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版中共“鱿鱼游戏”: 按需杀人满足器官市场

令人震惊!少年人贩子被捕供认杀孩子卖器官(图片来源:希望之声澳洲)
令人震惊!少年人贩子被捕,供认杀孩子卖器官。(网络视频截图,来源:希望之声澳洲)

最近来自人权理事会的九名联合国特别报告员,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挖掘证人证词,并检查中国高度可疑的器官捐献率,以揭示中共可怕的“按订单杀人”市场

韩国电视剧《鱿鱼游戏》风靡全球,在90个国家创下最高收视率。剧中,有基层士兵偷偷地把还没死去的参赛者送去活摘器官,再把器官卖掉牟取暴利。其实这就是中共一直在现实中干的真实的“鱿鱼游戏”,中共正在从法轮功学员、少数民族及成千上万人,甚至孩童身上摘取器官,用于“按订单杀人”的市场。

红极一时的韩国恐怖惊悚片《鱿鱼游戏》中的一个支线情节是摘取人体器官的球拍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红极一时的韩国恐怖惊悚片《鱿鱼游戏》中的一个支线情节是摘取人体器官的球拍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表示,尽管北京愤怒地否认存在国家资助的器官摘取计划,中共“针对被拘留的特定种族、语言或宗教少数群体”进行的罪恶,一年赚十亿美元。

人权组织声称,中共每年从100,000名持不同政见者和政治犯身上摘除心脏、肾脏、肝脏和眼角膜,政府运营的“按需杀人”器官贩卖网络大规模运作。

“按订单杀人”的器官移植计划

联合国专家最近发表了一份关于“按订单杀人”器官计划的声明,声明说:“联合国人权专家今天表示,他们对在中国被拘留的少数群体,包括法轮功修炼者、维吾尔人、藏人、穆斯林和基督徒,涉嫌被‘摘取器官’的报道感到极为震惊。”

他们收到了可靠的信息:被拘留者……可能会在未经他们知情同意的情况下,被强行进行血液检查和器官检查,例如超声波和X光检查;而其他囚犯则不需要接受此类检查。

据报道,专家们表示,相关检查结果随后会被登记在一个活体器官来源数据库中,该数据库的目的是用于器官移植。他们说:“在中国,强行摘取器官似乎是针对被拘留的特定民族丶语言或宗教少数群体,他们往往在没有充分原因或逮捕令的情况下被逮捕。我们对相关囚犯或被拘留者因其种族和宗教信仰而受到歧视性待遇的讯息深表关切。”

“根据收到的指控,据报道,从囚犯身上取出的最常见器官是心脏、肾脏、肝脏、角膜,以及较少见的肝脏。” 

2009 年 7 月 7 日,中国防暴警察进入中国新疆西部的乌鲁木齐,维吾尔族妇女经常遭受摘取器官的可怕做法,抗议(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2009 年 7 月 7 日,中国防暴警察进入中国新疆西部的乌鲁木齐,维吾尔族妇女抗议遭受摘取器官的可怕做法。(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中国器官移植系统的“危险信号”之一是接受者可以在特定时间和地点预约手术。图为:2019 年 12 月 22 日在香港举行的集会上,警方拘留了一名男子,以表示对中国维吾尔少数民族的支持(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中国器官移植系统的“危险信号”之一,是接受者可以在特定时间和地点预约手术。图为2019 年 12 月 22 日在香港举行的集会上,警方拘留了一名表示对中国维吾尔少数民族支持的男子。(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严酷的声明还指出,这种涉嫌贩运的形式,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誓言保护患者的熟练医护人员,包括“外科医生、麻醉师和其他医学专家”,以及各种公共部门专业人员的参与。

声明说:“一些囚犯会收到警方的死亡威胁和摘取器官的威胁,如果他们不放弃信仰或拒绝与警方合作。”

中国器官移植系统的“危险信号”之一,是接受者可以在特定时间和地点预约手术。在其他医疗系统中这不会发生,因为外科医生无法预测选择成为器官捐献者的人何时会死亡。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批准的“道德”程序,死者的器官将与移植名单上最紧急且距离医院不远的患者相匹配。

对于许多绝望的人来说,接受移植手术可能需要数年时间,因为接受者必须与死者血型相同,器官大小相同。

但是,作为 2019 年独立中国法庭听证会的一部分,打到中国医院的卧底电话表明,在“按订单杀人”系统下,患者可以多快接受手术。

作为 2019 年独立中国法庭听证会的一部分,给中国医院打的秘密电话表明,在“按订单杀人”系统下,患者可以多快接受手术(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作为 2019 年独立中国法庭听证会的一部分,给中国医院打的秘密电话表明,在“按订单杀人”系统下,患者可以多快接受手术。(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在其中一段摘录中,山东省某军医院的冯振东医生在电话中告诉调查人员,“每个月”都有“大量器官”到达。 

以下文字记录摘抄是2019年9月1日打给山东省烟台市解放军第107医院的卧底电话,展示了中共如何按需供应人体器官。 

调查员:哦,如果报名没问题,最快的话,要等多久呢?

冯振东:要看我们有没有肝源。如果你早点打电话,那么我们今天就可以了。

调查员:我要是早点打电话是什么意思?

冯振东:意思是我今天就给你做了。 

调查员:所以可以很快做对吧?

冯振东:对……我们医院一般肝源比较丰富,捐献的器官很多,所以我们的肝脏来源比较丰富。  

调查员:所以你几乎每天都有[器官]。是否匹配是另一个问题?你是这个意思吗?

冯振东:不是几乎每天都有,但我们基本上每个月都有[器官]……最快的情况下,我们基本上每周都有器官。 

尽管中共政府支持的令人不安的器官贩运几十年来一直有据可查,但国际社会几乎无能为力阻止这种可怕的交易。

北京能够通过向世界卫生组织少报移植数据,来掩盖其侵犯人权的行为。世界卫生组织被迫接受成员国的官方统计数据。 

《结束中国移植滥用国际联盟》的执行董事苏西休斯说:中国声称他们正在执行每年10,000到20,000次移植,这不相称。她对澳大利亚《每日邮报》说:“最近对中国现有器官移植系统的一项统计分析表明,中国公布的数字是伪造的。”

“当你从中国官方数据中查看医院收入、床位利用率和手术团队数量时……这个数字更有可能在每年 60,000到100,000 次移植之间。” 

 2000 年 5 月 11 日,北京天安门广场,便衣警察看着一名女法轮功学员在被警察强行推向警车时拒捕(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2000 年 5 月 11 日,北京天安门广场,一名女法轮功学员在被警察强行推向警车。(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法轮功学员及少数民族被用作国内外买家的“器官库”

独立中国法庭发现,维吾尔穆斯林少数民族以及被禁的法轮功修炼者,基本上被用作国内外买家的“器官库”。

被关押两年多的法轮功学员刘建涛向专家组提供了可怕的证词。

“我被关的一个牢房里,关押着大约八名吸毒者,他们通常被诱使虐待法轮功学员

“这些吸毒者按照警卫的命令轮班迫害我。

“牢房安装了监控摄像头,所以警卫知道里面发生的一切。

 “有一天,一个吸毒犯人打我的背部和腰部,另一个犯人从外面进来对他大喊:‘不要伤害他的器官’!” 

维吾尔族囚犯 Zumuret Dawut 说,她在被拘留三个月的第一天被送往医院接受器官扫描。图为:中国乌鲁木齐的维吾尔族妇女在被当局拘留后拿着失踪亲属的身份证(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图为中国乌鲁木齐维吾尔族妇女在亲属被当局拘留后,拿着失踪亲属的身份证。(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维吾尔族囚犯 Zumuret Dawut 说,她在被拘留三个月的第一天,被送往医院进行器官扫描。  

她在证词中说:“只有在他们取下我头上的黑色头巾后,我才意识到我在医院。

“我看到到处都是穿制服的警察,还有穿着白大褂的人走来走去,所以我猜我在医院。

“他们先抽取了血样,然后对我的内脏进行了X光检查。” 

另一名在监狱服刑六年的法轮功成员余新会说,监狱系统的一名医生曾试图警告他这种恐怖,“一位同情我们法轮功修炼者的狱医偷偷告诉我,’不要反对共产党,不要抗拒他们,如果你这样做了,到时候你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当它发生时,你的心脏、肝脏、脾脏和肺将被拿到哪里,你甚至都不知道。”

尽管有调查结果,北京一再否认在中国进行了强摘人体器官,称联合国的声明是“捏造”和“诽谤”。图: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图片来源:明慧网)
尽管有调查结果,北京一再否认中国进行了强摘人体器官,称联合国的声明是“捏造”和“诽谤”。图为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图片来源:明慧网)

尽管有调查结果,北京一再否认中国进行了强摘人体器官,称联合国的声明是“捏造”和“诽谤”。

中共政府还将令人心碎的证人证词描述为来自“演员”。

(转自希望之声)原文网址為: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556641
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