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制片人语出惊人:美国正进行共产革命

著名作家兼电影制片人特雷弗·劳登(Trevor Loudon)。(图片来源:网络)
著名作家兼电影制片人特雷弗·劳登(Trevor Loudon)。(图片来源:网络)

著名作家兼电影制片人特雷弗·劳登(Trevor Loudon)近日语出惊人地表示,美国现在正在进行共产主义革命,试图通过集权,将美国政府从最低到最高层的所有级别都置于行政部门的控制之下。

劳登近日在接受英文《大纪元》的《十字路口》(Crossroads)节目采访时说:“(为建立集权统治),立法机构的独立性、最高法院的独立性、警长和警察的独立性都必须被摧毁,军队对宪法的忠诚必须转向对总统的忠诚。”

“这是在社会主义者的指导下进行的。我相信这是在中国共产党的指导下进行的”,劳登说,“这场革命利用种族、而不是阶级来颠覆现有的社会结构,并想重启一个新的社会结构。”

马克思的剥削理论将人分为两个相对的阶级:压迫无产阶级的资产阶级和工人阶级,劳登表示,由于阶级之间存在流动性,因为工人可以购买公司的股份或创办自己的企业,所以该理论在美国并未获得太多支持,但是种族可以被用来分裂美国社会,因为它不能被改变。

劳登继续说到,2011年的占领华尔街运动是在阶级压迫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目标是代表99%的人口反抗最富有的1%的人口。尽管运动有所发展,但最终失败了。但是,“有数百万的黑人百万富翁橄榄球运动员在抱怨白人的压迫”,他说,“而总统拜登正在利用种族来破坏军队乃至整个社会的现有权力结构。”

分解军队和警察

国防部长奥斯丁(Lloyd Austin)2月下令在军队中进行为期一天的“静坐”,以评估军队内部的极端主义和种族主义,并指示军事指挥官要花时间与他们的部队谈论极端主义。

根据五角大楼3月份发布的报告说,国内极端分子试图通过增加他们的军官人数和参军人数来提高他们的战斗技能,从而对美军构成了严重威胁。报告指出:“除了潜在的暴力之外,白人至上和白人民族主义对军队内部的良好秩序和纪律构成了威胁。”

劳登解释说,这些政策的目标是建立一个忠于新政权和新社会主义美国的军队。“美国军队的大多数下层人员主要是从白人社区招募的,主要是南方人。他们很多是基督徒,在政治和社会上倾向于保守派,”他继续说道。

因此,军方需要清除或尽量减少这些下层人员,并招募更多有色人种、左派分子和忠于新政权的人。他说,在奥巴马执政期间美国军方的领导层已经发生了变化,忠实的将军被政治骇客、全球化主义者和左翼主义者所取代了。

劳登说,激进的左翼团体,例如安提法和黑命贵呼吁“消减警察经费”也是为了同样的目的,是要消除警察部队中的爱国保守派分子。这些人很多都在管理层,并使警察忠于社会主义的政府,使其更像委内瑞拉或古巴的共产主义警察,可以用来平息起义。

劳登解释说,保守派的州长和保守派的警长是通往社会主义的一个大绊脚石。警长是美国最重要的职位之一,忠于宪法的县级警长可以保护自己的县免受联邦政府强加的违宪规定。

尽管拜登不同意撤销警察的呼吁,但他敦促参议院通过一项警察改革法案,该法案将禁止有争议的警察战术,例如掐脖子等,并取消对执法人员的合格豁免权,从而使公民更容易指控警察的不当行为。

拜登在竞选总统期间承诺要成立一个国家警察监督委员会,但最近他暂停了这项计划,而是推动警察改革法案。

非法移民,大量花钱摧毁美国

劳登说,鼓励美国南部边境的非法移民也是共产主义的战略,旨在为民主党建立“一个庞大的票仓”,旨在将美国转变为一党制国家,“整个计划是淹没保守派的投票基础。”

“大多数选举以相差500万或更少的选票获胜或输掉”,劳登补充说,”而新增加的1,800或2,000万民主党选民可以使德克萨斯州或亚利桑那州这样的保守州变成永久蓝色。”

居住在美国的非法移民人数的估计取决于所使用的方法,通常估计约为1,100万,但2018年耶鲁大学进行的一项研究旨在对现有估计进行“合理的检查”,结果发现非法移民的实际人数可能超过2,200万。

劳登说,大量的基础设施支出将使美元贬值,导致利率上升并损害美国商业。“新的基础设施将吸收失业工人,因此每个人都将挣得最低生活水平的工资,就像普遍的最低收入……这将使年轻人完全依赖国家。”“这是斯大林为之骄傲的政策,这将终结我们国家的能源工业,毁掉经济,破坏美国的军事预算。”

他谈到,拜登提出了一项2.3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一揽子计划,也称为“美国就业计划”,该计划不仅旨在修复道路和桥梁,还推动向清洁能源的转变和扩大社会福利。

根据联邦参议员罗姆尼(Mitt Romney)的说法,基础设施一揽子计划、1.8万亿美元的家庭和教育计划、再加上1.9万亿美元的COVID-19救济计划,新支出总计达6万亿美元,超过联邦总预算的4倍。

劳登说,所有这些政策的目的是彻底摧毁美国宪法共和制,最终目标是世界共产主义。他预测,美国将走向社会主义模式,将介于中共的制度与巴西前共产主义总统卢拉·达席尔瓦(Lula da Silva)所领导的制度。

“巴西有类似于美国的种族构成……卢拉使这些少数族裔相互对抗,并以牺牲某些族裔为代价提升另一些族裔,以进行他的革命……但是最终是中共的模式,”劳登说。

劳登说,美国精英和美国的全球主义者喜欢中共的模式,因为它是一个专制国家,可以控制工人,同时仍然为富人提供大量赚钱的空间。但他认为,他们最终“将排在墙边,像其他破坏体制的人一样被枪杀”。

但是劳登相信,美国人民仍然可以制止这场共产革命并扭转社会主义趋势。他在为英文《大纪元》撰写的一篇文章中概述了实现这一目标的策略。

劳登建议说,在拥有共和党立法机关或有像佛罗里达州和德克萨斯州等有优秀州长的州,应组成州联盟,以对抗联邦政府的违宪行为,但不应分裂出去。

劳登还主张抵制非爱国公司并支持爱国公司,以及抵制“来自共产中国的一切产品和每一项投资”。

“与社会主义的斗争必须是在政治、思想和精神上进行斗争。我们必须明白,在这场善与恶的斗争中,你必须选择站边。”劳登总结到。

(转自希望之声)原文网址為: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502988
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