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大法 神迹处处显

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轮功遭受迫害后,我经历了前所未有的人生魔难,两次身陷冤狱共计十四年,美好的青春年华都在狱中度过,遭受了种种非人酷刑折磨,几次将近身亡,期间又被开除公职、父母相继离世,家破人亡。然而无论我遭受什么样的魔难、深陷什么样的险境,都未动摇我对大法的坚定信念,因为师父时时就在我身边,处处给我展现大法神迹,激励我披荆斩棘、不断前行。弟子对师父的感恩无以言表。

一、神告诉他:快去告诉他……

我没修大法前,有两个很要好的朋友,一个郑某某,长我几岁,是地方国营厂矿的技术人员,大学毕业;一个王某某,小我几岁,县级干部,从小天目开着,能看到神佛、另外空间的东西。我们三人都信神佛,常在一起交流。郑某某开始很信佛,虔诚的诵读佛经。后来就越来越不信了,把生活中遇到的苦难,当成是信佛引起的。后来生活越发不顺,工作单位倒闭,自己做生意常有人作梗,不挣钱反赔钱,夫妻常反目吵架。最后竟然完全站到神佛的对立面上去了,开始仇视神佛,还曾跑到千里之外的五台山,对着众和尚谤佛,最后被轰出庙外。我与王某某对他失望至极,决意与他断交,从此不再来往。

三、四年后,也就是到了一九九九年七月十六日中午,我家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我打开门,看到一个皮包骨的人,外形似骷髅,我定睛一看是郑某某,正要劝他走,他说:有几句话和你说,说完就走,我也活不了几天了。他说:昨天晚上吃完饭,我正在沙发上坐着,一个大神,全身放着光,進了我家说:快告诉某某某,难来了……我答应了大神,大神就消失了。他看到我客厅挂的师父的法像,激动的说:我看的大神就是他!就是他!立即跪地给师父磕了三个头,说:大神啊,我捎到信了,完成任务了。说完起身开门就走了。他回家后几个月就去世了。

七月十六日我们那里风平浪静,不知迫害将到。四天后,邪党疯狂迫害法轮功的运动开始了。这件事情对我触动极大,一个将死之人的临终之言,证实了神佛的真实存在,更坚定了我坚修大法的坚定信念。

二、念九字真言 神迹处处显

我曾多次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在看守所,我不背监规、不唱红歌、坚持炼功,被恶警戴手铐、坐老虎凳、穿小鞋,甚至恶警开车往监狱送我时,故意把手铐铐到最紧处,都陷入肉里,脚镣也铐到最紧处,扬言叫我“受受罪”。我上车不久,皮肤就变了颜色,我叫随车的员警给松一松,他们谁也不作声,不给松。我就对着冰凉的手铐、脚镣,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叫手铐、脚镣不要对大法弟子犯罪,我大约默念了五分钟,奇迹发生了,手铐、脚镣竟然自动打开了,我的手脚自由了。恶警看到后十分吃惊,他们惊恐的看着我,从此再也不敢铐我了。

在监狱学法很不容易,大法资料、电子书等都是外面的同修千方百计、千辛万苦传進来的,很有限,也很珍贵。因为很多同修轮流看,所以必须想方设法保管好,而监狱在这方面查得很紧,时常搜监、搞突击检查。有好几次电子书在搜监后找不到了,这时我念九字真言,求师父加持,结果每次都能失而复得,连犯人都称奇。

三、集体发正念显神威 迫害解体

二零零四年,监狱对大法弟子進行所谓“百日攻坚”,威逼大法弟子转化。他们施恶都是有安排進程的、统一时间行动。这次迫害开始,他们强迫大法弟子到会议室看诽谤大法的录影。我们几个同修,心有灵犀,大家不用手势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迫害。那天原来大晴的天,突然天边出现一片乌云,紧接着炸雷在监狱上空轰鸣,震的整个楼都震动。各个监区凡是放邪恶录影的电视,全都烧了。第二天各个监区都换了电视,又都烧了。最后大家都不看邪党诽谤大法的电视了。

二零一七年的一天,一个明真相的监狱员警,悄悄把我叫到一边,说:我刚参加完监狱开的会,部署了转化法轮功(学员)的事,今天是星期五,下星期一开始行动。我将此消息迅速传开,找各个同修或明真相的犯人(愿意为同修传话、送资料),将此消息传遍全监狱十几个监区,希望大家统一时间长时间发正念解体此迫害。

星期一早上,奇迹发生了。监狱狱警大楼前的三层楼高的邪党血旗,很粗的钢管,从基座断开,三层楼高的旗杆平躺在草坪上。星期一中午各监区员警紧急开会,监狱长调离,原定的迫害计划叫停,一场迫害解体了。

四、行恶者 现世现报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监狱教育科组织九个员警打手,以“个别转化”为由,严重迫害我,为首的所谓转化小组组长是教育科副科长芦某某,三十多岁。他把我带到管教办公室,恶狠狠的说:今天给你两个选择:一是写三书;二是“死”,你自己从四楼跳下去也行,否则被打死,给你都准备好了房间。我坚定的说:第一不写“三书”,第二不跳楼,并正告他:打大法弟子要遭报应。他冷笑道:我根本不相信什么神佛、什么报应,我自己给你打三年的赌,就打你,狠打,三年内我不死,还要打你。打死法轮功(学员)我们什么都不怕。

在那次严重的酷刑中,我的双肋被打断。监狱也不管,根本不给医治。我求师父加持,在没有任何医治的条件下,肋骨竟然自己长好了。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一天我在吃晚饭时,这个芦某某突然找到我,问我:你好过些了吗?我回答:很好。我当时看到他面无表情,转身就走了。当我从吃饭的地方回监舍坐下,楼外传来救护车的鸣叫声,后来听说,就在那时,这个恶警芦某某,坐在他办公室的椅子上死了,从那次见面到他死去,仅一个小时左右。这时我才想起,他和我打的三年的赌,从打赌日期算,到他死亡,刚两​​年十个月,真可谓“善恶有报、丝毫不差”。

五、善待大法 福报连连

二零零四年,监狱搞所谓“百日攻坚”,严重迫害大法弟子。监区派来四个犯人专门转化我,为首的是一个高个子,监舍的犯人都对他唯命是从。他把我叫到一边坐下说:“上边政府(他们管狱警叫政府)给我们开过会了,我们四个人负责转化你,你应该懂啥意思。我想听听你炼的法轮功是咋回事,看看你能不能说服我。”我在监狱时间长,什么样的事都碰到过,我不怕他。我说:“法轮功是佛家高德大法,大法弟子一言一行,按大法要求的真、善、忍做个好人。我年轻时身患重病,修炼后全好了;修炼前脾气暴躁,现在能善待他人。”这时他突然问:你信鬼神存在吗?我说我彻底信。法轮功不是一般的气功,就是修佛的功啊!他说自己被捕前是村主任,当地百姓都信鬼神的,他的背上还刺了个佛像。后边的谈话很投机。最后他说:兄弟我尽力而为吧。

从那以后,他常听我讲。他在监舍公开说:不准打法轮功(学员)。在迫害严重期间,只要员警不在,他就让自由活动,放哨让我炼功,给我和其他同修吃的,并且阻止包夹犯人迫害大法弟子,谁和大法弟子过不去,他就去训斥谁。他常对我说:法轮功是好的,你们都是好人,表面我都能看出来。我这时不为你们做事怎么行。

他比我提前出狱,家里父母去世,房屋倒塌,没有亲人,没人帮助。我问他:你有什么愿望?他说:五十岁的人啦,有个吃住的地方就行啦。他回去半年后来信说:开始在市里酒店当保安,老板娘是个寡妇,看中了他,和他结了婚。老板娘身价几十亿,有个规模不小的私人煤矿,现在由他管理(他以前当村主任时,管理过村里的几个煤矿,是内行)。他现在生活富裕,没有任何后顾之忧。

有一个犯人,很相信大法,常帮大法弟子做事,如:帮助保管大法书籍、给其它监区的同修传话、送东西等。我给他做了三退后,让他常念九字真言,能得福报。他很相信,念的很用心,每天念五个小时,边干活边念,一有空就念。我对他说:问问父母、妻子、女儿、弟弟、弟媳愿意三退否?他跟我说:他全家都听他的。他通过电话给家人一一都做了三退,并且告诉全家人有空常念九字真言。我认识他时,他全家都是在北京搞房地产的,干了几十年,除了赔本,还欠别人三十万外债,全家经济窘迫、十分困难。全家三退后,他告诉家人都信大法师父、信大法,好好念九字口诀,外债一定能还清。家里人都按他说的做了。后来家里遇到一个偶然的机会,江西某地级市一个荒废的工厂土地拍卖,他家里借钱,用很少的钱买下这个工厂土地,建起了商品楼,一年后他弟弟来监狱看他,说卖楼后除还清所有外债,还净赚上亿。从此他逢人就说:法轮大法好,我得福报了。从此更积极的为大法弟子帮忙。真是善待大法,天赐洪福!

愿所有有缘世人都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这个历史的最关键时刻,为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

(转自明慧网)原文网址為: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8/31/%E5%9D%9A%E4%BF%A1%E5%A4%A7%E6%B3%95-%E7%A5%9E%E8%BF%B9%E5%A4%84%E5%A4%84%E6%98%BE-427815.html
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