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加驻华大使:对中共干扰和间谍活动应零容忍

前加拿大驻华大使赵朴(Guy Saint-Jacques,右二)在加拿大渥太华大学“人权研究暨教育中心”(Human Rights Research and Education Centre)邀请,于加东2022年6月3日上午在该中心40周年研讨会上发言。(梁耀/大纪元)

前驻华大使赵朴(Guy Saint-Jacques)表示,加拿大对共产中国(中共)应该采取更坚定的态度,应该对中共干扰和间谍活动零容忍。

6月3日,前驻华大使赵朴在渥太华大学举行的“中国人权研讨会”上发表了上述评论。赵朴说:“应该对中国(中共)采取更加坚定的态度,这要求志同道合的民主国家必须采取一致行动来对抗中国(中共)。”

胆大妄为的贸易胁迫和战狼外交

赵朴认为中共是一个“不安全和不成熟的恶霸”。他说:“中国(中共)战狼式外交胆大妄为,并自认为正在取得胜利。”他补充说,“中国(中共)对待国际法的方式,就像是对待一张菜单——接受一些东西,不接受其它的东西。”

赵朴说,现在在共产主义中国做生意仍然很困难。“它没有兑现其2001年加入世贸(WTO)组织时做出的全部承诺,并一直偏袒中国的国有企业。除此之外,它还利用贸易作为武器(对付其它国家)。”

赵朴引用的一篇文章中说,中共政权在2010至2020年间,对27个国家和欧盟使用了152次强制外交策略。

他说:“在我看来,这些行动说明了(中共治下的)中国是多么不安全的国家。”

日前,中共战斗机在太平洋的公共领空逼近加国飞机,危险挑衅。赵朴告诉大纪元,这已经不是中共第一次这样干了,“这表明了中共的鲁莽,因为这危及安全。尤其是加拿大的军机正在执行联合国的任务,不是代表加拿大飞行,而是代表联合国飞行,这是为了确保对朝鲜的禁运。所以我认为这只能表明中国(中共)变得越来越咄咄逼人、充满挑衅。”

他在论坛上举了两个中共战狼外交的例子,每次国家领导人出访加国时,中共使领馆都利用资源、花钱召集大量留学生、访问学者和海外亲共团体进行欢迎。这些“欢迎”队伍的另一个目的是阻挡抗议群体,包括维族人、藏人、民主人士和法轮功团体。

赵朴说,在2016年9月中共总理李克强访加期间,在李下榻的酒店(Westin Hotel)面前就是这种情况。“因为示威者,我得到了中国(中共)官员的各种‘帮助’。当(中共)官方车队带着我们一行人从机场抵达时,我们看到酒店对面两个阵营的人。我感到很震惊,这恰恰显示了中国(中共)大使馆的动员力量。”

另一个例子是,当他担任大使时,中共想派审查员到加拿大会见(中国的)经济逃犯。

赵朴回忆说:“因为我们需要他们(中共)的帮助来阻止芬太尼进入加国。所以我们说,好的,我们会与加拿大骑警和安全部(这些部门起初不允许中共派检查员会面的)之间达成协议。当审查员来会面的时候,我们始终有会说普通话的加拿大骑警人员在场,确保中方没有过度施压这些经济逃犯。进行了一次访问后,加拿大情报局人员告诉我,事实上,中方人员在访问期间有许多犯规行为。”

对干涉和间谍活动应该零容忍

在拿到足够证据后,赵朴对中共的某位副部长说,“如果有客人来你家,在他们离开后,你环顾四周,发现银两不见了,你会有什么感觉?让我举几个的例子,看看你们的人做的事情,这些事情完全违背了我们的协议。”

“在举出中共官员违规的例子后,我说:‘如果这种情况再度发生,就是合作的结束。’对方说:‘不会再发生了。’你知道,你必须反击,你必须观察他们,这需要资源网络。”

这位前大使表示,展望未来,“由于信任已被打破”,加拿大对华战略“应该基于捍卫和保护我们的价值观和国家利益,以及互惠和透明”。

他说:“加拿大应该对干涉和间谍活动零容忍。”他建议加拿大研究效仿澳大利亚为防止中国(中共)干涉而通过的《外国干涉法》。

对于中共对华人社区的渗透,他认为“必须对华人社区做出更多的倡议,增加对(中共)干预华人社区案件的报导。而且,当我们确定这些干扰发生时,必须反击。”

他强调要区分中共领导人和中国民众。中国移民为加拿大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政府应该宣布加拿大对包括学生在内的中国游客保持开放,并将为所有受到迫害、寻求庇护的中国公民提供支持,包括来自香港的受迫害者。

中共人质外交在唤醒加拿大人

2018年,孟晚舟事件后,中共政权任意拘留加拿大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和康明凯(Michael Kovrig)。2019年5月,中共当局正式指控这两名加拿大人从事间谍活动。

2021年9月,孟获释飞回中国,两人才获释回到加拿大,。

赵朴认为,中共是“威胁我们价值观的侵略性欺凌者”。即使是现在,他也不确定“政府内部的一些人对中国(中共)的幼稚看法是否会结束”。

《环球邮报》资深记者史蒂夫‧蔡斯(Steve Chase)说,由于两个迈克尔的事,甚至早在两年前,加拿大就开始更加关注国家安全和外国干涉的影响等问题。

他认为中共逮捕两名迈克尔,“是一个可怕和悲惨的事件,但我认为它唤醒了加拿大人”。

他表示,几十年来,人们主要从经济角度看待中国,这可以追溯到前总理克里靖(Jean Chretien)和他的访华代表团,“他公开吹嘘自己是六四后第一批去到中国的西方领导人之一”。

然后,一切正在变化,调查发现,在疫情爆发期间,加拿大人对中共的负面看法达到历史最高水平,只有五分之一的加拿大人对其持正面看法。

图中为在中国被拘留并指控从事间谍活动的加拿大人迈克尔‧斯帕弗(Michael Spavor)(左)和康明凯(Michael Kovrig)。(AFP)

截止目前,仍有200名加拿大公民遭到中共关押,大部分是华裔,其中包括法轮功学员孙茜、维吾尔人玉江山等。

对此赵朴说,中共认为国籍和公民身份是种族问题,这是违反国际法的。“对我们来说,华裔加拿大人就是加拿大人。事实上,这值得整个国际社会付出努力,因为我们不是唯一的国家,它也发生在澳大利亚人和瑞典人身上,我们无法接触到这些(被关押的)人。这是结盟国需要迫使中国(中共)改变的问题。”

渥太华大学公共与国际事务研究生院高级研究员玛格丽特‧麦考伊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Cuaig-Johnston)曾在上海遭到拘留。她说,她在酒店房间里的行李箱被搜查过,一位与她会面的中国高管告诉她,“中国有一份100名加拿大人的名单,可以随时带走并审问这些人。”

作为中国四十年的老朋友,麦考伊格-约翰斯顿决定公开发声谴责中共。

(转自大纪元)原文网址為:https://www.epochtimes.com/gb/22/6/13/n13758830.htm
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