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和携儿女制作高智晟浮雕 美纪念馆展出

耿和携儿女制作高智晟浮雕 美纪念馆展出
9月20日,一幅用7,355枚子弹壳拼制成的高智晟艺术头像浮雕在美国华盛顿DC的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馆公开展出。右一为美国国务院负责民主、人权和劳工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斯科特‧巴斯比(Scott Busby)、右二为耿和,左一为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Bob Fu)、左二为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安德鲁‧布兰德伯格(Andrew Brandberg)。(李辰/大纪元)

“非常感谢你们能来见证14年来我们全家第一次‘团聚’,我们全家‘团聚’在了这幅‘高智晟浮雕’艺术作品里。”

“尽管在21世纪科技如此发达的今天,我们全家只有一张儿子两岁时的全家福。我相信在座的每一位都有智能手机,您随时可以翻看父母、家人、孩子及所爱的人的照片……而这种温馨的场景,对我和孩子来说是一种奢望。”

“14年来,我再也没有见到我的丈夫,孩子再也没有见过爸爸……我们不知道他在哪里,是死是活!”

这是中国著名人权律师高智晟的妻子耿和,9月20日在美国华盛顿DC的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馆里的一段发言。当天,一幅用7,355枚子弹壳拼制成的高智晟艺术头像浮雕在这里公开展出,以纪念失踪5年的高智晟律师。这幅作品是耿和携女儿耿格、儿子高天昱历时两个月,在知名雕塑家陈维明的指导下亲手制作的,上面有耿和、耿格和高天昱三人的签名。

耿和在活动上表示,希望美国政府伸出援手,以行动营救高智晟。

高智晟,因长期为受迫害的法轮功等弱势群体发声,2005年遭中共当局强行关闭位于北京的律师事务所,吊销律师执照;2007年8月13日,高智晟被中共“强制失踪”;2009年,高智晟的妻子耿和被迫携带一双儿女,踏上逃亡之路……高智晟全家被迫妻离子散,至今近14年。

美国国务院负责民主、人权和劳工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斯科特‧巴斯比(Scott Busby)、美国联邦众议员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和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委员、前众议员弗兰克‧沃尔夫(Frank Wolf)等政要和非盈利组织代表也出席了当天的活动。

图为活动现场。右一为美国联邦资深众议员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右二为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右三为知名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左一为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USCIRF)委员、前国会资深众议员弗兰克‧沃尔夫(Frank Wolf)、左二为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Bob Fu)、左三为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安德鲁‧布兰德伯格(Andrew Brandberg)。(李辰/大纪元)

耿和:希望美国以行动营救高智晟

9月20日,耿和(左)在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馆举行的活动发言中。(李辰/大纪元)

耿和在发言中说,“我请求美国驻中国(中共)使馆官员能否到美国公民耿和的丈夫高智晟的老家,去寻找、打探他究竟是死是活呢?”

“我们需要帮助”,她表示,她和孩子虽然生活在美国国土上,但并没有摆脱中共施加给他们全家的迫害和恐惧。她透露,她在大陆的两位亲人在中共的逼迫下自杀。

“在这样的人道灾难面前,没有人可以袖手旁观,我希望今后在美国的国土上,再也不会重现这样的虚拟‘团聚’的场景”,她说。

国务院人权副助卿:永远支持像高智晟一样的勇士

美国国务院负责民主、人权和劳工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斯科特‧巴斯比(Scott Busby)在发言中。(李辰/大纪元)

美国国务院负责民主、人权和劳工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斯科特‧巴斯比(Scott Busby)在发言中说,“美国强烈谴责中共不公正地关押高智晟律师,我们呼吁中共说明他的下落,停止让记者、律师和其他像他一样寻求报导真相并捍卫人权和基本自由的人噤声的行为。美国将永远支持像高智晟这样寻求建立一个更加公正、稳定和繁荣社会的勇士。”

他表示,中共还在继续无情地打压人权捍卫者和宗教信仰人士。

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安德鲁‧布兰德伯格(Andrew Brandberg)。(李辰/大纪元)

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安德鲁‧布兰德伯格(Andrew Brandberg)发言说,“高智晟以为维权人士和宗教少数群体辩护、记录中共侵犯人权行为而闻名。”

“我们将继续呼吁中国(中共)政府无条件释放所有被拘押的人权律师,并呼吁美国和其它自由世界的政府也这样做。”

史密斯议员:中共如同纳粹一般

美国联邦资深众议员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在发言中。(李辰/大纪元)

美国联邦资深众议员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发言表示,在奥巴马政府期间,他曾呼吁美国政府帮助高智晟的女儿耿格等5位中国良心犯的女儿和他们的父亲相聚。

“当高智晟自由了,当其他非常勇敢的人们也都获得自由的时候,他们将成为英雄,就像陈光诚一样,每个人回头来看时都会说,中国因为他们而自由。我们尽最大的能力扮演重要的角色,我们也必须扮演那个角色。”

史密斯还说,几个月前,他就中共活摘器官的问题举行了听证会,“我们了解到每年有5.5万~10万法轮功学员和其它人的器官被摘取。”“这绝对是野蛮的行径……如同纳粹一般。”

USCIRF委员、前国会议员:中共将垮台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USCIRF)委员、前国会资深众议员弗兰克‧沃尔夫(Frank Wolf)在发言中。(李辰/大纪元)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USCIRF)委员、前国会资深众议员弗兰克‧沃尔夫(Frank Wolf)发言说,“中共迫害每一个信仰群体——天主教徒、新教徒、藏传佛教徒、新疆维吾尔人、法轮功学员。”他表示,高智晟代理了很多以上敏感案例而遭到中共的关押迫害。

沃尔夫说,“我个人认为,中国共产党将垮台,就像(苏联)戈尔巴乔夫政府垮台一样。我相信中共(他们)会在我们的有生之年垮台。”

美国天主教大学教授:感谢高智晟为法轮功辩护 高公开退党

美国天主教大学教授聂森。(李辰/大纪元)

美国天主教大学教授聂森也应邀发言,他在发言中感谢高智晟为法轮功学员提供辩护。

他说,“高律师,是一位伟人,是我所知的最勇敢的律师。法轮功(在中国)受到了大规模、严酷的迫害和杀戮。2000年代初,没有人敢为他们发声,捍卫他们的权利。高律师第一个挺身而出、去调查(法轮功受迫害)、捍卫他们的权利,并在2005年为法轮功学员向中共领导人写了三封公开信,2009年又写了一封公开信。这令他陷入(被中共打压的)困境。”

“我们感谢他的正义帮助,为中国人伸张正义……”

“但是,过去23年里,邪恶、残暴的中共根本听不进去。在刚刚过去的7、8月份里,至少1,850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绑架骚扰,其中614户被非法搜查,62人被强行送去洗脑班,18名学员被迫害致死。”

聂森表示,高智晟在受理法轮功学员案件过程中见证了中共迫害的邪恶,公开声明退党。

高智晟当时在退党声明中说,“宣布退出这个无仁、无义、无人性的邪党。这是我一生中最自豪的一天。”2004年11月,大纪元发表《九评共产党》系列社论,详解中共邪恶本质,引发中国退党大潮。至今超过4亿人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

聂森还说,“我们敦促美国政府和自由世界向中共施压,立即无条件释放高律师!至少现在,让全世界知道他在哪里,让他在公开场合站出来证明他还活着!”

陈光诚:中共是撒旦的代表

陈光诚也用手触摸高智晟浮雕。(李辰/大纪元)

著名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在发言中说,中共对高智晟的酷刑、关押等一系列迫害,可让美国等西方社会了解中共的邪恶。

他呼吁推倒中共,他说,“中共这个邪恶政权,就是撒旦的代表。你没有办法和它对话。它唯一能听懂的就是枪炮声。”

陈光诚也用手触摸高智晟浮雕,并哽咽谈到自己2005年、2006年被中共迫害时,高智晟律师无惧中共,对他伸出援手。

陈维明:美国有义务让高智晟获释

指导高智晟浮雕艺术品的雕塑家陈维明在发言中。(李辰/大纪元)

指导制作这幅高智晟浮雕艺术品的雕塑家陈维明发言表示,让中共释放高智晟,是“美国的义务”,并不仅仅是为了高智晟、耿和的家庭团聚,也是为了维护自由世界的安全和美国的价值观。

他说,“美国对中共的绥靖政策、30年的友好换来了什么?换来了中共对美国的憎恨、对世界民主社会全方位的渗透!”

陈维明说,“他们(高智晟全家)的付出,他们想在这边团聚,不仅仅是为了他们一个家庭。”

他表示,这幅高智晟浮雕艺术作品,寓意高智晟和他的家庭“为我们自由社会、为美国和世界自由社会,挡住了专制独裁的子弹”。

耿和在制作高智晟艺术头像浮雕的过程中。(耿和提供)
9月20日晚上,高智晟头像浮雕作品,以投影的形式投影在中共驻美国华盛顿DC大使馆的外墙上。(耿和提供)

9月20日晚上,高智晟的这幅头像浮雕作品,以投影的形式投影在中共驻美国华盛顿DC大使馆的外墙上。耿和向大纪元表示,希望以多种形式呼吁中共尽快释放高智晟,“在国外,这么多人都在关注着高智晟。让中共赶紧放人”,她说。

(转自大纪元)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
大陆免翻网址:https://x.co/v7777 或 https://x.co/v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