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外仙乡何日省,万里东风一梦遥

文:云起时分

yunboutique首饰(云坊)

87版“红楼梦”播出的时候,我7岁。刚烈决绝的尤三姐,英气逼人的贾探春,让我感叹:生为女子,当如这般。
依稀记得,探春远嫁那集,我一边看电视一边帮妈妈扫地电视里响起一首歌,扫帚从手里滑落,我随即蹲在地上。妈妈问我怎么了,我说:心里难受。妈妈赶紧把我抱到床上说,那赶紧睡会儿吧,奇怪你以前从来没有胸口疼的毛病啊…我连那首歌的名字都不知道,更不明白,那首歌为何能让一个7岁的小女孩心中如此难过。
多年来,那句悠扬哀婉的歌词却总在脑中回想:奴去也,莫牵连…仿佛曾几何时,我也在一场旷时日久的流浪前,说过类似的话:吾去也,莫牵念… 然后便从千年长青的绿洲,踏向万年孤寂的旷野。多希望是一场梦,但转身望去,已空无一人。
因为太想家,所以一看到似曾相识的面孔,便泪如雨下。
因为太想家,所以当似曾相识的面孔转身远离,便只能鼓起勇气,再次告诉自己,冰冷绝望只是幻觉,不能停止前行。
旷时日久的飘零,磨折了多少生命。所以见不得人寒冷孤单,看见了,就要付出温暖,给予陪伴。
所以,才会与木头和石头成了朋友。她们是我北大的同学,我在她们身上,依稀看到自己。
木头是个眼神清澈的女子,她的心中有一汪清泉。她常常没有理由的开心欢笑,没有理由的流泪伤感。而很多时候,她的眼泪欢笑都不是因为自己。所以为了不让別人觉得她奇怪,经常需要躲起来,或披上没心没肺的伪装。她总担心別人觉得她异类。我告诉她:你是个稀有动物,而我是专门保护稀有动物的。
石头是个风华绝代的女子,她的心中有一座冰山。她像未经世事的孩子一样热爱单纯美好,也像饱经世事的妇人一样看尽冷暖世情。我第一次去她家借宿,她说:“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住过同学朋友家,也没有请人到我们家住过,你是第一个,你相信吗 … 我跟別人说一天閒话都不累,可是我跟你说几句心里就累了,因为我无法用那些套话来面对你。所以咱们別谈那么多,就一起享受生活吧 … 你是咱们班的宠物,不过你所有权是归我的,你要记得,不然你就太不是人了 …”
我以为我会给木头提供保护,给石头提供陪伴,直到我们都变成小老太太的那一天。但是,当我决定留美的时候,我想,我们一起变成小老太太的未来,不会发生了。
当时,我作为纽约大学的交换学者,来到纽约,知道了中国大陆信仰迫害的真相,决定用自己所有的力量呼吁世人关注,当然也知道这个决定的后果。
我先是切断了与国内朋友和家人几乎所有的联系,担心会导致他们被骚扰威胁;然后找到纽约大学负责交换项目的老师,把我决定留美的经过和盘托出,希望不要影响纽约大学和北大将来的交换合作,那位老师拥抱我许久,说她从未觉得自己的工作如此有意义;之后,我告诉北大的老师,我无法回去完成答辩,因为我在这里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我主动放弃学位,请老师不用为难,老师反覆叮嘱:千万別和你的同学断了联系啊 ……
再后来,有同学来看我,转告木头和石头的关切担忧。我才知道,国安与教育部的人来到北大,让学校开除我的学籍,但老师说:人家早就自己放弃学位了。我先是畅快淋漓的大笑,再是黯然神伤的沉默:木头和石头该多担心啊。
后来,木头问我:你觉得法轮功很冤,你心里知道就好,干嘛非要弄得人尽皆知呢?
后来,石头问我:你把自己变成別人茶余饭后的谈资妆点生活,这样有什么意义呢?
后来,国内的朋友问我:你这样大张旗鼓,弄得自己回不来,你父母以后可怎么办啊?
他们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只有站在聚光灯下,发出最大的声音,才能在不放弃自己良知的同时,给自己的家人朋友提供最好的保护。我之前的一切行为,已足以证明我的“不可救药”,那么还有谁会浪费时间,去威胁骚扰我的家人朋友呢?
我想起在“红楼梦”中听过的那首歌,我现在知道,它的名字叫“分骨肉”:
一帆风雨路三千,把骨肉家园齐来拋闪。恐哭损残年,告爹娘:休把儿悬念。自古穷通皆有定,离合岂无缘。从今分两地,各自保平安。奴去也,莫牵连。
红楼已翻阅多次,当然也记得探春的判词:
才自精明志自高,生于末世运偏消。清明涕送江边舰,千里东风一梦遥。
后来,我做了一个梦,那梦如此清晰,多年过去,梦中的色彩和细节仍历历在目。
梦中,我站在白云之巅,俯瞰青山环绕的云海,云海之下,是一个世外桃源般美丽的国家,我便是那个国家的守护者。我知道国中所有人的一思一念,它们像是来自云海的微风,拂过我的思绪。我在那个国家,有两个朋友。一个将要成为国中的太子妃,她大婚的那天希望我能到场,她一转念,我便到了。我著布衣裙钗,无人知晓我的身份,穿过重重身著绿色宫装的宫人,见到了她:她和今生的木头一样,还是那个眼神清澈的女子。她的寝宫之外是一片桃林,我的另一个朋友正在桃林漫步,想要见我,她一转念,我也便到了:她和今生的石头一样,还是那个风华绝代的女子 …
再后来,我便根据那梦境,做了一个发钗:有位仙人,来自云外仙乡,找寻和守护著她的故人。红尘飘零,旷时日久 … 深知背井离乡之苦,才知踏上返本归真之旅的机缘,是怎样弥足珍贵,才会不惜一切,守卫那带来希望和救赎的永恒光明。
云外仙乡何日省,万里东风一梦遥。希望我与故人,只是隔着一个梦境的距离。

yunboutique首饰(云坊)

更多惊喜:  https://www.yunboutique.com/
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  大陆免翻网址:https://x.co/v7777 或 https://x.co/v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