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宪法专家:拜登应让隐瞒疫情的中共付出代价

图为前纽约州副州长、宪法专家麦考伊(Betsy McCaughey)。(图片来源:Matt Rourke/AP)
图为前纽约州副州长、宪法专家麦考伊(Betsy McCaughey)。(图片来源:Matt Rourke/AP)

前纽约州副州长、宪法专家麦考伊(Betsy McCaughey)周三(6月9日)在英文《大纪元》撰文说,中共在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瘟疫爆发后隐瞒疫情,给全世界造成巨大损失,美国总统拜登应该领导各国对中共索赔。

麦考伊的文章翻译如下(有删减):

乔.拜登总统周三(6月9日)前往欧洲会见欧洲领导人。他说,此行的目标是共同努力,在气候变化和网络安全等关键问题上“取得真正的成果”。拜登回避了最重要的一个问题——瘟疫大流行的起因。他应该召集盟友齐心协力采取行动施压中共,以获得答案并要求赔偿。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中共犯下了大规模过失杀人罪。

《华尔街日报》周六(6月5日)在其评论版上发表的证据表明,在自然界中找不到COVID-19(中共病毒)的基因序列,因此这种致命病毒不太可能从动物自然传播到人类。最近对该病毒的其它分析也指出,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而非自然)是瘟疫大流行的源头。虽然科学还没有对此做最后定论,但新的证据仍可能出现并指向另一个方向。

毫无疑问,在病毒于2019年在武汉开始传播开始,中共就采取了犯罪行为,隐瞒了病毒的存在数周,否认它可以在人与人之间传播,禁声科学家,并阻止外面的科学家进行调查。而这一切都违反了世卫组织《国际卫生条例》第6和第7条。

中共是重罪犯。2003年,它隐瞒了致命的萨斯(SARS)病毒的存在,直到它在世界范围内传播,导致许多人死亡。

这一次,拜登应该领导多国行动,孤立中共,寻求病毒起源的答案并要求赔偿。贝勒医学院流行病学家霍特兹(Peter Hotez)警告说,如果没有答案,将会出现COVID-26和COVID-32,意思是将有更多的病毒灾难。

拜登只是走过场,似乎采取了行动,但什么也没做。他呼吁美国情报机构进行为期90天的调查。那只是纸上谈兵。正如霍特兹所说,“我们已经做了最大的努力。”科学家需要从武汉收集实验室样本和最早的COVID-19患者的生物样本。

拜登政府还呼吁世卫组织再次进行调查。世卫组织允许中共亲自挑选第一个调查组成员,被禁止接触实际的生物证据,并否决它不喜欢的结论。让世卫组织进行第二次调查毫无必要。世卫组织仍然是中共的傀儡,仍然屈从于将台湾排除在COVID-19会议之外的要求。

为了弄清真相,《纽约邮报》提出了一个重要的补救措施——由国会立法设立一个委员会,该委员会依靠无党派科学家,而不是福奇(Anthony Fauci)、生态健康联盟的达扎克(Peter Daszak)以及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的柯林斯(Francis Collins)等人。他们以无知的全球主义观点误导国会和国家,使我们处于危险之中。福奇告诉国会说,武汉实验室的工作人员是“有能力、值得信赖的科学家”,却不说他们为中共军队做的细菌战项目研究。

拜登上周说,中共相信在几年内它“将拥有美国”。总统先生,你的策略是什么呢?到目前为止,只有软弱。这与前总统川普(特朗普)形成鲜明对比,川普在周六晚上宣布,“美国和世界要求中国共产党进行赔偿和问责的时候到了。”

川普提议,“作为第一步,所有国家应集体取消所有欠中国的债务,作为赔款的首付款。”大约有150个国家欠中国的债。美国欠了1.1万亿美元。

川普的提议是非正规的。经济学家警告说,违约会损害我们未来的借贷能力——通常这个担忧令人信服。但如果所有主要国家都同意以这种方式让中共赔偿,那么这个论点就站不住脚了。

中共的行为导致了自纳粹以来从未见过的大规模屠杀。近400万人死亡,其中包括60万美国人。

有一点很清楚。除非让中共付出代价,否则美国人将付出生命的代价。

(转自希望之声)原文网址為: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514445
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