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情报大战:中共洗劫数据 奥巴马软弱反击

中美情报大战:中共洗劫数据 奥巴马软弱反击
中共正加倍努力进行黑客攻击,几乎以奥林匹克的规模洗劫美国人的数据。图为中国广东一个黑客组织在工作。(NICOLAS ASFOURI/AFP via Getty Images)

编者按:《外交政策》杂志(Foreign Policy)于2020年12月底发表关于中美两国情报部门近十年来全球数据战争的长篇调查报告。报告基于对三十多名现任和前任美国情报和国家安全官员的广泛采访。

报告分三部分:第一部分:中共用偷来的数据识别美国情报人员(特工);第二部分:奥巴马时代美国情报部门如何在习近平巩固权力的过程中挣扎;第三部分:川普时代的情报部门运作以及中共情报部门与科技巨头之间日益增长的合作。

本篇介绍第二部分。

情报网被破坏 美国看不清中共

2013年初,当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准备就任中国国家主席时,西方很少有人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领导人。《纽约时报》的尼克·克里斯托夫(Nick Kristof)是一名经验丰富的中国报导记者,当年1月他写道,习近平“将带头恢复经济改革,也可能会有一些政治上的放松”。

然而这个评估完全错了。(中共对)美国人事管理办公室(OPM)的黑客攻击帮助北京发现了美国情报人员的卧底,以及中情局精心建立的中国特工网络被彻底摧毁后,这两起灾难极大影响了美国对中国事件的洞察质量,美国官员正透过越来越不透明的玻璃看中国,向高级决策者提供的高质量情报明显减少。

一名奥巴马时期的高官说,当时白宫官员们对习近平看法各异,他们在制定中国政策时对习近平的性格和意图争论不下。有些人认为习近平可能是个改革者,虽然他是中共的产物,但他是一个能够改善中国体制的领导人;而另一些人则认为,习近平是个“新毛派”,即是一个危险的强硬派。在中情局内部,高级官员对习近平的看法也无法达成一致。

情报方面的一些空白是因为美国官员变得更加谨慎。据一位前国家安全官员回忆说:“鉴于我们的保护罩已经被刺破(美国人事管理办公室OPM被入侵事件),我们不愿意将我们的官员投入到现场。”“我们并不完全知道它们(中共)对我们了解多少。”

随后,根据大卫·桑格(David Sanger)2018年出版的《完美的武器》(The Perfect Weapon)一书,中情局官员原定在中国执行任务的“几十个职位”被取消。一名前高级情报分析师表示,“CIA多年来不愿意在中国向前推进”,因为它的信心已被严重动摇。

另外中共还加强了数字防御,2012至2014年间,中共收紧了以国内为重点的数字监控网,越来越多地使用生物识别技术和闭路电视,这让美国的情报收集更加困难。

美国的斯诺登泄密事件和维基解密在2010和2011年发布的大量美国外交电报,也让中共官员不再相信美国能保守秘密,因而更加不愿意说话,同时中共官员深知自己处于国内安全部门的监视下,这都使得美国官员与中国同行进行日常沟通变得困难。

然而即使如此,随着习近平开始对党和国家进行全面清理和重组,他的性格和意图变得更加清晰。奥巴马时期的官员回忆说,习近平将以越来越专制的方式进行统治,这“甚至已经不是一个公开的问题”。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习近平的强硬政策将延伸到中国人生活的几乎每一个领域,从拘留、监视和酷刑新疆百万维吾尔人,到大规模钳制言论自由,再到所谓的反腐肃贪,扫荡了数十万中共官员。但奥巴马时期的官员说,美国政府仍然不愿意采取行动。

中共大规模洗劫数据 奥巴马软弱反击

与此同时,中共正加倍努力进行黑客攻击,几乎以奥林匹克的规模洗劫美国人的数据。除了策划OPM入侵事件外,中共黑客2014年大规模入侵酒店巨头万豪酒店,窃取超过3.83亿人的私人信息,包括护照和信用卡数据;同一年入侵主要医疗保险提供商Anthem,窃取超过7800万美国人的个人信息;入侵美国航空公司、联合航空公司和顶级旅游预订提供商Sabre的网络(也是中国旅游情报项目的主要目标);并钻入属于美国海军部的计算机系统,窃取了与十多万名海军人员有关的敏感数据。

一名前国家安全局高级官员回忆说,中国人(中共)“吸食的数据堆积如山,超过了世界上任何其它国家”。

奥巴马政府对中共的行为反击有限。2014年奥巴马政府起诉了五名中共军方黑客针对美国公司的大规模间谍活动,这是美国有史以来第一次公开起诉国家黑客,并以此制裁威慑北京。但奥巴马领导下的美国高级官员仍然认为,有一些关键领域(即使很狭窄),也可以与北京进行合作,其中之一的是放宽签证。

2014年奥巴马在北京访问时宣布,美中两国已达成互惠协议,将商务和旅游签证从一年延长至10年,学生签证延长至5年。高级情报官员大吃一惊,因为延长签证计划正是由中共国安部主导推动的,它们希望在美国政府不知道的情况下随时进出美国。当时整个情报界一片哗然,“哇哇哇,它们(中共)非传统收集活动将要更加过分了”。但是当时奥巴马一心想达成一些协议,其政府官员也不认为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第二个尝试合作的领域是网络空间。2015年9月,习近平对华盛顿进行首次国事访问期间,奥巴马和习近平宣布了一项新的重大双边协议,禁止任何一个国家以黑客手段窃取商业机密。奥巴马的高级官员甚至提出将协议扩大到针对个人数据的黑客行为,但遭到情报部门反对,因为协议中没有规定对不遵守协议的惩罚,而且情报官员根本不相信中国(中共)会遵守该协议。同时美国的网络间谍也在广泛从事针对个人数据的黑客行为,他们不会同意一个自己都不会遵守的协议。

北京间谍规模大过美俄

不过到奥巴马政府后期,官员们基本达成一种共识,即中共而非俄罗斯已成为美国最大的长期反间谍威胁。官员们责成情报机构在各种收集工作中,将更密集的资源投入到对中共的间谍活动中。前国家安全委员会高级官员回忆说,到奥巴马政府结束时,很明显地,对中国的“技术收集方面,在非常积极地招募美国特工方面,(已经)超过了俄罗斯”。

从根本上说,北京的间谍服务比莫斯科和华盛顿的运作规模更大。前国家安全局威胁行动中心的副主任史蒂夫·莱恩(Steve Ryan)说,“在这个领域,北京最大优势是有一个近乎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人力资本供应,可以抓取尽可能多的(数据)。”

他担心:“中国人(中共)会不会将其多年积累的这些数据武器化?”“如果它们这样做了,就会产生深远的后果,可能比俄罗斯人的做法更具破坏性。因为它们拥有的数据量比俄罗斯大得多。”

据一名前国家安全官员回忆,到2016年,美国国家安全高级官员已经责成情报界关注中国私营公司和中共国安部之间的共享关系。在川普总统2017年初上任后,中共安全机构与私营科技公司互相合作共生的关系发挥到极致,科技巨头在间谍活动中为中共提供了重要的优势。

(转自大纪元)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 大陆免翻网址:https://x.co/v7777 或 https://x.co/v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