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回眸】承制御药200年 同仁堂梦断谁手(下)

北京同仁堂的珍贵药膳(宋碧龙/大纪元)

北京同仁堂,前身是乐家老铺,由康熙八年(1669年)间太医院吏目乐显扬开创“同仁”堂号而得名,至1954年近300年间,同仁堂品牌堂号、资产及配药秘方均为乐氏家族持有,祖遗代传。1723年雍正元年,开始供奉御药,历经八代皇帝,历时188年,获皇权特封,书写了同仁堂老字号的辉煌历史。
1954年同仁堂第13代传人乐松生“主动”请求公私合营,以年定息6.16万元(旧币)的收益交出了金字招牌的乐家同仁堂,自此,同仁堂不再姓乐。1968年4月,乐松生一家三口命陨文革。
接上文

仁行天下 同修善德

乐家从康熙至道光年间也曾几度因经营不善而面临危局,引入外氏股份,但因同仁堂号保持不变,且乐氏从未彻底撤股,使得乐家同仁堂得以起死回生。
乐家第10代传人乐平泉精研制、善经营,道光二十三年(1843),他将同仁堂的经营权从董氏手中取回。之后,他配制了虎骨酒等百十种新药,还建立了前店后厂的经营模式,建立“自东自掌”的管理原则,即从进药材到配制,一切都有自家人亲自掌控,他甚至不许子女经营其它行业,不开设同仁堂分号,这样就有力地保证了资本和技术的集中,增加了市场的竞争力。
中国传统的商人,向来注重商道,以商践道。同仁堂在极盛时期,仍不忘仁行天下、同修善德。同仁堂在各省举子参加京城会试之际,经常免费派送给学子们藿香正气丸、四季平安散等制品,尽管是赠品,但乐家下料同样仔细规范。

同仁堂在各省举子参加京城会试之际,经常免费派送给学子们藿香正气丸、四季平安散等制品。示意图。图为明(传)仇英《观榜图》局部。(公有领域)

京城每年要挖城沟修筑,时有污泥晚间弄脏了行人的衣服,乐平泉便让人做了一批批的大灯笼,夜间高悬在路口,灯笼上的“乐家老铺”光亮通明,照亮了路面,也照暖了夜行人的心。乐平泉还开设普善粥厂,接济流民饥汉,兴办义学,救助失学儿童。
因过去数遭火灾而造成损失,同仁堂后在大栅栏倡导成立了普善水会,同仁堂为主要会员,出资、出人,实施专业消防救火,所用设施是德国进口水车。光绪十四年(1888)腊月十五日,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紫禁城贞度门突然失火,大火直奔太和门和库房,宫中的喷水设施达不到那样的高度,普善水会得到火警,立刻出动,专业的操作和先进的设备很快将火势控制并熄灭。西太后大喜,特下旨封普善水会为“小白龙”。
同仁堂第10代传人乐平泉去世后,夫人乐许氏接管同仁堂,增设了查柜制度,修订了《同仁堂药目》。抗战时期,日本人企图出资入股,进而占有同仁堂,遭到同仁堂后人的坚决抵制。乐许氏生有四个儿子,乐许氏离世后,同仁堂进入“四房共管”时期。

中共的“统战”

乐松生是乐家第13代传人,也是乐家同仁堂最后一代掌门人。
早在1949年,中共就将红色触角伸至乐氏同仁堂,通过地下党向同仁堂传人宣传中共所谓的“保护工商业”等欺骗性政策。3月,中共组织的同仁堂工会,代表劳方与乐松生展开劳资谈判,红色职工代表拿出了阶级剥削理论指责乐家四房拿钱是在剥削工人,乐家非常不理解,回答说,“我们是资方呀。”
出生在传统商道家庭的乐松生曾在北京汇文中学读书,当时也受到过共产主义理论的迷惑,红色背景的同仁堂工会推选乐松生为同仁堂经理。传统商人的仁义加上对共产主义的轻信,使乐松生在中共窃政后,很快被“统战”。

“土改”期间,乐松生赴四川参加西南“土改”工作。示意图。图为中共向农民宣传《土地改革法》。(公有领域)

“土改”期间,乐松生在中共北京市委的“关怀”下,赴四川参加西南“土改”工作,农民惊心动魄的“翻身”和地主血腥的被打倒,深深地“冲击”着乐松生的心灵。
1950年朝鲜战争时,同仁堂除了按北京市国药业捐献计划的34%认捐外,又多认捐2亿元,最后总共认捐近7亿元。
1952年中共开展“三反”“五反”运动。中共对同仁堂实施了“欲杀故纵”的手法,声称三次查出同仁堂的严重问题,但因其认错态度好,被划分为基本守法户而免于惩罚。
威逼利诱、软硬兼施是中共的手段,消灭你才是它的目的。接受了中共的领导,等待你的必定是它张开的血盆大口。

1954,“交出同仁堂!”

1953年中共在同仁堂建立了第一个党支部。同年,中共开始了“公私合营”的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运动。那时,同仁堂的四大房每年的分红,每房达到4.3万元。
当时中共“公私合营”的政策是,中共注资私企,经营领导者由中共委派官方人员,生产纳入计划轨道,私企清产核资拿定息。说白了,就是你的一切不归你了,归中共了。
乐家深知对抗改造是什么结果,刚从“土改”前线回来的乐松生当然更清楚这一切。1954年,乐松生带头“主动”向中共递交同仁堂公私合营申请。8月9日,中共在大栅栏同仁堂门市部成立了七人公私合营筹备委员会和15人的清产核资领导小组,并起草了协议书。
8月27日,协议书签字生效,中共北京市立即向同仁堂注资25亿元。1954年,中共核定同仁堂私有股金为123.3万元。且不说同仁堂品牌资产的无价,当时在清产核资中的很多同仁堂文物古物因有争议而放置一边,事后恐怕也很难算在内。

乐家就这样交出了经营近300年的天下第一号品牌。图为北京同仁堂的珍贵药膳。(宋碧龙/大纪元)

乐家就这样交出了经营近300年的天下第一号品牌。按照中共的“恩准”,乐家四房还可以凭借这123.3万元每年拿6.16万元的定息。1956年,乐家达仁堂资产合并至同仁堂,共计156.67万元,年定息7.6万元,中共总共只付了10年的定息,计76万元。
1966年,同仁堂由“公私合营”完全变成了全民所有制经营。

乐松生一家三口命陨“文革”

1955年10月,乐松生和工商联其他主任委员在中南海受到毛泽东、周恩来接见。1956年1月,乐松生在天安门城楼向毛等中共领导人“报喜”,同年,乐松生被选为北京市工商联主任委员,并被任命为北京市副市长。
文革中,乐松生被视为彭真的红人而被打倒,1966年8月20日,红卫兵纠察队冲到大栅栏同仁堂药店,摘下了挂了300年的镇店金匾,烧毁了。

同仁堂的传统药品也被迫更名,“安宫牛黄丸”被更换为“抗热牛黄丸”。示意图。图为安宫牛黄丸。 (National Institute of Korean Language/Wikimedia Commons)

同仁堂药店因带有“封资修”色彩而改名为北京中药店。同仁堂的传统药品也被迫更名,“安宫牛黄丸”被更换为“抗热牛黄丸”,“再造丸”被改为“半身不遂丸”,“万应锭”被改为“清热丸”。同仁堂的品牌效应就这样被糟蹋了。
乐松生在崇文门的家中被批斗殴打,母亲和夫人梁君谟被牵连一起挨打,乐松生的母亲和夫人竟然先后不幸被活活打死。
1968年4月27日夜里,走投无路的乐松生在极度的恐惧下,自杀离世,终年60岁。1978年9月5日,中共给平反后的乐松生举行骨灰安放仪式,骨灰盒里放的只是乐松生生前戴过的一副眼镜,乐松生在文革中的遗体早已不知下落。

尾声

中共从1952年开始的“三反”、“五反”运动对当时的民企资本家也造成了极大的打击,在中共的挑唆下,群众运动中的工人们视资本家为阶级敌人,检举揭发、批判殴打,资本家则人人自危,纷纷“坦白”交待,上海在四个月“五反”运动中,仅自杀的企业主及家属就达到了876人。
到了“公私合营”阶段,大大小小的民营企业主们早已无心再战,也再无选项,要么“被自杀”,要么主动“合营”。@*#
 
(转自大纪元)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 大陆免翻网址:https://x.co/v7777 或 https://x.co/v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