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中共利用联合国 在全球收集大数据

揭秘:中共利用联合国 在全球收集大数据
中共大力推动大数据时代,人民去过哪里,通了什么电话,看过什么新闻……所有的一切都被监控。(Wang Zhao/Getty Images)

专家表示,中共选择联合国作为推广习近平“一带一路”倡议的工具,并利用联合国向全球搜集大数据,争夺全球新标准制定权,对全球进行监控,从而在全球输出其审查模式,推广暴政。

克劳迪娅‧罗塞特(Claudia Rosett)是哈德逊学院(Hudson Institute)的兼职研究员,也是独立妇女论坛(Independent Women’s Forum)的外交政策研究员。10月初,她在《华尔街日报》发表了一篇评论文章指出,中共政府正在利用联合国,并将向全球搜集大数据,对全球进行监控。

除此之外,由于中共正在利用国际组织争夺标准制定权,国际社会担心,中共将在全球范围内输出暴政模式。

“内定”的备忘录 数据中心地址已选好

9月22日,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在联合国大会第75届年度开幕视频讲话中表示“支持联合国在国际事务中发挥中心作用”,并宣布“中国将建立联合国全球地理信息知识与创新中心和可持续发展大数据国际研究中心。”

罗塞特指出,中共正在利用联合国“可持续发展”项目的名义,与联合国合作。联合国记录显示,习近平提到的两个中心已选择好地点。中共政府与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签署了意向备忘录,联合国经济与社会事务部是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的秘书处,而该部门目前由中共前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负责。

2019年6月,中共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与刘振民在上海会晤。他们在那里签署了一份谅解备忘录,标题为《联合国-国家统计局大数据研究所》,目的是“与中国的公共和私营部门合作”,利用中国在科技领域的方法和专业知识。罗赛特指出:“这种设置很容易成为中国(中共)的全球情报网络。”

根据联合国的记录显示,地理空间中心将设在浙江省德清县,2018年的联合国世界地理空间信息大会在这里举行,而大数据研究中心设在杭州,这也是科技巨头阿里巴巴集团的所在地。

罗赛特指出,2018年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组织的“数字合作”(Digital Cooperation)小组上,马云和梅琳达‧盖茨(Melinda Gates)成为联合主席。罗赛特写道:“联合国与中美亿万富翁之间不断加深的关系正在为中国共产党争取全球霸主的愿望服务。”

位于纽约的联合国总部外的各国旗帜。(NICHOLAS KAMM/AFP via Getty Images)

利用联合国推广“一带一路” 争夺全球新标准制定权

除了利用联合国的名义建立全球大数据研究所,罗赛特同时指出,中共也已经选择了联合国作为推广习近平“一带一路”倡议的工具,“一带一路”是中共的债务陷阱外交,目的是进行具有潜在军事扩张的投资,并扩展中共暴政的手段和影响力。

去年,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称赞“一带一路”与联合国的可持续发展目标有“内在联系”。联合国文件显示,数十个联合国分支机构已签署协议以支持“一带一路”,包括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联合国所有15个专门机构,其中4个目前由前中共官员负责,包括前面提到的刘振民。

另外还包括现任国际电信联盟(International Telecommunication Union,简称ITU)秘书长一职的赵厚麟。《金融时报》的一篇报导指出,中共通过向参加“一带一路”倡议的一百多个国家的出口,正在促进遵守一套独特的中国(中共)标准和协议。赵厚麟利用职务之便,大力为“一带一路”唱赞歌,还为华为公司辩护,反对美国指责其设备可用于间谍活动。

《金融时报》报导,如果冷战以制造最大核武器的竞赛为主,那么新冷战将部分通过对控制标准制定权的斗争来进行,标准制定控制着这个时代最重要的产业。19世纪的德国工业家和创新家沃纳‧冯‧西门子(Werner von Siemens)是西门子企业集团的创始人,他说:“拥有标准的人拥有市场。”

总部位于纽约的智囊团、外交关系理事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数字和网络空间政策计划主任亚当‧西格尔(Adam Segal)说:“工业标准是新冷战中的重要竞争领域,北京和华盛顿都在加紧调整全球标准的制定和实施。”

一带一路潜藏债务陷阱,斯里兰卡因为无力偿还数十亿美元,重要的战略港汉班托塔港(Hambantota)租期中国长达99年。图为主要项目科伦坡港计划。(LAKRUWAN WANNIARACHCHI/AFP/Getty Images)

控制网络 审查全球 炮制技术暴政

那么中共要制定什么样的全球标准呢?

罗塞特认为,中共在国内利用“长城防火墙”控制国内民众对国际互联网的访问,同时大量使用数据驱动技术以监测、控制和审查中国民众。比如,今年早些时候,对武汉医生李文亮的训诫和禁声就说明了这种影响。

中共的这套做法一旦复制到全球,必然会审查全球的民众。罗塞特指出,中共正在通过联合国建立的地理空间和大数据综合体,将允许在全球范围内无时无刻地详细绘制从地形和基础设施到人类行为的所有信息。中共自己已经在全球范围内收集和窃取大量数据。但是,联合国能帮助中共迅速地达到目的。罗塞特写道:“联合国具有合法性的徽章将使北京更容易确保来自成员国的数据流,影响联合国收集此类数据的标准和规范,并塑造结果,将其输入联合国系统,最终在世界各地炮制中国共产党的技术暴政。”

《金融时报》报导,位于柏林的智库墨卡托基金会的中国问题研究所(MERICS)一位分析师丽贝卡‧阿切萨蒂(Rebecca Arcesati)说:“中国(中共)政府一直在许多发展中国家积极推广其互联网和网络治理手册,最近一次是利用数字丝绸之路沿线的5G连接和智慧城市项目。”

华盛顿智库CSIS分析师乔纳森‧希尔曼(Jonathan Hillman)说:“像塞尔维亚这样的国家可能不会决定采用中国(中共)标准,但是经过足够的购买和交易后,他们最终可能会采用中国(中共)标准。这存在锁定的风险,在此之后切换成本太高。”

《金融时报》报导介绍,塞尔维亚是签署了中共的智慧城市配套项目的国家之一,包括由海康威视(Hikvision)提供的监控摄像头。海康威视是一家因涉嫌侵犯新疆人权而被美国列入黑名单的公司。

总部位于华盛顿的咨询公司RWR Advisory的首席运营官安德鲁‧达文波特(Andrew Davenport)说,智慧城市为一系列风险敞开了大门。他说:“智慧城市从数据安全和网络安全两方面增加了网络入侵或滥用的风险。在这种环境下,与受中国(中共)法律和治理结构约束的实体相关的网络风险会更大。”

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民主党副主席马克‧沃纳(Mark Warner)同样认为来自中共的威胁很明确。他表示,北京打算控制下一代数字基础设施,并以此为由强加与美国的价值观相悖的原则,比如透明度、包容不同意见、尊重人权等。

“共产党领导人正在开发一种技术治理模型……那将让奥威尔(反乌托邦小说《1984》的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感到羞愧。”沃纳先生补充说。

中共政权飘摇,更加进一步加强了对互联网的监控。(Getty Images)
中共政权飘摇,更加进一步加强了对互联网的监控。(Getty Images)

民主国家会抵制在中国建数据中心

美国之音报导,《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说,联合国的很多作为,包括人权委员会,结果成为最反人权国家俱乐部,简直成了笑话,“中共在这些方面本来就恶名昭著、人所共知,你还把这种(大数据)合作交给中国(中共)政府,所以联合国现在很多作为已经让人非常忧虑了,因此,建立一个新的民主国家同盟就显得更必要。”

旅美法律专家虞平告诉美国之音,中国建联合国大数据中心并不容易,其困境是无法取信于世界。“中国(中共)怎么样向全世界解释它的体制能够,第一个,隐私权是不受侵犯的;第二个,能够更进一步保证不用这些数据去强化其专制体制,来镇压人民的言论自由。”虞平说。

虞平表示,无论这个未来的联合国大数据中心在中国以什么形式运作都会受到中国(中共)政府直接控制或者干预,因为“极权统治控制你生活的所有方面。民主国家视中国(中共)为洪水猛兽的很大原因是它全方位地控制了中国的所有资源。因此,中国(中共)每强大一分,其专制政权的控制力也强大一分。这是最大的问题。”#

(转自大纪元)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