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靖渝获释等待赴美 女友赴迪拜营救失联

王靖渝获释等待赴美 女友赴迪拜营救失联
5月27日,被阿联酋警方抓捕近两个月的19岁重庆青年王靖渝获释,并抵达土耳其。(王靖渝提供)

5月27日,被阿联酋警方抓捕近两个月的19岁重庆青年王靖渝获释,并抵达土耳其,预计明天可以赴美。但在关键时刻亲赴阿联酋营救他的女友却在与阿联酋警察和中使馆官员见面后失联。

重庆青年王靖渝因为批评中共遭“跨境追捕”。他4月5日从伊斯坦布尔飞往美国纽约,但在迪拜转机时候遭到阿联酋移民局抓捕,护照被没收,失联近一个半月,直到女友从大陆赶赴阿联酋找律师营救后,日前外界才获悉他被抓的消息,并引发了社会各界以及美国政府的关注。

5月27日,迪拜时间下午1点51分,王靖渝在其推特发文表示,自己已经恢复自由,脱离危险,目前已经在土耳其。王靖渝随后接受了大纪元记者的采访。

王靖渝表示,当时他正在移民局处理罚款等问题,预计今晚就可以解决,再做一个核酸检测,估计明天就可以飞美国了。

他介绍,按照规定,入境土耳其第一要有核酸报告,第二是入境之前要提前72个小时申报行程。但因为他之前在监狱里面,阿联酋未打招呼直接把他送上飞机,所以什么都没有做。现在他面临一个一千里拉(八九百元人民币)的罚款,但问题不大,主要是时间问题。

王靖渝介绍,本来移民局讲要等到下星期一才能处理他的事情,但他已经先联系了美领馆,也给对方看了一些自己的新闻报导,土耳其几个办公室的人都过来了,说今晚就可以把移民局的问题解决了。

王靖渝表示,他正在机场大厅里等待航班,当时是晚上7点钟。他听说核酸检测很快,明天应该可以飞回美国。美国那边的接机已经都安排好了。

被戴上黑头套带离监狱

王靖渝特别对记者讲述了他在阿联酋突然被释放的奇特经历。

“昨天晚上十点到十一点的时候,我准备睡觉了,突然来了四个穿白袍的人。冲进来二话不说,对着我说,他说是CID(类似于美国FBI),也不跟我讲什么事情,用手铐先把我手给铐住,用脚链把我脚也铐住,然后拿个黑色的头套把我头给遮住,两个人扶着我,就这样走。又坐车,然后把我转移到一个类似于黑监狱的地方。”

王靖渝形容,这个类似黑监狱的地方,房间只有瓷砖,其它什么都没有,“床,水,食物都没有,从昨天晚上一直关到今天早上的九点”。

今天早上,他又被“戴黑头套”和手铐带上车去,车开了十几分钟,对方把头套和手铐摘掉,他发现自己已经在机场。

王靖渝说,对方自始至终不跟他说一句话,直接走员工通道,把他送到登机口,让他上飞机。而且没有给机票,上了飞机他都不知这个飞机是飞哪里的,直到他到了座位以后才给他的机票。

王靖渝称这个过程非常不正常,“如果是正规流程,你说我犯了罪,那么我的护照上,你比如说离开你的国家了,你要不要给我盖一个离境的(章),……我这个护照上迪拜的入境章,离境章都没有,章也没有盖。我问他去哪里也不跟我讲,直到我坐上飞机了,他才跟我讲,你去土耳其。”

王靖渝贴出他在飞机上自拍的照片。(王靖渝推特)

让王靖渝感到气愤的是,他所有的钱包啊,银行卡,还有电脑,都没有还给他,他的鞋、衣服裤子也都不给他,导致他只能穿着在阿联酋监狱的衣服上飞机。

“我钱包里面美金应该有五千多,没有还给我,我所有的银行卡也没有给我,我的电脑iPad也没有给我。你说这些你不给我,说实话对我生活已经造了很大影响,我什么东西都没有,就给了我一个手机一本护照。”

赶赴阿联酋营救的女友失联

现在最让王靖渝不安的是,赶往阿联酋营救他的女友也失联了。下午他曾接到女友的紧急电话,说当天下午阿联酋的警察去酒店找她,中共大使馆的人陪着。

阿联酋警方和中共使馆官员上门后,王靖渝女友失联。(王靖渝提供)

王靖渝说,他的女朋友有两个手机,警察没收了她一个手机,但不知道她有另外一个,于是她趁上厕所之际,打电话。女友还录下了中共大使馆问她问题的音。但在此之后他就联系不上她了。

王靖渝说,上次中印冲突他发表敏感言论被当局“锁定”后,他因为不想给对方找麻烦,一直没怎么联系女友,而且女友的父母也很害怕。但由于他被关到阿联酋监狱后,失去了对外的一切联系,只记得他女朋友的号码,别的都记不住。

“我就打给她,她四月中旬从中国中转伊朗来的迪拜,奔着我来的,过来帮我请的律师,忙东忙西的。现在我人走了,警察把她给抓了。”

王靖渝说,他觉得特别离谱的是,“中共大使馆有什么权力能调动一个国家的警察来帮他做事情,我真的是想不通这一点,我觉得太奇葩了。”

王靖渝说,“退一万步来讲,即使我在迪拜有罪,我女朋友在迪拜没有罪啊,你不能因为她过来帮我请律师就把她给抓了,你不能这个样子做的。你是一个国家政府,又不是恐怖组织,怎么能这样搞呢。”

王靖渝说女友为了营救他,完全没有考虑自己的安危,但他特别担心女朋友的安危,呼吁阿联酋当局尊重事实,尊重法律。

王靖渝感谢媒体和友人关注

经过这段经历,王靖渝特别感谢大纪元等海外媒体的关注和报导,以及对华援助协会创始人傅希秋,以及华人牧师郭宝胜等人的呼吁和营救。

“如果没有媒体的大肆报导,阿联酋就跟以前一样,他会说就算法官说把你放了,我都不放你,他就这么乱来。”

华人牧师郭宝胜对记者讲了参与营救王靖渝的过程,包括:去阿联酋驻美国大使馆前请愿,给大使递交请愿信;给媒体和人权组织发信;通过朋友联系美国国务院官员;通过自媒体和YouTube呼吁。

郭宝胜说,美联社在一天前采访了他,并表示今天会发布新闻,就在美联社发布新闻前几个小时,王就被释放。

王靖渝还讲了一个离开阿联酋时的一个特别的经历,“在放我走之前,他们把我带到另外一个登机口,拿了两个塑料袋,塑料袋里面装的全是矿泉水,让我提着这个塑料袋;然后他们给了我一个背包,让我背着这个包,他们给我拍一个视频,拍我走进登机口的视频。”他至今也不知道对方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转自大纪元)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
大陆免翻网址:https://x.co/v7777 或 https://x.co/v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