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峰时刻】疫情死亡数表面暴增实际缩水 首次承认人口下跌 中共有目的

江峰: 疫情死亡数表面暴增实际缩水 首次承认人口下跌 中共有目的(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中共官方突然公布疫情死亡人数和承认人口60多年来首次下跌,死亡人数表面暴增实际缩水,改口九年后才会人口负增长的说辞,突然首次承认中国人口出现负增长。自媒体时评人江峰分析评论了这一轮操作背后中共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中国因疫情死了多少人,实质是围绕谎言与真相的争辩

这两天网络上关于中国到底因为疫情死亡了多少人,有很多关注也有很多的争议。其实说白了就是围绕着谎言与真相的一场争辩。但是体制外的人是很难拥有真实数据的,只能通过官媒正式发布消息当中,从他们互相做整合互相矛盾中抽丝剥茧做出接近真相的判断;甚至连体制内也难拥有真相,因为人人提防,官员层层推诿责任,数字是根据政治需求、做官安全而制定的,甚至连国家的高级决策都很难拥有准确的数字。说白了就连习近平本人又能获得多少真实全面的情况呢?

九十年代,我曾经认识某个南方大省和军事单位共同豢养的麻将高手,这个事儿一般人听起来都觉得很稀罕了:怎么国家机关、军队机构还会养这样的人?养个专么打麻将的人,都有省政府参事的工作证的,是进建制的县团级待遇。您听听啊,正团级上校专业麻将高手,同时专精搜哈锄大D。为什么养这样的人?就是为了陪更高级的官员包括中央干部、军委和各总部的主官打牌。我跟他试着玩儿,他把牌放倒了跟你打明牌,一会儿一个十三幺就自己摸起来了。我说你这个高呀。他说,这不是真本事。能打好自己的牌的全国多地是,也就是个魔术师的水平。打牌打得最高境界,是知道对方领导要什么牌,还能赶在自己就差一张摸上手之前,让领导先糊,这样领导会觉得自己很有智慧很有运气,是“奉天承运”的部长或书记。这就是中共的机制。领导或者国家的决策者看到的是不是事实?是,但那是制造出来的事实,用于满足领导的“永远正确”和部下的“能干忠诚”。

上周六下午(1月14日),中共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新闻发布会,国家卫健委医政司司长焦雅辉在会上称,“通过分析显示”,2022年12月8日至2023年1月12日,全国医疗机构累计发生在医院COVID(新冠病毒,俗称中共病毒)感染相关死亡病例5万9,938例。

卫健委宣布疫情死亡数字
卫健委1月14日宣布疫情死亡数字(视频截图)

我们知道中共卫建委12月25日在北京等地进入疫情最高峰的关键时刻,宣布停止公布每日染疫人数和死亡人数。疾控中心此前最后一次公开数据是1月8日,称在12月7日至1月8日期间,只有37人因COVID死亡。报告还说,自该疫情大流行开始以来,中国共有5,272人因COVID死亡。时隔四天,这突然爆出来近六万人死亡,是因为无奈、压力还是什么别的目的呢?这个数字外界普遍不认可,那么更加真实的数据又是什么呢?

中共为何突然宣布近6万死亡数字?同时承认人口负增长

就在卫健委承认近六万人死亡的公告前一天,13号星期五,据北京“经济观察报”当日的报道,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教授马京晶等人组成的课题组,发布一份疫情感染报告,称2月底开始“过峰”。截至今年1月11日,全国感染率约达64%,感染人数累积约9亿。

北大报告
北大报告(视频截图)

如果按照同样是中共官方认可的报告显示的9亿人感染为基数, 6万人的COVID的死亡率,还不到中共官方统计的“2021年传染病死亡率”中肺结核死亡率的一半。

中共会为一场还不如肺结核危险的传染病把上海这样的经济中心、中共的财政命脉掐断,然后把全国主要一线城市都封锁起来么?甚至还说要提高到政治高度,中共会为结核病都不如的疫情打一场全民战争么?当然不可能,充满了巨大的矛盾。

突然从死亡37人变成近6万人,这个数字跟绝大多数中国人遭遇亲人过世没有关系,它是中共为了安抚一个多月来中共高级干部家属的大量死亡准备的一个数字。数据分析公司Modern Alpha团队主管李倩在推特上分析说:“按照(人口)比例来算,全国59938人的死亡份额,北京差不多约有1070人死亡。大家都知道,死亡数字没有那么低,因为官方公布的北京名人死亡名单都可能超过1000人。”

数据分析公司Modern Alpha团队主管李倩推文
数据分析公司Modern Alpha团队主管李倩推文(视频截图)

而这个思路反过来思考,也可以说明,全国享受高级干部待遇、被列为社会名人的死亡数字,正好就是6万人。

你可以说,各地高级干部和名人可没有北京那么集中。是啊,各地的医疗资源和专门为高干准备的医疗特供也没有北京丰富啊。也就是说,这个死亡数字的突然增加,一个是为了安抚高干与名人家属的怨气,连死都死得不明不白,应该有的告别仪式都没有;此外,高干的医护程序乃至死亡都是各地干部局、直属工作部甚至中办负责的,大面积的死亡是要追究组织责任的。为了撇清责任,就必须把这6万人从其它基础病死因中剥离出来。

要知道根据中共体制内离退休干部待遇,疾病自然死亡只有相当于于20个月退休金的抚恤金,但是因公死亡可以有40个月基本工资作为抚恤金。离退休干部不会在上班的时候死亡呀,不适用因公死亡,那只要确定不是普通疾病自然死亡,如果是医院抢救不及时,就可以享受因公死亡的抚恤金。所以就会有人跟组织上闹:要么给钱,要么高干家属联合起来追究党中央疫情失控的责任。因此本质上6万人的数字完全是为了稳定中共体制上层建筑的稳定而制定的。当然这个数字也要顾及中共的面子,也就是要确定比西方普遍疫情大流行时期的死亡率要低,普遍要低十到一百倍才能体现出所谓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来。这就像我说的那个团级待遇的麻将高手,造假不难,难在让领导自己觉得自己很有智慧、很受上天眷顾。

但是毕竟6万人的死亡数字依然与人们的感性观察、肉眼所见差距太大,中共紧密配合地做出了2022年全国人口数字,17号公布数据称2022年底全国人口较上年底减少85万,是60多年来首次人口下跌。外界第一反应就是中国人口进入负增长所带来的人口红利消失、经济增长无望。但是我们还要注意到这个数字背后的另一个重要观察。

我们知道中共官方公布的数据已经不能反映中国真实的人口,外界早已分析出中国人口已长达数年负增长,对此中共是不承认的;而中共自己说九年以后会出现负增长的数学模式,那它为什么自己突然改口承认人口负增长?为什么它要打自己的脸呢?很显然,它就是在为全国疫情造成大规模人口减少作铺垫了。也就是说中共要把三年疫情造成人口减少的责任甩锅到以往的“计划生育”政策以及人口生育率低等宏观人口趋势上,从而冲淡疫情造成的人口锐减的惨烈

恶性不移,中共也曾大幅掩盖三年大饥荒死亡人数

那么我们可以问,人口报告反应的60多年来首次人口下跌,那么60多年前的人口下跌发生了什么呢?三年大饥荒。死了多少人呢? 唯一正式官方承认的,是来自“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二卷,提供了一个数字:“据正式统计,1960年全国总人口比上年减少1000万。” 而目前民间以及部分半官方承认的数字,则是浮动在3000万以上。然而即便是这样的数字,也只能是合理的推测,真正中共自己的统计数字,当年粮食部和公安部搞出来一个数千万人的数字,被周恩来下令毁灭了。但是我们至少可以确认一点,就是人口数字的下跌,或者按中共的说法九年后出现的人口负增长今天出现了,意味着巨大的人口死亡的悲剧再次降临这个多难的民族。

目前各国医学科学家根据西方的疫情统计数据,推测中国此次疫情将经历数百万人死亡,而对2019年发生的疫情根本无法推算,中共只承认5000多人。但是从常识判断,疫情是从中国武汉起源的,经历了其他各国都不会有的更长时间的传播期,又恰逢所有其他国家都没有的春节,全国人口接近30亿人次大流动的特殊传播渠道,而中国的医疗资源显著低于西方世界,尤其是广大的占人口60%以上的农村地区,最多是简易的乡卫生所。世界卫生组织的最新估计显示,在2020 年1 月1 日至2021 年12 月31 日期间,与新冠大流行直接或间接相关的全部死亡人数约为1490 万,那么中国应该有多少死亡人数呢?五倍,十倍?

粗略分析三年疫情中国死亡了四亿人

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指出,这场瘟疫三年来给中国人带来了四个亿的死亡。这一论断让不少人难以接受。许多人认为与自己的体验有差异,的确是身边有人去世了,甚至朋友圈里面家人都有不在的了,但是四个亿毕竟太惊人了。大饥荒时期的死亡基本上都发生在主要产粮区的湖南、河南、四川、湖北等省的农村地区,陕西、山西、江西几乎没有受到冲击,而大城市里的人们只是感觉供应紧缺,那毛泽东的红烧肉、红烧大虾是没有断过的。

而今天,疫情波及全国每一个角落,大家还记得大白们到草原、到青藏高原的牧区去做核酸吧?这一次灾难波及的深度广度远远超过三年大饥荒。我记得前几年海外讨论大饥荒死亡人数的时候,就有中共五毛在那里叫喊:你们家谁被饿死了? 大城市的人在大饥荒时期没有过死亡体验,而今天,殡仪馆的排队长龙,甚至有家属在居民区楼下自行焚烧家人遗体,这种体验是真实的吧?

我们其实也可以从众多数据中寻找蛛丝马迹。国家民政部《2019年中国殡葬服务行业市场现状及发展前景分析》指出,大陆在2018年的殡仪馆数量是1730个,共有焚化炉6444个。在武汉肺炎期间,殡仪馆人员暴露出来的数据显示,武汉7座殡仪馆84个火化炉日常焚烧900具遗体,疫情期间加班每天超负荷运转焚烧2000具。那么全国范围火化炉是武汉地区的80倍,一天就是16万遗体,全年多少?5800万,去除每年的正常死亡人口报告说1000万人,那就是4800万人,火化与农村地区的土葬比例6:4,那一年就是7200万。而同时,殡葬业在过去三年中呈现不断增长态势,业务有增无减,还有过去几年增加的焚化炉至今没有进入统计。

中国殡葬业分析
从中国殡葬业情况分析(视频截图)

说回体验,此次疫情,各地殡仪馆已经更加超越武汉肺炎时期的工作负荷,原来一个炉子烧一个人,这是一个道德底线,而现在一个炉子容量500斤,能塞进三个人就同时焚烧三个人,烧的时间也比原来短,烧完了拿出来竟然还是完整的骸骨! 殡仪馆还搞个什么终极体验,家属发一个小锤子,自己去敲,把殡仪馆人员要做的流程都省掉了,你说这是不是要比原来的满负荷一天2000人还要多上几倍?丧尽天良啊!让家人自己去敲自家亲人的骸骨,这种刻骨铭心的痛,会让人记一辈子啊!再说了,你还真的不知道敲的是自己的亲人,还是旁边的人正在敲自己亲人的骸骨啊!

大饥荒的死亡人口统计,根据纪实《墓碑》的作者杨继绳先生记述,饿死3600万人。因饥饿使得出生率降低,少出生人数为4000万人。饿死人数加上因饥饿而少出生的人数,共计7600万人。也就是说大饥荒带来的人口损失并不仅仅是直接饿死,还有死于次生灾害和相应损失的人口

对于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来说,生命的意义远远大于数字本身,对于修炼人来说,不仅逝去的人、还有那上天安排本该来到世上的人,都是生命。

公安数据库泄露证明中国人口10亿上下;儿童卡介苗接种数量与人口数量矛盾

上海公安局数据库泄露事件是在2022年7月初,上海公安数据库遭入侵,黑客(ChinaDan)在网络犯罪论坛公开出售中国大陆居民信息和警察案件数据,是一起大规模资料泄漏事件;总共包含逾十亿居民的个人资料,有23TB海量数据。

公安数据库泄露证明中国人口10亿上下
上海公安数据库泄露,证明中国人口10亿左右。(视频截图)

人口专家易富荣先生的总结当中有一项,就是发现中国打卡介苗的新生儿数目,与卡介苗实际施打数字差异很大,平均一个儿童打了2.5针左右。要知道卡介苗是国家强制的被称作“人生第一针”,一个孩子只打一针。

卡介苗接种数量质疑人口数量统计
卡介苗接种数量质疑人口普查出生数量(视频截图)

而出现1:2.5的情况说明了两点:第一,与国家人口总数据有了矛盾,出生人口少了2.5倍;第二,就是新生儿在过去三年疫情大流行中,与人口普查实际数字产生差异,每年六七百万新生儿,被疫情夺走了生命。

还记得不少朋友看过的那一幕场景:一个不到三岁的孩子,程序化地去排队接受核酸检测,对于这个小生命来说,也许白色的棉签和白大褂,就跟我们的少年时代每天必须的游戏和蹭得浑身泥巴一样,是生活的必然了。我多么希望,我们所有侥幸活着的人,不要再在中共构造的谎言当中习以为常,生命其实远远大于跟随与歌颂,生活本来是可以自己活出来的。

欢迎观看本期完整视频

江峰每周更多独家时事与原创精彩系列节目,请移步到【干净世界】平台的《江峰时刻》频道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