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中国政变》作者:如何终结中共

专访《中国政变》作者:如何终结中共
2021年5月3日,游客在劳动节假期中参观北京故宫。(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你我都知道”,李(克强)回答说……“生米煮成熟饭了。”这句俚语以低沉的声音说出来时,在汪(洋)的耳边犹如一声炸雷。

“确实如此。”汪回应道。这是他要说的全部,听似无关痛痒的“生米煮成熟饭”是他们之间商定的暗语,用于实施他们在过去几年中制定的大胆的应急计划。他们认识到,中国经济放缓是在被一系列根深蒂固的政治、社会和道德问题所毒害的环境中发生的,这些问题在某些时候会相互作用,从而引发危机。他们早就下定决心,抓住这个时机,把习近平赶下台。习的政策将中国困在死胡同里,这将提供一个走出困局的办法。习的中国梦是一场醒着的噩梦。

以上是罗杰·盖思德(Roger Garside)的新书《中国政变:自由的大跃进》(China Coup: The Great Leap to Freedom)的节选,描述了中共两名高官、总理李克强和政治局常委汪洋,启动了一项秘密计划,将习近平赶下总书记的位置,带领中国进入民主的未来。

虽然想像中的政变故事情节是虚构的场景,但使用了中共领导人的真实姓名。盖思德是一位著名的中国问题专家和前英国驻华外交官,他在1968年见到了毛泽东,并在1977年与邓小平共进晚餐。盖思德说,在洞悉中共领导人的心理,“带领读者深入了解中共领导人的内心,和他们公开行动的幕后”这些方面,他的书算是“第一部有关中国的文学作品”。

在接受《大纪元时报》采访时,盖思德解释了他为什么相信,被他称为“极权政权”的中共一党统治很快就会终结,并具体说明了包括美国及其盟国在内的各国,可以利用经济“武器”,帮助中国人民实现从中共(独裁专政)到自由和民主的“伟大飞跃”。

盖思德在20世纪50年代末担任英国陆军军官,他第一次看到中国大陆是在香港通过一副军用望远镜,他在众多中国问题专家中,具有罕见的特别之处,那就是他在毛泽东统治时期和毛死后,在中国实地经历了关键的历史时期。

在伊顿公学毕业后,18岁的盖思德应征入伍,并很快被委任为驻港英军廓尔喀旅(Brigade of Gurkhas)的一名军官,该旅主要由来自尼泊尔山区的廓尔喀人组成。在服完兵役并随后从剑桥大学毕业后,盖思德在1968年至1970年期间,担任英国驻北京大使馆的外交官,当时正值文化大革命最疯狂的时期,他拍摄了一张毛泽东在天安门广场的照片,当时很少有西方人能进入中国。

中共领导人毛泽东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的照片,拍摄于1968年。(由罗杰·盖思德提供)

在北京的第一个外交职位结束后,盖思德去麻省理工学院(MIT)攻读管理学,并获得硕士学位,他随后在华盛顿特区,帮助管理世界银行向泰国提供的贷款项目,然后于1976年到1979年回到北京,再度担任英国驻华外交官。

1977年末,在主持英国前首相爱德华·希思(Edward Heath)访华期间活动时,他与中共未来的领导人邓小平共进晚餐。1981年,盖思德广受赞誉的第一本书《复活:毛泽东以后的中国》(Coming Alive: China After Mao)出版,他当时正在加州蒙特雷市的海军研究生院(Naval Postgraduate School) 任教。

盖思德说,他在新书中描述的虚构的政变,只是中国可能结束中共的压迫性统治,并开始向民主过渡的一种可能情况。他承认,由加利福尼亚大学出版社出版的《中国政变》一书,将不可避免地受到一些读者的质疑,但他指出,1991年苏联共产党的垮台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人们可能会说,‘在中国搞政变?不可能的事儿,中共政权繁荣强盛、掌控一切,多么荒谬的想法。’”盖思德说,“没有那么荒谬。”“请记住,苏联制度研究者在1991年1月未能预见到年底会发生什么。”

盖思德说,希望他的书能在他所说的“伟大的觉醒”(great awakening)中发挥作用,这种觉醒正发生在美国和其它国家,是对中共对世界构成的威胁的觉醒。

他说:“我看到美国及盟友对中国、中共过于自满……需要警醒。”

在《中国政变》中,盖思德写道:“当美国人相信他们的信任和友谊遭到背叛时,地球上没有人比他们更不宽容了。如果没有中国的系统性变革,他们的信任将无法恢复。”

他对此进行了详细地阐述,他告诉《大纪元时报》,美国率先对中共的系统性欺骗和盗窃行为,以及中共对全球自由、民主和人权的持续攻击做出了回应。

他指出,美国政界人士对中共不守规则的行为采取了强硬行动,特别引用了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议员马克·卢比奥(Marco Rubio)的中国政策和立场,表明了美国人,包括有投票权的选民和企业领导人,“感到被背叛和愤怒”。

盖思德在谈到美国2001年将中国引入世界贸易组织(WTO)的努力,以及中共随后违反协议和滥用其在WTO中的地位时说,“(中共)背叛了他们为加入该组织而签署的条约,这个指责恰如其分……你只要把自己放在那些从事经营的人们的位置上就会明白,他们受到了伤害。”

罗杰·盖思德的画像素描。(由罗杰·盖思德提供)

在谈到中国人民被政府强制支持中共时,盖思德谈到了“中国人民在共产党统治下,不得不培养出表演技能”,并表示中国有大量民众,暗地里渴望他们尚未实现的政治变革。

他说,美国及其盟友应该通过实施一项精心制定的战略,包括使用强有力的经济政策作为“武器”,帮助中国人民实现政治变革。他表示,“我们正在为自由而战,一场全球争取自由的斗争。”

盖思德说:“这个科技极权的(中共)拥有强大的控制手段,如果没有外界的帮助,中国内部的任何运动都很难实现中国的解放。”“我们拥有巨大的经济资产,可以利用这些资产,与那些希望中国改变的人走到一起。通过富有想像力和大胆的方式使用它们,在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积累后,再以一种更集中、更短期的方式……我们可以创造条件,让中国国内那些希望变革的人能够行动起来。”

在《中国政变》中,盖思德突出地引用了2020年通过的立法作为重要的经济手段,该法案要求所有在美国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公司,包括中国公司,披露它们是否由外国政府拥有或控制,并向美国监管机构提交详细的财务审计报告,那些不遵守规定的公司将被除名。

《中国政变》的封面。(由罗杰·盖思德提供)

“另一个手段是拒绝中国的银行进入国际银行体系。”盖思德告诉《大纪元时报》,他指的是几家中国银行被指违反了美国对朝鲜的制裁,因此可以利用这一经济手段制裁这些银行。

盖思德还指出,政府有必要限制对中国企业的投资,并对既得利益者进行教育,他们将需要放弃短期经济利益,以保护长期利益。他说:“政府必须表现出实施其战略的决心——针对国内利益表现出决心,无论是资产管理公司,还是制造商或贸易公司,将他们投资与(中国)军队有联系的中国公司定为非法。”

他强调,自由民主国家之间的国际协调,对于保持反对中共恶劣行径的强大统一战线非常重要,并强调了由自由民主国家组成的联盟的重要性,包括五眼联盟、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和通常被称为“四方会谈”(Quad)的“四方安全对话”。

他说,为了促进中国的政治变革,自由民主国家之间必须采取持续、积极的方法来面对中共的全球挑战。

“我们不能自满,不能只是对自己说,‘哦,我们是正义的一方,我们是好人,我们相信民主和法制’。是的,这些都是好东西。”盖思德说,“但这还不够,我们必须有富有想像力的战略,找到中共政权防御中的弱点。”

原文:‘China Coup’ Author Roger Garside on How to Help End CCP’s Rule, Bring Democracy to China: Interview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转自大纪元)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
大陆免翻网址:https://x.co/v7777 或 https://x.co/v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