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真相 香港大纪元走过风雨21年

守护真相 香港大纪元走过风雨21年
2001年,大纪元在香港成立了分社。21年来,香港经历了风风雨雨,香港大纪元见证了一个时代。(大纪元制图)

今年11月,香港大纪元成立届满21周年。在这些岁岁月月中,香港经历了风风雨雨,大纪元团队上下一心,没因环境变迁而退缩,履行着当年承诺:守护香港生命线“新闻自由”。

让中国人发声、了解真相

22年前,由于中共对内实行新闻过滤与封锁、对外操纵海外媒体,海内外民众迫切需要了解真相,在美国亚特兰大市的一个简陋的住宅地下室,一群志同道合、留美的中国年轻学子为了要让中国人有一个发声和了解真相的媒体,2000年8月,《大纪元时报》与大纪元新闻网同时在美国正式面世。大纪元的香港分社成立于2001年11月3日。

香港是中国对外的窗口城市,中国大陆的特别行政区,曾经的英国殖民地。因为这个特殊背景,香港是中西文化共融交汇地;也因为这个特殊的背景,香港也曾是国际新闻中心。自由和发达的资讯,创造了香港过去成为世界第三大金融中心的条件。

因着这个特殊背景,香港大纪元时报也承载了香港的历史使命,守护着香港的新闻自由。https://www.youtube.com/embed/sNUdw9B4qo4

大纪元在香港别具意义

近年香港环境发生了重大变迁,昔日的独立媒体一个接一个地消失,要继续守护香港的新闻自由就需要更坚定的信念和意志。但也因这些变迁,大纪元在香港能继续走下去更别具意义。

曾经在香港工作的资深媒体人郭君在2012年重回香港,出任报社社长一职。当时抵港不久即收到来自中共的恐吓信,胁迫她立即返回美国。郭君没因此退缩,而是继续她在报社的工作。

曾经在香港工作的资深媒体人郭君在2012年重回香港,出任香港大纪元报社社长一职。(余钢/大纪元)

来到香港不久,郭君当时客居朋友家中,开始不断有信寄到她朋友的家和办公室,这些信都是由中共红色组织“香港青关会”发出,青关会是前中共党魁江泽民成立专责迫害法轮功的610组织在香港的分支机构。信的内容是威胁她,让她立即回去美国,否则他们会“如影随形”地跟踪她。

2015年她去铜锣湾SOGO的法轮功真相点,到旁边的小食店吃饭,跟踪她的特务就直接与她对坐,摆明是让她知道她正在被跟踪,并拿出手机对着她拍照。

另一次,郭君约了同事,通过电话告诉对方马上出来,到了地铁站就有人在跟踪她,走在她的旁边,郭君形容那个人是背着背包的便衣,大陆特工样子。那人到地铁里就对着她拍照,当时同事也把对方拍下来了,照片一直保存到现在。

郭君说:“其实就是在恫吓我了;就是‘如影随形’嘛,想告诉我可以在任何时候想要抓你就立即能抓到你!就是要你产生恐惧……害怕!”

为成功举办大赛 不用手机

2018年6月,新唐人电视台第八届“全世界中国古典舞大赛”初赛在香港成功举办。在租场地的过程中,郭君发现只要通过手机商量事情时,无论手机如何保密,第二天想要租的场地单位就受到恐吓。最后能办成功是因放弃用手机沟通,只面对面沟通,也不在办公室谈相关事务,办公室也难免有窃听器。到了比赛当天,所有人员都到了现场,在最后几个小时的准备工作才通过手机沟通,青关会立即也闻风而至,本来要冲进会场,被香港警方阻止了。

2018年6月,香港大纪元筹办的新唐人电视台第八届“全世界中国古典舞大赛”亚太区初赛在香港成功举办。(宋碧龙/大纪元)

此前一年,香港大纪元在筹办2017年新唐人第七届“全世界中国古典舞大赛”初赛过程中,经历被取消场地,再换场地后,比赛前一周遭到青关会在场地周围用文革式的手法骚扰附近香港居民和商铺业主,最终初赛被迫取消在港举办。

“他们(中共)对我们的监视就到了这种程度!这些年我没有高调说出来是因为我不想让中共得逞;中共摆明让我知道,而且我认为它是想让我说出去,吓唬我们的同事!所以我就不说。”郭君说。

不畏中共黑帮恐吓

郭君接着说,中共要维持“一国两制”表面骗局,试图用恐吓、黑社会暴力、经济封锁、边缘化等方式来瓦解香港大纪元。2019年11月19日在香港大纪元的印刷厂纵火也是这种手法,“中共不是敲锣打鼓说共产党来烧香港大纪元的印刷厂,而是穿黑衣服,扮演黑衣‘勇武’人(反送中的抗争者),用这种造假方式来煽动仇恨,但我们都知道是中共干的啦,全世界都知道是中共干的!中共残酷、阴毒、欺骗的手法应该让人们知道。表面上是‘一国两制’,实际上(中共在背后)做的就是企图胁迫香港大纪元生存不下去!中共不直接把你(工厂)烧了,是想让你自己因害怕而不做了。”

中共的另一种常用手法是渗透。曾有一位“小何”以义工身份进来报社,因为大纪元有不少义工在帮忙,其实这位“小何”是中共特工。一次在香港大纪元员工开会时,在现场被发现他在拍郭君和她先生的照片传出去,被当场指出来。他吓得立即离开,匆忙中留下手机。此人从此失联,再也不来香港大纪元了。

即使受到了方方面面的打压,香港大纪元没退缩下来,“中共就是用恐怖手段让人放弃原则,放弃做人基本尊严和人类文明底线!中共为什么怕大纪元、怕法轮功?就是因为我们是有信仰的人,我们坚守原则,不畏恐吓。中共仍在欺骗国际,要维持一国两制虚假门面,让国际社会的钱进来,实际上对大纪元暗中打压。我们不放弃,就是要维持人间公义!”

被迫筹办印刷厂

2005年1月,香港大纪元从周报转为日报,同年不久就遇上了承印商疑受压力而不再承印报纸的危机,迫于无奈,香港大纪元着手筹办印刷厂。同年10月份,运载印刷机的货柜从码头搬到了工厂,在行家看来,报社买了一堆废铜烂铁,但在我们的眼里是如获至宝。

一位有30多年经验的印刷业老前辈来看“古董”,并说:“如果你们这部机器可以印出报纸来,那是一个奇迹!”

2006年1月26日,香港大纪元的印刷厂第一次印刷了当天的报纸。

同年2月28日,中共即雇凶毁印刷厂的机器,不过,在香港大纪元员工的坚持和高度配合下,加上社会正义人士的协助下,翌日,3月1日,香港《大纪元时报》如期出报。

之后,香港大纪元印刷厂不断有不法分子企图闯入工厂破坏未遂。不过,工厂分别在2019年11月及2021年4月先后再两次遭歹徒纵火和刑毁。即使在一再遭到骚扰的情况下,工厂的员工仍然努力不懈,确保工厂能够准时送出报纸。

2019年11月19日凌晨,香港大纪元时报的印刷厂遭中共雇凶纵火。(影片截图)
2021年4月12日凌晨4时,四名暴徒在强行闯入香港大纪元印刷厂,用大铁锤狂砸机器和设备。(影片截图)

广告客户遭骚扰

广告是报社的重要收入来源之一,香港大纪元办公室和大纪元的广告客户都曾频频收到污蔑录音,企图抹黑香港大纪元的媒体声誉,内容和青关会在街头播放的污蔑录音内容极为相似。

2013年9月,香港《大纪元时报》广告客户收到一些不明组织抹黑大纪元的信件及手机短讯,以恶毒的言词恐吓客户不要在香港《大纪元时报》刊登广告。报社于同年9月12日正式向警方报案,要求彻查事件,将恶徒绳之以法,但至今石沉大海,对广告客户的恐吓或施压到现在仍是惯常事。

从免费到收费 再上架便利店

2016年3月21日,香港《大纪元时报》从免费报纸转型到收费报纸,当时有行内人士笑称,从来没见过报纸从免费转收费!不单只是从免费到收费,当时的派发安排还是早上有免费派发,其它时间可在报摊上买到报纸,主要希望不影响报纸的读者群。

2019年4月,香港《大纪元时报》报纸的销售进一步在便利店上架。因缺乏资金,上架的运输安排都是由原来的派发义工团队,加上香港大纪元办公室员工、工厂的人员全体总动员,一起合力完成。

《大纪元时报》在香港局势极度关键和困难时刻,坚持走在最前线为市民提供真实信息,却遭打压,被迫自2019年8月16日起从便利店下架。(余钢/大纪元)

上架四个月后,香港《大纪元时报》又再一次遭打压,同年8月16日,香港大纪元在远超便利店最低销售额要求的情况下,被迫从便利店下架。如今香港《大纪元时报》仍可在部分街上的报摊贩售,尽管销售渠道被大大减少,但忠实的读者仍然能从部分报摊和网上得到香港《大纪元时报》报纸。

反送中运动催生大纪元YouTube频道

2019年香港爆发反送中运动,从6月9日百万人大游行开始,香港大纪元前线记者一直坚守反送中现场,见证了港人被残暴镇压的一幕幕现场,并即时将真相报导出去。

面对香港局势不断升级,大纪元、新唐人团队,从6月15日200万人反送中大游行开始,每个周末、重大活动都进行第一现场直播。图为大纪元新唐人纽约特派记者柯婷婷在直播报导中。(李明真/大纪元)
大纪元新唐人记者深入反送中抗争前线采访报导,多次遭催泪弹袭击,但不畏艰险,坚持报导第一线真相给读者。(宋碧龙/大纪元)

11月2日,一名反送中抗争者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哽咽表示,她此前对大纪元有误解,但通过这次反送中运动她才明白:是大纪元一路陪着港人在往前走。“是你们(《大纪元》)才让那么多人明白,我们真的是在被人打压”,“你们陪着我们在往前走”。

这位年轻妈妈,道出了千千万万港人心声。反送中运动期间,香港大纪元的YouTube频道不断为读者提供最新资讯,在反送中期间曾创下单日660万的点击量的纪录,可想而知,当时几乎香港人人都在看大纪元的报导,通过大纪元及时掌握社会脉搏。如今,香港大纪元的多个YouTube频道继续提供多元化的节目来迎合读者、观众的不同资讯需求。

2019年香港反送中运动,《大纪元时报》秉持新闻原则,对真相如实报导,令不少港人表示重新认识大纪元,并感谢大纪元不畏风险报导真相。图为2019年7月1日香港七一大游行,《大纪元时报》和新唐人电视台的游行队伍。(余钢/大纪元)

为让国际社会继续关注香港,英文大纪元网站于今年6月设立“世界的香港”(Hong Kong & the World)网页,专门报导香港的最新消息,也是一个让世界听到香港人声音、了解香港真相的平台。

时至今天,香港大纪元团队以顽强意志力坚守阵地,在广大民众支持下走过了21个年头。

对于近年常有声音问,为何在香港只有大纪元没有被“消失?”社长郭君说,她注意到对于香港其它媒体,中共是以违反“国安法”名义来取缔和施压;中共不是不想取缔香港大纪元,“中共对香港大纪元的监控、恐吓很严厉,‘如影随形’嘛!法轮功学员创办的大纪元媒体在过去和现在都一样,纯粹媒体功能,未变初心。中共一贯对香港法轮功的打压都是用阴招,因此对香港大纪元所用的策略不同于香港其它媒体,而是承接着它对法轮功的打压手段:恐吓威胁、经济封锁、边缘化等流氓手段,企图让香港大纪元自己办不下去。”

香港大纪元从来没变过

郭君说,香港大纪元从来没变过,“我们没有隐晦和改变过我们的价值观,二十多年来在报导真相和传播传统价值观上,坚守媒体本分和原则,例如我们的副刊关于价值观、健康养生的议题都很受欢迎。我们坚持认为,香港应该坚守‘一国两制’;香港人应有表达自由、有集会抗议等权利,中共应该兑现《基本法》的承诺。当然,中共(在打压香港大纪元方面)也没变过。”

目前,大纪元已是全世界覆盖面最广的中文和多语种报纸与网络媒体,在全球36个国家设有分支机构,发行五大洲,拥有包括中文、英文、法文、西班牙文、韩文,日文和印尼文7种语言的报纸,以及包括德文、俄文、意大利文、葡萄牙文、罗马尼亚文、保加利亚文、捷克文、斯洛伐克文、瑞典文、土耳其文、乌克兰文、波斯文、荷兰文和波兰文等22种语言的网站。同时,大纪元拥有全球华人精英杂志《新纪元》和印刷厂及出版社。

(转自大纪元)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
大陆免翻网址:https://x.co/v7777 或 https://x.co/v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