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tegory Archives 追查国际在行动
  • 热点专题 » 制止活摘 » 追查国际在行动
  • 英国独立法庭为何说中共是犯罪政权

    英国独立法庭为何说中共是犯罪政权
    图为北京紫禁城。(Guang Niu/Getty Images)

    “任何与中国(中共)在相关的医生、医疗机构、工业、旅游、航空、金融、律师、制药、保险、教育、艺术等领域,有实质性互动的政府,现在应认识到,他们所交往的是一个犯罪政权。”英国独立人民法庭在2020年3月发布的一份书面判决中说。

    这个独立法庭由来自不同司法管辖区的七名成员组成小组,其中包括四名经验丰富的律师、一位著名的医学专家、一位学者和一名商人。没有任何成员是竞选活动家,激进主义者或是诋毁中国的人。

    该法庭由英国御用大律师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主持,他曾主导国际刑事法庭对前南斯拉夫总统米洛舍维奇(Slobodan Milosevic)的起诉。

    英国独立人民法庭,为何说中共是犯罪政权?

    中国不同寻常的短暂等待器官时间

    今年6月,中国武汉协和医院的医生在10天之内先后为24岁的孙玲玲准备了4颗匹配的心脏。

    这些器官来源成谜。“医生反对强摘器官组织(DAFOH)”的执行主任泰瑞(Torsten Trey)博士向英文大纪元表示,“问题在于,这4颗心脏来自哪里?”

    “医生反对强摘器官组织”(简称DAFOH)执行董事托斯顿.泰瑞(Torsten Trey)医生。(陈柏州/大纪元)

    泰瑞(Torsten Trey)指出,根据美国政府2018年的最新数据,美国病人通常需等待6.9个月才能获得匹配的心脏。按照这个比例,为同一病患寻找到4个匹配的心脏——这意味着有4人在ICU病房或其它致命事故中死后捐献他们的器官——这大概需要等待2年的时间。

    为何在美国需要等待2年,而在中国只需等待10天?

    根据2020年数据,在美国,超过1.56亿人,即超过美国一半的人口,同意死后捐献器官。

    而据“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网站,截至2020年9月15日,仅2331557人,即不到250万中国人,登记捐献器官,这个数字占中国总人口(以14亿人计算)的比例不到0.0017%。

    武汉协和医院超短的器官等待时间,在中国并非个别现象。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曾在网站上作广告称,器官移植病人平均等待时间为两周。

    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国际移植(中国)网络支援中心也在其网站上宣传肾脏移植最快一周,最长不超过一个月即可以找到HLA相匹配的供体。如有问题在一周之内再次进行移植手术。

    国际器官移植供体极其紧缺的情况下,中国的器官移植市场甚至出现了“买一送一”和免费赠送的情况。

    中国器官移植业奇怪的免费赠送器官现象

    流亡英国的原中国医师安华托帝(Enver Tohti Bughda)今年8月在一个网络研讨会上说:“在超市里买东西,买一送一,这是正常的商业模式;你能想像,在人体器官交易中,也可以买一送一吗?而这就发生在共产党治下的中国。”

    2006年4月28日,湖南人民医院为了吸引器官移植的病人,打广告许诺可以给20个病患做免费肝移植或肾移植手术。

    2017年6月1~6月30日,吉林旅游广播和吉林大学第一医院肝脏移植中心联合发起一个月的前10名儿童免费肝脏移植活动。

    人们不禁要问,中共充足的供体器官来自哪里?

    英国独立人民法庭的判决

    “人民法庭”2019年6月17日在伦敦。(冠奇/大纪元)

    2020年3月,位于英国伦敦的独立人民法庭发表最后的书面判决,判决作出以下结论:

    “(活体)强摘人体器官已在中国各地大规模发生多年,法轮功学员是其中一个——而且可能是主要的——人体器官来源。”

    “集中针对维吾尔人口的迫害和医学检查是比较近期的情况。”

    书面判决还表示,“(中共的医生和医院所保证的)器官移植的等待时间不寻常的短暂。”

    “有不断累积的大量证据表明:中国(中共)最近建立的器官自愿捐献系统,根本不能提供如此大规模手术所需要的器官数量。”

    中共逾百万例器官移植手术 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2006年3月,原沈阳苏家屯血栓医院护士安妮在华盛顿DC作证,她的前夫、苏家屯血栓医院的外科医师,曾活体摘取过大约两千名法轮功学员的眼角膜。

    此后,国际社会发布约十起调查报告,指证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器官。

    2016年6月22日,《血腥的器官摘取/大屠杀:更新版》,在美国华府发布。

    三位联合作者:加拿大前亚太司长大卫‧乔高、美国资深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和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表示,中国每年的器官移植数量约在6万至10万之间,远高于中共宣称的每年一万例。

    三位作者表示,在过去的十五年中,在大陆,估计进行了大约150万例器官移植手术。器官的主要来源是法轮功学员。

    麦塔斯表示,中共活摘人体器官是“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

    明慧网估计上百万法轮功学员失踪

    明慧网表示,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浩劫中,以上百万计的法轮功学员失踪。

    他们因上访不报姓名而被秘密关押。没人知道他们身在何处,他们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一去不复返,家人们苦盼着亲人能回来,但是年复一年,音讯全无。

    法轮功是以“真、善、忍”为指导原则的性命双修功法,包括五套功法动作,1992年在中国长春传出,广受欢迎。官方统计数字显示,法轮功学员超过了共产党党员人数。1999年7月20日,中共时任党魁江泽民下令对其发动灭绝性的迫害。

    据明慧网2016年5月7日发布的一份数据,仅辽宁省法轮功学员失踪者有据可查的至少有169人。以下仅举几例:

    徐强(明慧网)

    徐强,男,辽宁锦州市法轮功学员,1972年出生。2000年5月末,徐强去北京为法轮功鸣冤。2000年6月2日下午三点多钟,徐强曾从北京给锦州的朋友打来电话,让他母亲给他带些钱。之后徐强就失踪了,至今杳无音信。他的亲人一直在痛苦中煎熬……

    付贵武

    付贵武,男,大连市金州区二十里堡镇法轮功学员,成都理工大学毕业生。自2000年初,前往成都找工作后就毫无音讯。他的母亲担心儿子早已不在人世了。付贵武母亲说:“这十年来你都不知道我都怎么过来的。我就怕他不在这世上了,可能叫它们(中共当局)给害死了,都有给挖心挖肝的。”

    孙宇(孙羽)(明慧网)

    孙宇(孙羽),男,辽宁省丹东市法轮功学员,于1999年考入大连市大连水产学院,就读于电子信息专业。2002年12月31日,孙羽向同学散发法轮功真相传单,被举报。警察来学校将孙宇看管起来,进行训斥;后来时间已经很晚了,他们带孙羽去校外小饭店吃饭,就再没回来。至今已近十几年的时间,杳无音信,孙羽与家人没有任何联系。家人、亲戚、朋友、同学、邻居,都不知道他的下落。

    ……

    持续20年针对法轮功学员非常规性的抽血采血

    在明慧网上,法轮功学员遭中共公检法人员非正常采血的例子不胜枚举,遍及全国。以下仅举数例:

    2020年9月13日,河北保定范淑银被绑架到江城派出所,后又送竟秀公安分局,被强迫抽血。

    2020年9月6日,河南省林州市冯有福、李如金等多位法轮功学员被林州桂林派出所绑架、抽血,并用仪器照眼睛。

    2020年8月27日,山东省新泰市新甫街道办事处龙山村法轮功学员殷培芹,被新泰市公安局绑架、抽血。

    2020年8月2日,上海市法轮功学员沈芳遭警方暴力采血。

    四个男警察按住沈芳老太太的身体,抓住她的手腕,欲强行采血,沈芳不配合,并责问他们为什么要采她的血。警察说:“这是‘国家规定’的!”

    追查国际: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是中共主导的国家系统犯罪

    2014年9月,中共军队总后勤部卫生部前部长白书忠向“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调查员承认,江泽民批示用法轮功学员器官做器官移植手术。

    调查员:是这样,在您担任总后卫生部长的时候啊,摘取在押法轮功人员器官做器官移植手术这件事情,是当时的总后部长王克布置的任务?还是军委直接下达的命令哪?

    白书忠:当时是江主席啊,有一个批示,说开展这些事情,就是器官移植……批示以后,反法轮功大家都做了很多工作……应该说,就是开展肾移植的不单是军队一方……

    2003年8月27日,大纪元独家获取的一份录音文件显示,2006年9月13日时任商务部长的薄熙来访问德国汉堡时的一段录音文件中,对于使馆人员问到“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情“是你的命令还是江泽民的命令?”

    薄熙来回答:“江主席!”

    “追查国际”表示,“大量的调查录音指向一个事实:即这些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件,不是个别的、局部的、偶然发生的杀人事件,而是由江泽民亲自下令、在全国范围内利用军队、武警、司法及医疗等系统以活摘器官方式,针对法轮功修炼群体的大屠杀。”

    政要专家:制裁中共 起诉中共 解体中共

    2016年6月13日,美国国会众议院表决一致通过了343号决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针对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的“强摘器官”行为。

    英国保守党人权委员会的联合创始人兼副主席本尼迪克特‧罗杰斯(Benedict Rogers)近期在网站UCANEWS发表文章提出:“如果人们要使中共对其在瘟疫大流行中的(掩盖行为)承担责任,就不应该忽视另一个与医疗相关的暴行,那就是(中共)从良心犯身上摘取器官的报吿。”

    就中国最近发生的可疑活摘人体器官事件,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委员加里·鲍尔(Gary Bauer)2020年8月14日表示,“美国国务院和财政部应做好准备,对那些授权或参与了强摘器官的任何中共官员、医生或机构,实施针对性的制裁。”

    2020年7月1日,美国众议院议员斯科特‧佩里(Scott Perry)表示,中共是犯罪组织,解体中共的倡议是个好主意。

    他说,“中共被控犯有许多罪行。如果他们未受到起诉、未受调查,他们将继续实施这些犯罪。”

    “世界应(怎样)对待中共犯罪组织?他们应该被起诉,正义应该得到伸张。”

    (转自大纪元)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


  • 专家学者:世界须对中共强摘器官说“不”

    专家学者:世界须对中共强摘器官说“不”
    近日,美国波士顿独立记者Ramola D组织了一场网络研讨会。与会嘉宾认为,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器官的行径,是中共国家批准的群体灭绝罪行;世界必须对此说“不”。上排左:美国波士顿独立记者Ramola D;上排右:流亡英国的新疆医师安华托帝(Enver Tohti Bughda);下排左:美国“国家航空暨太空总署”(NASA)维吾尔裔科学工作者艾尔肯·司迪克(Erkin Sidick);下排右:人权活动人士米切尔・尼古拉斯・格柏(Mitchell Nicholas Gerber)。(视频截图)

    “在超市里买东西,买一送一,这是正常的商业模式;你能想像,在人体器官交易中,也可以买一送一吗?而这就发生在共产党治下的中国。”参加一个网络研讨会的嘉宾在发言中说。

    近日,美国波士顿独立记者Ramola D组织了一场网络研讨会。与会嘉宾认为,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器官的行径,是中共国家批准的群体灭绝罪行;世界必须对此说“不”。

    也有嘉宾表示,2017年以后,中共强摘人体器官的对象进一步扩大,从法轮功群体扩展到新疆维吾尔人身上。

    研讨会主持人Ramola D表示,中共强摘人体器官“令人震惊”,如同“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发生的德国人的大屠杀”,“这是发生在现代的大屠杀”, “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需要了解”。

    人权活动人士: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是中共国家批准的群体灭绝罪行

    人权活动人士米切尔・尼古拉斯・格柏(Mitchell Nicholas Gerber)在发言中说,“这是中共国家批准的群体灭绝罪行,发生在无辜者(法轮功学员)身上。中共国有医院在他们活着的时候,强摘他们的器官,以获得暴利。他们的尸体在医院的锅炉房里焚烧灭迹。”

    2006年,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黑幕首次曝光。3月,证人皮特(Peter)指证中国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有一秘密集中营,关押着六千多名法轮功成员,他们遭到杀害,器官被摘取出售,尸体在医院焚尸炉当场火化。3月17日,证人安妮(Anni)也出面指证她的前夫、沈阳苏家屯血栓医院的外科医师,活体摘取过大约两千名法轮功学员的眼角膜。

    尼古拉斯・格柏表示,中共迫害法轮功是因为恐惧这个群体的人数太多。

    “中共镇压法轮功,是因为法轮功是(中共)这个共产主义政权治下最大的信仰群体。法轮功以‘真、善、忍’为原则。而根据中共官方的统计,法轮功学员人数达到1亿人。”

    安华:保持沉默 是有罪的

    流亡英国的新疆医师安华托帝(Enver Tohti Bughda)在发言中说,他意识到中共在大规模地强摘人体器官,“是在2009年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tman )在介绍《国家掠夺器官》(State Organ )这本书的时候”。

    《国家掠夺器官》在2012年7月出版。此书汇集了四大洲、七个国家医学专家、伦理学教授和国会议员等提供的大量事实、数据、证人证词及分析,揭露在中国发生的非法器官移植、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

    安华说,他自己在中国的时候,甚至参与过强摘死刑犯的器官,自己当时这么做的时候,没有意识到这是有罪的;中国的其它医生在强摘人体器官的时候,也不觉得这是犯罪,“这是中共常规性的洗脑所致”。

    他表示,中国人在中共的宣传和诱导下,思想发生了变异,“他们认为这个世界是他们所被教导和所被展示的样子。实际上,这个世界的认知和(中国人通常所认识的)恰恰相反。我来到英国后,接触到西方文明,才开阔了我的视野。我这才意识到我所来自的那个社会是极其的残忍和原始。”

    “人与人之间互相伤害非常普遍,他们不觉得这是有罪的。一些手术医生在医学杂志上发表论文,公开承认他们杀害了器官供体。”

    安华表示,一些中国医生甚至为了兜售器官移植的生意,还“买一送一”。

    中国的肝移植供体甚至一度出现充足到过剩的反常现象。2017年6月1~30日,吉林旅游广播和吉林大学第一医院肝脏移植中心联合发起一个月的前10名儿童免费肝脏移植活动。

    安华说,“在西方社会,如果你看到别人正在犯罪,你保持沉默,假装不知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这么转身离开,你也是有罪的。”

    “如果我们不站出来说话,那么,在神眼中,我们都是有罪的。”他表示,大家都须对中共说“不”。

    维吾尔人权活动人士: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然后扩展到新疆人

    美国“国家航空暨太空总署”(NASA)维吾尔裔科学工作者艾尔肯·司迪克(Erkin Sidick)表示,“1999年,江泽民下令杀害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报导,迫害开始后,江泽民下令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等政策,还下达了“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密令。

    司迪克认为,中共军方是迫害的实施者,参与了屠杀法轮功学员,这些中共军方人员认为与其“白白”将法轮功学员迫害致死,“还不如摘取他们的器官,售卖获利”。

    “这就是中共发展强摘人体器官工业的方式。”他说,这个利润高达几百亿美元的器官业直到今天还在继续运作。

    司迪克表示,中共强摘人体器官的罪恶,已从法轮功群体扩展到新疆人身上。

    他说,中共对新疆维吾尔人强摘器官主要发生在2017年以后;有新疆消息来源告诉他,很多维吾尔人被运送到中国的其它地方,作器官移植所用。

    司迪克表示,他看到由海外法轮功学员所做的一个有关中共活摘人体器官的报告,“记录详实,非常令人震惊,这是当下正在发生的事情”。

    (转自大纪元)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


  • 347篇追查报告 中共迫害法轮功证据确凿

    海外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目的是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追查国际)

    海外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目的是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追查国际)

    总部设在美国纽约的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自2003年1月20日成立以来,已对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凶犯,做了347篇报告,涉及83,836名责任人涉嫌犯罪,38,843个责任单位。从调查天安门自焚伪案,到追查媒体诽谤污蔑,从追查迫害法轮功元凶江泽民集团,到追查中共系统活摘器官,16年来,追查国际握有大量确凿证据,为清算江泽民集团做好准备,把所有施行迫害者送上历史的审判台接受审判。
    该组织在欧洲、澳洲、亚洲和加拿大设有分部,目的是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截止2019年3月1日,针对中共党、政、军、司法、宣传、教育、文化、海外渗透等各个领域,共发表了880多万字。
    法轮功,亦称法轮大法,已洪传全球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主要著作《转法轮》被翻译成41种文字。法轮功及其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受到各国各种褒奖和表彰3,000多项。然而,1999年7月20日起,江泽民集团发动了一场对法轮功学员的,集国家机构、法律、政策法令、媒体等于一体的群体性灭绝式迫害。

    追查迫害法轮功元凶江泽民及追随者罗干、周永康等

    2015年,大陆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对迫害元凶江泽民提出控告。据海外明慧网消息,从2015年5月底到2016年10月25日,已收到20万9908名(17万7482案例)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递交给中共最高检察院、法院的实名诉讼状副本。由于网络封锁和信息传输的不便,实际数字不止于此。
    据联合国《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1998年版)第六条“灭绝种族罪”和第七条的“危害人类罪”的相关条款,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学员所采取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及行为已经构成了“灭绝种族罪”和“危害人类罪”。2002年10月,江泽民在美国被控犯有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和反人类罪。此后,在瑞士、比利时、澳大利亚、西班牙、德国、台湾、韩国、海牙国际法庭、联合国等地都对江泽民提起了诉讼。
    2004年1月30日,追查国际《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构成群体灭绝罪的追查报告》显示,1999年4月25日至7月20日,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及法轮功学员做了充分准备,尤为明显的是1999年6月7日,江泽民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发表关于抓紧处理和解决“法轮功”问题的讲话,不仅命令修炼法轮功的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在职或退休干部立即离开法轮功,还称要打击法轮功活动协调人及其他法轮功学员,甚至指令新闻媒体对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进行攻击。
    1999年6月10日,在江泽民的直接指令下,中共专门成立了由李岚清任组长的“中共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下设中共中央“610”办公室,由政法委书记罗干主持。“610”办公室直接指挥操纵,严密控制各级党政机关及公安、检察、法院、劳改、劳教、国安部门,以及宣传机构和新闻媒体,按照江泽民的意图、命令和需要,积极开展各种镇压活动。
    1999年7月20日之后,江泽民和全国各地“610”组织下令收缴并销毁法轮功书籍和宣传品。
    1999年10月8日和10月9日,江泽民利用最高检察院检察委员会和最高法院审判委员会分别通过了一个司法解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下称“两高解释”)。
    1999年10月25日,江泽民在接受法国《费加罗报》书面采访时说“法轮功就是X教”。10月26日,大陆各大报纸在头版头条以“法轮功就是X教”为题发表江泽民的讲话。
    在江泽民给法轮功定性5天后,为了使两高解释“合法化”,10月30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通过了一个《关于取缔邪教组织、防范和惩治邪教活动的决定》,可是里面根本没有提法轮功。

    除了江泽民本人外,江迫害法轮功的追随者罗干、周永康、刘京、李岚清、曾庆红、薄熙来等纷纷遭到起诉。他们中很多人被起诉十几次之多。(图片取自《江泽民其人》连环图。原著:大纪元时报 编辑制版:屠龙、孟圆 绘画:佟舟)

    《华盛顿邮报》1999年11月12日的报导中说,“尤其是当他(江泽民)得知自己周围的人中有不少是法轮功修炼者以后,更决意要尽快铲除⋯⋯内部消息来源称,‘很显然,这是江的个人意志,他想铲除法轮功。’”
    2004年5月20日,追查国际《追查“群体灭绝、酷刑、反人类罪”首犯江泽民》报告披露,为使镇压得以延续,江泽民大力提拔、 安插了紧跟其灭绝政策的官员:罗干从政法委书记升为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由省委书记升为公安部部长,陈至立由教育部长升为国务委员,李肇星由大使升为外交部长,吴官正、贾庆林、李长春等升为政治局常委。
    其中,罗干于1997年和1998年两次命令公安部门在全国范围对法轮功进行秘密调查,并派驻公安人员进行系统性“卧底调查”。
    1999年7月20日后,罗干在实施江泽民对法轮功的“群体灭绝”政策上起主导作用。如2001年到2003年期间,罗干至少七次公开讲话,要求全国的政法系统,将“法轮功”列为第一位打击对象;2001年9月初“610办公室”发出指令,发现炼法轮功的可秘密逮捕并监禁;警察若不抓法轮功学员,会被开除公职且吊销户口。【1】
    而周永康从1999年任四川省委书记起,一直极力推动并直接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2007年出任中央政法委书记和综治办主任后,周永康掌控公、检、法、司系统,利用奥运、维稳等借口迫害法轮功。
    例如,2007年9月5日公安部党委扩大会议,周永康要求各级公安机关严厉打击法轮功;2008年北京奥运会,周永康在全国范围内以“奥运安保”为由,加大力度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监控、跟踪、绑架。据海外明慧网统计,2008年1月至7月,北京地区因“奥运安保”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高达586人,截至6月30日全国共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8037人。其中,北大高材生、音乐人于宙被抓捕11天后,被迫害致死。【2】

    追查中共活摘器官与公检法司系统犯罪

    追查国际2019年最新报告显示,中共仍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而且“活摘”罪恶正向全社会蔓延。【3】
    从2006年3月9日起,追查国际面向大陆进行系统调查。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3月1日,十多年来对大陆移植医院的几十万份公开媒体报导、医生论文、医院网站备份和数据库资料的多轮搜索和分析论证,上万通电话调查,查获涉嫌参与活摘器官的有891家医院、9519多名移植医生。其中,全国二十多个医院医生亲口承认使用法轮功供体等。
    追查国际主席汪志远对大纪元记者表示,最新消息,对北京、天津、上海、山东、河南、广西、广东、浙江、江苏等12个省级医院院长、主任进行录音调查,其中11个电话调查录音直接承认来源是法轮功学员,且供体取得速度快。
    如山东毓璜顶医院的移植科主任说,“快的话明天可能就有”;上海仁济医院肝移植中心副主任杭化莲说,“一个星期给你搞定”;浙江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副院长、树兰医院院长郑树森说,“两个星期之内是可以做的”,而且叫第二天就来。

    这幅油画展现了活摘器官的现场,里面有正遭到活摘器官的法轮功学员以及犯下滔天大罪的人们。(《苏家屯的罪恶》(Organ Harvesting),董锡强,油画,170x130cm,2007)

    2016年4月5日,《追查国际对中共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国家犯罪的调查报告(摘要)》披露,4人指证是江泽民直接下令用法轮功学员器官做移植,证据来自对前中共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部长白书忠、前中共商务部长的薄熙来、上海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肝脏病理科主任医生谭云山、华中医科大学同济医院心胸外科二病区宫医生的调查录音。
    中共高层都知道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证据来自对前中共政治局常委曾庆红,前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前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前国防部长梁光烈,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张德江,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张高丽的调查录音。
    中共中央政法委、“610”办公室直接参与,证据来自对前中央政法委秘书长周本顺、前中共中央政法委办公室副主任魏建荣、前辽宁省政法委副书记唐俊杰、前政治局常委罗干的于秘书、北京政法委李姓官员、天津蓟县“610”办公室主任、大连副市长孙广田的调查录音。
    此外,全国军、警、司法、地方医疗系统均参与,证据来自活摘现场持枪警卫证词录音,以及对驻北京丰台的解放军307医院、中共锦州市中级法院、二十多家医院的调查录音。
    而中共医院器官移植的数量迅猛增长的时间与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绑架、关押的时间高度重合。涉及的医务工作者,包括切取医生、移植医生、护士、麻醉师等,按照基本的医学伦理和国际器官捐献常规,这些医务人员提供可信和可靠的证据否定以上指控之前,应被视为触犯群体灭绝罪、谋杀罪的嫌犯或目击知情者。【4】

    追查天安门自焚伪案与中共媒体诽谤诬蔑

    追查国际成立后的第二天,就开始追查天安门自焚伪案。

    天安门自焚是中共策划的一场骗局。图为2005年1月28日天安门广场,警车四布,公安武警便衣随处可见。(大纪元)

    在江氏集团炮制天安门自焚伪案前,中共做了造势活动。如2001年1月11日,由“中国反邪教协会”发起的“反对邪教、保障人权”百万签名活动在北京大学启动;1月16日,在“中国反邪教协会”副理事长何祚庥等人主持下,发动中科院300位院士加入百万签名等。
    2001年1月23日,5人在天安门广场“自焚”,成为中共对法轮功抹黑并煽动民众仇恨的重要一环。追查国际不仅提出四大疑点:1月23日14时41分发生的“自焚”,不到7分钟,3辆急救车赶到现场,可是“自焚”者在晚上17时左右才被送到北京积水潭医院,中间发生了什么;中共中央级喉舌媒体5篇关于王进东报导自相矛盾;刘思影死前,心肌酶谱和其它各项检查均正常,2001年3月17日上午8、9时还活蹦乱跳,中午11—12时左右,却突然死亡,官方说是心肌梗塞;经过第三方、拥有先进技术的国立台湾大学语音实验室鉴定,3集《焦点访谈》节目中出现的王进东不是同一个人。【5】
    另外,前中宣部部长刘云山、副部长吉炳轩,中共央视台长赵化勇、副台长李东升,焦点访谈剧组,新华社社长田聪明、副社长马胜荣、总编辑南振中及部分分社记者,中新社潘旭临、齐彬,《人民日报》袁建达,及《光明日报》、《北京晚报》、《中国青年报》、《解放军报》相关记者,均为相关媒体诬蔑诋毁法轮功主要负责人。
    仅2002年4月25日至2003年底不到两年的时间内,“焦点访谈”、“新闻节目”、“科技频道”、“说法周刊”、“中国外交论坛”、“电视批判”、“中国网络媒体论坛”、“生活频道”等制作的诬陷诽谤节目就达332个。【6】
    除了媒体,陈至立是在教育系统实施江氏灭绝法轮功政策的积极推行者和具体实施者。包括在全国所有大、中、小学的教师和学生中,大搞“文革”式的人人表态过关,推行反法轮功的“百万签名”运动;强迫教师学生观看诽谤、攻击法轮功的电影;通过教育系统将攻击和诬蔑法轮功的内容编进中小学教材及各级考题,甚至高考和研究生的试题中;将中央电视台等媒体陷害法轮功的节目作为师范院校学习内容。【7】
    此外,追查国际还发表了诸如《中共强制生产奴工产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调查报告》、《中共利用国有资产和外来资金迫害法轮功的调查报告》、《中共全方位向国际社会输出迫害法轮功的调查报告》、《对各地劳教所的调查报告》、《中共打击海外独立媒体的调查报告》、《中共干扰神韵艺术团全球巡回演出的调查报告》、《中共迫害正义人士的调查报告》等等报告。#

    参考资料:

    【1】2004年2月14日,追查国际发布的《罗干迫害法轮功的事实佐证》
    【2】2004年7月20日,追查国际发布的《关于周永康迫害法轮功的调查报告》
    【3】2019年2月23日,追查国际发布的《2015-2018年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综述》
    【4】2014年10月28日《追查国际发布中共军队和武警系统103家医院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2, 096名医务人员的追查名单》
    【5】2011年《追查国际关于“天安门自焚”伪案十周年回顾》
    【6】2004年2月10日,追查国际发布的 《中国大陆部分媒体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追查报告》
    【7】2004年3月16日,追查国际发布的《陈至立等教育部官员在中国教育界迫害法轮功的调查报告》
     
    (转自大纪元)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 大陆免翻网址:https://x.co/v7777 或 https://x.co/v777


  • 追查国际调查取证中共活摘器官现场录像(1-5)

    2018年10月19日至12月2日,追查国际的调查员以四川省政法委维稳办主任副主任的身份,给亲属联系移植手术的事由,对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12所医院的院长、主任、医生等责任人电话调查取证,获得17个录音证据。部分调查是在新唐人电视台的演播室进行的,调查全程录像,同时调查现场还有长期关注活摘器官的时事评论员等嘉宾现场目击见证。
    Continue reading  Post ID 28347


  • 同济医院教授夏穗生涉活摘器官 遭国际追查

    这幅油画展现了活摘器官的现场,里面有正遭到活摘器官的法轮功学员以及犯下滔天大罪的人们。(油画:《苏家屯的罪恶》(《Organ Harvesting》)董锡强,油画,170x130cm,2007)

    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主任医师夏穗生4月16日去世。他从事肝外科与器官移植学术研究60多年,被冠以“中国器官移植的拓荒者”。夏穗生虽然已经去世,但他依然得面对道德的审判和追查国际的立案追查。
    追查国际负责人、哈佛大学医学博士汪志远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之所以追查夏穗生,是因为他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是责任人之一。
    2008年11月,夏穗生做为涉嫌活摘器官的责任人被追查国际追查。追查国际的调查显示,截至2007年,夏穗生参与实施肝移植235例。
    汪志远说,“在我们的调查中,同济的医生护士就明确承认他们用法轮功学员器官,我们有录音证据证明。而且从整体上来讲,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件事情,是由江泽民下令,全国进行的一次国家犯罪,夏穗生所在的同济医院是一个重点医院。夏穗生作为领导和他的学生、部下,都参与了这件事情,这个嫌疑很大。所以我们对他立案追查。”
    据陆媒报导,50年代,夏穗生从同济医学院毕业,是中共建政后培养的第一批医生。夏穗生早年做肝切除术,但肝脏切除术有其局限,不可能一直切下去。于是开始尝试肝脏器官移植,先从哺乳动物(狗)的肝脏移植入手。
    1977年12月30日,夏穗生为一名肝癌晚期的女患者施行了肝移植手术。不久后,又为一位名患者进行了肝移植手术,患者存活了264天。中国人体器官移植事业被认为就此起步。
    1985年起,夏穗生担任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长,先后建起肝脾移植、肾移植、胰腺移植、细胞移植等6个研究室。1986年,研究所成为卫生部重点实验室,不久又被国家教委列为重点学科和重点实验室。
    但据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对媒体表示,以肝移植为例,从1977年到1983年,由于当时技术落后,跟国外交流不多,全国只做了约58例肝移植手术,绝大多数手术对象在3个月内去世。之后,中国肝移植陷入“十年停顿”。
    中国掀起肝移植手术的第二次高潮,是从1999年开始的。彼时,已年高75岁的夏穗生也积极参与其中。
    《河北青年报》4月18日报导,同济医院器官研究所所长陈知水在1987年成为夏穗生的研究生。陈知水告诉记者,1999年他33岁,那时候国内能成功实施肝移植手术的医生凤毛麟角。夏让陈知水主刀,5个小时手术,他坐在一边指导,给陈知水打气:“胆大心细,放手做,失败了算我的。”
    公开资料显示,夏穗生培养的器官移植事业“接班人”,包括博士后1人,博士44人,硕士24人。如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主任医师陈实,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普外科教授、主任医师姜洪池等,都是当年夏的学生。他们也都被追查国际列为追查对象。

    活摘罪恶是政府行为

    旅美政论家、《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在1999年之后,大量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所以中国就成了器官移植大国。在别的国家要排队等,要找到相匹配的供体都很困难,唯独在中国这种手术做得轻而易举,可见这里有一个庞大的活体器官库,这只可能是有政府在背后支持才可能成为这样。
    胡平指出,一般江湖郎中或者私人小医院根本做不起这种手术的。整个犯罪链条至少有一头是连接在当局的公立大医院的。这本身就看出这个罪恶是跟政府是密切相关的,政府绝对在中间扮演非常恶劣的角色。而且全国连成一气的。
    他说,“新疆要一个供体他马上从别地方飞机给你送过来,整个系统是连成一片的。当然跟政府有关,如果地方一些黑社会不可能有这么大的一个联络网。所以这些都表明这件事情就是政府的作为。这个问题是最严重、最恶劣的一点。”

    中共以死囚器官掩盖真相

    1999年以来,中国每年移植手术量在上万例,而在中国没有认定脑死亡、没有多少亲友捐赠器官的前提下,移植的器官从何而来?其供体来源中共至今无法解释。
    2006年活摘器官被曝光以后,中共高调承认使用死囚器官。汪志远认为,因为死囚器官是个无底黑洞,而且是黑箱作业,不能溯源。中共是为了掩盖黑幕,转移目标,而淡化法轮功学员的指控。
    胡平认为,因为当局都是非常保密,有一些做这种手术的人并不知道器官的来源。如果重视这件事情,不难发现背后的罪恶,但是很多人就故意不看不管。中国的医生对生命缺少敬畏之感,对罪恶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
    他指出,但是很多人是知道供体来源的。当时这种器官移植手术能够泛滥成灾,首先就是江泽民政治迫害,他想从肉体上消灭法轮功的一个罪恶手段。另外,高级官员他有这个需要,需要换器官来延命。搞成了一个大的生产链,本身有巨大的利润,也使得器官移植越搞越大。

    捐献器官的谎言

    陆媒报导,2013年,武汉市红十字会和同济医院合作宣传器官移植,夏穗生出席。第一个签署了遗体捐献协议书。
    汪志远指出,由于国际社会的谴责,用死囚器官也违反人权,中共从2010年开始试点公民捐献,2013年以前全国只有120个捐献。2015年中共宣布全部停用死囚器官,全部使用公民捐献。但是移植手术的数量每年还在增长。
    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4月7日,捐献志愿登记人数1,188,408人,捐献器官65,808个,实现捐献23,059例。国家卫生健康委发布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的器官移植数量已位居世界第二。
    汪志远说,美国自愿捐献的人群有1.4亿左右,2017年一年死亡捐献器官总人数才10,287人。在美国做一个肝脏移植、肾脏移植平均等待是2-3年,中国的等待时间是2-4周。
    他分析说,登记捐献的人应该各种年龄都有,而且是能够听共产党号召的人,或者是有善心的人吧。如果是20岁的大学生得等50、60年后才能提供器官,也有车祸、疾病死亡的,按国际惯例方式计算,当年能够提供器官的比例是7/1,000左右,这其中能够用的器官是1%-2%。
    “1188408的7/1,000是8318人,再乘1%-2%。也就是说,一年有80到160多人。那1、2百人提供器官,你一年做1万多人,那剩下的是哪来呢。中共的捐献数据是明显的谎言。”他说。#
     
    (转自大纪元)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 大陆免翻网址:https://x.co/v7777 或 https://x.co/v777


  • 追查国际以韩广生为例说明追查重点


    大纪元记者鹿青霜采访报导/近期前中共官员陈用林,郝凤军和韩广生等人弃暗投明。他们就当今中共迫害法轮功这一最大的政治运动,向国际社会第一次提供了来自原迫害者一方的证词。这些原中共官员的第一手资料除引发国际媒体和政府的连锁效应外,同时也让人们尤其是中共体系内相关人士更加关心谁会受到追查国际调查,退出中共组织是否可以免于被追查和追查国际对韩广生在加申请庇护的态度。记者采访了追查国际的发言人杨凯文先生了解追查国际的立场。
    追查国际全称“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成立于2003年初。至今完成大量调查工作,成绩卓著,为现在和将来的法律诉讼提供和准备了证据。追查国际已经为海外对包括江泽民在内的中共高官的49起诉讼案中的大多数提供过证据。记者采访到的一些大陆消息人士表示,中共各级官员公私出国访问,纷纷到处打听是否会受到法轮功的起诉和追究。
    杨凯文表示,追查国际有两大重点,即重点追查单位和重点追查个人。
      重点追查单位
    确立重点追查单位是因为迫害法轮功是有一个系统,就是江泽民直接操控的中共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及其办事机构各级“610办 公室”;在其领导下积极参与迫害的中共中央宣传部及其操控下的喉舌媒体;直接参与迫害的公检法司等政法机构;党政机构中和迫害直接有关的部委如中共中央组 织部、国务院教育部、文化部、共青团、妇联、中国反邪教协会等都是重点追查单位。
      重点追查个人
    确立重点追查个人是因为无论是以什么组织机构名义参与的迫害,最终要落实到个人。最终是以本人在这场迫害中的行为和所起的作用来决定,任何执行命令的托词都无效。
    在这些重点追查的部门里,又有重点个人。如公安系统的,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参与了迫害,重点是公安部1局和26局,各公安厅局内部的“610办公室”、“反邪教工作处”“国内安全保卫总队、大队、支队”等,还包括部分当作打手的刑警队。
    杨凯文说,韩广生任局长的沈阳市司法局属于追查国际的重点追查对象。高蓉蓉被迫害致死后追查国际所作的调查报告中有关沈阳市司法局的资料(没有全部公布)就来自追查国际资料库。
    杨凯文解释,由于种种原因,我们的报告不可能将所有的责任人都列上。调查报告上没有并不表示追查国际没有立案或将来也不立案,也不表示追查国际资料库里没有此人的资料。
    杨凯文强调,追查国际的调查报告完成以后也并没有全部公布。
      追查国际是调查机构 
    杨凯文申明,追查国际是一个调查机构,收集、提供的证据是客观的。
    他首先以接替张福森新上任的司法部部长吴爱英为例做了说明。
    吴爱英是原山东省负责迫害法轮功的分管政法的省委副书记,她曾在2000年5月视察山东淄博王村劳教所时取消了对4位法轮功学员的判决。无论她在迫害中做了什么,这个事实我们仍然不加评论的记录在案(请参考关于“610办公室”的调查报告——山东省)。
    为进一步加强他的说法,他介绍了追查国际参与的另一项工作“全球监视追踪系统”。
    此系统是帮助受害者在决定通过法律程序伸张正义时更好的确定起诉的时间、地点,并帮助法庭诉状的成功递送。由于被诉讼的对象大多不是诉讼地点所在国的公民,其行踪很难被法庭定位。“全球监视追踪系统”一旦将其定位后,法庭文件的递送仍然由法庭的专业递送人完成。这项工作的两个典型案例是对原武汉电视台台长赵致真和中科院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副组长郭传杰的法庭文件递送。
      对迫害法轮功者的三点态度
    一些各界人士向记者打听是否了解追查国际对迫害法轮功者的态度。杨凯文表示,他们也收到这些方面的查询,为此追查国际在年初发表三点态度如下:
    1.请尽早和追查国际联系,表明你对迫害法轮功政策的态度,首先从思想上划清界线。追查国际将严格保守你的个人信息。
    2.对于反对这场迫害的官员,请继续收集并提供你所在部门其他人员、上下级和同事的迫害证据。如果现在提交证据有困难,请务必妥善保管,待条件允许时再提交给本组织。
    3.对于曾经参与但已停止迫害的官员,交待你本人在迫害中扮演的脚色、所犯的罪行;提供关于镇压法轮功的内部文件、通知和举报仍在参与迫害的官员,追查国际将向法庭提供证明供判决时参考,以使你获得减轻罪责甚至豁免。
      以韩广生为例说明三点态度 
    杨凯文说,追查国际在韩广生公开露面之前就和他有过接触。韩不认同关押法轮功学员、不认同酷刑和电击,在其任期内曾禁止下属使用类似“马三家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迫害 的酷刑,并且纠正过对个别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行为和释放过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追查国际曾在中国辽宁、沈阳等地就韩广生在1999年7月到2001年之间对迫害的参与情况进行过取证。追查国际掌握的证据证实了他本人的说法。
    关于中共党员退党是否可以赦免其参与迫害法轮功的罪行,追查国际认为,“退党”是中共党员个人作出的选择。鉴于大量证据表明持续六年对法轮功的迫害是由中国共产党及其党魁江泽民发动实施的,追查国际支持和欢迎中共党员的“退党”选择。这不影响追查国际收集和向有关部门提供证据的工作。
    追查国际认为,由于职位,或因受蒙蔽或胁迫而被迫参与迫害的一切人员,都必须对迫害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如果主动配合追查国际和其他人权组织的追查行动,从更大范围上能够帮助制止目前仍在进行的迫害,将功赎罪,追查国际和国际社会应酌情考虑减轻或免除对此类人员的司法追究。
    杨凯文认同韩广生所说,如果加拿大拒绝韩的政治庇护申请,会伤一批人(中共官员)的心。不认同中共专制统治的中共官员将不敢再投奔西方文明社会中,会“不得不死心塌地地为中共卖命”,从而真正成为中共“臭名昭著”的司法系统及其“反人类罪”的从犯。
    杨凯文呼吁,对于像韩广生这样公开站出来脱离中共专制,并且在迫害仍在持续的情况下勇于揭露迫害黑幕的中共官员,加拿大政府和司法界应该给与他们帮助,给与他们一个能够脱离中共,在自由民主社会开始将功赎罪和正常生活的机会。
    (转自大纪元)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  大陆免翻网址:https://x.co/v7777 或 https://x.co/v777


  • 2015-2018年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综述

    目录
    前言
    第一章 中共始终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一、最新调查:9家医院承认还在用法轮功学员器官
    17个最新调查电话录音:9家医院承认,3家医院不否认还在用法轮功学员器官。
    二、2017年5家医院承认在用法轮功学员器官
    三、2016年4家承认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
    四、2015年4家医院承认在用法轮功学员器官
    五、郑树森的“树兰(杭州)医院”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第二章2015~2018调查证据显示活体器官库仍然存在
    一、急诊移植案例
    二、等待时间超短
    1、供体丰富-器官找病人案例
    2、器官供体可挑选年轻的好的供体
    3、当天找到肝源的案例
    4、器官移植等待时间数据统计
    三、供体充足
    四、供体充足到过剩,再次出现吉林出免费移植促销活动
    第三章2015年后全国实际器官移植量(以肝肾为例)在逐年上涨
    一、全国大部分医院报出的移植量在上涨
    二,从沉中阳主持的两家移植机构看实际移植量
    天津一中心
    武警北京总院
    第四章 各地的“脑死亡中心”与“活摘”
    一、“脑死亡中心”
    第一次出现“源头”说法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有“脑死亡中心”
    二、大量热缺血时间为0min或1min的中国DCD捐献器官-涉嫌是活摘器官
    三、新一代的脑干撞击机
    第五章 医院自称捐献器官来历不明
    一、医护人员自述器官来源,“自有渠道”、“不方便说”等等
    二、器官分配的“国家官网” “都是骗人的!”
    三、器官捐献机构和移植医院倒卖器官
    附表1. 2015-2018年中国移植医院调查电话证据函盖省市份次数统计表
    附表2. 2015-2018年20家医院承认7家医院不否认用法轮功学员器官证据统计表
    附表3. 供体丰富器官找病人案例统计表
    附表4-1. 2015-2018年器官移植等待时间电话调查省份、医院、录音证据数量统计表
    附表4-2. 2015-2018年对95家移植医院器官移植等待时间医生回答摘要统计表
    前言
    2015年中共宣称停用死刑犯器官,完全转向公民自愿捐献器官后,追查国际(WOIPFG)[1]对中国大陆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医院、医生,红十字会器官捐献机构和医院的OPO组织持续追踪电话调查,获取了很多重要证据和大量证据线索。
    2015-2018年,追查国际对分布在大陆23个省、5个自治区、4个直辖市的32个省级行政区的数百家医院和数十个器官捐献机构做了数千例的电话调查,并先后发表了6篇《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电话调查报告》[2],和《北京市红十字会至今未开展人体器官捐献的调查报告》[3],《中国再度出现肝移植免费促销!》[4],《追查国际:活摘现场目击者的更多证词》[5],等相关调查报告;公布了329个电话调查录音证据。
    其中,对中国器官移植医院(器官移植中心)调查录音证据包括2015年调查7个省,11家医院;2016年调查17个省,33家医院;2017年调查28个省,103家医院;2018年调查16省,40家医院。
    1
    图1. 2015-2018年中国移植医院调查电话录音证据数量分布图
    (调查取证的时间、数量、涵盖省市等情况概述,详见附表1.)
    被调查对像主要是178家有器官移植资质的三甲医院的院长、移植科(移植中心)主任、医生、护士,和省市红十字会器官捐献机构负责人、工作人员及医院OPO组织成员。不同角度的调查,较真实的反映了2015年以来中国大陆器官移植现状。
    调查结果显示:
    中共始终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中国仍然存在活人器官供体库;医院移植量逐年增长;器官供体普遍充足;等待时间不但短而且稳定;仍然存在大量急诊移植和绿色通道;再次出现免费移植促销;红十字会捐献器官仍旧很少,捐献的器官数量更低于移植量,其中北京市红十字会至今未开展人体器官捐献;器官来源完全不透明;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不但仍在继续,而且“活摘”罪恶正向全社会蔓延。调查还发现,中共主动张扬的器官黑市,是中共用来掩盖活摘器官罪恶,运做活人器官库的另一种方式。
    第一章 中共始终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自2006年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黑幕曝光后,追查国际一直对此在追踪调查。2015年以来,大量证据证实,中共仍旧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19家医院和1个“610办公室”(23人)承认、6家医院不否认使用法轮功学员器官。
    一、最新调查:9家医院承认还在用法轮功学员器官[6]
    2018年10月19日~12月2日,追查国际对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12家重点医院的17个责任院长、主任做了电话调查。其中,11人承认、其他人没有否认他们在用法轮功学员器官。
    公布的17个调查电话录音,涉及12家医院。被调查者在回答“你们是还在用法轮功学员器官对吧?”时,有11名被调查者(涉及9家医院)做了肯定回答:“好好”、“对对对”、“没错,你说的对”、“对,这肯定的”、“没问题”、“你来了再说吧”等,其它人的回答虽然含煳其辞,答非所问,但却无一人矢口否认他们在用法轮功学员器官。调查结果再次显示:中共现在仍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做移植牟取暴利。
    17个最新调查电话录音:9家医院承认,3家医院不否认还在用法轮功学员器官。
    调查录音1、陈新国:武警北京总医院肝移植主任
    调查时间:2018-10-19(13701220662)
    (录音1.播放及下载MP3,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
    调查结果提要:月底应该差不多吧。
    调查员﹕就是那个用过刑,酷刑的,绝食的这就不能要,最好是这个正常状态,还有些能练功的就更好。
    陈新国﹕你放心,我们做了这么多,我会把关的,啊!
    调查员﹕就是尤其是像那个,就是法轮功这种练功的就最好啊。陈新国﹕好!好。
    个人简介:陈新国主任医师(肝移植),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器官移植专业委员会常委,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心肺复苏专业委员会委员。[7]
    调查录音2、王建立:武警北京总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副主任医师[8]
    调查时间:2018-11-02(13911723417)
    (录音2.播放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及录请看pdf 附件
    调查结果提要:什么时间不确定,但是我们这边器官挺多的!手术差不多一两个星期可以安排。
    (问:你们现在用的那个器官是不是都是那个法轮功那个健康器官、正常那个供体对不对?)对、对、对。(肝移植)二、三十万就可以了。
    个人简介:武警总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副主任医师。现任武警总医院肝脏移植研究所肝脏移植和肾脏移植带组组长。[9]
    调查录音3:郑树森:杭州树兰医院院长
    调查时间:2018-11-03(13805749805)
    (录音3.播放及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
    调查结果提要:二周内可以安排肝移植手术。郑对“是否在用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问题没有正面回答,但也没予以否认。
    个人简介:郑树森:曾任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院长,现任该院移植中心主任,树兰(杭州)医院院长,中国器官移植大会前主席中国器官获取组织联盟(OPO)主席[10]。2007年–2017年,郑树森曾任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重要机构——浙江省反邪教协会的前副理事长、理事长[11]
    ……………
    ……………
    更多见追查国际网:
    2015-2018年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综述(上)
    https://www.zhuichaguoji.org/node/111433
    2015-2018年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综述(下)   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111444
     
     
    (转自追查国际网)


  •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七)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的新证据

    调查时间:2018年10月01日至2018年11月20日,发表日期2018年12月2日
    2018年10月19日-11月16日,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部分重点医院和责任院长、主任做了集中电话调查。调查表明:
    一、这些追查国际名单上的医院和医生,都没有停手,仍旧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调查结果再次显示:中共现在仍旧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进行移植。对“你们是还在用法轮功学员器官对吧?”的问题,有11名被调查者(涉及9家医院)做了肯定回答:“好好”、“对对对”、“对对,没错没错,你说的对”、“对对对,啊”、“对,这肯定的”、“没问题”、“你来了再说吧”,其它人的回答虽然含糊其辞,答非所问,但却无一人矢口否认他们在用法轮功学员器官。
    例如对郑树森的调查案例,调查员问:你们现在器官还是法轮功那个健康的正常的器官,对不对?郑答:“嘿嘿,……,器官来了我们就要化验过的。”郑树森故意答非所问,但他没否认在用法轮功学员器官。
    本报告公布的17个电话调查,涉及12家医院,分布在三個直辖市和八個省的主要城市。有北京、天津、上海、烟台、郑州、杭州、长沙、南京、湘雅、广州、广西等。地域从北到南,跨越中国。
    被调查者都是中国顶级器官移植医院的院长、主任,很多是国家器官移植专业领域的项目负责人、国家级省级技术专家。甚至,有的还是迫害法轮功专职机构的负责人。例如,郑树森,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前任院长,杭州树兰医院院长,中国器官移植大会前主席,中国器官获取组织联盟(OPO)主席[1]。郑树森还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重要机构——浙江省反邪教协会的前任理事长(2007–2017年)[2]
    被调查的这批院长、主任,都是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重点医院的“重量级”人物。都是早已被列入追查国际追查名单中的重点追查对象。
    被调查者的电话内容提要:
    1、武警北京总医院肝移植主任陈新国:(调查员要求提供法轮功供体)好!好!
    2、武警北京总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副主任医师王建立:(问:你们现在用的那个器官是不是都是那个法轮功那个健康器官、正常的那个供体对不对?)对、对、对。
    3、北京朝阳医院肝移植主任朗韧:(问:那个供体了,也就是那种法轮功的、那种正常的健康的供体,对吧? )对对,没错没错,你说的对。
    4、郑州市人民医院肝移植科主任苗书斋:(问:还有就是你们现在供体啊,你们供体就是那个法轮功的、那种正常的供体,对不对? )对对对啊。
    5、上海仁济医院肝移植中心主任杭化莲:我争取一个礼拜之内帮你搞定。调查员:你们现在就是那个法轮功供体,对吧?杭化莲:对,这肯定的。
    6、山东烟台毓璜顶医院肾移植主任柳东夫:(调查员:最好要用那个法轮功的那种,就是正常状况的供体啊!)这个你听我说啊,这个等来了以后有些事情再说啊!
    7、上海第一人民医院院长彭志海:(调查员:主要的问题还是请你把关,就是那个供体的问题啊,法轮功的那个供体!)没问题,没问题。
    8、广西181医院移植中心主任陈怀周:(调查员:家属希望的就是,希望的就是要用法轮功的这种供体,要是这种供体他肯定很快过来。)对呀对呀!你过来住院检查,检查一下,先检查。查查看能不能做?
    9、广州中山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副院长何晓顺(一):
    (肝移植)一般情况下一至两周,但有时候也可能一个月;反正我们这儿呢送来还挺多的,因为我们这个做的是大中心嘛!
    10、广州中山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副院长何晓顺(二):
    调查员:那么再确认一下,就是你现在用的器官,那个就是,那就是法轮功的,这种健康的,那就是这个很健康的这个器官,对吧?
    何晓顺﹕对的,他不用冰水冲或不用放到冰柜保存。
    调查员﹕因为这个本身的技术是一方面,再一个器官的本身,你们用的器官,我知道本身是法轮功的,本身的器官本身就好, 所以两方面加起来就非常好。
    何晓顺﹕对。
    11、天津一中心沈中阳院长助手肝移植医生白荣生:(问:肝源供体啊这个情况,现在一般还是比较健康的那种供体对吧?就是法轮功的那种健康供体对吧?)对对对,啊。
    12、郑州人民医院器官肝移植科主任曲青山:(问:你们现在用的供体,还是这个法轮功的、那种正常的这个供体对不对?)啊,都是,都是正常的。
    13、广州中山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肾移植二区主任王长希:(问:你们还是法轮功的,就是肝源还是那种,健康的肝源对吧?)都是这个,现在捐献的都是,都是有,那个公民死后,捐献的供体可能都有这个呀。
    14、杭州树兰医院院长郑树森:(问:你们现在器官还是法轮功那个健康的正常的器官,对不对?)嘿嘿,……,器官来了我们就要化验过的。
    15、湘雅三院院长叶启发:配上型一个月左右能做了。调查员问:供体,就是法轮功的那种正常的供体,对吧?叶答:你就,你就把病历先发给我,好不好。
    16、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肝移植中心主任王学浩:安排手术不超过两个星期吧;器官大部分是院外的,从脑死亡中心取来的。
    二、保证在一两周内可安排手术
    对手术等待时间,被调查的院长、主任基本都保证在一至两周内可安排。上海仁济医院肝移植中心主任杭化莲:我争取一个礼拜之内帮你搞定。山东烟台毓璜顶医院肾移植主任柳东夫:这个快的话,可能明天就有啊!
    三、披露移植供体来自“脑死亡中心”
    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肝移植中心主任王学浩说,他们使用的器官,大部分是院外的,从脑死亡中心取来的。
    四、器官同步切取移植
    多家医院承认,他们使用的脑死亡捐献器官,是边切取器官边同步移植。也就是说,热缺血时间和冷缺血时间都极短。这与公民死后自愿捐献情况不符。
    五、换一个肝只要二、三十万所透露出的信息
    做一例肝移植一般从七十万起价。但武警总院王建立主任对调查员说:“没多少钱!二、三十万就可以了。”王建立开出的“优惠价”,显然是在讨好“省政法委维稳办副主任” 。王建立对迫害法轮功的“省政法委维稳办副主任”头衔如此买账,恰恰说明他们使用的器官和法轮功有关系。
    一例肝移植动辄几十万,甚至逾百万。而收多收少,可由主任一人说了算。这表明移植主任权利很大。调查中被问到供体来源时,普遍答复:“不知道,去问主任”、“有关器官来源、质量、手术时间、价格,你可以去门诊和主任面议。”
    由此看出,移植主任在器官移植产业中掌控核心机密,握有很大权利,他们在器官移植的黑箱运作中起主导作用。
    详见17个调查电话录音涉及12家医院) https://www.zhuichaguoji.org/node/108500
    (转自追查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