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余茂春: 从中国留美学生到国务卿首席顾问(下)

余茂春教授
专访余茂春: 从中国留美学生到国务卿首席顾问 (图片来源:希望之声)


余茂春
先生,美国前国务院首席中国政策和规划顾问、哈德逊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胡佛研究所客座研究员、美国海军学院教授,日前受《希望之声》的邀请作客「走入美国」节目,接受主持人辛恬的专访,分享他初到美国、在湾区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留学七年,如何对他的政治理念起到关键的影响作用?哪些因素促成他能够在美国对华政策中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他为什么认为川普政府的蓬佩奥国务卿是美国近代史最伟大的一位国务卿

余教授还与华人互动,探讨了“为何极左文化目前在美国得势?”“如何帮助孩子远离极左理念影响?”“如果对待目前令人感到灰心的美国政治社会状况?”等问题。

余茂春教授个人资历简介

余茂春先生出生于中国安徽省,成长于四川重庆市。1979年高考获得重庆市永川中学文科状元,考入了南开大学,他的名字被镌刻在了重庆永川文曲广场纪念历届高考状元的石碑上。但在2020年他的名字被中共当局消除。

余教授1985年来到美国留学,1994年获得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历史学博士学位,之后进入美国海军学院任教,教授东亚和军事史。2017年他进入了川普政府担任国务卿蓬佩奥的首席中国政策和规划顾问

(接上文:专访余茂春: 从中国留美学生到国务卿首席顾问(上)

主持人:您讲到和蓬佩奥互相信任,您的很多建议都被采纳。川普政府是第一个把一些重要概念分清的美国政府,比如像“中国”和“中共”之间的区别。这是不是也是其中之一呢?

澄清中共的话语系统,对美国制定对华政策很有帮助

余茂春:这个是其中之一了,但是这个问题也是很明显的。我觉得在中国这个政治语言环境里生活过的人,对中共的一些说法,它的虚伪性、它的浅薄性都有一定认识。比如说“习近平主席”这个说法,习近平实际上如果说是中国国家主席,我想他可能还真的没有一个真正的办公室,他实际就是一个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真正有意义的,他就是共产党的一把手——总书记。

再有一点,中国的一些外交词汇,很多美国人由于不断地换届,他对中共的话语词汇搞不清楚。比如中共老是说“双赢”,还有“伤害了14亿中国人民感情”,像这些话,这些言词,听起来好像义正辞严,实际上在中国,知道熟悉中国这种文化的人都明白,这是口水话,讲了几十年就这几句话,讲来讲去没什么意思。

所以像我们研究中国问题的,就可以把这些事情讲得很清楚。我记得我曾经跟国务卿有一次长谈,我就专门讲过,中共的内宣和外宣,对内宣传和对外宣传的机构、性质,基本运作的方式是不一样的。对他来讲,了解中国的政治和宣传的问题,还是很有帮助的。

还有中共的一些特殊的政治名词,比如“统一战线”。什么叫“统一战线”?究竟是怎么运作的?它的政治目标是什么?它跟共产党执政有什么关系?这个东西我觉得很多我们实际上是不清楚的。真正到了川普的时候,我们才把中共在美国搞的“统一战线”这个问题拿到桌面上来讲。

我们还讲胡锡进在《环球时报》上用推特的方式发表一些意见,我也跟他们讲《环球时报》内部编辑程序,谁给它写,怎么样去运作的,谁给它当参谋,它究竟反映的是什么声音?这些东西,我觉得美国政府也需要了解的。

比如像华春莹、胡锡进写的东西,表面上振振有词,实际上背后有一大堆专门研究美国问题、国际战略的这些人给他们写,他(她)就是个传声筒而已。

要搞清楚这些东西的来龙去脉,这对美国制定对华政策是很有帮助的。

美国左派思潮上升的一个很根本原因,就是美国保守派做得不够

华人听众1问:第一个问题,美国现阶段极左文化的出现和走势,请问余教授您有什么看法跟判断?第二个问题,作为我们普通老百姓,我们如何教养自己的孩子远离极左思潮的影响?为什么美国大学里的教授大部分是属于极左的人士,充当著教授的职位?

余茂春:第一个问题,我觉得美国的极左文化之所以出现,美国这个国家他没有经历过极权政治的统治,他很多极左的人士,你跟他讲什么叫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制度它的邪恶性在什么地方,很多人没有亲身经验,他只是理论上的一种概念,所以这些讲起来都是空谈。

另外,很多人他对美国的政治理念有以偏盖全的偏激思想。在美国大学里,由于越战以来很多成长起来的一代精英,他们在学校上的课,都觉得美国是一个正在衰落的国家,是搞帝国主义,对世界人民做下了很多不该做的事情。我觉得这个很偏颇,他没有看到美国这个国家给全世界的民主、进步,给全世界人民带来的巨大的好处,尤其是,美国是一个非常正义的国家,他也很慷慨,他对世界和平做出巨大的牺牲和贡献。

所以我觉得,他们对美国立国的根本原则不是特别理解。这样的话,在大学里,我是教历史的,我就觉得我有责任。我教的是部队院校,我的学生都是军官,或者是马上做军官的军人,所以我跟他们讲的都是美国立国最主要的精髓;美国这个国家不是说完美无瑕,他有很多值得改进的地方,但是美国这个国家他250多年的历史,就是不断地在改进;现在美国是世界上最进步的国家之一,他的很多事情都是经过人民的声音不断地争论、辩论。

我们知道在美国,进步人士和保守人士他们的声音都要有同时存在的这么一个机会,和法律保障,没有这一点,美国这个社会就不会存在。

我觉得现在左倾它非常得势,原因就是美国的保守派他们做得不够,他们没有把自己的音量调到最高,甚至保守派内部因为川普先生当了总统出现了很多分歧。本来他们应该替川普基本的治国理念大声疾呼、加以支持的,但是由于他们不喜欢川普总统这个人,所以他们就偃旗息鼓,四年以来基本上没有为保守的价值观摇旗呐喊。我觉得这是左派思想上升的一个很根本的原因。

建议华人子女选择上大的、选择性好的大学就读

第二个问题,这个问题问得很好。美国的高等教育在全球是最优秀的,这就是为什么全世界绝大多数的学生都喜欢到美国来上学,中国的留学生最多。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美国学校言论方面有保障。当然现在左派占上风。但是,在美国的学校里,它也有一些终身教授的制度,还有美国法律上言论自由的保障。就是说,对立的意见是有的,虽然现在比较弱,但是有些像伯克利大学,或者斯坦福大学,这些学校里,真正不是左派思想的这些人,还是有。

所以你的子女要上学,我的建议就是上一些比较大的学校,比较有言论自由选择性的一些学校比较好。一般来说,一些小的学校,我个人的意见啊,他选择性比较少。比如说,我之所以喜欢加州伯克利大学那么一个地方,因为那个学校师资力量非常齐全。我在那里上研究生院的时候,很不喜欢一些左倾的教授,但是同时我也可以去接触很多思想比较保守的人,而且从我的观念来讲,政治上跟我的政治观念很相近的一些人士。我记得我在上大学的时候,有一个教授研究苏联共产党史,叫马丁·玛利亚,这是一个很有头脑的思想大家,他可以同时当几份教授,我就可以和他这样的人接触。

所以我建议,如果你有孩子在大学里面,你就叫他们去尽量发掘一些比较有协调性的、有不同意见的这些教授的资源,去上他们的课,跟他们接触。这个我觉得是可以做到的。

美国的民主制度是一个不断筛选的过程

华人听众2问:感觉美国在教育上存在著一些问题,而且从学龄前一直到大学,他们搞所谓的政治正确,最后都把美国的儿童和学生都已经领偏了,大学也出现这个问题。我觉得美国的军队也同样存在这方面的问题。包括美国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对上一次大选明明存在作弊问题,或者说存在著很大的争执,都不受理。我觉得美国的问题很严重,包括部队的问题。我曾经对美国抱有很大的希望,现在我感到有些灰心。

我觉得川普政府、蓬佩奥和您做了相当优秀的工作,你们把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分开,这相当重要。川普四年,美国的成绩相当大,中东也好哪里也好,整个世界都很安宁,金胖也不敢跳,习近平也不敢蹦。但是把川普搞掉了以后,结果现在好象整个都翻过来了。

所以下一次竞选,包括来年的参众两院的选举,会不会把美国弄到正确的轨道上来?会不会再产生2020大选那种情况?如果再出现那种情况,我知道美国就真的没有希望了。我可能是比较悲观,我希望听到您的解释。

余茂春:我听你说你很灰心,就是从你的灰心丧气的心态上,我看到了希望,因为你真正关心美国民主制度的不断健全;所以如果你真的灰心的话,这个结论你都不会听的。这个不见得不是好事。

我跟你的想法不一样,美国这个民主,你刚刚讲了选举,选举当然是民主的核心程序之一了,他包括两个最基本的原则:第一个原则当然是少数服从多数。你不能认为多数人选举了总统,少数人没有选 ,那么少数人不承认你是我的总统。这个不符合民主的原则。美国为了维护少数服从多数这个原则,他打了场内战,就是因为南方少数人他没有选林肯当总统,他们就说这个事我们不干了,这个就是违反了民主的根本原则。所以为了维护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美国就打了场内战。少数服从多数,这是民主的根本原则。

第二个原则,当然就是要尊重少数人的权利。除了尊重多数人的意见之外,还要尊重少数人的权利。

其实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美国的民主他真正的希望在于,他给美国的选民提供了非常多的机会。

在独裁专制国家,独裁专制不见得他的专制就非常地残酷,决定于他生命的长久,一个人当了独裁者他就可以永远统治下去;一个党专制,它就一干就是几十年。

在美国这个民主政治里,美国基本上这个左派和右派,民主党和共和党,是50:50,大概一半的人比较保守,一半的人比较左,所以每次选举的时候,票数之间的差距是非常小的,决不是像中共那样99%对一两票,而基本上就是49%或者51%,甚至是非常非常少的一个差距。川普丢掉了总统选举,你刚才指出了很多的弊病,这都是很对的。但是美国人民实际上他也看得很清楚。一年之后,我们就又一次选举了,所以2022年中期选举它会对美国的政治有一个重新的评估,由老百姓的投票来决定。每四年还都有一次总统选举。所以说美国这个民主制度是不断筛选的过程。

因此我觉得,一次失败了,当然是有很多不公正的地方,老百姓都有气,我觉得一定不要灰心,一定不要丧气。美国这个民主实际上搞了250多年,他一直在这种碰碰撞撞的,不断地失败,不断地灰心丧气,又不断地胜利,不断地成功,那么一种循环基础上的。所以总的来讲,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制。

不放弃政治热情,我们最终会对美国的主流文化起到很大的影响

另外一点,你刚才讲的,怎么能把我们想表述的政治意识贯彻到美国人的选民中间。我对2016年和2020年美国大选所表现出来的,在中国人之间,在华人之间,在华裔美国人之间的政治热情,我非常感动。我觉得这是空前的,是“六四”以来最有参与性的一个时代。这一次无数的美国华人都参与了美国的政治,这实际上就是主流。那么我们现在就是怎么样让这些意识形态,让我们的这些感觉,这些想法最大程度上去影响美国的主流。

这个我觉得我们应该学一学冷战时期的苏联和东欧的一些移民。苏联、东欧的移民在冷战的时候,到了美国之后,尤其是1956年匈牙利起义被镇压之后,1968年捷克斯洛伐克运动之后,逃到美国来的那些知识分子,他们对美国社会的教育,对美国对苏联的政策,对全球外交政策的影响,是非常巨大的。因为这些人他们知道共产党的残酷性,知道共产政权的本质,所以他们对美国对冷战中对共产主义的认识,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比如美国非常重要的政策人士,像卡特时期他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他是从波兰来的;像克林顿时期的国务卿奥尔布莱特,她的爸爸是从捷克斯洛伐克叛逃到美国来的,是专门研究共产党政权的一个教授,他的一个学生是小布什手下的国务卿赖斯小姐。所以这个就是移民的经验对美国的外交政策有很大的影响。

我想大家可能是比较灰心,比较丧气,因为参加了2020年的选举,但是我觉得,这个政治热情,华裔可以继续保持下去,我们这一次输了,下一次还有机会。灰心可以理解,但是我觉得不要放弃,一定不能放弃政治热情,我们最后对美国的主流文化起到很大的影响。

我在里面亲自参与,所以我的心底里非常感激很多的华裔美国朋友给我的一些指导,给我的一些提醒,他们给了我很多的信心。

中共的“改革开放”就是为了维持共产党的专制独裁政权

华人听众3问:比较一下“改革开放”和“六四”天安门事件的功过?

余茂春:我觉得“改革开放”不管它怎么“改”,不管它怎么“开放”,共产党就是维持共产党的专制独裁的政权,这个本质是没有改变的。它“改革开放”就是为了加强共产党的领导,哪怕最最“开放”的人士,他也对共产党他们自己认为的所谓先进性、他们要保持的独裁,他是从来不会松口的。除非像戈尔巴乔夫那样,搞基层选举,搞开放党禁和报禁。除了这个路子之外,中共的“改革开放”我觉得没有根本的前途。

(专访结束,感谢关注)

(转自希望之声)原文网址為: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558735
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