年10月20日,纽约法轮功学员在布鲁克林游行。(戴兵/大纪元)
2019年10月20日,纽约法轮功学员在布鲁克林游行。(戴兵/大纪元)
 2019年10月20日,纽约法轮功学员在布鲁克林游行。(戴兵/大纪元)
2019年10月20日,纽约法轮功学员在布鲁克林游行。(戴兵/大纪元)
 2019年10月20日,纽约法轮功学员在布鲁克林游行。(戴兵/大纪元)
2019年10月20日,纽约法轮功学员在布鲁克林游行。(戴兵/大纪元)
 2019年10月20日,纽约法轮功学员在布鲁克林游行。(戴兵/大纪元)
2019年10月20日,纽约法轮功学员在布鲁克林游行。(戴兵/大纪元)
 2019年10月20日,纽约法轮功学员在布鲁克林游行。(戴兵/大纪元)
2019年10月20日,纽约法轮功学员在布鲁克林游行。(戴兵/大纪元)
 2019年10月20日,纽约法轮功学员在布鲁克林游行。(戴兵/大纪元)
2019年10月20日,纽约法轮功学员在布鲁克林游行。(戴兵/大纪元)
 2019年10月20日,纽约法轮功学员在布鲁克林游行。(戴兵/大纪元)
2019年10月20日,纽约法轮功学员在布鲁克林游行。(戴兵/大纪元)

 2019年10月20日,纽约法轮功学员在布鲁克林游行。(戴兵/大纪元)

2019年10月20日,纽约法轮功学员在布鲁克林游行。(戴兵/大纪元)
 2019年10月20日,纽约法轮功学员在布鲁克林游行。(戴兵/大纪元)
2019年10月20日,纽约法轮功学员在布鲁克林游行。(戴兵/大纪元)
 2019年10月20日,纽约法轮功学员在布鲁克林游行。(戴兵/大纪元)
2019年10月20日,纽约法轮功学员在布鲁克林游行。(戴兵/大纪元)
 2019年10月20日,纽约法轮功学员在布鲁克林游行。(戴兵/大纪元)
2019年10月20日,纽约法轮功学员在布鲁克林游行。(戴兵/大纪元)
 2019年10月20日,纽约法轮功学员在布鲁克林游行。(戴兵/大纪元)
2019年10月20日,纽约法轮功学员在布鲁克林游行。(戴兵/大纪元)
 2019年10月20日,纽约法轮功学员在布鲁克林游行。(戴兵/大纪元)
2019年10月20日,纽约法轮功学员在布鲁克林游行。(戴兵/大纪元)
 2019年10月20日,纽约法轮功学员在布鲁克林游行。(戴兵/大纪元)
2019年10月20日,纽约法轮功学员在布鲁克林游行。(戴兵/大纪元)
 2019年10月20日,纽约法轮功学员在布鲁克林游行。(戴兵/大纪元)
2019年10月20日,纽约法轮功学员在布鲁克林游行。(戴兵/大纪元)
 2019年10月20日,纽约法轮功学员在布鲁克林游行。(戴兵/大纪元)
2019年10月20日,纽约法轮功学员在布鲁克林游行。(戴兵/大纪元)
 2019年10月20日,纽约法轮功学员在布鲁克林游行。(戴兵/大纪元)
2019年10月20日,纽约法轮功学员在布鲁克林游行。(戴兵/大纪元)
 2019年10月20日,纽约法轮功学员在布鲁克林游行。(戴兵/大纪元)
2019年10月20日,纽约法轮功学员在布鲁克林游行。(戴兵/大纪元)
 2019年10月20日,纽约法轮功学员在布鲁克林游行。(戴兵/大纪元)
2019年10月20日,纽约法轮功学员在布鲁克林游行。(戴兵/大纪元)
 2019年10月20日,纽约法轮功学员在布鲁克林游行。(戴兵/大纪元)
2019年10月20日,纽约法轮功学员在布鲁克林游行。(戴兵/大纪元)
 2019年10月20日,纽约法轮功学员在布鲁克林游行。(戴兵/大纪元)
2019年10月20日,纽约法轮功学员在布鲁克林游行。(戴兵/大纪元)
 2019年10月20日,纽约法轮功学员在布鲁克林游行。(戴兵/大纪元)
2019年10月20日,纽约法轮功学员在布鲁克林游行。(戴兵/大纪元)
 2019年10月20日,纽约法轮功学员在布鲁克林游行。(戴兵/大纪元)
2019年10月20日,纽约法轮功学员在布鲁克林游行。(戴兵/大纪元)
 2019年10月20日,纽约法轮功学员在布鲁克林游行。(戴兵/大纪元)
2019年10月20日,纽约法轮功学员在布鲁克林游行。(戴兵/大纪元)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一》〈新加坡佛学会成立典礼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圆满法》〈三、动作机理 〉
(文转自明慧网,因篇幅原因,节选前部分)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 大陆免翻网址:https://x.co/v7777 或 https://x.co/v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