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满天下 赵孟頫与管道昇爱情故事

左:(传)元 管道昇《苏蕙与璇玑图》(局部),哈佛大学塞克勒艺术博物馆藏。右:赵孟頫画像,清叶衍兰绘。(公有领域)

左:(传)元 管道昇《苏蕙与璇玑图》(局部),哈佛大学塞克勒艺术博物馆藏。右:赵孟頫画像,清叶衍兰绘。(公有领域)

世人都知赵孟頫,鲜知其妻管道昇
管道昇是当时名满天下的江南才女,她曾以一首诗,使有外心的丈夫回心转意:
“一块泥,捻一个你,塑一个我。
将咱两个,一齐打破,用水调和。
再捻一个你,再塑一个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
与你生同一个衾,死同一个椁。”
揉碎,融合,打破,再重塑,慢慢成为对方的一部分,也许这就是夫妻间的相处之道吧。

28岁嫁给了赵孟頫

每每提到自己的夫人,赵孟頫总是得意:我夫人生来聪慧过人,笔墨文学无师自通,老丈人把爱女当宝贝,一定要给她找个乘龙快婿,挑来挑去,后来终于选中了我!
管道昇,字仲姬、瑶姬,她出身江南大户,是春秋管仲的后人,其父是乡里倜傥之人。
当时正值南宋灭亡之际,有宋朝皇祖血统的赵孟頫蛰居在家,被管父相中。他认为赵孟頫日后“必贵”,就把28岁的管道昇嫁给了35岁的赵孟頫。
赵孟頫成婚不久,被广求人才的元世祖看到,见他玉树临风,神情闲远,惊呼赵孟頫为“神仙中人”。赵孟頫从此入仕,一路平步青云,从最初的四品官至一品,位极人臣。夫贵妻荣,管道昇也被封为魏国夫人。

元 赵孟頫《幽篁戴胜图》。(公有领域)
元 赵孟頫《幽篁戴胜图》,北京故宫博物院藏。(公有领域)

天上人间此佳偶 齐劳共命兼师友

赵孟頫号雪松道人,是诗、书、画、印全能的“元人冠冕”, 为其红袖添香研墨的管夫人,也是 诗、书、画三绝的大才女。他们被称作“天上人间此佳偶,齐劳共命兼师友”。
这对修养相当、志趣相投的夫妻,琴瑟相和,两人心弦始终为对方而波动,他们对诗作画,珠联壁合。
赵孟頫画春江垂钓,夫人就为他补墨竹;管道昇画张梅竹卷,赵孟頫就给她题字,赵孟頫说夫人不学诗也能诗,不学画还能画得这么好,一落笔就超逸绝尘,简直就像炫耀自己的无价之宝。
而管夫人非常谦虚,自言看赵孟頫下笔,自己也就知道了一点笔墨,总想操弄笔墨,并非认为女红不重要,只是天性太喜欢,不能自已罢了。

赵孟頫题管道昇《石坡垂竹图》。(公有领域)
赵孟頫题管道昇画《石坡垂竹图》。(公有领域)

“得妻若此 夫复何求”

和所有的恩爱夫妻一样,他们也闹别扭。
赵孟頫曾有“山妻对饮唱渔歌”的知己之叹,但后来,面对“玉貌一衰难再好” 的管夫人,赵孟頫还是有过外心。
大德年间,在浙江主管儒学的赵孟頫,偶遇歌姬崔云英,便动了纳之为妾的念头。那时朝中很多同僚都有三妻四妾,纳妾也是平常之事。
年过四旬的管夫人,带着儿子留守大都已二年有余。知道丈夫变心,管夫人心里想必也是百转千回吧。但她没有抒怨怒之气,而是淡墨轻扫,给夫君写了一首元曲。
《我侬词》
你侬我侬,忒煞情多。
情多处,热似火。
把一块泥,捻一个你,塑一个我。
将咱两个,一齐打破,用水调和。
再捻一个你,再塑一个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
与你生同一个衾,死同一个椁。
据说赵孟頫得此词,大笑而止,再不提纳妾之事,“有妻若此,夫复何求!”

世间尽有丹青手 写照端须似此人

管夫人的书法蜚声天下,当时连她的寸绡片纸,人都争购之,学习以为范例。她的小楷精美,端正森严,而且比赵孟頫的书法更富有变化;她的行草俊逸洒脱,圆润天成。史上把管夫人与卫夫人并列,称为书坛二夫人。
赵孟頫“书画同源”思想的最好实践者,就是管夫人了。她首创“晴竹”一体,以书法飞白手法画竹,劲挺有骨。 她经常揣摩竹子的姿态,将竹子的生长环境、品种以及画竹步骤汇总成谱,成为元代的绘画理论著作《墨竹谱》,影响深远。管夫人还喜欢梅花,赵孟頫赞曰:“下笔辄妙,不让山仙。”
赵孟頫、管道昇、赵雍一家三口合作过一幅墨竹图卷,乾隆皇帝对管夫人评价极高:世间尽有丹青手,写照端须似此人。

元 管道昇《墨竹图卷》,纸本墨笔,北京故宫博物院藏。(公有领域)
元 管道昇《墨竹图卷》,纸本墨笔,北京故宫博物院藏。(公有领域)

管夫人流传下来的书法作品大多都是佛家经文,她笃信佛教,曾手书《金刚经》等数十卷,遍赠名山名僧。
元代之后,中国寺庙中的观音都为女性,与管夫人有很大的关系,她编写了《观世音菩萨传略》,把民间流传观音的身世进行了重新整理,肯定观音为女性。此书吸引了很多妇女信佛,流传甚广。

人生贵极是王侯 浮利浮名不自由

当时皇帝皇太后都非常欣赏管夫人的才艺,皇太后赏赐她上等美酒,还经常邀她进宫做客。一次宫中宴罢归来,管夫人在《自题画竹》中写道:
宴罢归来未夕阳,锁衣犹带御炉香。
侍儿不用频挥扇,修竹萧萧生微凉。
此诗文浅意深,将宫中的炎热与修竹的清凉对比,写出了身为命妇的管夫人,依然有超脱名利的淡然。

元管道昇《烟雨丛竹图》卷(局部),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公有领域)
元 管道昇《烟雨丛竹图》卷(局部),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公有领域)

帝京喧闹,管夫人曾填《渔父词》,劝丈夫弃官归隐:
名与利,付之天,笑把渔竿上画船。
人生贵极是王侯,浮利浮名不自由。
争得似,一扁舟,弄月吟风归去休。
晚年贵倾朝野的赵孟頫,与管夫人也是高度契合,他们夫妻一直与僧人道士往来密切。寻求人生解脱,是他们共同的向往,所以他们的诗画,有着超凡脱俗的意境。

管道昇致中峰禅师尺牍。(公有领域)
管道昇与中峰禅师尺牍。(公有领域)

生同一个衾 死同一个椁

1318年,管夫人复发脚气病,赵孟頫获旨送夫人回家乡。4月25日,他们从都城出发,5月10日,在山东临清的一条小船上,58岁的管夫人病逝。赵孟頫和儿子护柩,把管夫人遗体送到她日夜思念的家乡,后来葬在德清县千秋乡东衡山。这是管夫人生前选定的地方。
三十六载相伴,倏忽就天人两隔,赵孟頫“栖栖然无所依”,哀痛之极,长时间不能镇定伤痛。

夫人管道昇去世后,赵孟頫“栖栖然无所依”,哀痛之极。图为赵孟頫自写小像册页,绢本设色,北京故宫博物院藏。(公有领域)

管夫人离世的那年冬天,皇帝派使者召赵孟頫回京,但赵孟頫婉拒,后来皈依了佛教。
四年之后,1322年6月16日,赵孟頫追妻而去。他与管夫人合葬于德清,实现了“生得一个衾,死同一个椁”。
管夫人生育了3男6女,是典型的贤妻良母,德言容功,无一不备;在家上侍公婆,下教子女,家里家外都打理得井井有条。赵孟頫说她待客应事,无不中礼合度。儒家的礼法,佛家的慈悲,使管夫人常常救济不幸,恩施族人,侍奉先祖之祠,恭敬谨慎。
在她的言传身教之下,次子赵雍、孙赵凤、赵麟,都成了著名的书画家;元代四大家之一的王蒙,就是她的外孙。
管夫人虽有殊异普通女人的才华,却没有忘记自己的本分,她能获得一个女人完满人生,凭借的不仅是才华与智慧,更是儒家道统的至深修养。

赵孟頫管道昇次子赵雍所作《挟弹游骑图》。(公有领域)
元 赵雍《挟弹游骑图》,北京故宫博物院藏。赵雍是赵孟頫和管道昇夫妇的次子。(公有领域)

(转自大纪元)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