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tegory Archives 各地迫害
  • 热点专题 » 各地迫害
  • 68岁老人被黑龙江女监犯人群殴 右耳失聪

    68岁老人被黑龙江女监犯人群殴 右耳失聪
    近七旬法轮功学员赵熙茹被黑龙江女子监狱的犯人打聋了右耳。(明慧网)

    哈尔滨市68岁的法轮功学员赵熙茹于2017年被绑架后枉判7年,劫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2018年6月29日,被监狱纵容的犯人对她群殴致其右耳失聪。相关行凶犯、警察至今未被追责。

    2017年1月18、19日,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赵熙茹等13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非法关押至看守所。时年65岁的赵熙茹被枉判7年,于2018年5月18日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入监集训监区五组。

    赵熙茹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时,就绝食反迫害,在被转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时,人已骨瘦如柴,体重仅有七十余斤。

    集训监区五组的犯人组长曹凤萍(职务犯罪)在监狱的授意下,全然不顾赵熙茹年过花甲、身体瘦弱,罚她坐小板凳,让她比别人晚睡早起;白天还有不同的人对她实施“转化”(逼迫人放弃修炼)迫害。赵熙茹被迫去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每周要写“笔记”谈体会,写“思想汇报”等等。

    中共监狱折磨人的手段:坐小板凳,长时间罚坐,不准动,动则被打。(明慧网)

    在赵熙茹郑重地递交了“转化”作废的声明并表示坚修法轮功后,组长曹凤萍恼羞成怒。

    2018年6月29日晚上,当赵熙茹正准备同其他人一样正常就寝时,曹凤萍唆使五组的刑事犯于海霞(因斗殴致人伤残,被判4年)、李相珍(职务犯罪)、侯海月(少年抢劫犯)等,连拖带拽,将赵熙茹从她的床铺上拖到窗户跟前,企图罚她坐小凳,不让其睡觉。

    赵熙茹不配合,死死地拽着就近的床铺(正是曹凤萍的床铺)上通到上铺的阶梯栏杆不放,就这么僵持着。犯人无法让赵熙茹坐到小凳上,仍然不让她睡觉,并对其进行各种辱骂、踢踹。

    犯人行凶所在地的上方正好对着监控摄像头。

    很快,七组的犯人杨絮来了,此人打人成性,因贩毒被判无期徒刑。曹凤萍曾自己花钱,买很多水果贿赂杨。杨多次殴打佳木斯法轮功学员陈静。

    这次,曹凤萍不但不阻止从外组来此行凶的杨絮,反而说她自己现在管不了赵熙茹了,已经把赵熙茹交到道子(即一侧走廊里共有几个组称为道子,选一个管事的称为道长)里了,意思是说杨絮是代表道子来管这事的。

    其实那天晚上道长并没到场,是曹凤萍事先买水果贿赂了杨絮,让她来整赵熙茹的。

    就这样,直到当晚11点40分,杨絮仍在威逼赵熙茹,逼她在“必须服从一切管理”的纸上签字、按手印。到了晚上12点,赵熙茹被迫签字后,才被允许上床就寝。

    在之后的两天里,赵熙茹躺在床上,胳膊青紫、脸色苍白,右侧肋区有两三个鸡蛋大小的凹陷,那是杨絮死命往她肚子上踢踹而造成的。

    再后来,人们发现赵熙茹的右耳听不见人说话了。赵熙茹好几次当着大家的面对于凤霞说:“我的右耳朵就是你搧耳光扇聋的!”一向跋扈的于凤霞此时不敢反驳,曹凤萍也怕于凤霞还嘴,赶快叫于凤霞不要吱声。

    数月后,曹凤萍为了掩盖她们的犯罪行为,找借口,把赵熙茹调到别的组去了。#

    (转自大纪元)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


  • 吉林農安發生大抓捕 一人被害死 多人被關押 四人下落不明

    中國大陸傳出消息,中共地方執法機構2020年7月15在吉林省農安縣展開大抓捕,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22人,其中一人被迫害致死,9人至今仍被非法關押,4人下落不明

    歷經11年冤獄和酷刑摧殘,姜全德綁架騷擾中離世

    姜全德因堅持修煉法輪功,長期遭受非人迫害,被非法拘留四次,執行勞教一次,並被酷刑致殘後投入冤獄11年;他曾被綁老虎凳、塑料袋套頭窒息、手指及乳頭上扎竹籤、電棍電擊全身;因酷刑“軲轆大輪”、“上繩”、“搖豬手”,致使他右臂骨折致殘,連方便麪都拿不動;他牙齒被全部打掉,不給流食,吃了8年多夾生的米飯,吃任何東西都只能囫圇吞嚥、無法咀嚼。

    原本健康強壯的姜全德因遭受長年的身心摧殘,身體已被迫害得異常虛弱。

    上繩
    中共迫害法輪功酷刑手段“上繩” (示意圖)
    扎針
    中共迫害法輪功酷刑手段“扎針” (示意圖)

    2020年7月15日早上,姜全德與妻子孫秀英在家中被農安縣古城派出所警察強行綁架,他們的家被翻得亂七八糟,東西被扔得滿院子都是。https://27304edee28a9ee59aafe2c8e8d0511c.safeframe.googlesyndication.com/safeframe/1-0-37/html/container.html

    當時姜全德身體已瘦得皮包骨,警察依然不放過,把他和孫秀英一併強行綁架走。因收押問題,他被送到當地醫院做檢查,醫生髮現內臟異常。農安警察仍然把他帶到德惠看守所,那裏拒收,農安不法人員強行把他送了進去。看守所條件十分惡劣,姜全德在那裏不禁摧殘,吃啥吐啥,經歷了10天的痛苦折磨。

    7月26日,姜全德被農安縣國保人員從德惠看守所接出,他身體已極其虛弱,走路打晃,嘔吐不止。警察當時要挾家屬:不許和煉法輪功的接觸。

    7月27日,家屬帶姜全德到長春市腫瘤醫院檢查身體,由於身體極度虛弱,已難以承受檢查的痛苦,只在醫院裏兩天兩宿就出院回家了。期間,姜全德的兩個兒子強烈要求釋放其母回家侍候父親,被農安縣國保警察拒絕,稱不簽字放棄修煉不放人。

    姜全德回家後一直臥牀不起,靠打營養液和喝流食支持着,說話聲音微弱。

    8月初,農安縣國保兩個年輕警察到姜全德家做筆錄,逼問他:還煉不煉(法輪功)了?姜全德回答說:“煉!”當家屬再次要求釋放孫秀英時,警察假惺惺地告訴家屬:勸勸她(指孫秀英)籤個字兒。姜全德聽聞後堅決制止家屬:“不能讓她籤那個字兒!”

    警察隨後僞善地給家屬用手機錄了個視頻,讓家屬告訴孫秀英姜全德的危急現狀。家屬沒配合警察,正告回答:“不必了,我家都這樣了,你們就照量着辦吧!”國保警察關某之後一直給家屬打電話,但做完非法筆錄後,家屬再打過去電話,他就不接了。

    8月25日晚10時許,姜全德不幸離世,終年66歲。次日早晨,天上下着大雨,家屬冒雨送別他,姜全德身上仍有被施加酷刑後留下的疤痕,清晰可見。

    妻子因不簽字放棄修煉,被拒絕釋放見丈夫最後一面

    姜全德走的時候,他的妻子孫秀英仍被非法關押,因她沒有違心地在放棄法輪功修煉的保證書上簽字,農安國保直到姜全德去世也不放孫秀英,夫妻兩人連最後一面都沒有見上。

    家屬在接到孫秀英並已被農安縣檢察院非法批捕的口頭通知後,到農安縣檢察院諮詢詳細情況,索要批捕通知書,檢察院推諉到公安局。家屬又找到農安縣公安國保隊長張樹文,向他索要批捕通知書,他在電話裏一直推脫責任,不說正經話,後來就無理掛斷了家屬的電話。

    現孫秀英已由長春市第四看守所轉押回農安縣看守所。

    至今被綁架法輪功學員,多人仍被關押,四人下落不明

    2020年7月15日吉林省農安縣發生的綁架法輪功學員事件中,22位法輪功學員被公安劫持,到目前爲止,法輪功學員姜全德已在迫害中離世;法輪功學員孫秀英(姜全德妻子)、任永平、高小岐(高小齊)、蔡玉英被非法關押在農安縣看守所;趙秀蘭、於嬌茹被非法關押在長春市第四看守所;單長河、馮馳、張殿元被非法關押在德惠看守所;張淑雲、張秀芝、吳冬梅、孫鳳仙現下落不明

    當地涉案的中共執法機構有:農安縣公安局、農安縣看守所、德惠市看守所、長春市公安局第四看守所,以及長春市第四看守所。

    (转自希望之声)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421051?lang=b5

    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


  • 云南石林县残疾人高翠莲一家四人同入冤狱(图)

    2014年4月19日,高翠莲一家与亲友在家中吃饭,共16人。一帮警察闯入家中,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十六人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其中周琼辉和张光奇两人被迫害离世。高翠莲被警察把左手臂拧成“螺旋式粉碎性骨折”,并与大妹高翠芳、弟弟高夸柒、小妹高琼芳,都遭非法判刑入狱。高翠莲2018年12月8日出狱回家后,当地派出所,街道办人员不断上门骚扰。

    '高翠莲的胳膊被警察扭断'
    高翠莲的胳膊被警察扭断

    高翠莲,女,48岁,昆明市石林县人,23岁就得了重病,进行性肌肉萎缩。1995年到曲靖市69军区医院治疗,医生说;这种进行性肌肉萎缩,不仅在中国医治不了,就是世界上也无法。1997年高翠莲又到昆明市云大医院检查,检查结果与69军区医院检查。医生还说;最多能活两年。高翠莲当时全身都是病;胃疼,经常感冒,头疼,脸上,头上经常生黄水疮。年纪轻轻地就不能干活,生活的压力迫使她每天都跟着丈夫到地里干活,但又站不住,只能坐在地里,爬着干活,生活十分艰难。

    生活的压力,身体的痛苦,使她萌生了轻生的念头。在高翠莲家周边的村庄,就有好几个得这种病的人家。有的从得病到死亡,共一年零八个月;还有一年的;最短的只有几个月。还有一家,父亲和三个儿子都得了这种病,相继几年间,父子四人都死了。

    1998年冬天,高翠莲有幸修炼了法轮大法。看了李洪志师父的著作《转法轮》。明白了法轮大法是万古不遇的高德大法,自杀是有罪的,开始珍惜生命。知道自己有救了,努力按照真、善、忍做个好人。家庭环境越来越好,孩子孝顺,夫妻和睦,修炼二十多年来再没吃过一粒药。虽然不能走路,但却比得法前更年轻,更健康,更快乐。

    高翠莲的全家人是:爸爸陈娄昌、妈妈高凤英、大妹高翠芳、弟弟高夸柒、小妹高琼芳。翠莲在家排行老大。

    一、高翠莲遭受的迫害

    1、被警察把左手臂扭断

    2014年4月19日,弟弟高夸柒因脚痛不能正常行走,亲戚朋友和同修前来看望,和家人一起共16人正在吃饭,黑压压的一帮警察闯入家中,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就抓人,打人。其中一个警察说:我们是北大村派出所的,有人举报你们非法集会,吃了饭去派出所。朋友请他们出示证件。另一警察又说;我们是公安局的,警服就是证件。此人的警号;019035,名字;施晓楠。警察蜂拥而上,扭着残疾军人杨自祥和高翠莲的父亲陈娄昌就走了。

    高翠莲便大喊:来人啊,警察抓好人了。过了一会儿,从外边又来了一些警察,其中一个警察气势汹汹地走过来扭着高翠莲的左手臂按着头,就把坐在沙发上的她打倒在地。高翠莲的丈夫伏培生,刚从石场下班回家吃饭,正好看见警察把妻子打倒在地,正想过来把妻子抱起,被十多个警察拖到门口按倒,有的用脚踢他的身上。有的用脚跺他的头,折腾了一会,就被警察拖走了。

    家里人会走路的都被绑架了,家中只剩下坐在轮椅上的弟弟高夸柒和被警察打倒在地上的高翠莲。

    还有一些警察非法抄家,他们非法抄家时像土匪一样,碰到高夸柒的疼脚,痛得他眼泪都快流出来了。高翠莲告诉警察自己手臂已被扭伤,快送去医院治疗,也没有人理睬,还把姐弟俩推到一边做笔录。

    高翠莲问警察叫什么名字,回答是:人民警察。又问把自己手臂扭断的人叫什么名字:也回答是“人民警察”。

    警察在屋里东翻西翻,把家里翻的像刮了龙卷风一样。警察戚悍新指着高翠莲大骂;你看看你们家太脏了,要是我,早就用枪对你们当,当,当(意思就是,如果他做主办案,他就用枪对待法轮功学员)。

    2014年4月21日,公婆把高翠莲送到石林县人民医院,检查被警察打伤不能动的胳膊。拍片子检查结果是;螺旋式粉碎性骨折。医生说,要马上住院,进行手术治疗。家人身上没有那么多钱,只好回家。

    2014年4月22日,高翠莲忍着疼痛到北大村派出所报案。所长不在,高翠莲就在派出所不吃不喝,一直给那里的警察讲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一直讲了十三个小时,也不见所长回来。高翠莲后来被家人接回了家。

    2014年4月23日,家人把高翠莲送到昆明市43医院住院治疗,检查结果;螺旋式粉碎性骨折。由于费用太高,还没有做手术,就没有多少钱了,只做了伤情鉴定书,就回家了。

    2014年4月26日,伏培生从看守所回到家,又把妻子高翠莲送到石林县天奇医院,检查结果;螺旋式粉碎性骨折。主治医生陈伟告诉高翠莲:政府部门的人员找过他了,你只要承认自己的手臂是不小心摔断的,就可以报销医疗费。高翠莲告诉医生:不说假话,我的手臂就是被警察扭断的。虽然家里困难,家人决定自己凑钱给高翠莲做手术。手术前几天,几个专家来问高翠莲的身体情况,结果发现高翠莲的身体对金属过敏,对针水也过敏,无法治疗,要求转院治疗。家人没有办法,只好回家。

    回到家中,家族中的叔叔,婶婶们说:你的腿本来就残疾,不能下地走路了,生活艰难。如果以后手又残疾了,不能绣十字绣了,你下半辈子可怎么生活呀?!

    家人又把高翠莲送到石林县一家私人草药医院包扎。医生看了医院拍的片子后,摇头说;我不敢冒这个险,手臂都断成这样了,想包扎一下就好了,不可能。高翠莲的叔叔问医生;你是否遇到过这么重的伤势,而且包扎好的。医生说;一万个人中可能有一个吧,而且还要是大富大贵的人。高翠莲马上接过话来;我就是大富大贵的人,因为我有师父。

    回到家,高翠莲心里想;只有靠师父了,再也不动摇了,开始认真的阅读《转法轮》。一天晚上,高翠莲在睡梦中;看到一只巨大的手在手臂上按了按,就听“咔嚓”的一声,顿时疼痛全消失了,感觉好舒服。高翠莲高兴的告诉丈夫,师父把我的手臂给接好了。从那天起,高翠莲手臂能正常活动了,大小便也不在床上解了。所有知道这件事的亲朋好友都再次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

    2014年5月29日,高翠莲把自己写的《关于2014年警察打人事件》,送到了昆明市检察院。里面的工作人员给了一张条子并说去找石林县信访局解决。但是,每次去都推说没有时间。

    2、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遭迫害

    2014年12月9日,石林县法院对五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只有高翠芳会走路,高翠莲是丈夫背到法庭,高夸柒的脚当时痛风病发作,不能走路,也是其儿子背来的。残疾军人杨自祥只有一条腿,另一只腿是假肢,由于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使得他走路也很吃力。高琼芳不知为什么,非法开庭那天也是不会走路。旁听的亲戚听到两个法警说悄悄话:公安机关这些个饭桶,弄几个残疾人来开庭。

    高翠莲把《关于2014年警察打人事件》一文交给法庭,法院不但不给解决,还说没发现打人工具。杨自祥、高夸柒、高翠莲这些身体不方便的好人被冤判三年零六个月。高翠芳、高琼芳被冤判三年。

    2015年6月9日,高夸柒、高翠莲同一日被送进监狱,高翠莲被警察用轮椅(轮椅是残联借的)强行送进了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八监区)。

    责任警高天慧,要高翠莲背监狱里的“十不准”才给高翠莲与家人接见。高天慧不听真相,脑子里装着央视的谎言,诽谤大法与法轮功学员。2016年高天慧走在平坦的路上,把脚给扭伤了,休息了几个月来上班时,脚还肿了老高。2017年底,听犯人说高天慧遭恶报了,出车祸,伤成植物人了。直到2018年12月8日高翠莲出狱回家,也没见到高天慧来上班。

    责任警换成了杨丽莉、詹紫君两个人,逼高翠莲撕菌子,不给买东西,不给出监室门,不给与别人说话,不给看电视,詹紫君叫“包夹”看好高翠莲不准她炼功。监狱24小时监控高翠莲,一直到三年半回家都是严管。高翠莲家人去监狱六次,最后才见到人,监狱百般刁难家人。

    八监区有个法轮功学员叫杨季英,70多岁,耳朵听不见,责任警杨蓉逼她每天增加产量,不准他到窗口望。杨蓉2018年被调到十监区。

    2015年7月19日从八监区出狱一名法轮功学员叫孙赵荣(冤判四年)听犯人说是东北人,四年期间都是被严管迫害。

    二、弟弟高夸柒遭监狱不明药物迫害, 眼睛看不清

    高夸柒,男,46岁,石林县人。年纪轻轻全身是病,从小就喜欢小动物,经常逃学去捉小鱼,捕蛇,烧蜜蜂,烧蚂蚁,捉到老鼠时,把酒用输液管输到老鼠的肚子里,活活把老鼠胀死,无知的造了一身的罪业,得了严重的痛风病,腿疼的最厉害,白天疼,晚上疼,走路一颠一颠的,有时疼的在床上一躺就是几天,不能下地走路。去医院打针,吃药都不管用,被病痛折磨的生不如死,简直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

    2010年,高夸柒在家人同修的帮助下,有幸走进了大法中修炼。通过学法,知道了自己杀生的罪业很大,就按真、善、忍做个好人,身体也慢慢好转。

    2015年6月9日,高夸柒被送进云南省第一男子监狱被迫害(五监区)。因高夸柒按真善忍做好人,无罪,不配合警察,不戴胸牌,警察点名时不答到,不干活。警察强迫高夸柒做奴工,还指使(李飞,邓远明,马美新)折磨他。拖拽着高夸柒的脚去车间干活。警察陆政明骂高夸柒是疯子。队长席跃点名时,高夸柒不答到。席跃指使犯人李飞,马美新,蒋高夸柒高高抬起,又重重摔下,还脚踢手打,骂个不停,整个车间的人都在场观看。

    高夸柒听犯人说:中队长席跃指使犯人把一位不知名的法轮功学员关押在楼梯下面,整天只能半蹲,白天播放污蔑大法的广播给他听,晚上等犯人都睡觉了,就指使监督岗打他,不准任何人靠近他。谁也不知道他是哪里的,叫什么名字,后来就不知去向,再也没有见到过这位法轮功学员。

    警察指使犯人(徐老三)缅甸果敢,杨龙寨人,放不明药物在高夸柒的饭碗里。高夸柒发现眼睛看不清。高夸柒发现自己的碗里有一层黑粉末,用手轻轻一抹,确实是一些药粉。从此以后,高夸柒每次吃完饭,就把碗洗好,打满水在碗里,药下不上了。警察又指使徐老三把不明药物撒在高夸柒的馒头上,由于不明药物的作用,使高夸柒眼睛越来越看不清东西,头晕目眩。高夸柒问下药的犯人徐老三,你放我馒头上的药叫什么名,徐老三说可能是降压药吧。高夸柒又找到警察问自己没有高血压,为什么要把降压药放在馒头上。警察把犯人徐老三叫去骂了一顿,为什么要把下药的事情告诉高夸柒。

    2018年12月8日,高夸柒从监狱回家,北大村派出所所长马树云,还有警察高飞,给高夸柒又是拍照又是非法录像,正在这时,高翠莲和母亲一同到高夸柒家。高飞又对着高翠莲拍照,后被高翠莲制止了,四五个警察才离开。

    三、大妹妹高翠芳三次被非法判刑入狱(共七年零三个月)

    高翠芳,女,43岁,从小就不爱读书,没有文化,小小的年纪就跟着父母干体力活劳动。1996年,高翠芳嫁到宜良县金家营村,她丈夫十四岁时母亲就得癌症死了,还欠了四千元的医药费,还没有成年,就出去学房屋建筑,挣钱还债。有一次,包一家盖了一半的房屋建筑,因不知道这家房主不讲道德。高翠芳的丈夫接手盖这房子是第三个建筑者了,前两个老板一分工钱也没有拿到,就被撵走了。高翠芳的丈夫也是如此,这次又欠下一笔债,人家的工钱也还不上。

    结婚后,为了还债,高翠芳不顾身体的劳累,借钱买了几头奶牛,割草喂牛,每天出去割草都是七八十斤的背,有时后背背着草,前边背着孩子。2007年,年纪轻轻的她全身是病,头晕的厉害,经医生检查患美尼尔综合症。最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疼的她什么也干不动,整天睡在只有两颗档的小推车上,疼痛才减轻一点。医生告诉她,准备七万元手术费,还不保证手术会不会成功。七万元,对于这样的家庭来说,真是天文数字。加上婚前丈夫钱的债,真是天都塌下来了,整个家庭陷入困境。

    以前,姐姐高翠莲送给她一本宝书《转法轮》,她因邪党电视上的谎言,不敢要。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高翠芳也走进了法轮大法的修炼中。通过学法炼功,她一身的病也好了,身体康复了,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

    1、第一次被非法判刑三年

    身心受益高翠芳就想去告诉更多的人,2008年,高翠芳去赶集,就带了一些真相护身符想送给那些有病治不起的农民,就被古城派出所绑架构陷,被昆明市中级法院冤判三年,非法关押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迫害。

    2009年3月19日,高翠芳被非法送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九监区。责任警刘婭婷,第一天就开始逼迫高翠芳做小板凳,从早上六点到晚上十一点,保持一个姿势,一动就被骂,每天只能上四次厕所,不准洗澡,连续五个半月坐小板凳。这期间,头昏,神志不清。

    2009年9月8日,高翠芳又被送到三监区,责任警王艳,郭琼生。到了三监区,高翠芳身体越来越弱,眼睛疼,肚子胀,脸,手脚麻木,做到地上都动不了。

    2010年6月,高翠芳因眼睛疼痛难忍,到监狱医院检查,才发现她的脖子上长了一个包块。这个包块越长越大,馒头都咽不下去。警察王艳还逼她吃。写申请要求不吃馒头,王艳不同意,医生也不同意,监狱也不同意。一直拖到2011年四月十二日回家。

    当时丈夫带着两个孩子过着艰苦的日子,孩子只有七岁,家里除了有点米,什么东西都没有。高翠芳从监狱回到家中,看到这些,就把做手术的事埋在心里,心想只有法轮大法能给我一条出路了,于是每天学法炼功,努力修好自己。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她脖子上的包块奇迹般的小了,最后消失了。

    2、第二次被非法判刑三年

    2014年4月19日,高翠芳看望哥哥高夸柒被十多个警察打倒,打的打,然后十多人倒拖着脚,拖了100多米。外裤,鞋子拖掉了,内裤拖破,内裤上千疮百孔。当晚,高翠芳被送到石林县刑警大队,把手卡在老虎凳上非法审讯两天,恐吓,不让睡觉,警察戚焊新打了高翠芳一个耳光。4月21日,高翠芳被送到昆明市看守所,多次非法审讯,非法抄家,后被石林县法院冤判三年。

    高翠芳再次被非法关押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七监区三个月,九监区二年九个月。责任警夏昆丽。包夹:杨杰,王方琼,桂芬,曾玉亭,李兴朵,邓建英,白小虾,徐顺英,陈桂芬,普麻鲁。恶警利用这些包夹折磨她,逼迫她背监规,不让出监室,不给和其他人说话,不让上厕所,吃饭由包夹打。好吃的饭菜打一小点,不好吃的饭菜打一大碗,致使她有时饿着,有时胀的难受,又不给倒掉,又加上监狱不给买吃的东西。这样使她营养不良,头晕,吃不下东西,经监狱医生说要吃营养品,监狱才给她买东西吃。

    一次警察叫高翠芳和一些犯人去‘开会’。来到一个大厅,看见墙上挂着姐姐高翠莲,哥哥高夸柒,妹妹高琼芳,马玲和她女儿张稷和自己,共六名法轮功学员的照片,进行诽谤和污蔑。高翠芳看后随即倒在地上放声大哭,才知道不会走路的哥哥姐姐都在被迫害,从此后,警察就不叫她去开会了。

    3、第三次被非法判刑一年半

    2017年4月19日,高翠芳从监狱回到娘家。在监狱里时,高翠芳就听到她丈夫另娶的消息。家里房子被丈夫拆了,出去租房子住。丈夫欠了很多债,女儿考上高中,没有办法交学费,21岁的儿子东借西凑才把妹妹的学费凑齐交了,丈夫出车祸把人给撞伤了,又借了很多钱才交上医药费。那女人看到家里没有钱了,就偷偷地跑了。儿子哭着喊着要离家出走,高翠芳看着这个支离破碎的家,决定回家,用真善忍的心态处理好家庭。

    2018年,为了养家糊口,高翠芳一家来到了寻甸县承包盖房子,给一家盖扶贫房。她对这家善良、穷苦的人家生出了同情心,并告诉这家人诚心敬念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得到上天的护佑,这家人很是感激。高翠芳还送了一张“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不干胶,并告诉他们要贴到干净的地方。这家人把救命的护身符贴在了刚刚盖好的新房里。不料,上面的人来验收扶贫房的工程,恶人看见了护身符。

    2018年4月29日,高翠芳回娘家看望老人,正在帮妈妈用缝纫机做包包。石林县北大村派出所所长马树云带着寻甸县国保大队及金锁派出所的警察,用手铐把高翠芳的手反铐起来,勒的紧紧的强行拖走。警察李学华还骂高翠芳,回去再收拾你。

    在金锁派出所警察打她、辱骂她、恐吓她、用手铐把她的手铐的很紧很疼,送到看守所她的手还肿得高高的。由于警察的折磨,高翠芳被送到昆明市看守所后,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吃不下东西,头晕目眩,站不住,说不出话来,经常昏倒在地上。看守所的警察和寻甸县法官章云江都说高翠芳是装病、演戏。看守所的一个犯人告诉警察高翠芳身体真实情况,看守所才带她去延安医院检查身体,检查结果:甲状腺癌症晚期。看守所怕她死在里面,警察才改变了对她的态度,打电话给检察院和公安放人,但寻甸县法官章云江坚决不放人。

    '高翠芳癌症晚期被强行开庭,冤判1年半'
    高翠芳癌症晚期被强行开庭,冤判1年半

    2018年8月10日那天,章云江非法开庭,由于高翠芳身体非常虚弱,不能站立,处于昏迷状态,寻甸法院叫“120”急救车到现场,急救医生李文专却配合邪党说:高翠芳身体没问题。章云江诬蔑高翠芳装病,坚持开庭,非法判高翠芳一年零六个月。

    2018年12月20日,高翠芳被送进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九监区)。责任警:王爱军。

    由于高翠芳得甲状腺癌症晚期,身体非常虚弱,说不出来话,吃东西非常困难,头不敢动,浑身上下疼痛难忍,奄奄一息。高翠芳的妈妈(高凤英)写信给监狱长:救救我女儿,请监狱办理保外就医,出来治病。监狱不肯放人,但又怕她死在监狱里,警察每天给她录像,以便以后推卸责任。2018年7月19日那天,高翠芳只有一小点气息,监狱来了很多警察看她,都想着她活不成了,叫犯人把她抬云医院“抢救”。

    高翠芳心里明白,只有师父能救自己,坚决不去医院。高翠芳在心里一遍接一遍的喊师父的名字,师父救我!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身体慢慢的好起来了。

    章云江把高翠芳银行卡上二千元钱给冻结了,什么东西也买不到,生活上很是困难,上厕所只能用水洗。

    2018 看11月28日,高翠芳出狱时,身体好多了,虽然虚弱,但能正常的走路、说话了。看到她死里回生过程,每个目睹的警察都心知肚明。出狱那天一个警察问她:法轮功真的有那么神吗?高翠芳说:如果不是师父救我,我早就送进火化厂了,还有回家的这一天吗?

    那天宜良县610与国保人员去了7人,只听到监狱的一个警察跟610的人谈话:回去你们不能堵她的路,她的命就是这条路(指修法轮大法)救活的。你们没有我们了解她的身体情况。

    高翠芳回家后发现存在邮政储蓄卡上的1800元钱也被寻甸县法院给冻结了。

    寻甸县法院法官:章云江
    寻甸县金锁派出所警察:李学华 电话:18087757207 0871-62731048
    石林县北大村派出所所长:马树云(已调走) 电话:15887102992
    宜良县国保大队警察:史永琪、官建兵、速飞、杨敏

    四、小妹妹高琼芳遭受的迫害

    2014年4月19日那晚,高琼芳也是被十多个警察强行拖上警车带走。当晚被带到石林刑警大队,警察殴打她、恐吓、不让睡觉,两天两夜非法审讯。2014看4月21日被送进昆明市第一看守所,在看守所多次被非法审讯,也多次非法抄家。2014年12月9日,在石林县非法庭审,由于警察的暴力殴打、恐吓,高琼芳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非法开庭那天,高琼芳不能走路。

    2015年6月5日被送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九监区),责任警:罗娅婷 包夹人员:万静、徐顺英。

    在九监区,凡是坚修大法的都被定严管级:逼迫写悔过书;长时间的坐小板凳,不准动,不准上厕所。想上厕所时,不让上,憋的时间长了,便秘达十多天,不给出监室门。精神摧残和身体的折磨,导致她有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肝功能不好等。医生开了好多药,越吃身体越不好。又三天两头的逼她写悔过书,最后身体、精神各种的压力,被逼的没有办法的情况下,违心的写了悔过书。虽然以前写过严正声明,现在再次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

    2015年12月底,在监狱期间,石林县国保大队到女二监找高琼芳,所谓的进行“慰问”,实际就是恐吓她放弃大法,三个男警,其中一个姓赵,一个姓李,说了一些无边际的话,监狱里的狱警都听不下去了,催他们走。

    五、父亲陈娄昌与母亲高凤英遭受的迫害

    父亲高娄昌,男,71岁,1970年到高家上门。修炼前,烟瘾很大,导致身体不好,47岁那年,得了严重的肺脓疡,在县医院住了十九天院一点好转也没有,喘出来的气象臭鸡蛋一样,医生说治不好了,就算治好也只能看看门,干体力活儿是不可能的了。1998年有幸得到宝书《转法轮》,就看到书里的每一个字都是金光闪闪的,心想得到天书了,暗暗高兴,越看越爱看,过了一段时间,发现身体好了,烟也戒掉了,从此精神越来越好,没病一身轻,什么体力劳动都能干。每逢过年、过节,孙子、孙女们到家里来,他都开心的带着孩子们又唱又跳的,村里都说他是老小孩。

    母亲高凤英,67岁,她因从小就生活在父母身边,养成了很多坏的习惯,爱发火,说话高高在上,自以为是,得理不饶人,不到50岁就全身是病:腰椎间盘膨出,偏头疼,肩周炎,鼻膜炎,妇科病。1998年,有幸修炼了法轮大法,通过学法、炼功,时时处处都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越来越好的人,几个月后,她的身体好了,无病一身轻的心情油然而生,一家人很开心。

    2009年她和丈夫骑着一个脚蹬三轮车回家,上坡时她心疼丈夫蹬车太累,就下来推车,车没有灯,又是晚上。从后面飞驰过来一辆摩托车也是没有灯。就把高凤英撞上,飞出去22.3米远,摩托车人也飞出去20多米。高凤英的亲戚赶到现场,把高凤英和骑摩托车的人一起送进了县医院。驾驶员是邻县的人,家里很穷,两个儿子,大儿子是一个残疾人(小儿麻痹症)。出来几十里路打工挣钱养家糊口,也是赶着回家,车速太快,才出事的。当晚高凤英醒来就想,我有师父保护没事的,如果做手术接手指,这家人没办法生活下去呀。师父教我们做好人,做事先考虑别人的。第二天,高凤英出院了,回家学法炼功,几天身体就痊愈了,只是小手指连着一点皮,就自己剪掉了这个断指,不久就好了。

    2014年4月19日那天,儿子高夸柒脚痛,陈娄昌、高凤英过去看儿子,两个警察扭着陈娄昌的手臂就给送到石林县鹿阜派出所,把手和脚卡在老虎凳上,从晚上九点钟一直到第二天十点钟,要上厕所才解开,一共14个小时。当时脚和手都肿了,路都不会走。2014年4月21日被送到石林看守所,警察三番五次的来恐吓他,骂他:你这个老不死的。还逼他签字,五月十三日那天,律师来看望她,得知大女儿的手臂被扭断,他伤心的哭了,非常牵挂家中无人照顾的残疾大女儿,他违心的签了字。五月十七日那天,他从看守所回家,虽然以前写过严正声明,但是一提起来这件事,心中就非常的难过,是师父救了他和他的一家人。

    高凤英2014年4月19日当晚被带到路美邑派出所,把她一只手铐在凳子上,5、6年小时才解开。警察三番五次来非法做笔录、审讯。2014年4月21日被送到昆明市第一看守所,一整天都没有吃过饭,之后又是三天两头的来非法审讯,每次审讯都被铐上手铐。一天,三个人找我谈话:他们说信仰可以,在家炼可以,但不要传“天来中共”,高凤英被骗了,又想起家中的残疾女儿,就违心的签了字。

    六、几位看望高夸柒的法轮功学员都遭迫害,二人离世

    2014年4月19日那天,因高夸柒因脚痛不能正常行走,前来看望的法轮功学员和家人朋友一起16人,也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迫害,其中二人被迫害离世。

    2014年12月9日,石林县法院对五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杨自祥、高夸柒、高翠莲这些身体不方便的好人被冤判三年零六个月。高翠芳、高琼芳被冤判三年。

    杨自祥,男,石林县人,退伍军人,50来岁,修炼前,一年要住半年以上的医院。修炼后为国家减少了大量的医疗费。杨自祥被冤判三年零六个月。

    马玲,女,50多岁;马玲的女儿张稷,昆明市人,19日当晚两人就被昆明五华区国保大队非法带走,后来马玲被冤判4年,张稷被冤判三年零六个月。其他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二十八天,才释放回家。

    张光奇,男,70岁左右,宜良县人,2014年4月19那天晚上送到石林鹿阜派出所迫害(具体怎么迫害也不知道),由于警察的暴力与恐吓,张光奇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只听看守所的警察说张光奇快要死了,石林看守所怕他死在里面,再三催公安机关把人接走,张光奇才被释放回家,家中的大法书被非法抄走了。张光奇的身体越来越弱,不久含冤离世。

    周琼辉,女,50多岁,宜良县人,2008年因家中粮田被政府强占,周琼辉进京上访回家后,被关押在宜良南门山看守所,正好与法轮功学员高翠芳关在一个号房。由于周琼辉身体有病,高翠芳给周琼辉介绍法轮大法,没多久她身上的乳腺癌好了,人也精神起来了。

    2014年4月19日,周琼辉看到警察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恐吓与残暴,当警察问她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周琼辉不敢承认,可还是被非法关押在昆明看守所28天,才释放回家。回家后,宜良县610人员经常上门骚扰她,逼她签字不炼法轮功,非法抄走了大法经书。610人员还告诉周琼辉的女儿,如果有法轮功学员到周琼家马上报告610。

    周琼辉在610的骚扰和家庭的压力下,她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乳腺癌又回到她身上。2015年6月12日,周琼辉含冤离世。

    其他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二十八天,才释放回家。

    七、持续的迫害

    2018年12月8日,高翠莲从监狱回家,当地派出所、街道办人员经常上门骚扰。非法拍照、录音。高翠莲制止,并告诉他们的行为才是违法。以下是一些具体的骚扰的时间、地点、人物:

    2019年1月2日:北大村派出所所长马树云、高飞,上门骚扰。

    2019年9月18日:北大村派出所所长马树云、高飞,李毕金,上门骚扰。

    2020年4月3日:北大村派出所警察赵云、段永林,上门骚扰。(原所长马树云被调走)

    2020年4月7日:北大村派出所警察赵云、段永林,上门骚扰。

    2020年4月16日:石林街道办的人三男一女,(女的姓者,30岁,弥勒县人)。上门骚扰。

    2020年8月11日:北大村派出所警察段永林,赵晓桧上门骚扰。同一天石林街道办人员两人也上门骚扰,其中一人姓唐。

    2020年6月2日:石林街道办人员打电话骚扰高翠莲的女儿,电话是19969154945。高翠莲打电话问他叫什么名字,他说姓李,问他打电话给孩子干什么,他说是房屋改造。高翠莲告诉他房屋是大人的事,为什么打电话给孩子,以后不准你打电话骚扰我女儿,电话那边说好。同一日0871-67701479打电话给高翠莲的儿子,但是没接电话。高翠莲将这个号码打过去,问是哪里?电话里说是北大村派出所,你哪里,高翠莲告诉他自己是谁,电话里问你儿子在哪里打工,高翠莲说:“找我儿子干什么?2014年4月19日,北大村派出所把我手臂扭断,不但不给解决,反而把我冤判三年半。你们现在要解决,就打电话给我,不能打电话干扰我儿子。”电话那边说;我不知道这事情,你等一下。然后就没有声音了。

    2020年7月10日,天生关村委会的协调委员蒋自红打电话骗高翠莲的丈夫说要调查外来人口,要高翠莲的儿子在外地打工的地址。丈夫就把儿子的地址告诉了蒋自红。就在当天,蒋自红带着北大村派出所四个警察来到了高翠莲儿子打工的地方,其中一个警察拿出一张纸,叫他签字。高翠莲儿子说:我没有做错什么,不签。警察又说;那么你就签一个没有参加任何违法活动的字。高翠莲打电话给蒋自红,骚扰儿子是违法的。蒋自红说:别跟我讲法律。蒋自红电话:13629430138

    石林县公安局副局长:张永清 13608808125
    石林县国保大队警察:戚悍新 13708468272 、施晓楠
    石林县法院法官:李子文 13888187896
    石林县北大村派出所所长:杨家学(已调走了)
    石林县检察院公诉人:丁立
    (这些人和号码是2014年的信息,现在有可能调往别处或换手机号)

    (转自明慧网)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