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亿人三退 美议员赞是“自愈自救”运动

4亿人三退 美议员赞是“自愈自救”运动
2022年8月6日,数百人在多伦多市中心举行游行,庆祝4亿中国人退出中国共产党及其附属组织。 (艾文/大纪元)

在“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人数突破4亿之际,华府的国会议员和专家们强调,中共的历史充斥血腥暴力,他们赞赏并认同,倡导民众摆脱与全球最大共产政权干系的全球“退党”运动已达新的里程碑。

全球退党中心自2005年成立以来,致力帮助中国民众在线声明“三退”,据该中心数据,脱离中共组织(共产党、共青团、少先队)的人数已于8月3日突破4亿。

“中国共产党手上沾着几千万中国人的鲜血,因此难怪过去20年有4亿多中国老百姓脱离中共。”田纳西州联邦众议员、国会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亚洲小组委员会成员蒂姆‧伯切特(Tim Burchett)在电子邮件声明中说。

“毛(制造)的大饥荒、天安门广场(六四屠杀)、迫害法轮功、对维族穆斯林的群体灭绝,都证明中共只关心手中权力。”伯切特说。

“一个开放的、真正具代表性的政府,才会更好地服务于中国民众,所以我希望退党运动势头能够越来越猛。”

2022年5月17日,在华盛顿举行的不明空中现象听证会后,众议员蒂姆‧伯切特(Tim Burchett,左)与负责情报和安全的国防部副部长罗纳德‧莫尔特里(Ronald S. Moultrie)握手。(Jose Luis Magana/AFP via Getty Images)

“自我疗愈”运动

2004年,中文《大纪元时报》首次刊发了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这本书引发了全球““退党”运动”。该书作者之一瑞安(Ryan,为保护其身在大陆的家人,此为化名)表示,过去二十年里,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质疑中共是否能代表中国人。

瑞安说,“退党”是一场“自愈自救”的运动。他介绍,《九评》帮助中国人摆脱中共几十年来“党国不分”的宣传灌输,人们终于能够将中共与中国、中国人区分开来。

瑞安表示,《九评》系统阐述中共充满谎言的历史和利用“群众斗群众”来巩固政权;在这本书问世前,中共不仅控制了中国人,还不知不觉中操纵了他们的思维方式。尽管他自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但瑞安认为,对法轮功的信仰使他得以看清共产政权的灌输。

作为佛家上乘修炼大法的法轮功,包括一套静修功法,其道德教诲基于“真、善、忍”的核心原则。

将这些原则付诸实践,帮助瑞恩摆脱了中共对心灵的束缚。他说,这是因为共产党一直在利用人性中的恶——贪婪、恐惧和嫉妒来操控民众。这种伎俩非常清楚地体现在中共在百年历史中为巩固权力、消除威胁,不断竭力挑动社会群体彼此对立。

1999年,中共认定法轮功极受欢迎(修炼者近亿)威胁其自身权力,这门功法随之成为中共挑动仇恨的目标。过去23年里,中共一直在通过铺天盖地的抓捕以及酷刑和造谣污蔑,企图消灭法轮功。

“无论中国人是否读过《九评》’,他们都开始用书中的语汇和论理来讨论社会问题”,瑞安谈到该书的影响时说,“他们思维方式的转变与‘退党’行动同样重要。”

4亿中国人已通过向全球退党中心提交在线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多数人“三退”时用了化名。

“中国人作为群体正在重新找回其‘身份认同’,与中共割席。”瑞安说。

三退运动是和平抵抗共产主义压迫的典范

2022年2月3日,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主席安德鲁‧布伦伯格(Andrew Bremberg)在华盛顿。(Bao Qiu/大纪元)

总部位于华府的非营利组织“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主席、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安德鲁‧布伦伯格(Andrew Bremberg)强调,退党运动是和平抵抗共产主义压迫的典范。

“祝贺退党运动达至新的里程碑。退党是和平公民社会运动的典范,活动人士在此间触及同胞的良知,并说服他们摒弃共产党的意识形态及其控制。”他在电子邮件声明中说。

“致力结束共产党统治的运动令人钦佩,自由世界必须与中国民众站在一起,勇敢抵抗中共暴政。”布伦伯格还说。

众议院能源和商业委员会成员、俄亥俄州众议员比尔‧约翰逊(Bill Johnson)在电子邮件声明中对退党运动的最新进展表示欢迎:“本周的里程碑向中共发出了明确信号,即它们的种种压迫不会永远存在,即使在其本国,个人自由最终也会实现。对于那些反对共产主义及其为祸全球的政策的人们来说,这是迈进了一步。”

瑞安说,他也看到了退党大潮在美国产生的连锁效应。如今,美国官员批评中共时澄清他们并不针对中国人或中国这个国家,已成为常态。

体制内人士与中共脱钩

曾是党内人士的蔡霞,在(北京)中共中央党校担任过教授。现居华府的她今年1月接受新唐人采访时,讲述了她脱离中共的历程。

蔡霞第一次想到退党是在2016年,当时她已从教授职务上退休,居住在北京。转变她思想的动力来自于国内以直言不讳著称的房地产大亨任志强,他质疑政府是否等同于党,批评中共“用纳税人的钱去办不为纳税人提供服务的事”。他是在回应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提出的“党媒姓党”。

因炮轰中共得名“任大炮”的这位房地产大亨是中共“红二代”(太子党),因此许多人认为任会有麻烦但不会遭到严惩。然而,在他批评中共对武汉爆发、蔓延全球的中共病毒(COVID-19)疫情处理不当之后,他于2020年9月因涉嫌贪污被重判18年。

蔡霞告诉新唐人,2016年其单位训斥她发表文章声援任志强。

“如果说要让我没有说话的权利,因为被党纪管住,那你首先是党员,用党纪管束你,不许说话”,她说,“那我就宁可不要这个党员身份,但是我要保留我说话的权利。”

蔡霞当时写了一份正式的退党声明,但朋友劝她不要发,因为预计中共会施以经济报复、包括剥夺养老金。2020年任志强被判18年时,蔡再次想要退党。那时她人在美国,但在美的朋友一再劝她不要退,这样她能保住退休金。

不过,中共最终还是在2020年8月17日开除了她的党籍。

蔡霞说,收到这个消息后,她“感觉如释重负”。

“因为我彻底地跟它们脱钩了,我和他们从那以后没有任何瓜葛,没有任何经济和利益上的牵扯。”她说。

蔡霞从中共内部人士变成普通老百姓,既高兴又轻松。她承认,由于养老待遇全部没收,她不得不应对一定的困难,但她知道这是她自己能够克服的。

蔡霞告诉新唐人:“你入了党以后你退党是没有自由的,他们就是严格禁止别人退党,实际上等于把大家绑架到这个黑帮集团战车上去。”

她敦促人们要有勇气尽早和中共切割,“不光是思想精神上的解放”,同时,“在未来的社会转型当中,会给自己多一层保护”。

蔡霞说:“(中共)黑帮集团它是很罪恶的,但不等于九千万党员都是这一篓子人。”

废弃发过的毒誓

许多退出共产党组织的中国人说,他们这样做是希望摆脱中共的控制,以免将来中共须对其在国内外的罪行承担罪责时当陪葬。

虽然党、团、队组织表面上不是强制加入,但实际上却是如此。到一定年龄还没有入团、入队的学生在教育福利方面会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乃至歧视。

从加入少先队到宣誓入党的每一步,其誓言从“贡献力量”到“为共产主义事业而奋斗”,最终是 “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

尽管少先队员在14岁时“自动退队”,共青团员“年满28周岁离团”,但其成员并没有正式程序来撤销对中共发过的誓言。我们鼓励所有加入过中共青年与少年儿童组织的人,在全球退党中心平台上提交声明退出这些附属组织。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退出中共组织的人数有4亿,大大超过中共官方的党员人数9,000万。

众议院科学、空间与技术委员会成员,佛罗里达州众议员比尔‧波西(Bill Posey))也对“三退”运动表示欢迎。

他说:“我们花几十年时间打了一场冷战,以阻止共产主义传播,因为我们当时就知道它很邪恶,能干出严酷的暴行。”

“中国共产党不仅是对民主自由的巨大威胁,也是对我们国家安全的巨大威胁。我们必须阻止它在世界各地和美国国内日益增长的影响力。”波西说。

(转自大纪元)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
大陆免翻网址:https://x.co/v7777 或 https://x.co/v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