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跨国科技公司副总裁揭中共欧洲暗杀行动

前跨国科技公司副总裁揭中共欧洲暗杀行动
前跨国公司ABB电网自动化副总裁,法轮功学员吴文昕先生曾三次险遭中共当局的暗算。(新唐人截图)

近日,前跨国公司ABB电网自动化副总裁吴文昕向记者讲述19年前,他于2003年三次险遭江泽民“610”人马暗算的经历。

吴文昕现已退休,居住在德国。23岁时他作为高新技术工程师在ABB工作。这是瑞典和瑞士的一家全球技术领先的跨国公司,有15万员工,分布在140个国家。吴文昕曾在该公司任职全球电网自动化市场销售经理,中国大陆是他面对的重要市场之一。多年来他需要每年飞往大陆谈生意,那里的客户包括华北电力局局长、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等。

因他的身份和职业,中共统战部盯上了他,说:“吴先生,你看美国这么欺负我们,你要为我们国家做贡献啦。”中共一次次拉拢未果,后来发现,吴文昕1995年就开始修炼法轮功,1999年,中共镇压法轮功后,他曾是欧洲法轮大法佛学会会长。

江泽民派往德国一个暗杀队

2003年,江泽民亲自下令要让吴文昕从地球上消失。这是吴文昕在大陆合作的伙伴中有高官向他“偷偷泄的密”。

江泽民早期曾担任中国电子工业部部长电力部的一些高官曾是江的部下,其中有官员和吴文昕私下交朋友。他们知道吴炼法轮功,但一直愿意和他做生意,觉得他值得信赖。

在吴文昕生命攸关之时,一位高官冒险托人带给他一个绝密消息。他才知道自己已被中共“610”列为要暗杀的对象。

“610办公室”是1999年6月10日,在江泽民的指令下,中共中央成立的一个超越政府和法律的非法机构,专门指挥和实施对法轮功的迫害。

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是由创始人李洪志先生1992年在中国大陆传出的一门佛家修炼法门,短短七年时间,有上亿人走入修炼。通过遵循“真、善、忍”原则修炼,另加五套简单易学的功法使修炼者道德提升,身体健康。

据中国国家体育总局1998年组织的专家调查结果,修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有效率高达98%。同年,由前人大委员长乔石为首的中央老干部在详细调查后,得出了“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

江泽民对法轮功在中国各界广受欢迎的程度极为妒嫉,恐惧自己的权势不稳,1999年7月20日,他下令打压法轮功,随后在省、直辖市、市、县、乡等各级都建立了“610”办公室,23年来不遗余力地迫害法轮功修炼者。

在中国国内,“610”执行江的“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的迫害政策,并把黑手伸到海外,干扰迫害海外法轮功学员。

吴文昕的经历是诸多法轮功学员所见证的迫害之一。

2003年年初,吴文昕的一个部下,也是他的朋友到中国谈生意,回德国后给吴带回一张未启封的纸条,这是吴的大陆高官朋友嘱托带回来的。

纸条上写着:某年某月某日到某年某月某日,不要待在你所在的国家,这段时间会派去一个暗杀队

当时,正好有一位在希腊外交界颇有人脉的富商要约见吴文昕,此人很愿意支持法轮功。吴文昕就与他约定了会面时间,飞往希腊,度过了两周,正好是那张纸条上所警示的危险期。

这样他躲过了一劫。

总统套房里的正邪交战

几个月后,同年6月,吴文昕陪ABB集团高层的一个大老板去中国,审查ABB在大陆的情况。他与此老板私交较好,两人在离开大陆前的一天晚上一起吃饭、聊天。夜里12点,他才回到自己的房间,正准备上床睡觉。

“咚、咚、咚”门前传来敲门声。这么晚,谁来敲门?吴文昕警觉起来,轻轻走过去看门孔,只见门外站着两个四十来岁的男人。他们终于来了!他脑子里闪出这一念,接着镇静地打开了门。

“您是吴先生吗?我们是国安的。”

“什么事?”

“没什么事,只想和你交朋友。”

“交朋友?现在是半夜凌晨15分,这个时候交什么朋友啊?我要睡觉了。”

“对不起,您整天忙这忙那的,忙到现在您才回到您的房间啊。”

“噢?好吧,那进来吧。”

“不用,我们领导在上面等你。”

吴文昕心想,事到如此已没有退路了。即使他之前不开门,也是无用的。他所住的宾馆是当时北京顶级的长城饭店。他能逃过那伙人的监视?“那好,我去。”他平静地说。

他跟着那两个人上楼来到一个房门前,门牌号码是1024,那是一套总统套房。

进去后,只见一人坐在沙发上,约莫六十岁。那人迎面站起身,一脸笑容,十分友好地向吴文昕介绍自己姓钱。吴文昕心里清楚,此人该是中央“610”的一个大官。

双方坐定后,钱姓官员大夸吴文昕,说在欧洲没有一个中国人像他那样干到那么高的位置上,诸如此类。

然后,钱把话锋一转,说:“吴先生,你不要误会,我们不反对你修‘真、善、忍’,不反对你修法轮功,‘真、善、忍’多好啊。可是呢,我们获得非常准确的信息,你是被别人利用了。我们是来帮你的。”

1995年11月,吴文昕在阅读了法轮功著作《转法轮》之后开始修炼,并明白了“名利这些东西,生带不来,死带不去,很多事是冥冥中有定数”。此后,他的身心发生很大变化,心绞痛不翼而飞,事业也步步高升,负责全球一百多个国家的市场与销售二十多年。虽然责任与工作量更大,但他感到“身心不再疲惫”,他说,“我只想感谢大法,因为大法让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谛”。

吴文昕笑了笑说,“钱先生,我进来时,你还说我怎么聪明、怎么能干,怎么是中华民族的精英。怎么突然间我就变得这么笨啦?成了被人利用的政治工具了?

“钱先生,你刚才说你不反对法轮功,那为了证明你真的是这个意思,我有一个建议。我明天就坐飞机回德国了,明天早上6点钟,我们可以约好在天安门广场上碰头,我教你炼功。如果半小时之内不发生任何事,我就相信你说的话。”

钱没有接话,而是急忙找话题岔开。他说着说着,突然问道:“吴先生,你肯定经常有机会去见你的师父(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你们是在哪里见面啊?”

“哦,你想知道我师父在哪儿?”

“是、是。”

“第一、我不知道他在哪里;第二、我知道也不会告诉你。”

钱又继续扯开话题,说着说着,又问他是否和另一个国家的法轮大法的协调人是好朋友,和他住在哪里。

“我不知道他住在哪里,我从来没有去过他家。不过,我知道也不会告诉你。钱先生,你省下你的时间吧,不用再问了。”

钱见目的没达到,就换个口吻说:“吴先生,我们互相帮个忙好不好?你帮我忙,我就帮你。

“你只要告诉我老钱,中国大陆的哪个项目你想赢,我就保证你赢。我不管你的对手是西门子啊,还是美国通用电气啊,还是法国的阿尔斯通啊,谁都敌不过你。我老钱只要同电力局的局长打个电话,这个项目就是你的了。怎么样?”

吴文昕以前在大陆做的项目最小的是200万美元,最大的是5,000万美元,当时在大陆的营业额占ABB全年总营业额600亿美元的5%,即营业额30亿美元。

他相信钱说的话,只要国安的头给电力局局长打个电话,哪个局长敢不听?

吴文昕心里看得明白,钱由开始的吹捧到拉拢他,到打听消息,都未成功后,就开始收买他。钱明白,用钱贿赂吴不管用,就利用他的事业心、功成名就的心让他就范。

但是这一招也不灵。吴文昕问:“钱先生,你说互相帮忙,你要我帮你什么呢?”

钱忙说:“很简单,我有个建议,你不是到处去演讲吗?”他开始一个个罗列起来:2000年,吴在日内瓦联合国演讲;某年某月某日,吴在欧盟议会发言……他不用看笔记,都记在脑子里。

“你可以继续演讲啊,可是你要让人家知道中国的真实情况,中国共产党多么好啊,对不对?”

“交易,这是在做交易!”吴文昕心里暗想,中共的这一套不知道让多少中国人上当,它给你好处,你就要答应它,为它说话做事。其实,何止是中国人呢,外国的政要不也被就范吗?接受中共的旅行邀请,所有费用被承包,还给你生意做,回国后,你就要为它做事。不有西方政要回国后就开始抵制当地法轮功学员的反迫害活动吗?不是有取消对法轮功的褒奖吗?不是有为中共说好话的……?

“钱先生,你找错人了。”吴文昕一字一句地说。这一下,他让对方恼羞成怒。

钱站起来,“砰!”一拳重重打在桌子上,接着用手指着吴文昕的鼻子说:“吴文昕,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你是欧洲反华分子Number One!”

吴文昕接过话题说:“钱先生,我们谈了三个小时的合作,我一直没有找到我们之间任何可以合作的基础。但是现在你说完这句话后,我发现,我们还是有合作的基础的。”

屋里突然静下来,那三个人目瞪口呆,无言以对。

“钱先生,你刚才在骂反华分子,这是我们共同之处。你知道吗?你不喜欢反华分子,我也不喜欢反华分子。可是,有一点你搞错了。我不是反华分子,我也是反对反华的。

“什么叫反华,反对中国。那么什么是中国?中国的文化、中国的人民、中国的江山,这是中国。我绝对同意,我们一起去打击那些破坏中国文化、破坏中国人民、破坏中国江山的组织和人。

“擒贼先擒王,我们要把力量集中对付全世界最大的反华组织——中国共产党。”

三个人全变成了哑巴,表情木然。“610”的头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吴文昕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钱没有了先前的威风。

吴文昕继续说:“朋友们,中国的文化是全世界最灿烂、最发达的文化,谁把现在的中国人,特别是年轻人弄得对古代的文化一无所知的?是中国共产党。

“在和平时期,八千万中国人被害死,那不是反华是什么?中国以前是山清水秀,现在到处是穷山恶水。你们知道吗?因为污染,中国的河流70%没有鱼了。那不是反华是什么?

“朋友们,让我们一起对付全世界最大的反华势力——中国共产党!”

那三个人依然不知所措,哑口无言。

吴文昕站起来说,“对不起,我明天一早要赶飞机,还要陪我的老板一起走,我不能迟到啊,那我告辞了。”说完,他起身往门外走。

对方没有反应,也没有阻挡。

当吴文昕打开门正要离开房间时,钱才回过神来,走上前阴森森地说:“吴先生,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你要知道,你不合作的话,你和你的家人都会遇到无穷无尽的麻烦。吴先生,我希望你回家好好想想我今天讲过的话。”

吴文昕回敬道:“钱先生,我也希望,我走了以后,你也好好想想我给你讲过的话。”

吴文昕看清了对方使用的那套黑帮黑道的伎俩:先说服你为他做事,说服不了就行贿,贿赂不了就威胁你,再不行,就要杀你。

不过这次他镇定自若、有胆有识地闯过了第二劫。

前跨国公司ABB电网自动化副总裁,法轮功学员吴文昕先生曾三次险遭江泽民、“610”的暗算。(新唐人截图)

德情报官员紧急约见

几个月后,约在2003年9月份,吴文昕又要到中国去谈生意。他的秘书帮他在中领馆办签证,出奇快地就拿到了。临行前,他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德国情报部门要约见他,这使他感到惊讶。

见面时,一位德国宪法保卫局的官员开门见山地说:“吴先生,您要去中国大陆吗?不要去!”没等他反应过来,对方接着说,“您要去的话,那就是您人生中的最后一次旅行。”他震惊不已。官员又说,“这次中国(中共)那边要对你下毒手。”

官员担心吴文昕没完全听懂,就解释说,“有可能,你到了北京,你过马路时,一辆车开过来,你就完了。他们会说,发生了意外;或者他们把你抓起来,说你是某国的特务,判你无期徒刑。”

吴文昕会意地连连点头,情报官员又告诉他,“您以后再也不要去中国,但还可以去香港,不过不要跨出香港进入中国一步。”

到了2014年,德国情报部门又告诉他,香港也不要去了。

(转自大纪元)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
大陆免翻网址:https://x.co/v7777 或 https://x.co/v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