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国驻华大使鲍达民与中共关系引美国关注

加拿大驻华大使鲍达民曾任麦肯锡全球经营合伙人长达9年。总理特鲁多任命他为驻华大使后,他于2019年9月辞去了相关的职务。(加通社)

美国政界正在敦促大型全球咨询企业麦肯锡公司(McKinsey and Co.),披露其与中国共产党及中共国有企业的关系。加拿大驻华大使鲍达民(Dominic Barton)因曾是麦肯锡的一名高管而受到关注。

据《环球邮报》报导,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卢比奥(Marco Rubio)特别提到了鲍达民曾在麦肯锡工作。

卢比奥已通过公开信的形式,询问总部位于纽约的麦肯锡公司与北京的财务关系,并询问该公司的高管,是否在做中国公司的顾问时,违反了美国的经济和国家安全利益。

据《纽约时报》报导,麦肯锡在中国的客户包括了中国100家最大国企中的22家。

加拿大驻华大使鲍达民曾任麦肯锡全球经营合伙人长达9年。总理特鲁多任命他为驻华大使后,他于2019年9月辞去了相关的职务。

鲍达民也辞去了泰克资源有限公司(Teck Resources Ltd.)董事长职务,该公司是一家总部位于温哥华的金属和矿业巨头,中共国企中国投资公司(China Investment Corp.)是该公司的拥有者之一。泰克董事会的一名成员,曾经是中共人大委员。

“不幸的是,加拿大对麦肯锡与中国(中共)一起玩的、复杂的影响力游戏来说,不是局外人。”卢比奥对《环球邮报》说,“在成为加拿大驻华大使前,鲍达民先在中国开发银行(CDB)的咨询委员会任职,然后到麦肯锡主管全球业务。”

关注麦肯锡与中共关系

卢比奥说,鉴于麦肯锡在中国的业务及该公司高管与共产党领导人之间的关系,美国和加拿大等西方盟国,需警惕与麦肯锡的业务往来。

他说,麦肯锡在政府和企业有广泛影响力,美国及其盟国可能相信,麦肯锡不会帮助中共去取代美国并按中共的想法重塑国际秩序。但是,“麦肯锡无法提供清晰、直接的答案,这只会加剧这些担忧,并引发一个重要的问题:美国政府(包括我们的情报网成员国)是否应继续使用麦肯锡的服务。”

卢比奥几个月来一直要求麦肯锡披露其与中共的所有关系,以及麦肯锡是否确保其中国客户不受军方控制或不涉及侵犯人权行为。他说,该公司已对他的一封信做了回应,称“中国的政府及中共都不曾是麦肯锡的客户”。

然而,麦肯锡在另一次对卢比奥的回应中承认,他们为在中国的国有企业工作。

卢比奥认为,中国的国企无法与中共政权分开。不过,麦肯锡以维护客户秘密为由,拒绝透露其曾为哪些国企工作。

“麦肯锡在其与中共的关系上仍不愿提供所要求的信息。” 卢比奥说,“这给我们的国家安全和经济安全都带来了严重问题。因为北京有能力在外国招募、操纵和利用个人。”

加拿大政界同样担忧

加拿大反对党也在国会对麦肯锡与中国国企的关系,以及与中共官员的交往提出过质疑。

国会加中关系特别委员会副主席、保守党议员吉努伊斯(Ganettt Genuis)曾敦促鲍达民透露他在中国国企中的工作范围,并称他担心麦肯锡没公布其中国业务的足够信息。

“我们的大使曾与哪些中国国企建立了某种业务关系,这是一项重要的披露事项。”吉努伊斯说。

吉努伊斯今年2月份曾要求鲍达民向国会提供他在麦肯锡工作时服务过的中国国企名单。鲍达民以保护客户秘密为由,一直没有提供。

加中关系正处于半个世纪的最低点。中共当局已拘留2名加拿大人——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长达2年,此举被普遍认为是报复加拿大应美国的引渡要求,逮捕了孟晚舟。中共的报复行动还包括阻挡加拿大的主要农产品进入中国市场。中共政府驻加拿大大使最近还警告渥太华,向香港持不同政见者提供庇护可能会危害30万在香港的加拿大人的“健康与安全”。

中国国企受中共控制

中共政权对中国的国企有监控权,包括为国企任命主管。西方许多行业表示,这些国企不必专注于利润,他们会损害竞争环境,扭曲市场。

吉努伊斯曾问鲍达民,麦肯锡是否为中国交建集团(CCCC)工作,该集团在建设南中国海的人工岛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直到2017年,该集团因在菲律宾涉腐败和操纵投标,一直受到世界银行的制裁。2018年,加拿大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拒绝该集团收购加拿大一家大型建筑公司。

12月8日,鲍达民在国会加中关系特别委员会第二次露面时,再次被问及那份中国国企客户的名单。他当时请国会与麦肯锡公司联系要名单。

《环球邮报》的报导说,他们去问了麦肯锡公司,是否会给加拿大国会议员提供该名单。 麦肯锡公司拒绝置评,并请记者去问鲍达民。记者去问鲍达民,但他一直没回应。

麦肯锡或涉中共“一带一路”

2018年,麦肯锡在新疆喀什市举办了一次活动。有几家新闻机构报导说,麦肯锡在推进北京的“一带一路”倡议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作为麦肯锡的主管,鲍达民致力于建立该公司在中国的业务,到2016年,麦肯锡在中国的6个城市有了办公室。

麦肯锡的客户之一是中化集团(Sinochem),这是一家生产工业部件的国企集团,与中共军队合作密切。它也是中国向朝鲜和伊朗等流氓国家提供援助的主要供应商。

2015年,鲍达民为国际关系与可持续发展中心(CIRSD)撰写了一篇文章,敦促加拿大支持中共当局的经济和地缘政治计划。

出任加拿大驻华大使后,鲍达民有义务建立道德准则,并把他的投资置于一个自己不知情的信托(blind trust)中,以免在北京任职时出现利益冲突问题。

不过,今年9月,鲍达民仍在呼吁加拿大与中国建立更多的联系。他在亚伯塔大学中国研究所组办的一个加中经济政策论坛上说:“世界的重心正在转移,并已转移到亚洲,因此,我们需要在中国做更多的事。”

(转自大纪元)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 大陆免翻网址:https://x.co/v7777 或 https://x.co/v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